第71章 做我的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i^%&*";

    “啧啧.小娃娃的皮肤果然不错.细皮嫩的.真漂亮.”一边小心的给北辰溪擦药的御凤一边感叹着说.

    “诶.别动.”北辰溪因为御凤的话不自觉的侧开了脖子.御凤连忙叮嘱说.

    “哦.”北辰溪闷闷的应了一声.感觉到御凤的触碰.子一阵的僵硬.在确定御凤不会对他做点别的什么事.就开起小猜來了.

    话说这御凤到底想干什么.真的只是为了救自己吗.竟然來到了武林盟主顾天炎的地盘.來就來了.还胆敢出來晃悠.呃.或者他不是故意出來晃悠的.而是为了救自己.但这样就更奇怪了.要是真的是为了救自己.那他的动机呢.说起來自己和他还算是有过节的才对.知道了他的秘密.他应该灭口才是啊.现在这样想干什么呢.

    “那个、、”北辰溪偷偷的瞄了御凤一眼.犹豫着要怎么开口.

    “什么.”御凤问道.

    “那个、你到永泉城來做什么.”北辰溪小心翼翼的说.

    御凤手上的动作缓了下.看來北辰溪一眼.北辰溪本就在偷瞄御凤.一看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睛.吓得连忙转开头.

    “还不是因为你们.”看着北辰溪那忐忑的样子.御凤轻笑了一声.撇了下嘴角有些埋怨的说.

    “啊.”北辰溪愣愣的转头看他.

    “因为你们知道了我的事.所以了.我不得不远离老家來到这避难了.”御凤解释说.看北辰溪面露不解.就加了一句:“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听过吧.”

    “哦.”北辰溪这才点点头.原來是因为被我和凌轩哥知道了‘聚阳山庄’是被‘琅琊山庄’给灭的.而且‘琅琊山庄’还是他在暗地里控的事.另外还有上的伤还沒恢复.还有魔宫也被我们知道.他本也有顾忌到我们会把这一切说出去.所以才到这里來的吧.还好凌轩哥提醒了不要说出去.不然御凤现在肯定会直接掐死自己的.

    北辰溪偷偷的松了口气.

    “可是.既然这样.你刚才干嘛还要出來.要是被发现了这样不就危险了吗.”北辰溪绕着手指头.要说他是为了安全躲到这里來了.那刚才就不该出去啊.

    “沒办法.这么可的小娃娃有危险.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当然必须得救.”御凤摊了下手.一脸正义凌然的道.

    北辰溪可不相信.无言无故的救一个有过节的人.怎么想都不正常.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记得那时候蒙着面的啊.那御凤是怎么能认出自己來的.

    “哈哈.像小娃娃你这样的材.哪里有那么好找.可是独一无二的呢.我看过一次就一直记下了呢.”御凤上下打量着北辰溪的子.扬扬眉梢.笑嘻嘻的靠近道:“所以.小娃娃.做我的人吧.让我抱抱你怎么样.”

    “不要.”北辰溪连忙侧开拒绝了.

    “要想清楚哦.跟我在一起的话.可以直接得到一半的雪莲哦.”御凤放下药.拿过一边准备好的布帮北辰溪包扎上.还一边游说道.

    “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所以你把雪莲给我吧.不用一半也可以.”北辰溪抬着下巴方便北辰溪帮他包扎.也给御凤游说道.

    “你不会说出去的.”御凤一笑.淡定的道.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北辰溪不解御凤为什么这么肯定.

    “反正我就是知道.”绑了个蝴蝶结.总算是把北辰溪的伤包扎好了.御凤很是满意的道.

    “叩叩”

    正巧.御凤才刚停下.门外就传來了敲门声.

    “进來.”御凤道.

    “主子.”是御凤的那个手下.他进來恭敬的朝御凤行了个礼.然后快步走到御凤边.跟他悄悄的汇报什么.

    北辰溪乖乖的坐在一边.沒有多问.

    “哼.回來的还真是时候.”御凤听了汇报后.轻笑了一声.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那手下还在等待吩咐.

    “你先下去吧.”御凤看了一边北辰溪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算计.沒立刻下决定.只是让手下先下去.

    “你真的很想要那天山雪莲吗.”在那手下出去了后.御凤才再次问道.

    “嗯.”看着御凤那一副笑容的样子.北辰溪总觉得心里沒底.

    “要的话也可以.明天这个时候你要是來这里找我.我可以考虑给不给你.”御凤说.

    “真的.”北辰溪瞪大了眼睛.惊喜的同时却也不大敢相信的说.

    “嗯.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哦.要是來的话.可能会遇上顾天炎哦.会惹上大麻烦的呢.”御凤提醒说.

    “我会來的.”北辰溪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就算是这样.也好的过付凌轩上魔宫去冒险啊.

    “那好.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明天记得來找我.”御凤往后一靠.靠在软塌上.摆摆手示意北辰溪可以离开了.

    “哦.”北辰溪点了下头.立刻站了起來.急急的离开了.

    看着北辰溪离开的影.御凤笑得一脸的腹黑.

    真沒想到他会这样轻易的放我走了.而且还答应明天自己去的话.他会考虑给我天山雪莲.这样是不是太顺利了.

    不过为什么要明天去呢.想來顾筱筱的事现在顾天炎已经知道了吧.那样的话.御凤应该会有麻烦吧.明天真的能顺利见到他吗.会不会遇上顾天炎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有希望.那就值得自己去试一试.我也想帮凌轩哥做点什么.明天一定要去找.再危险也要去.

    “辰溪哥你去哪了.我到你院子去找了你好几次了.都沒看到你.”回到了山庄.还沒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就撞见了刚从自己院门口出來的易采衣.易采衣一脸的不满的从自己的院子里出來.一看到北辰溪回來了.立刻跑了过去抱怨说.

    “我有事出去了一趟.”北辰溪有些歉意的说.

    “出去了.去哪.”易采衣好奇的问.

    “下山办点事.”北辰溪犹豫了一下后才说.

    “啊.辰溪哥.你脖子怎么了.受伤了.”北辰溪一侧头.易采衣就看到了北辰溪那被包扎过的伤口.惊的大叫了起來.伸手就要给北辰溪看看.但被北辰溪躲开了.

    “沒事.一点擦伤而已.”北辰溪捂着自己的脖子说.

    “辰儿怎么了.”正好路过的易风行听到了易采衣的叫嚷声.快步的走了过來询问.

    “爹爹.辰溪哥的脖子受伤了.”一见易风行过來.易采衣就指着北辰溪的脖子跟易风行汇报.

    “怎么回事.”易风行一看到北辰溪那被包扎着的脖子.眉头一下子就蹙了起來.大步走了过去.把北辰溪的手拉开.疼惜的轻触了下北辰溪的伤.

    “刚才下山的时候.跟别人起了点争执.所以动手了.只是点小伤而已.”北辰溪避重就轻的解释了一下.他不敢说出是因为顾筱筱想知道付凌轩的事所以跟自己动手的.那样的话易风行会生付凌轩的气的.而且御凤的事他也不敢说.要是说了.明天他想再去找御凤要天山雪莲.易风行肯定不会让他去的.

    “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伤你.”易风行很生气.北辰溪是他从小看大的.他比谁都了解北辰溪的个.是绝对不会主动跟别人动手的.想來是有些不知死活的人伤了他.这让他很是愤怒.自己一直宝贝着的徒弟竟然有人敢伤他.真是该死.

    “是我不好.是我先顶撞了那人.那人才会动手了.而且我只是受了点伤.那人却被我打的很惨了.师傅不要生气了.”北辰溪见易风行生气了.连忙劝说道.

    易风行蹙着眉头沒说话.明显还是在盛怒之下.

    “师傅.你别生气了.”北辰溪拉了拉易风行的袖子.讨好的说.

    “下次别再独自一人出去了.”易风行见北辰溪极力想平息自己的怒气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叹了口气.算是冷静下來了.

    “嗯嗯.”北辰溪是这样应着.但他心里却有些愧疚.因为自己明天还要去找御凤.独自去找.所以这个回答自己注定还是会忤逆一次的.希望到时不会有什么事.不然师傅肯定会发火的.

    “一会让秦再给你看看.”还是有些不放心北辰溪的伤.易风行叮嘱了一声.

    “嗯.”北辰溪连连点头.

    见北辰溪乖乖应下了.易风行算消气了.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注意安全.”易风行疼惜的揉了揉北辰溪的脑袋.说了一句后.这才离开.

    “呼.”北辰溪松了口气.总算过关了.

    “哼.爹爹放过你了.我可沒放过你哦.”一边的易采衣见北辰溪松了口气.立刻跳了出來说.一手指着北辰溪数落道:“说处理完报就去找我的.却言而无信.下山也不找我去.这点也很不够意思了.”

    “那个.我是出去有些急.所以才沒叫你的.”北辰溪挠挠头.因为说谎而有些脸红了.

    “哼.你脸红了.你是在说谎.”易采衣一下子就识破了.哼了一声说.

    “我、、对了.看.我给你买了礼物回來了.”北辰溪被易采衣这样轻易就看穿而有些无力.随即想起了自己怀里之前买的香囊.连忙拿了出來.

    “香囊.”易采衣惊喜的看着北辰溪送给她的香囊.高兴的笑了起來.“辰溪怎么会想到给我送香囊的.”

    “下山去了.回來的路上看到了.就买了.不过.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看看.挑一个你喜欢的.”北辰溪说道.

    “喜欢喜欢.辰溪哥送的我就喜欢.”易采衣双手握紧了那香囊.笑得双眼弯弯的.

    “嗯.你喜欢就好.”北辰溪见易采衣那么高兴.也笑了起來.

    “那我要这个.”易采衣挑了挑.最后选了个粉色的香囊收了起來.

    “另一个是要送给雪言姐的吧.”看着另一个香囊.易采衣说.

    “嗯.”北辰溪点点头.

    “是要我帮你送吧.”易采衣又道.

    “嗯.”北辰溪笑了起來.

    “好吧.看在辰溪哥主动给我买香囊的份子上.我就帮你送.”易采衣沒半点介怀的说.毕竟北辰溪买了香囊却让她先选.这就够了.

    “谢谢你了.”

    “沒事沒事.不过下次下山可要带我一起去哦.”易采衣踮着脚尖点着北辰溪说.

    “呵.”是啊.只能呵.北辰溪直接敷衍过去了.不过还好易采衣沒再多问.收起香囊.跑掉了.北辰溪也因此而松了口气.

    不知明天会是怎么样的呢.还有凌轩哥.现在在哪里呢.

    把怀里准备送给付凌轩的香囊拿了出來.看了看后又收了起來.然后快步回屋去.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