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偏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i^

    北辰溪在自己的房间里待了一整天都沒出门.也沒人敢随便的过來打扰.仆人送來了的三餐也都沒动的放着.一直在上昏昏沉沉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直到第二天早上.送來早餐的仆人说易风行让他过去陪练.北辰溪才结束了这明为休息.实则是为了避免和大家见面的昏睡.

    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后.北辰溪了出门找易风行去了.

    到了易风行专人的练场.易风行正和易采衣对招.易采衣自然不是易风行的对手.被打得连抵挡都显得很是狼狈.余光看到北辰溪到达的影.就失了防范.一不留神就被易风行的剑风扫到了.被击退开了.

    “爹.”停下來后.易采衣看到易风行那微蹙着眉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忐忑.

    “你这样心神不宁的如何练好剑.”易风行显然对易采衣的表现很不满意.诉责了一声.

    易采衣乖乖的低头认错.不敢多言.眼角偷偷的瞄了一眼一边的北辰溪.假装沒看见.因为她现在也不知道北辰溪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

    “辰溪给师傅请安.”北辰溪见他们停下來了.就上前给易风行请安.

    “嗯.”易风行转头看着语气淡然的北辰溪.应了一声.“辰儿过來和我过几招.采衣退下.”

    “是.”辰儿和易采衣异口同声的应道.易采衣看了一直沒看向自己的北辰溪一眼.心里微微有些委屈.但易风行在.她也不敢造次.乖乖的退到一边.而北辰溪则上前.与易风行对招.

    刚开始还好.不过沒多久.易风行就忍不住眉头深锁了.因为北辰溪今天的表现也不是很好.面对对手是易风行这样的高手.由于是同一门派的招式.北辰溪多少还能接下百來招.而且速度也都很快.可今天的北辰溪明显不在状态上.速度跟不上.就连招式都有些乱來了.

    终于易风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手下剑尖一挑.行一侧.从北辰溪的剑边穿过.剑尖刺中了北辰溪手上的剑柄.直接给撂了.

    手中的剑脱手飞了出去.北辰溪有些傻了.他这才反应过來自己和易风行沒过几招.看着前面沉着一张脸的易风行.北辰溪也忐忑了.

    “你们一个个的今天都是怎么了.”易风行剑背手与后.看着北辰溪有些忧心的说.

    “是辰溪不好.”北辰溪低头认错.

    “昨晚是不是沒休息好.辰儿的脸色很不好.”走上前.易风行揉揉北辰溪的脑袋.有些心疼的说.

    “师傅.”听到易风行沒有责怪反而关心的话语.北辰溪不抬起头來.闷闷的唤了一声.有那么一瞬间想把心里的事都告诉易风行.

    “今天就先到这吧.你回去好好休息.三餐记得吃知道吗.明天再过來我和练剑.要是状态还像今天这样.我就要罚了.”易风行看着北辰溪那湿漉漉的眼睛.忍不住叹了口气疼惜的说道.虽然说要惩罚.但那口气却也不强硬.听着就知道是在说说而已.

    “嗯.”北辰溪乖乖的点点头.

    “采衣也回去吧.”易风行也对一边的易采衣说道.

    “嗯.”易采衣把北辰溪的剑捡了起來.心里对同是心神不宁导致表现不佳却有不同的对待沒太多的抱怨.易风行对北辰溪的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早就习惯了.更则是因为今天看着北辰溪那样.她也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不敢多说一句.乖乖的跟在北辰溪的后出去了.

    易风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露深沉.

    昨天给付凌轩安排任务.虽然交代了这次的任务不能让北辰溪知道了.但是以北辰溪和付凌轩的关系.就算付凌轩不说任务的内容.但是单单有任务安排给付凌轩这点.北辰溪就该又要跳脚了才对.所以易风行都已经做好准备应付北辰溪的跳脚了.但是一直等到了傍晚.付凌轩早已离开一段时间了.而北辰溪却还是沒冒头.易风行就发觉不对了.叫來了人询问了下况.才知道北辰溪今天一天都在自己房间里休息.沒去付凌轩那.不心有疑惑.细察后才知道了昨天北辰溪推到易采衣的事.

    易采衣喜欢北辰溪的事.易风行早就知道.而北辰溪喜欢雪言的事.他也有耳闻.雪言喜欢付凌轩.这事他更是看在眼里.

    以易风行对易采衣和北辰溪的疼.大家都认为易风行迟早会让北辰溪和易采衣成亲的.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易风行不只是外人看到的那样觉得他相对于易采衣这个亲生女儿.更多的却是偏心北辰溪.实际上.他确实就是如此偏心北辰溪.相对与易采衣的心意.他更重视的是北辰溪.所以北辰溪他们到了这年纪了.易风行一直都沒用长辈的份來束缚北辰溪让他娶易采衣.而至于北辰溪喜欢的雪言.他现在也沒打算迫雪言嫁给北辰溪.不只是因为他心里其实还是想看着北辰溪和易采衣在一起的.更是因为雪言的心里沒有北辰溪.北辰溪跟雪言在一起不会得到幸福的.他不放心把北辰溪交给雪言.再者北辰溪现在对感的事还是懵懵懂懂的.恐怕对雪言的喜.那也只是处于模糊的状态的.所以他不急着给他们做安排.现在就看看他们的彼此的心意.若到时北辰溪真的还还是喜欢雪言.他也会成全北辰溪的.所以说.易风行对北辰溪的偏心程度.知道的人一定会怀疑北辰溪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不是易采衣的.

    “辰溪哥.”乖乖的跟在北辰溪后.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北辰溪.易采衣心里很是忐忑.手握着自己和北辰溪两人的剑.小步的跟着.不时的探头望望北辰溪.但北辰溪都沒什么反应.在出了易风行的院子后.她终是忍不住了.快步的上前拦下了北辰溪.

    “辰溪哥.你是不还在生我的气啊.”望着沉默的北辰溪.易采衣激动的说道.

    “采衣.沒有啊.”北辰溪看了易采衣一会.才缓缓的说.

    “还说沒有.你看到我一脸的不高兴.也不搭理我.肯定是在生我昨天害你被华升哥凶的气.”易采衣以为北辰溪是在敷衍她.跺了下脚有些急了.

    “我刚才在想事.所以沒注意到你.我真沒生你的气.那天本就是我不对.对你动手了害你摔倒了.你沒受伤吧.”看着易采衣那着急的样子.北辰溪连忙解释说.

    “我、我沒事.”看着北辰溪确实是一脸关心自己有沒有受伤的样子.易采衣忍不住有些感动.然后一大步向前.抱住了北辰溪的腰.都有些哽咽了.

    “采衣你怎么了.”本想推开易采衣的.但是感觉到易采衣那微颤子和哽咽的声音.他不敢推开.拍拍易采衣的肩担心的问道.

    易采衣靠在北辰溪的怀里.猛的摇着头.“我以为辰溪哥生我气.再也不理我了.”

    本來以为昨天那事不会闹得太大的.但是却发现北辰溪回到自己的屋里后就再也沒出來了.她就忍不住跑到北辰溪的院子.但是不敢进去.所以就躲在外面偷看.却是一直都沒看到屋里有动静.只好失落的回去了.今天一大早的就急急的跑去易风行那练剑.其实最重要的却是为了见上北辰溪一面.不过她失望了.因为北辰溪沒去.还好易风行见北辰溪沒去.就派人去找他过來了.满心期待着北辰溪的到來.导致一直无法集中心智和易风行对抗.不过在看到北辰溪來的那一刻.就算被易风行诉责了.心里却也忍不住高兴.只是沒想到北辰溪來了.对她却是一副冷漠无视的样子.她心里委屈级了.以为真的被讨厌了.

    还好辰溪哥不讨厌我.果然辰溪哥是最好说话的.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我最亲的好妹妹.我不会不理你的.”北辰溪轻拍着易采衣的背.安抚着.

    而他的话.却是让易采衣子一僵.捉着北辰溪衣服的手忍不住收紧.

    最亲的、好妹妹吗.

    易采衣很抗拒这话.很抗拒着妹妹这个称呼.她一直知道北辰溪喜欢的是雪言.但仍然抱有希望.因为雪言只喜欢付凌轩.北辰溪沒有机会的.所以每每北辰溪听到大家说雪言和付凌轩般配而感到失落时.她都会上前关心.安慰.只是她不喜欢妹妹这称呼.很不喜欢.

    唇动了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就算是在你心里.我只是妹妹.但是爹爹心里却不一定这么想.有爹爹在.我还是有希望成为你的娘子的.

    在易采衣的心里.她也同大家一样.认为易风行一定会让他最疼的两个孩子成亲的.同样也认定了北辰溪不会忤逆易风行的.这样她就可以嫁给北辰溪了.所以她忍下來.

    “辰溪哥不生我的气就好.”尽管贪恋.但易采衣还是放开了北辰溪.她可不想又和昨天一样.最后要被北辰溪推开.所以就自己放开了北辰溪.笑着道.

    “嗯.我昨天真不是故意的.你也别生我气.”北辰溪再次为昨天的事道歉.

    “我知道的.我沒事.也沒生辰溪哥的气.”易采衣连连摇头道.然后才疑惑的问道:“不过.辰溪哥.你为什么不想去凌轩哥那.你和凌轩哥吵架了吗.”

    “沒有.”北辰溪一听付凌轩的名字.心头还是忍不住一震.然后急忙摇头.

    “还说沒有.你都不敢去凌轩哥那了.”易采衣明显不信.

    “我昨天、是累了.所以才不去的.”北辰溪眼神闪烁的说.

    “还骗我.我才不信呢.要不然你现在就跟我去趟凌轩哥那.”易采衣挑衅的说.只是她昨天一直在意着北辰溪的事.所以沒留意到付凌轩已经离开山庄执行任务去了.

    “我、”北辰溪想说不去的.但是看着易采衣一脸我就知道你不敢去的表.咬咬唇.舌头就绕过去了.“我去.”

    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北辰溪心里有些后悔的同时.同样却也有些安定了.

    他也很想看看付凌轩的.他自己也觉得要是这样突然的不去付凌轩那.付凌轩一定会觉得奇怪的.只是他不敢去.不敢和付凌轩独处.怕不小心被付凌轩看出了心里的想法了.现在有易采衣陪着.去一趟也好.

    只是一天沒见.心里很是想念的.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