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我乐意护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应天涧是一个小山谷,被双面高山所夹击,小小的一个地方,似乎被世人遗忘了,就连阳光也只有在大中午的时候能短暂的留驻于此地一会。所以这里显得很是潮湿,草木杂生,更加的显得此处的荒凉不被外人所知。不过,这并不代表着真的没人存在。在应天涧唯一的一块平地上,就搭有一间简陋的草屋,那草屋很破旧,让人不怀疑起它是否能遮风挡雨。

    在草屋的前方,用树枝简单的围成了一个矮矮的篱笆墙,可能是有些年头了,篱笆墙上已经爬满了藤草,茂盛的藤草郁郁葱葱,反倒使得这篱笆墙看起来严密牢固了些。

    在篱笆墙内的左侧是一块小小的菜地,种着一些常见容易养活的蔬菜,翠绿的菜叶上还沾着一些水珠,看得出是刚被浇过水的。而菜地的前段则是一个不高的晾衣架,上面晾着一件小小的衣服,衣服很是老旧,有些地方还补了几小补丁,是刚洗过的。

    在篱笆墙大门口那有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正在劈柴,瘦小的子看起来有些弱不风的样子,脸色也有些营养不良导致的苍白,不过上倒是穿着一件看起来比较好的衣服。做衣服的人似乎很用心,每一处都做的很精致,和一旁晾着的那件衣服比起来好看多了。这男孩子正是这草屋的主人,只是此刻的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时不时的探着头往外看,像是在等着谁。

    这个小男孩他没有父母,应该说是他懂事以来从来没见过他的父母,从小陪着他的是一个年老的婆婆。婆婆很疼小男孩,不过尽管她很疼小男孩,但是对于小男孩父母的事却从来不愿意对男孩透漏点消息出来,就算小男孩有时忍不住好奇的问起,但婆婆也总是用‘长大了你就会知道了’来应付。看着一脸无奈还带着浓浓悲伤的婆婆,从小懂事的小男孩就不再多问了,所以到了此刻他还是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出生就会在这里?

    而最后,年老的婆婆还是没经得住岁月的蹉跎,在两个月之前死了,所以现在小男孩更是无法得知自己的世。

    还好婆婆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陪着小男孩,所以早早就把该教的都教给他了,这样至少在她死后,小男孩也不会被饿死。她尽她最大的努力帮小男孩安排好以后的生活,茅屋虽然简陋,但是能遮风挡雨,衣服虽然都是用旧衣服改做的,但都很用心的做好,就是担心小男孩不能很好的照顾自己。而尽管婆婆这样费尽心机的想让小男孩独自生活的更好,但是有一点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那就是怎么让小男孩不感到寂寞。

    在这草屋的后方远处,那里有一小土堆,这就是婆婆的坟墓。她一个死去了的人至少还有小男孩时常过来给她送些野果祭拜一下,而小男孩子却从此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

    在这应天涧只有他一个人,谁能来驱逐他那无边的寂寞。婆婆一直的惦记着,也一直的揪心着,心疼着小男孩的命运,太多的无奈她不能对小男孩说,这个她从小看大的男孩,是她的少爷更是她的珍宝,在她死的时候,仍是放不下。

    ‘啪’的一声,小男孩劈开了一截木桩,光洁的额头上有些汗珠,因为干活,所以此刻他的脸上微微的泛着点红晕。抬手擦了擦汗珠,小男孩放下了手中那与他瘦小的手臂不成正比的斧头,蹲下把地上劈好的柴堆好,然后用枯藤扎成一捆。绑好了后,小男孩再次的转头看向外面,却还是没见到有什么动静,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来。

    ‘嚓嚓嚓’但才过了一小会儿,篱笆墙外的那片杂草丛里,却传来了动静,让那小男孩一下子就雀跃了起来了,那展露出笑容的小脸,让人吃惊的漂亮。小男孩连忙站起要跑过去,但又猛的站住,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才跑过去。这是婆婆给他做的新衣服,他一直都舍不得穿,今天是特意穿上的。

    而能让他这么高兴的原因那就是他要等的人已经到了,是的,他等的是人,是一个比他还小两岁的小男孩。在一个月前那小男孩突然的来到了这里,从此打破了他单一的生活。

    小男孩跑到了草丛前停了下来,满心喜悦的等待着。在这草丛的后面有一个小土丘,而这小土丘下则有个一个小洞,是通向另一边的山路的,那小洞此刻正有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当一看到前方等待着的小男孩时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辰溪。”站在外面的小男孩高兴的叫了一声,辰溪是那个从洞里爬出来的小男孩的小名,他的全名叫北辰溪,而站在外面的这个男孩他也有名字,叫付凌轩。

    婆婆说这是父母亲在他还没出生时就给他取好了的名字,而且还有留着一张写着他名字的小字条。对此异常珍惜的小男孩一直把它放在自己小小的宝贝木盒子里,时不时的拿出来看一看,那名字他已经会写了,而且这名字他也很喜欢,这让他觉得自己也是在父母的期待中出生的,而不是被抛弃的。

    “凌轩哥哥。”那个叫北辰溪的小男孩已经从里面爬出来了,高高兴兴的朝付凌轩跑去,甜甜的唤了一声,那圆嘟嘟的小脸上洋溢着欢笑,看起来很是可也很是漂亮。

    “你没事吧?”付凌轩关心的问道,而他这么问的原因是北辰溪他是住在应天涧旁边的一座高山上的,要到这里来路很难走,而且要花不少的时间,所以付凌轩每次都很期待北辰溪的到来,但又很是担心他在路上会受伤。

    “我没事。”北辰溪摇摇头说,那头原本扎得很整齐的头发此刻有些乱了,随着北辰溪一摇头,头发就有些散了。

    “你头发都散了,衣服也弄脏了。”付凌轩拉着北辰溪的小手,轻轻的给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北辰溪的衣服很漂亮,现在沾了灰尘,付凌轩看着都觉得不舍,他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呢。

    北辰溪乖乖的任付凌轩折腾,笑得两眼眯眯,大大的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付凌轩。他可是从第一次看到付凌轩的时候就很是喜欢呢,这个岁数比他大但个子却比他小的男孩子,他一直惦记着,所以才会在回到庄里后又念念不忘,偷偷的下山来找他。几次下来,这条很长的路他都记下了。

    “走吧,进屋去,我给你梳理一下头发。”把北辰溪的衣服整理好后,拉着他要进屋去给他疏离一下头发,手里握着的小手胖胖的,软软的,握着很是喜欢。

    “不用了凌轩哥哥,你看,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北辰溪摇摇头,然后简单的用手把自己头上散落下来挡在自己眼前的头发拨了拨,另一手则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个用纸抱着的小包包,一脸讨好的送到付凌轩面前。“这可是师傅从外面带回来的桂花糕哦,很好吃的,凌轩哥哥吃吃看。”

    包的很漂亮的纸被打开了,里面那一块块色泽漂亮的桂花糕露了出来,淡淡的香味立刻就让两个小男孩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你师傅给你买的你带来给我这样好吗?”付凌轩也很是喜欢那桂花糕,他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东西。

    “没事的,师傅带着很多回来呢,山庄里还有很多。”北辰溪转着黑溜溜的眼珠子说道,其实这是他师傅买回来给他和他的小师妹吃的,只此一包而已。小师妹是师傅的女儿,而他却是师傅从外面抱回来养的孤儿,但尽管是孤儿,北辰溪却过得很是开心,因为在山庄里,师兄弟师姐妹的都对他很好,师傅最疼的也就是他和小师妹两个了。在师傅把这桂花糕拿来给他的时候,他一看到那自己一向喜欢吃的桂花糕,就立刻想到了付凌轩,所以就偷偷的藏了起来,跑到这来和付凌轩分享了,而他的小师妹却连桂花糕的样子都没看到过,但北辰溪觉得这事不能让付凌轩知道,所以就没说了。

    听北辰溪这么说,付凌轩就放心了,拉着北辰溪去洗了洗手,然后两个小家伙才在一颗大树下石块上坐下,两人一起分享那美味的糕点。

    “辰溪,你以后还是少来这里吧。”吃着吃着,付凌轩突然说道,手里掐着一块桂花糕。虽然这样说的人是他,但他看起来却很是委屈的样子。

    “凌轩哥哥,你、你不喜欢辰溪了?”吃得正高兴的北辰溪愣了一下,然后瞬间的眼眶一红,差点就哭出来了,连忙紧紧的拉着付凌轩的手委屈的说道,他还从来都不曾被人讨厌过,不想这个他第一眼看到就喜欢的小哥哥讨厌他。

    “不是的,我很喜欢辰溪的,但是从山上到这里的路很难走也很危险的,我不想看到辰溪受伤。”看着北辰溪红了眼眶的样子,付凌轩也忍不住心里一酸,眼眶也红了起来。这是婆婆以外他唯一接触到的人,可的北辰溪他很喜欢的,而且北辰溪很乖也很向着他,每次下山来都会给他带点稀奇或者好吃的东西下来给他,让他一次次的惊喜开心着。但是那条路不好走,很危险,婆婆一直叮嘱着他不要到山上去,所以他都不敢上山,而且他一个人也没办法上山,至少得等他长大了,或者像北辰溪这样学会点功夫有点底子了才行。每次北辰溪要回去了,他总是依依不舍的把他送到了半山腰上,而上面的他就不敢上去。婆婆一次次严厉叮嘱的话他一直的记在心里,山上不能上去,绝对不能上去。尽管他也觉得上山的路他没办法上去,但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婆婆看起来那么的忌讳着山上。

    “不危险的,凌轩哥哥你看,我好好的,一点也没有受伤。”北辰溪一听连忙站起来转了转圈让付凌轩看看,要证明他没有受伤。

    “可是婆婆说了很危险的。”付凌轩蹙着小眉头说。

    “不会的,凌轩哥哥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好好的不让自己受伤的。”北辰溪见付凌轩还是不同意,在眼眶里打转着的泪花终于还是落了下来了,黑黝黝的大眼湿漉漉的,看起来很是惹人心怜。

    “嗯。”付凌轩见北辰溪哭了,他也忍不住哭了起来,点点头同意了,并在心里立下决心。以后要去那山路上爬一爬,那样就可以保护好北辰溪上下山了,那样他就又可以和北辰溪在一起。

    “凌轩哥哥答应了哦,不许反悔。”北辰溪一见付凌轩答应了,连忙伸出他的胖胖短短的小尾指来要和付凌轩拉钩约定,付凌轩乖乖的伸出手和他约定好了,北辰溪这才收起了眼泪。见付凌轩还泪眼汪汪的,就伸手给他擦了擦眼泪,然后又坐回付凌轩边。都是红着一双大眼的两人,乖乖的吃着属于他们的桂花糕。

    只是好景不长,桂花糕还没吃完,他们就听到后传来了一声有些低沉的声音。

    “辰儿你怎么会在这?”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那声音里所包含的怒气让两个小家伙都忍不住心里一惊,缩了下脖子齐齐的跳开了。

    “师、师傅,您、您怎么会在这?”北辰溪一看到来人,被吓了一跳,缩着脖子紧张的说。来人是他的师傅,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高高瘦瘦的,着一件紫色长袍,华丽的衣服看得出他的份不一般,那棱角分明的轮廓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严肃的人。而事实他确实也很严肃,但私底下他却对北辰溪却很好,一点也不严肃了,除了唯一的一点,那就是告诫他不能下山来。其他的师兄弟们也一样不能下山,这次他没例外。一开始是因为玩着的球球掉下山来了,所以他就跟了下来,结果迷路了,就转悠到付凌轩这来了,知道师傅不喜欢他到这里来,所以他也不敢说出去,但没想到他明明已经很小心的等到师傅休息去了后才溜出来的,却还是被师傅给逮到了。

    “这该是我问你的,我不是说过不能下山来吗?”北辰溪的师傅易风行不悦的说,看了北辰溪旁边的付凌轩一眼,就移开目光了。

    “我来看凌轩哥哥的。”北辰溪小声的回答说。

    “跟我回去,以后都不许再来了。”易风行命令道。

    “不要。”一听到易风行说他不能再到这里来,北辰溪就忍不住大声说道。

    “辰儿。”易风行因为北辰溪的突然的叛逆不听话而很是生气,声音忍不住的冷了下来了。

    “辰溪。”付凌轩看到易风行那生气的样子,担心的拉了拉北辰溪的袖子,想说让他跟他师傅回去,但一想到北辰溪这次离开,可能自己再也见不到北辰溪了,忍不住伤心起来。

    “师傅,我可以以后都不下山,但是,但是你要带凌轩哥哥一起回去。”北辰溪见付凌轩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心里很是舍不得的,鼓足了勇气对他的师傅说道。

    “胡闹,一个野孩子的怎么能跟我们回去。”易风行明显是被北辰溪给气到了,大声的训责道。

    “凌轩哥哥他不是野孩子,他是辰溪的好哥哥。”一听到野孩子这词,北辰溪更加大声的抗议了。

    易风行蹙着眉头看着这个自己大小就疼到骨子去的徒弟,那一向乖巧的脾气今天突然的这样强硬了起来,心里很是不乐意见到。那倔强的样子不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的过往,自己不曾经也是这般倔强吗?

    再次的看向付凌轩,那红着眼要哭不哭的样子,让他的手微微的握了握。

    “好吧,如果他愿意,那就跟我们回去吧。”易风行终于松口了。

    “太好了师傅太好了,凌轩哥哥愿意和我们回去的,对不对。”北辰溪一见自己的师傅答应了,立刻高兴的跳了起来,对付凌轩说。

    付凌轩愣愣的看着北辰溪,又看了看易风行,不知要怎么回复。从来没想过要离开这里,突如其来的选择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此刻的他特别想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