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我在想凌轩哥也很漂亮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在易风行那吃过早餐后,北辰溪毫无异议的直奔付凌轩那去了。

    院子里没人,不过付凌轩的房门却是开着的,想来也付凌轩是在里面,还没走到门前,北辰溪就朝里面喊道:“凌轩哥。”

    屋里没人应声,但他也没打算停留,直接跑了进去,但却被一道冷光闪得眨了下眼,那是付凌轩手上的剑。付凌轩坐在屋内,正在擦拭自己的剑,泛着冷意的剑锋看着有些让人心惊。

    听到北辰溪的声音,付凌轩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抬头看向北辰溪,以往那冷然的眉眼被淡淡柔和的目光所代替,看得北辰溪有些晃神。

    “凌轩哥用过餐了吗?”北辰溪快步走到付凌轩的边。

    “嗯。”付凌轩点了下头说,然后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剑,细心的擦拭着。

    北辰溪看着那把剑,心里有些痒痒的,坐了下来,但不满意,又拉着椅子往付凌轩边靠了靠,凑近付凌轩好奇的道:“这把青龙剑不愧是名剑,剑锋都带着杀气呢。凌轩哥,你是哪里得来的?”

    付凌轩手上的这柄青龙剑通体发黑,但在光线的照下,剑中间却会出现一道暗绿色的条纹,那条纹像极了一条龙,所以它便取名为青龙剑。这青龙剑是一名家所铸,之后被一武林名家高价买的,但这剑似乎很邪,买它的武林名家没过多久就被灭门了,随后就又流落到另一高手的手中,但那高手却同样出了事。之后这剑几度被人寻获又因为剑的不详而几度被弃,之后的十几年一直都没有消息,不知怎么的就落到了付凌轩的手上。刚知道这剑的前事后,北辰溪很是担忧,几度的想让付凌轩换剑,但是那时候和付凌轩的关系已经很松疏,所以不敢说。而这剑的来历付凌轩也一直都没有说,而且付凌轩很宝贝着,别人想碰一下他都不肯,所以北辰溪也一直不知道这剑是怎么到付凌轩的手里的。

    “是别人所赠的。”付凌轩对自己的剑也很是满意,但这满意之外,似乎还带着点异样的愫在。对于北辰溪的问题,也不轻不重的解释了。

    “别人赠送的啊,那人一定是个高人吧,都没听凌轩哥提起过。”北辰溪也没有强求付凌轩回答的意思,只是感慨了一声罢,然后在心里偷偷的好奇着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舍得把这样的名剑给付凌轩,是出于好意还是恶意呢?

    “你不认识的。”付凌轩手上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后道,一丝异样的神色在他的眼里稍纵即逝,北辰溪没来的及发现。

    “哦。”北辰溪知道付凌轩不想再解释下去了,所以也没再问了,不过却是打起了那剑的主意来了。

    “呐呐,凌轩哥。”北辰溪拉了拉付凌轩的袖子一脸讨好的看着付凌轩。

    “怎么?”付凌轩转过头来看着他,因为北辰溪那一脸讨好的样子,嘴角微扬。

    “剑给我看看好不好?”北辰溪伸着手说,因为以前雪言和易采衣还有华升几人都曾想看他的剑,不过他都拒绝了,北辰溪也不确定他会不会给自己看。

    “剑锋利,你小心点。”付凌轩却是没有多想就直接把剑给了北辰溪,只是叮嘱了一声而已。

    “嗯。”北辰溪愣了一下,没想到付凌轩会这么轻易的把剑给他,欣喜的同时心里升起了一股自豪感。果然还是我和凌轩哥的关系比较好的吧。

    欢喜的接过剑,拿在手里感觉有些沉,剑柄很是圆润,想来是多人用过的缘故。三尺来长的剑怎么看都是一种让人着迷的霸气,不带任何装饰却依旧阻挡不了它那慑人的冷贵之气,只要是个用剑的人都不会抗拒它的魅力。难怪就算江湖中人一直在传它是把邪剑,拥有它的人都会被害死,但却还是有那么多的人想得到。

    “真漂亮。”北辰溪不由得感叹道,然后转头看了看付凌轩,再次的在心里发出感叹:果然很配凌轩哥,和凌轩哥一样,不需要任何装饰,本就是足够让人惊艳的华丽。

    “想什么呢?”看着北辰溪一直看着自己,还一脸感叹的样子,付凌轩抬手抚摸了下北辰溪的头说。

    “我在想凌轩哥也很漂亮。”北辰溪没多想,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付凌轩因为北辰溪的话而微微错愕了一下,看着北辰溪,随即微微一笑,侧开了头。

    看北辰溪那样子也知道他那是单纯的感叹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在,不由得感叹北辰溪的纯真,却也微微的不满足,但这不能说。

    “凌轩哥,你在吗?”这时,屋外传来了雪言的声音。

    “是雪言姐呢。”北辰溪听出了雪言的声音对付凌轩说了一声,但付凌轩没什么表示,他就侧着对雪言喊道:“雪言姐,凌轩哥在屋里。”

    “辰溪也在啊。”雪言听到了北辰溪的声音,便走了进来,淡淡的笑道。

    “嗯,雪言姐来的好早。”北辰溪笑着点点头,然后把手上的剑还给了付凌轩,付凌轩一手接过收入鞘内。

    “我昨晚新学了一曲曲子,想弹给凌轩哥听听解解闷。”雪言看向付凌轩,一脸的期待。

    “不用了,我今天有事要和辰溪谈谈。”付凌轩语气平淡,拒绝了。

    “这、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回去。”因为付凌轩的话,雪言那期待的目光瞬间暗淡了下去,唇角带着笑,明理的离开了。

    看着雪言的影,北辰溪眉头微蹙。尽管雪言是笑着离开的,但北辰溪还是看出了她笑得很勉强。

    想来也是,雪言姐那么喜欢凌轩哥,但是凌轩哥却这样冷漠。

    “凌轩哥真的不喜欢雪言姐吗?明明雪言姐很喜欢你而且很温柔的。”北辰溪询问到,之前付凌轩说过不成家的话再次想起。

    对于他的话,付凌轩直接选择了沉默。看着付凌轩这样,北辰溪也很无奈,不明白明明雪言已经那么好了,为什么付凌轩还是不喜欢。想着想着,随即就想到易采衣那去了。

    “唉。”想起了早上易采衣的手上的伤,北辰溪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而进来边的付凌轩自然是听到了,眉头微蹙。

    “怎么了?”付凌轩询问道。

    “呃、、”北辰溪看着付凌轩,犹豫了一下后才说:“采衣昨晚去练琴了,手指都受伤了,华升哥说是为了我所以采衣才那么努力的学的。”

    “那你为什么叹气?”听了北辰溪的话,付凌轩长眉紧蹙,缓了缓口气后说。

    “因为我一直只把采衣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来看待啊,她这样,我都不知要怎么办才好。”北辰溪一脸的为难。

    “师傅希望你和采衣一起。”因为北辰溪的话,心里有些复杂,沉默了许久,付凌轩才的缓缓地说。

    “我知道,所以更为难。”北辰溪也知道易风行有这样的打算,这更加的让他苦恼,嘟着嘴脑袋一歪,无力的靠在了付凌轩的肩上。

    付凌轩没打算开解他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着不动,让北辰溪靠的舒服点。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