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出了什么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伏木 书名:月下贪欢
    “辰溪。”

    在付凌轩的一声低沉的呼唤后,随即的院子内的琴声就停了下来,而另一个俏皮的声音也响起了。

    “辰溪哥?辰溪哥在哪?”那是易采衣的声音,她一听到付凌轩的声音,就兴奋的站了起,然后顺着付凌轩的目光看向院子的大门口处。有风吹过,正好扬出了一抹白衣,那绣工精致的翠竹,一看就知道是北辰溪的。

    院外的北辰溪不知道付凌轩是怎么发现自己了,心里还在为他突然的呼唤而颤动着。不知怎么的,有丝喜悦涌上心头,瞬间覆盖了刚才浓浓的失落。

    在听到易采衣的声音后,心里更是松了口气,原来采衣也在啊。

    呃、、这样的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后,却有些错愕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此感叹。

    见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北辰溪只好乖乖的走进来了。

    而迎面而来的就是激动的易采衣朝他扑了过来,他连忙侧开了,又担心易采衣扑空一不小心会摔倒了,就出手拦住了她的腰。

    “辰溪哥讨厌,人家这么的欢迎你回来,你却这样不领。”易采衣因为北辰溪突然的侧开而错愕了一下,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北辰溪出去执行任务但却从来没去过这么久的,所以她一直很担心,这才导致一看到他就忘的朝他扑了过去,却没想到他会直接躲开了。

    心里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一直喜欢他。

    北辰溪随即的拦住了她的腰,这才让她恢复了理智,抱着北辰溪的手跟他开玩笑道。

    而在北辰溪拦住易采衣的腰时,朝他们看去的一道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呃、我衣服很脏。”北辰溪挠了下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确实他的衣服现在很脏。

    “我又不怕。”易采衣嘟着嘴嘟囔着,但也放开了北辰溪的手后退了一步,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她也是明白的。

    “辰溪是刚回来的吧,这次任务还顺利吗?”一边的雪言也站了起,关心的问道,而她前面的桌子上正放着一张琴。

    “嗯,都还好。”北辰溪扬了起嘴角笑着回答,随即就看向一边的付凌轩。

    付凌轩今天穿着一件松垮的白色长袍,长长的头发披在背后,用一发带简单的束着,手上拿着一杯还在冒烟的茶,那简单的穿着却让本就俊美的他更添了一份随意的洒脱,只看一眼就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在北辰溪看过去的时候,付凌轩也正在看着他,北辰溪看得出他是在打量自己是否受伤了。

    心下一暖,北辰溪忍不住笑着走了过去问道:“凌轩哥的伤还好吗?”

    “嗯。”付凌轩放下了杯子,只简单的回了一句。刚才那关怀的目光已经被垂下的长睫半掩,看不到他此刻的神。只是那有些冷淡的声音却让北辰溪微微有些错愕,脚步停了下来,不知道之前和自己的关系明明已经好了很多的付凌轩现在为什么又变得冷淡下来了。

    自己离开的这几天出了什么事了吗?

    北辰溪的眉头微微的打结着。

    “辰溪哥刚才怎么不进来啊?”易采衣见他们都沉默了,就连忙也跑了过来说。

    “呃、我刚才听雪言姐在弹琴,怕进来了会打扰到了,所以就在外面偷听了。”北辰溪愣了一下后,才组织了下语言说,眼角偷瞄了下付凌轩,但付凌轩依旧没什么表态。

    “呵,你都不知道,这几天雪言姐可是天天都来给凌轩哥弹琴解闷呢?我也来凑闹了,听着听着,我觉得我大概也会弹了呢,要不我弹给辰溪哥听听。”易采衣兴奋的说。

    “呵。”异口同声的,北辰溪和雪言都笑了出来。

    “你、你们笑什么啊?”易采衣听到他们两一同笑了起来,不满的嘟着嘴道。

    “没什么,你还是别学琴了,好好练武吧。”雪言在一边笑说道。这不能怪她和北辰溪会笑出来,毕竟易采衣那琴技根本就不能听,毁琴伤手又伤人耳,在以前他们就领教过了,不会对她抱有任何的希望的说。

    “你们别瞧不起人,我、我,那,我我绣工不也是有进步了吗?只要我认真的学,那我一定会成功的。”易采衣也知道他们在心里想什么了,脸微微的红了一下,又不甘心的说道。

    一听到易采衣说绣工,雪言和北辰溪又再次的笑了起来,因为易采衣的绣工同样也是败得一塌糊涂的,她那曾经把鸳鸯绣成鸡的成绩一直被庄里的人广为流传。

    “不许笑!”易采衣见他们笑得更厉害了,就忍不住跺脚了。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但一边的付凌轩一直保持着沉默,北辰溪偷偷的瞧着他,扬起的嘴角也渐渐的收起了。

    “对了,辰溪哥你刚回来,应该很累了吧,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采衣注意到北辰溪的有些疲倦的神色,就关心的说。

    “嗯,确实是有些乏了,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其实他还想问付凌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但是碍于雪言她们都在,所以不敢问。想了想后,北辰溪决定先回去,等晚上的时候再来找付凌轩问清楚。

    “嗯嗯,快回去吧。”采衣点点头说。

    “凌轩哥,我先回去了。”转头对付凌轩说。

    “嗯。”这时的付凌轩才抬起了头,看向北辰溪的目光,北辰溪能察觉得出他对自己的关怀,心里再次的松了口气,然后就退出去了。而在他后的付凌轩一直目视着他,直到他出了院门口。

    “凌轩哥,我再给你弹个曲子吧。”

    在出了院门口后,北辰溪听到里面的雪言这样说道,脚步缓了下,下一刻就快步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月下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