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百花秘术

    那几名家兵对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做了个请的手势:“们明白了,们几位这边请。”

    通往百花楼的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估计是因为夜间出和今晚戒严的缘故,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这几名家兵,少女将他们的特征一一记了下来。不过,难道魔教渗入雪霁山庄的数只有这些点么……

    “记得火云令可以调动附近所有贵教的帮众,不知何故今只有们三前来迎接,这和以往的况很是不一般。”仿佛很有默契一般,叶琳琅刚想到这个问题名战就将它给问了出来。少女于是暗自一握拳,名战问得好!

    “雪霁山庄中的的确极少,除了新任长老和副使外,只有们三此进行监视,这点恳请贵客见谅。”一名家兵回复道。

    “原来如此。”名战点点头不再说话,又走了一段路,那些将他们三引到某个隐蔽的地下通道口掏出钥匙将门打开道,“们就将们送到这里了,长老和副使已经先行进入,三位请。”

    “喂,怎么知道们是不是骗们走到这个黑不拉几的通道里面然后再把门锁上,谁知道这个方向到底是通到哪里去啊?”看似憨厚的福禄敏锐的提出问题。

    “这条路是通往百花楼的捷径,入口一直通向百花楼之中,况且们持有火云令,就算借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贵客。”家兵向他们颔首道。

    “这倒是句实话。名战,福禄,时间也不早了,们还是快进去吧。”最后转看了看犹灿烂燃烧的夕阳,少女毫无留恋的自点燃了蜡烛的通道口快速进入,后两一看她已经往前走动,于是也快速跟上:“喂,走那么快干吗,等等们。”“早点解决早点回去休息嘛……”少女的声音通道中越飘越远,门口三见他们已经全部进入,当下将通道口锁上然后快速离去。

    狭长的通道中一路小跑,走走前面的叶琳琅看着前方一片漆黑的景象转从墙壁上拿下蜡烛然后继续往前摸索,紧紧跟后的福禄看着烛光下越来越窄小的通道蹙眉道:“这条路怎么越走越窄,该不会走到最后就是一条死路吧?早说了不能相信他们了!”

    “不会的,他们可没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一路上经常能够听见水声,想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出去。”少女将蜡烛往前照着方向,然后她停了脚步探手摸了摸将前方整个堵起的土墙道,“嗯,有东西遮挡这里,看来们应该到了百花楼里面了。”

    名战上前上面抠了一点土屑观察道:“泥土还没有完全干透,看来是有为了防止这个通道被发现所以才将它堵上了。”

    福禄伸手将前面两拉到后面:“们啰嗦个什么,直接推开看看不就得了!”说罢,他往后面退了两步然后快速上前冲撞土墙,只是这么一撞,整面比还高的土墙瞬间崩塌。泥土的碎块四处喷撒,一片呛的烟尘之中,整个百花楼的内部全景就完全显示了三的眼前。

    站最低处向上仰望,中间没有任何楼层,抽空了所有的百花楼像是一片塔中的天空,处于最高层次的正中顶楼上,一抹夕阳最后的残影正顺着毫无遮挡的顶楼往下尽洒落,瑰丽的夕阳剪影落攀附着墙壁而建的盘旋楼梯上,这些或高或低的影随着夕阳光照的逐渐黯淡逐一由由浅变深。

    最低处正中间的大厅中,一股湿润的水汽凝结厚厚的地面上,从地下通道口走出的三小心翼翼的躲最底层楼梯处的影下四处观察着周围的布局和动静。

    “想不到这座百花楼居然是空的……”叶琳琅四处环顾着楼中的布局小声道,“除了这一层还有些东西可以遮挡外,其他地方居然全是楼梯。这样的建造好奇怪。”

    “或许当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到里面才做出这样的设计,不过能来过一次这般神秘的百花楼也算是不枉此行了。”众楼梯影处又等了一刻,一直等到一路偏移最终完全沉西边的夕阳残影完全消失,清冷的月光开始挥洒楼中的时候名战听着楼外终于传出的动静对两快速吩咐道,“时辰差不多了,们小心。”

    来了……

    一道如沐冰雪的白衣自楼外缓缓步入,那平时都散散绾脑后的青丝不知何时已经全部放下,清冷的月光毫不吝啬的泼洒他的周,镀了缃色光芒的月光好似一只细毫毛笔,一笔一划的勾勒着他极为精致而又妖娆的五官,朦胧的光晕中,那一直垂着如同蝶翼般眼帘的年轻男子只是静静的站那里就无形中给一股虚幻而又不容忽视的感觉,好似神话中沉默的神祗,只是安静的站那里就能让忘记所有。

    倚最外侧的叶琳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静默月光中的上官琴止,她一直都觉得他很漂亮,今天更甚。回头看看名战和福禄的表,名战是没什么,不过福禄倒已经完全看呆掉了,果然不愧是武林第一美,不管是对女子还是男子都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差点忘了自己来的目的,黄衣少女扒拉着楼梯继续偷看上官琴止接下来的举动。

    保养极好的手指轻轻拍正中央凸起的一座石雕上,顿时石雕开始下沉,大厅之中一阵僵硬的运转之声中正中间铺筑地面的四块平整青石缓缓向后展开,三好奇的伸出头向那边看去,只见青石完全向外延伸之后,一片氤氲的雾气开始从里侧向外蔓延。

    从高处落下的明月倒影清澈的一方池水之中,那不停摇曳的波光将月光揉碎轻盈的浮水面上,满池的碎金将光影摇晃空阔的楼中,一层暧昧的光色开始水池中蒙染着蔓延。

    “他这是要做什么……”叶琳琅看着男子慢条斯理更衣的举止不确定的揉了揉眼。

    将外衣和中衣随意丢一边,薄薄的亵衣也随着他的抬手自他的肩头缓缓滑落,长发的遮挡下,叶琳琅还未看清他便已经进入了池中开始沐浴。

    “这动作未免太迅速了点……”捂着鼻子的少女再次伸出脑袋却被名战按了回去。

    “嘘。”紫衣少年看着她一脸激动的神翻了个白眼,要是她再这么兴奋下去,上官琴止肯定会发现有这里。

    微有些削瘦却又极为惑的整张白皙背部|露着一片朦胧中若隐若现的呈现她眼前,缭乱的青丝好似海藻顺着他圆润的肩头纷纷滑进水中,缠绕而下,一圈圈涟漪水中不停扩散,他修长的手臂伸到脑后将乌丝全部自后背拂开,氤氲的暧昧光色中,她看见一片绿叶中一株真的牡丹花正自他的背上静静开放,那着墨牡丹上的朱色皎洁的月光中颜色不停渐变着变深,那鲜艳的好似染血的花瓣一如虞姬艳装。

    “不对……”黄衣少女看着那株正妍丽盛开的牡丹眼睛猛然睁大,如果猜得不错,这才是真正的……

    鼻尖突然萦绕一股异香,暧昧的光色好似水中幻影一般突然消散。三警觉的抬起头,正见两名浑都被黑纱缠绕的男女悄然无声的落了他们对面的楼梯上,迎着月光,他们看见那两个眼中凝固着的杀气。

    “上官琴止,们是来向讨要百花秘术的,不想死的话就将它交出来!”魔教副使看着正沐浴的影威胁他道。

    水中有了些许声响,全池边的年轻男子缓缓抬起眼帘,眼里血腥弥漫:“道是谁,原来是魔教尚未根除的老鼠,既然们迫不及待想着送死,便成全们一次罢了。”

    她从未听过上官琴止用这样冰冷狠戾的语调说话,印象中他的声音一直都很魅惑慵懒,这才是真正的上官琴止吗?隔着重重的水雾,她始终看不清那的表

    副使自楼梯上快速跃下随即抽出腰间的长刀猛地朝立着不动的上官琴止砍去,池中男子眼里好似一汪深潭激不起半点涟漪,他看着迫近的黑衣男子轻轻动了动手指,霎时楼中月华光芒大盛,一片清辉之中,那烙印背上的虞姬艳装突然发出妖冶的红光,流动着的红霞之中,一只浑好似凝固着鲜艳血红的蝴蝶从他的背上翩然飞出,浓的化不开的血聚集它宽大的翅膀上清晰而又缓慢的流动,场的众看着这只由牡丹幻化而成的血色蝴蝶无一不瞠目结舌。

    “这是什么鬼东西!”魔教副使看着向他翩然而飞的蝴蝶猛地朝它上砍去,血色蝴蝶直面迎击着他的刀锋随后体被利落的斩成两端掉落地面上。

    副使看着水中面无表的男子轻蔑道:“哼,此般雕虫小技居然还敢拿出来,上官琴止,就这点能耐吗?”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