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再入百花楼

    “谢谢柳前辈!”叶琳琅由衷感谢他道。

    这一打磨就是到了晚上,接过可以任意收缩长短的雪舞,名战带着叶琳琅一路回返。已经到了门时刻,长安城中所有的街道全部进入夜间戒严之中。少女一边看着脚下的景色一边轻巧跃过四处房檐,待他们回到郊外的农家小院的时候,屋里只有几盏灯还未熄灭。

    “想不到居然这么晚了。”紫衣少年看着慢慢走向院中的叶琳琅问道,“去干吗。”

    “来试一下雪舞,们赶紧休息去吧。”少女说着走进了拐角处,随即整个都看不见了。

    将十段可以分开也可以拼接的银色丝线末端绕手上,叶琳琅看着月光下反着点点银光的雪舞随即扬手挥出,一与风接触就完全消融空气中的雪舞无形中毫无阻碍的斩断了一颗比手臂粗的柳树,少女看着掉落地上发出沉闷声响的残肢上前检查它的切口。将切口方向朝上,切断处平整又锋利,果然是没花多大力气就将一棵树给切断了,这个雪舞真是个了不得的兵器。

    不过……看着自己手指上溢出的点点血迹,叶琳琅犯难的蹙了蹙眉,她也得找些什么保护下手指才好。下意识的将手伸进袖子去找千机丝,找了半天没找着的少女终于反应过来那几根丝线已经全部断掉了,而且她那时甚至还来不及将它们藏起来,估计这会整个雪霁山庄都知道她的份了,谁让千机丝是她的专用开锁利器来的。

    天上的明月静静的照拂着大地,转眼间又是一个月圆的轮回。紫衣少女坐柳树的残肢上仰脸望向那广漠的星空,只要过了明天,她就和雪霁山庄彻底断了关系,她再也不是那个叫做叶琳琅的小侍女了,她只是那个重归江湖的妙手神偷叶林郎而已,只是……

    “这些事只想告诉一个而已,就是这么简单。也不用去害怕多余的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伤害。”

    这个说这句话的时候到底是抱着怎样的绪,太过暧昧的态度会让自己被动着动摇。

    她知道的,自己的心或许已经动摇了。

    伸手将膝盖抱住,前额抵膝盖上的叶琳琅眼里有些难过。

    三月飞花阁中,一盏孤灯摇曳着昏黄的灯火月色中摇摇睡,火色的烛泪滚烫的自烛台上滴落混聚桌面上形成几道四散的痕迹随后凝固空气中。坐软榻上毫无睡意的白衣影看着从窗缝中飞进来的一只飞蛾绕着火光飞舞,这只镀着夜色的飞蛾颤抖着翅膀蜡烛旁边环绕了几圈后终于试探着更加靠近火光。

    灼的火光贪婪的蔓延上它的翅膀,失去了翅膀支撑的飞蛾跌落火海中连一丝呻吟都未发出便滚烫的温度中连肢体也毫无残留的全部烧尽。

    跳动的火舌摇晃了几下最终湮灭了火光,整个室内顿时陷入了宁静的黑暗之中。

    “明十五了。”黑暗的房间中,那的声音极低,无尽的夜色里,他的声音好似呢喃,“明或许她会来,可是她见到的却不是……”

    如果见到的不是一定要逃,逃得越远越好……

    尚未合拢的窗户被忽然掀起的一阵夜风猛的推开,冰冷的月光下,那双漂亮的浅灰色眼瞳中一抹异色已经开始了蔓延。

    翌天晴。蹲猪圈边看了一早上小猪争食的叶琳琅罕见的替大婶倒了猪食然后稻草垛边陪小夏花说了会话又跑到村外帮着哪家未出阁的姑娘做了会媒最后又蹦蹦跳跳的院子里给花浇了浇水。

    “今天怎么那么兴奋。”紫衣少年捧着茶杯看着动个不停的少女蹙眉问道,“也没见接其他任务的时候这么反常过。”

    “懂什么,这可是多合作的偷盗啊,以前可都是单干的!”换了件樱草色齐襦裙的少女托着下巴做深思状,“的轻功那么好自然是出手了,们几个军师只要后方指点就行了!关键时刻千万不能拖后腿!不行就逃跑,反正还有下次。”

    被当做军师的另外一名少年名叫狗蛋……啊不对小名叫狗蛋,大名叫福禄的脸蛋黝黑的少年自信的拍了拍口:“放心,花都会帮的,虽然狗蛋一不会武功二不会轻功,但是可是很厉害的!不管种菜浇水做饭接生都样样行!”

    “……对不起,有点耳背……话说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啊!们是去偷东西,不是闹着玩的!”

    “偷东西?这个最刺激了!们要去哪里偷?”狗蛋一脸茫然的望着她。

    叶琳琅怒道:“就说没搞清楚状况吧狗蛋!名战,怎么找他来着的!”“咳咳,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让他一起来自然是有的想法。”紫衣少年一脸高深莫测的挥了挥扇子,“总之,他能派上用场就对了。现们出发吧。”

    从陆路赶到雪霁山庄后院的时候时间已至酉时。叶琳琅看着还门前打扫的两个小厮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带着两个从他们后蹑手蹑脚的绕了过去然后顺着后墙一直摸到一堵矮墙边。

    “从这里爬进去。”少女指着矮墙压低声音道。“好嘞!”福禄往自己手上吐了口唾沫然后双臂一撑矮墙整个沉重的翻落了地上,这沉闷的震动连墙外的两个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笨!”轻巧跃翻过的叶琳琅额头凸出一根青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福禄挠着头干笑。

    “现们是哪里了?”名战一边跟着走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动静。

    “这个地方是香雪阁的杂院,平常不会有经过的,至于监视也不会有。”走最前面的少女探头看了看拐角的动静然后向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继续前进。

    左一个弯右一个弯,中间再避开几波侍女和家兵的走动,初次参加这种活动的福禄脸上已经渗出了细微的汗水:“花,琳琅,觉得这游戏太刺激了,到现心脏都不停乱蹦呢!以后要再有机会,们能不能带上玩?”

    继续观察家兵走动方向的少女撑了撑额角:“等先偷到东西再说。”

    偌大的庭院中有若干个隐蔽的地点,而这些隐蔽的地方里极有可能会有此监视。少女看着两个屋檐下不大不小的空隙眼睛微微眯起。

    “们俩别动,去看看况。”说着,她飞快的窜到梁柱上稍稍探出头,只此一眼,她就立刻从上面跳下来快速跑了回来,“不行,上面有三个们绕方向走。”“多亏里面呆了这么久,不然今天们几个说不定会全军覆没。”名战跟着算着家兵交接间隔然后趁机插入的少女庆幸道,“没想到雪霁山庄居然这么严。”“记得平常可没这样。”叶琳琅一边跑一边回答,“估计是今天知道有要来光临所以才戒严的吧。”

    平安窜出后院的范围,硬说自己走不动的福禄一股坐地上大口喘气,黄衣少女于是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继续判断着该走哪边的道路。夕阳的光线自西边的天空缓缓拂落,少女迎着并不刺眼的光线看着那座高耸入云的百花楼,眼里很是冷静。

    “那个楼就是传闻中的百花楼吗?果然是个很奇妙的地方,也难怪那么多会失踪里面然后从此处不来了。”名战一展折扇轻笑道。

    “虽然也很好奇他们里面到底是怎样失踪的,但可不想亲自经历一回。虽然有能够从中逃脱的把握,不过们的机会有多少无法确定。”少女看着一脸轻松的两再次询问道,“们真的要和一起去吗?”

    紫衣少年的笑容相当自信:“当时可是说只要有军师坐镇就很有把握的,既然现们受邀而来哪有立刻回去的道理。们两个就是来帮的。”

    坐地上的福禄附和道:“放心,绝对不会拖们后腿的!”

    少女看着那座百花楼一握粉拳坚定道:“今晚们一定要全而退!”

    “嗯,既然已经快要接近目标了,们不如让别直接领们进去好了。况且,到现不是都没知道另外几个潜伏里面的是谁吗?”紫衣少年满脸狡黠。

    “的意思是……”黑底火纹的火云令自少年袖中拿出,叶琳琅看着这枚魔教的令牌立刻睁大了眼睛,“这里用火云令?!被发现了怎么办?”

    “可是彻底研究过这东西的,只要将它像这样转动三下,自然就会有收到讯息赶过来的。”将火云令前后转动三次的紫衣少年注意着四处的动静一刻随即和叶琳琅使了个眼色,“有来了。”

    轻微的脚步声从三个方向传来,少女定睛看去,只见几名家兵装扮的正一脸严肃的向他们走来:“们是什么?”

    “哎呀,花,们被发现了咋办。”赶紧站起的福禄看着将他们前后包围的几名男子询问少年道。

    名战并未理睬这些的盘问,他将火云令重新收回袖中道:“带们去见们的上头,要是耽误了计划们后果自负。”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