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临风雪舞

    “脸皮真厚。”少女揶揄他道。

    清美少年连连摇头:“脸皮再厚也不及某借了别的猪还不还的例子,琳琅姑娘,说是不是。”

    被点名的紫衣少女懒得理他,她一看四周到处林立的商铺道:“今天叫出来不会就是让到处游吧。”

    “本公子是那么无聊的么?”名战拉过她的袖子将她往铺子中央的坊间小巷走去,“的武器不是断了么,有一名认识的朋友刚好能做精巧的武器,已经和他说好了,现过去见见他。”

    “那真是谢谢了。”一进入小巷之中,外面的喧嚣一下耳边消弭无形,安静窄小的小巷里,只有两的脚步声坊间墙上短暂回音。拐过几条小径,再绕过一个池塘,紫衣少年最终将她带到了一件古朴的院落门口。

    “这里就是了。”名战站到门前伸手轻轻叩门。叶琳琅看着这座和外界无异的农家小院稍稍有些出神。

    看门小童从打开的门缝中看着陌生的客,满脸好奇道:“敢问这位郎君是谁?”“是柳先生的朋友名战,还劳小友代为传达。”名战礼貌道。

    大门于是整个打开,那名扎着双髻的小童行礼道:“家掌柜交待如果看见名战公子,那就请他直接去前厅一聚。名战公子,这边请。”

    “多谢。”少年跟着小童走了几步见叶琳琅没跟上于是回头道,“这丫头磨蹭什么?”“没什么啊,是觉得这院子的布局不错所以才多看了两眼。”少女脚步跑的轻快。

    “家掌柜虽然只是个做武器的平民,可是他对风水也是很有见解的,这个地方就是他一眼选中的宝地。虽然是里巷之中没了外界的喧闹气氛,可是来求们掌柜做武器的总是络绎不绝。”小童一脸骄傲的对着两道,“家掌柜说了,以后一年只接几件武器的活,毕竟武器的形质相当重要,要是为了节约时间而赶制的兵器还不如不做。”

    “这倒是句大实话,毕竟花了大价钱买回来一件劣质的东西谁会舒心。”少女赞同道。

    小童带着两又往前走了一会,一直到他们看见前面的花厅中立着一道影的时候小童对他们又行了个礼:“就将两位客送到这里了,家掌柜就前面。”

    “多谢。”两朝他颔首道。

    听到动静回首的前方影一见那名紫衣少年顿时开怀大笑:“名战这小子,可总算见到了!要不是这里松了封信件,还以为小子将给忘了呢!”“所以不是亲自过来向柳慎华前辈道歉了么?”紫衣少年看着大步向这里走来的魁梧男子快速迎上。

    “别和这个粗说些拐弯抹角的话,呀,也是个无事不登三宝的家伙,说吧,这次来找柳某有什么事?”材魁梧的男子视线转向站一边的紫衣少女上,“这位是……”

    “她是的朋友,这次来找就是因为她的事。”紫衣少年介绍道,“前辈可以直接称呼她琳琅。”

    “琳琅见过柳先生。”少女声音宛如黄莺般清脆。

    “哈哈,琳琅妹子何必见外,既然是名战小子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柳某的朋友!别客气别客气!”宽厚的大掌她肩膀上拍了两下,紫衣少女被这股大力拍的直接踉跄的退了几步。

    “对了,名战小子,这位琳琅妹子要什么样的兵器啊。”将衣袖捞到胳膊肘的壮年男子坐榻上看着瘦小的少女形揣摩道,“她必然用的是很轻巧的武器,不过看她这气息却像是全然不会武功的样子。琳琅妹子,应该也不是用剑的。”

    “的确不用剑,连匕首都很少使用。的武器因为一次纷争中全部损坏,所以才想向柳先生借一些以缓手头之急。”少女颔首道。

    壮年男子思索道:“看来是想用现成的兵器,这里的确是有一些,不过不知道适不适合们和一起过来看看吧。”

    “那就多谢柳前辈了。”名战笑道。

    “都说别见外了,们谢个啥!”男子豪爽道。顺着花厅一直走到一扇看似沉重的大门前,柳慎华掏出钥匙然后门锁中转了几圈随后大门敞开,少女一站到门口便看见面前的长长的一条走廊两侧排列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柳慎华掏出火折子将室内的蜡烛全部点燃,所有武器的形式于是全部清晰的出现了众面前。

    “这是近几年打造的武器,们随便看看,先进去帮琳琅妹子找些合适的武器来。”柳慎华印地上的影子随着摇曳的火光不停晃动。

    剩下的两于是呆原地到处观赏着他打造的武器。“喂,觉得这件一定拿不起来。”叶琳琅摸着一件看上去就很重的长戟朝他挑了挑眉。名战于是走过去大打量着这把长戟道:“它的重量应该不至于有说的那么夸张。”伸手握过长戟,名战一下将它提了起来随意周围挥动了几下,“就说没那么重……”“不信,试试!”眼见名战相当轻松的拎起长戟,叶琳琅不服气的上去把手放长戟上道,“松手,让试试。”

    “确定?”紫衣少年眼睛微微睁大。“确定,快放手。”少女仰脸瞪他。少年声音无奈:“好吧,放手……”手指一松,他看着少女吃力的抱着长戟然后实控制不住原地旋转几圈最终直接往后仰到的模样忍不住大笑,“说不能放手的,偏不听!”

    “放!”摔得头昏脑胀还被一根长戟压住的叶琳琅躺地上直接怒道,“还不快把压上的长戟给拿下来!”紫衣少年肩膀笑的仍颤抖:“不是说可以的么?快快,自己爬起来。”

    “名战……”叶琳琅咬牙切齿的望着他,“信不信再把踹河里去!”

    “这样更不敢扶起来了。”少年一展折扇连连摇头,“不如一声名战哥哥就帮,如何?看,这个买卖还是很合算的。”

    “叫个鬼……”紫衣少女双手用力推着横压上的长戟瞪他道。“啧啧,去看看柳先生的进展如何了,自己一个慢慢的折腾好了。”一脸狡黠的清美少年绕过依旧不停挣扎的少女不急不缓的往后走去。

    “喂,喂!”眼见名战真的离开,又急又怒的叶琳琅朝他喊道,“停下,快给停下名战……”少女声音一顿,随后声音低了几个调,“哥……哥……”

    “声音太小听不见呢。”好歹停了脚步的名战回头就说了这句让她恼火咬牙的话,叶琳琅抽搐着嘴角朝他甩了好几个眼刀:“名战哥哥,这样行了吧?”

    “既然琳琅妹妹叫了哥哥,那本公子就看哥哥的份上勉为其难的帮一回吧。”紫衣少年说完笑着将少女上的长戟拿开,叶琳琅摇摇晃晃的站起回手就给了名战一拳头:“见死不救还趁机勒索,个混蛋!”

    紫衣少年避开她的拳头挑了挑眉:“谁让某不自量力,好心伸手还被反咬一口,这世道真是心不古啊。”

    “们两个看武器啊,看,找到什么来了?”粗犷的男声互相瞪眼之时插入,手上提了一把细丝的柳慎华看着他们开怀道,“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适合琳琅妹子的兵器,看,这个中不中意?”

    少女于是接过这把细丝仔细看去,同样是长长的银色细丝,每根既能弯曲又能竖直,质地极为柔韧,少女绕过一根线手上比划了几下发现它手中停留的质感就像流水一般,轻巧而柔软,挥击空气中也是一点形状也无法看出,好似隐形一般。“这个和千机丝有些相像,可是又有不少不同的地方。”一边适应着手中的丝线一边观察着区别的少女轻轻挥动银丝,银丝范围内接触到的木质桌面立刻划出一道极深的刻痕,深入三尺。

    柳慎华看着这一效果满意的点点头:“怎么样,琳琅妹子,这件雪舞可满意?”

    “雪舞?”名战一愣,“柳前辈说的可是制材极为罕见的深寒玄铁?”

    柳慎华点点头:“那东西本来就很少,根本做不了一件武器,而且深寒玄铁又和其他的凡铁无法融合,所以只能将它单独做成一件偏向于防御的兵器。这东西的好处就是只需极轻的力道就能斩断眼前的东西,至于缺点应该就是只有手灵活的女子才能驾驭这玩意,毕竟,雪舞太过锋利了容易伤伤己。”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收下。”少女收了手中的银丝望着魁梧男子诚恳道,“与前辈才见了一面,就算是名战的朋友也不能贸然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如前辈开个价格,这样也能安心买下了。”

    “要是开了价,这长安城除了皇宫贵族恐怕就没买的起了。”男子大笑道,“这东西放这里也是落灰,还不如交给一个能使用它的比较好,要物尽其用啊,这东西就算是柳某所给的礼物好了!琳琅妹子,可要好好使用它,兵器都是有灵气的东西,时间一用长,它们就会乖乖听话了!来,再让拿去改善一下,保准明天就能派上用场。”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