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突来合作

    黑衣女子周围的黑纱软软的垂落在她的肩膀上,她不动声色的抱臂观望着她,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被人发现总是不太好的,况且,我们利益不是相同么,八面瑶姬。”

    荒芜的土坡上,那名紫衣少女笑起来眉眼弯弯,笑容甜美。

    女子听闻最后的称呼顿时抬袖掩笑:“哎呀,原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呢,难怪妹妹最后出手杀了那只监视的蝴蝶。不过瑶姬尚且不知道妹妹怎么称呼呢。”

    “我是接了你们买卖进来偷取百花秘术的人。”叶琳琅直截了当道,“这样的交易你们内部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哦?可我尚且不知道这个消息,看来有的人还真是想抢着立功。”眼中游弋过一丝冷色,八面瑶姬仍在微笑,“妹妹可知那些人是谁?”

    紫衣少女望着她道:“作为护法,你应该最清楚才是。我一个外人哪能知道这些东西。”

    八面瑶姬艳色的指甲滑过唇瓣,她那双黑瞳望着看不出绪的少女继续道:“既然是自家人,我还是问个妹妹的名讳比较好。姐姐也有些好奇,既然你姓叶又叫琳琅,那么你和那个叶林郎有什么关系?”

    紫衣少女眨了眨眼道:“既然是自家人,告诉你也无妨,叶林郎就是叶琳琅,至于我的这些事迹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只要知道我能完成你们的目标就行。”

    八面瑶姬脸上闪过一丝惊诧之色,随即她再次抬袖掩笑:“难怪妹妹的速度如此之快,原来你就是传闻颇多的那个叶林郎,原先以为是个极为神秘的男子谁料到居然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我们主人对妹妹可是颇为赞赏,若是改有空姐姐愿意带你引荐。”女子的眼睛转向远方,“雪霁山庄的动作倒是快,那些人已经追过来了,妹妹我们不如换个地方谈话如何?”

    “自然。”叶琳琅看着小塔的外侧道,“就从这里出去吧。”

    两道倩影从静水流深阁那里消失没多久,沧娜和沧流就已经领着人追了过来。

    “嗯?这里怎么没有人了?”着银朱的小少女看着周围的景色道,“也没有血腥味。喂,你们真的是看见她们从这里走的吗?”

    后的家兵肯定的点点头:“我们一直在她们的后面跟踪,宛荷好像发现了我们追踪故意在庄园中绕了几圈想要将我们摆脱。不过从她们最后的去向判断,她们一定往这个方向而来的。”

    “小蝴蝶们也是这么说的,不过刚才好像庄主说少了一只。”着玄衣的男子茶色的眼中闪过一些不解,“沧娜小美人,她们是不是跑到其他地方去了?你看,现场打斗的痕迹好像不是很激烈呢。”

    “沧娜怎么知道,沧娜能确定的是那个丫头现在还没死呢。她又不是岳宛荷那样毫无武功的丫鬟。”少女不屑的转过目光,“既然这里没有就不用找了,先回去汇报再说。”

    “和她做对手的可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她连你都打不过又怎么能和她动手?沧娜小美人,你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害了一个人。”名为沧流的男子看着少女转离去的背影微微蹙眉,他看着一脸为难的家兵命令道,“随她去,你们不用管她,继续去找线索。”

    “这个地方离雪霁山庄已经很远了,有什么要说的事在这里可以一并解决。”站在挑高的屋顶上,长安城中的景色全部纳入眼中。叶琳琅看着立在屋脊上的黑衣女子歪头道,“你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事吗?”

    八面瑶姬抚弄着肩上的黑纱慢条斯理道:“妹妹这话真是见外,难道没有要说的事也不能和妹妹叙叙旧么?”

    紫衣少女闻言微笑:“我以为瑶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宛荷的事被发现后,瑶姬可有别的打算?”

    “我原来是想伪装成你的模样继续在山庄里潜伏的。谁料居然是个自家人,还好姐姐没有误伤你,不然这可亏大了。”女子笑道,“现在我也不能以宛荷的份进去了,整个香雪阁处在他们的监视中我也不能轻易动手。现今最好的法子果然还是借用妹妹的份比较合算。只要妹妹这几天不出现在山庄中,一切都好说。”

    “我的份借了才是最不合算的。”叶琳琅托腮思考道,“此中风险要比宛荷高上许多。”

    八面瑶姬不动声色:“妹妹看来有些不愿意。”

    “上官琴止。”紫衣少女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心有些复杂,“我在他面前的时间比较多,若是你出现他一定能发觉到什么的。我和宛荷她们不一样,她们和他接触的时间甚少,自然无从分辨其中区别,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时间一长就能发现不一致的地方。你用不用我的份我自然是我所谓的,不过我可是从为你着想的方面告诉你这点的。”

    “妹妹果真讨巧,连初次和你见面的姐姐都有些喜欢你了。”八面瑶姬扭着水蛇腰向她靠近了一些,“既然你的份有那么大的风险,那我不如换一个对象罢了。你说我是用心晴还是静云还是雪惜比较好呢?”

    紫衣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她的手指在袖中死死握紧:“随意。”

    妩媚女子低头思忖了一刻:“罢了,我可不能再冒一次风险了,离十五只剩下两天,要是再碰上个和妹妹一样厉害的对手那可太不划算了。”

    “十五?你们要在十五做什么?”少女敏锐的察觉了什么。

    “每个月的十五夜晚上官琴止都会在百花楼中出现,至于做什么我们并不清楚,不过当天十位长老都会在百花楼门前戒严不让任何人进入,所以我猜那一定是个不得了的事。再过两天就是十五,妹妹可有兴趣和姐姐一同前去探寻?若能早一步发现百花秘术的隐藏地点,你可就是我教的功臣了。”八面瑶姬用丰厚的条件引她道,“到时候妹妹想要什么自然就会有什么,你也不用担心还会有别人冒用你的名号在江湖上招摇撞骗,我们自会替你一手铲除。至于当天晚上,由我和其他人负责拖住上官琴止,你只要抓住时机去找百花秘术就可以了,这么简单的事对妹妹来说应是得心应手,现在就等你同意了。”

    紫衣少女思考了一刻随即爽快答应道:“既然瑶姬发出这样的邀请,琳琅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当夜晚我自然回来和你们联系。”

    八面瑶姬笑道:“就喜欢妹妹这般爽快。现今我们也无法回去了,若是他们看见你毫发无损的回来自然会起疑心。妹妹想要落脚何处呢?”

    叶琳琅指了指城中的一个方向道:“好久没出来消遣了,自然是要去好玩的地方玩乐一番。瑶姬若是想来找我,就来清月楼吧。我先去了,请。”

    “妹妹走好。”黑衣女子站在屋脊上抱臂看着紫衣少女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些许玩味。

    正坐在高高的草垛上压着稻草的晒的小脸发黑的小男娃看着自天上而下的越来越近的那抹丁香色拍着小手开心道:“仙子姐姐又来了!”

    草垛上一根稻草也没被吹起,落在他面前的紫衣少女的刘海已经被风掀到了一边,拥有一双清澈如泓水双眸的叶琳琅点了点小孩的鼻子嬉笑道:“小夏花怎么又晒黑了,快让姐姐看看你有没有长高呀?”

    小孩于是乐颠颠的从草垛上站起和她比了比高:“仙子姐姐我又高了一点,是不是等我比你高的时候隔壁的二丫头就能嫁给我啦?”

    “那是自然,二丫现在看见你就脸红呢!”掐了掐他的小脸,叶琳琅问他道,“小夏花,你知道名战在哪吗?”

    “他呀……”小男娃将手捂着喇叭状朝一排排低低矮矮的屋子吼道,“花,有人找你了!”

    “夏花你这贼小子别叫我这名字!”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某间大屋里传来,一袭黛紫色从打开的大门中走了出来,“是谁……”阳光下清美少年看着站在草垛上眨着眼看他的人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睁大,他的声音顿了顿,“你怎么来了……”

    “哎呀,作为百晓生的接班人,你连我出现都不知道吗?”少女揶揄他道。

    紫衣少年朝她摇摇头:“非也非也,我关注的可都是要紧的事。按照你无事不登三宝况判断,与其提前知道你的踪迹还不如直接问本人你要知道什么更为妥当。”

    “没事就不能过来?你什么逻辑。”少女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从草垛上跃下道,“不过……的确稍微有点事,你过来一下。”

    “怎么受伤了。”名战看着少女|露在外的一截泛着猩红的手臂微微蹙起了眉。

    少女看着紫衣少年起拿药箱的背影望天道:“你也知道,我除了轻功好速度快以外其他什么都不行。虽然只是小伤而已,可是我过两天就要有行动了,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出我受了伤。”

    名战回在她头上赏了她一个栗子:“你也知道你不行你还要和别人起冲突,你自夸的理智冷静去哪了。”

    “我这是没办法,我的千机丝都全断了。”伸直手臂让少年用纱布一层层裹住伤口的少女托腮道,“我现在只剩下一把银针了。”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