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床上谈情

    整个心脏还在乱蹦的她还是没法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喂喂喂,你怎么会在这里?!”“呵,你这个笨手笨脚的小丫头,我都说了不要吵到他睡觉……”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敷在她的嘴巴上,“吵醒他可是个了不得的事。”

    被捂着嘴的叶琳琅于是微微点了点头。上官琴止的手随即放下。

    “你怎么会在这。”两人开口同时问道。

    “你先回答吧。”问题还是一模一样。

    上官琴止笑了:“既然这样心有灵犀,那还是我先来回答吧。我将让了你,自然就跑到茗儿这里来睡了,我是他的兄长,这倒也是无所谓。倒是你,怎么放着好好的不睡跑到他这里来了,莫非小丫头你是来找我的?”

    叶琳琅为了时刻保持和上官琴止的距离于是她调整了个坐姿体差不多整个倚在上官茗止上细声道:“我在你那里睡不着所以才过来找他,毕竟……小秋花也在这里,稍微会熟悉一点。至于你,我压根就不知道你会在这!谁想到你这个三月飞花阁只有两个房间?早知道我宁可站着睡一夜!”

    “站着睡一夜?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绝美而又妖娆的男子的声音永远不急不缓,“虽然这么黑的房间里我是看不见你,不过听你的声音的方位判断,你应该快把茗儿给挤下了。小丫头,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你为何要这么防备我。”

    “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向庄主大人这样的正人君子自然不屑做前一种事,所以后面一种可能自然是相当之大了,况且庄主大人也曾说过要从我这里拿一样东西,所以,我不防备你防备谁呀。”少女语速极快。

    “可我也说了,那是件你尚未发觉它存在的东西。如果我告诉你它是什么,你愿不愿意将它交给我?”他的声音像是无声中使人睡眠的利器,那么虚幻,那么让人不受控制的想要亲近。

    少女摇着有些发晕的头脑坚决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东西我都不会交给你……”

    “原因。”他问。

    持续发晕的头脑隐隐作疼,她看着面对的影直接道:“我无法信任你……从一开始就无法信任你,难道你不也是用这样的态度揣测我捉弄我的吗?你用的‘竟然’‘想不到’‘居然’这些词语难道不是本对我的一种怀疑后又推翻的结论吗?”

    空气里似乎聚集了某种凝重的气息。少女捂着头脑咬了咬嘴唇。

    糟了……还是不小心说出真话了……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她总会失常?或者说,她在害怕什么……

    “对不起,我似乎有些强迫你了。”良久,她听见一句轻轻的叹息,“以后我不会再这样试探你了,你的头还疼么。”

    “不疼……”分明是他对她的服软,可是她并没有感到开心,“你不用对我道歉,因为你并没有强迫我什么。”

    “可我却有些头疼了,小丫头,你能过来么?”上官琴止的声音很轻。

    “那我就勉强过来……喂你干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叶琳琅一过去就掉进了某人挖好的陷阱之中,那个人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她连挪动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丝毫。

    “你这个变态快放开本姑!”被死死抱住的女孩子一边挣扎一边朝他瞪眼,“你这只狡猾的狐狸小心以后沟里翻船,栽到别人的陷阱里面去!”

    “啊,捉到了……”头顶上方盘旋着男子愉悦的声音,他听着小女孩对他的警告轻声笑了笑,少女和他相抵触的后背立刻感觉到了他膛微微的震动,“你想跑可以,但是千万不能把茗儿弄醒了,他要是再看见我们两个抱在一起的样子一定会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你想让他那张管不住的小嘴到处说我们的事么?”他垂下优雅的脖颈在她耳边吹气,声音低柔,“我是男子,自然无惧,可是你怎么办……”

    叶琳琅狠狠磨牙:“我听说上官家只能娶一位夫人,如果或许可能这种事被传出去,那你一辈子也摆脱不了我了,我赔了清白,那你也只能娶一个你不喜欢的女孩子。我看到时候你怎么处理!”

    上官琴止一顿:“嗯,你说的这番话倒是有些道理。看来果然是不能让茗儿看见呢。”少女终于松了口气:“那你还不快放开我。”

    “嗯,我为什么要放开你,既然有个小丫头为了我不顾清白甘愿嫁我,那我又怎能就此放手呢?”说罢,这个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罔顾是非的男人又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总算知道什么叫挖坑给自己跳的紫衣少女哭无泪的望着房梁开始一动不动的装木头。

    “真是只有趣的小猫儿,好了,我不闹你了,你赶紧睡吧。”过了一刻,那人的唇蜻蜓点水般的吻过她的额头然后松开手从上轻轻起

    “你……”少女有些紧张的寻找着他的影。

    “你放心,我不会回来的,既然小丫头那么体贴的将又让了给我,那我哪有推辞的道理。”房门吱呀一声微微敞开,门外明亮的月光静静的洒落在立在门口的一袭白衣上,那个人侧首望着她,浅灰色的瞳中潋滟着如水的光泽,“我走了,你可不能再失眠了。”

    “嗯……”随着房门的掩上,随后一道光线也随之消失。

    上官琴止他……果然好复杂。

    重新躺下的叶琳琅看着黑漆漆的屋顶再次辗转难眠。这个人可以相当无赖的逗弄她却也能残酷的将入侵的人做成花肥,这个人能好脾气的容忍她却也能强势凌人的将人压迫。而且……他的逗弄,他的容忍,全部都像是假象一般。等到她以真正的份出现在他面前时,这个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她下手的吧。

    可是,尽管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为什么还在纠结。

    哦,想起来了,她还没有将那些冒用她名号的人全部扔到这朵漂亮的食人花的房间里面去,如果她要死了,她得让这些人统统给她陪葬!

    抱着我不好过也不让你们好过的报复心态的少女的嘴角恶劣的弯起一个弧度。旁边睡的熟透透的小娃娃翻了个将她抱住然后蹭了蹭她的口呢喃道:“小秋花……”

    “……”这只小色狼……

    “咦,小秋花怎么这么软……”迷迷糊糊的小娃娃伸手摸着睡在他旁边的人的脸道,“哥哥你怎么变小了,还有你怎么不说话呀……”

    “因为我不是你哥。”少女无奈的声音随即响起,还在迷糊当中的小娃娃听见这声音愣了愣随即整个忽然惊醒,“死……死女人?”

    “是啦……”

    “怎么会是你?哥哥不是过来的吗?哥哥呢?”小娃娃到处在上摸。

    已经快睡着的少女打了个哈哈道:“他说他不要你了……”

    “你又在耍本大爷,肯定是对本大爷图谋不轨才把哥哥骗出去的!你这个坏女人!”小娃娃朝她发火道。

    叶琳琅侧了个没理他。

    小娃娃一见没人理他于是抛出杀手锏:“呜呜呜,来人啊,本大爷的侍女对本大爷图谋不轨你们快把她拉出去……呜呜呜,哥哥你在哪里,我要和哥哥睡觉……”

    于是乎,整个三月飞花阁一整晚都是上官茗止嚎啕大哭,间歇不止的魔音。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