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所谓八卦

    “我怎么觉得你没那么高兴?那个小坏蛋难道没整你吗?”心晴一脸吃惊的表。“比起这个,我还要问问宛荷她跑到哪里去了。”蓝衣少女看着聚在院子里看戏的香雪阁众人道,“我昨天那么晚回来,可是也没看见她呢。”

    心晴轻哼了一声:“她呀,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我还在猜她是不是迷路了呢,可是你都回来了她怎么都没回来?”

    叶琳琅顿时一脸痛苦:“失踪了一夜的还有我的小猪崽!”

    “哼,本大爷难道没有猪重要吗?本大爷都要被他们绑走了你怎么还愣在这里不帮忙?”恶劣的童音与那张粉雕玉琢的惹人喜的小包子脸极度不协调,眼见白团子张牙舞爪的向自己的方向杀过来,蓝衣少女赶紧一蹦一跳的闪到一边:“哎呀,你不是最想见你哥的么,怎么现在不想去了?”

    上官茗止撅着嘴道:“我自然是想去见他的,可是我不要那个不认识的丫头一起过去,本大爷要你和我一起去!”

    香雪阁里的老老少少们顿时用一种同的眼神看着叶琳琅。

    “小的真是万分荣幸……”蓝衣少女笑眯眯的说着然后抱臂望天,“不过我不去。”

    小娃娃顿时很不爽:“你可是本大爷的贴侍女,我去哪你也得去哪,你不去是什么意思!”

    叶琳琅俯视着抬头怒瞪她的小矮墩道:“就是我不去的意思。第一,你哥也就是庄主大人没有让我去;第二,我昨天刚扭伤了脚哪里都去不了。”

    “扭伤脚?什么时候?”上官茗止眨巴着眼。

    “是她昨不慎从斜坡上摔倒扭伤的。”黑衣男子走上前望着少女道,“叶姑娘,你现在伤势如何?”“承蒙关心,小的脚上浮肿稍微好了一些,只是现在还不敢落地。”少女颔首道。

    “这几叶姑娘还是多休息的好,待会我让大夫开些药方送来。”“那就多谢大人了。”

    上官茗止见事没有回转,于是他上前拽了拽她的衣袖道:“那你要是脚好了有空就来看看本大爷吧。”

    “嗯,你不是只去几天吗?”少女看着小娃娃乌黑的发顶疑惑道。

    沧澜解释道:“这段时他都会留在三月飞花阁由庄主亲自照看。”

    少女自然懂了其中的意思,于是她揉了揉他头发安慰道:“嗯,到时候我会和小秋花一起来看你。”

    “喂,这可是你说好的啊,不许反悔!”被绿衣少女牵着手离开的小娃娃回头瞅着香雪阁的众人扮了个鬼脸,“本大爷会很快回来的!”

    “小庄主终于走了,老吴我也能稍微休息一会了。”吴管家摸着一大把白胡子乐呵呵的走了。

    “对啊,终于能够清静了,静云,我们今天再去喝酒么?”“好啊好啊,继续夜战一宿!”围观的人群在上官茗止离开后一哄而散,叶琳琅看着冷清了不少的庭院摇了摇头然后和心晴一起进屋整理铺。

    心晴看着上官茗止睡的皱巴巴的皱了皱眉:“这小坏蛋睡觉就是不规矩,每次铺的好好的铺到了第二天就完全不成样子了,庄主是该好好教训他。”

    “算了吧,我觉得他去了之后回来还是一个德行,说不定还更加嚣张了呢。”叶琳琅将整个被窝掀起然后把它们放在一边将单换下,“这几天刚好能够清静清静了,哎,心晴,你和我讲讲你们以前的事吧?”

    “以前?”心晴看着她连连摇头,“我来了才一年,宛荷来了也才半年,不过这一年里发生的事简直是糟糕透了,为了伺候这个小坏蛋,我和她都快累死了!其他人也被折腾的够呛,所以我们香雪阁总是轮流伺候这位小祖宗。”

    叶琳琅伸手探了探自己的脚腕然后坐在边道:“这个小孩的格这么霸道,难道其他人就不能约束他么?我听外头说老庄主和夫人在庄主子承父业后就云游四海了,这庄园虽然很大,但是我看啊以后能制住他的人除了他哥兴许没有了。”

    心晴点点头:“老庄主也就只有两个儿子,其他旁氏宗亲我们都没见到或者提起过,所以这也是庄主会放任小庄主胡来的理由吧。”

    闲的没事做的两人一会扯东一会扯西,连百花楼无胜楼是谁建的,吴管家的胡子到底有多长,静云曾经抽到一只下下签都讲了个遍。

    到了最后实在不知道要讲什么的时候,叶琳琅看着地面犹豫了半晌终于好奇开口问道:“哎心晴,那你对庄主的事知道多少呢?”

    “庄主呀,你刚才怎么不早点问!”已经乏了的心晴脸上立刻泛着一团红晕,她看着她一脸激动,“你要知道庄主的八卦就尽管问我!”

    “嗯……比如说他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看着心晴一脸亢奋的表,叶琳琅决定旁敲侧问,这样总能问出什么来。

    果然心晴听到这个问题当下一脸得意:“怎么可能有呢,庄主从没单独约见一个姑娘,也没与一个姑娘独处过。外头喜欢庄主的姑娘一大堆,可我看他好像没对谁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看来她好像还是特例?叶琳琅低头思索。

    “哎,你别不相信呀,虽然庄主那张脸看上去就是个多的皮相,但是啊,他可真的没有碰过女人呢,这个可不是我说的,这个是沧流长老那里传出来的,他们几个可是天天跟着庄主的能不知道嘛,”心晴一直在笑,眼神却是一片羞涩和温柔,“历代庄主都是痴专一的男子,终只迎娶一位夫人,所以我们一直在等,看是哪位姑娘那么幸运会和庄主喜结连理。当然了,要是这个姑娘还是我们山庄的人那简直就是再好不过了!”

    少女已经听出了什么来,她抬手点了下心晴的额头坏笑道:“哎呀,我们香雪阁的心晴姑娘怀了!赶明儿让吴管家去和庄主说说,要不要先把你给纳了!”

    心晴当即笑骂出声:“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不是要问我问题的么怎么又把问题扯到我上了?”

    验证了上官琴止说的是真话的少女不知何故心突然好转:“那江湖上流传的那个神偷潜伏进来的事庄主是什么态度?”

    心晴撇撇嘴:“还能有什么态度,进来偷东西的人向来只有一个下场。”

    “做花肥。”两名少女同时道。

    “心晴,琳琅,原来你们在这里!”久违的声音从院中响起,两位少女纷纷转头看去,只见阳光下一名着藕荷色齐襦裙的少女正气喘吁吁的向这里跑来,在她怀中,一只毛色健康浑粉粉的小猪崽正舒适的窝在她心口。

    “宛荷,小秋花!”两人立刻起向门外走去,腿脚不便的蓝衣少女看着上接不接下气的秀气少女眼里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绪。

    秀气的宛荷一见站在原地不动的叶琳琅就笑:“你看,我把什么带回来了?”怀里的小猪崽一看见主人哼唧一声撒着欢快速往她那里跑去。

    “哎哟小秋花你真是想死我了!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小猪崽被她仔细看了一遍一只到它抗议的蹬着小短腿挣扎时她才放它下来,“嗯,看来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嘛。谢谢你了,宛荷!你是怎么找到它的?”

    不停喝水的宛荷白白净净的小脸上粉红未退,她的眼神是能够一目了然的天然纯粹:“它呀,我今天早上准备回来的时候看见它了然后就一只追着它跑,想不到小秋花跑的好快,于是我就一直追一直追,追到现在才回来。”

    看着面前少女有些杂乱的头发和落在她头顶的一片树叶以及她明亮干净的眼神,叶琳琅从不容置疑的判断开始有些动摇,会不会是她紧张之下听错了……

    她或许真的是宛荷,那天只是个声音和她相像的女子罢了,毕竟她才来这里没有多久,将别人的声音弄混也是很正常的事……

    “心晴我有点累我先回去休息了,咦,小庄主已经走了呀,那我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昨天去了哪里呢!”

    “我昨天在流舸那里留宿了,她说她怕一个人睡……”

    少女们对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叶琳琅看着地上自宛荷鞋面上掉落的草叶慢慢蹲捡了起来。

    细细瘦瘦的一根草叶,末尾有些枯黄,一看就是那种随意生长在路边的野草。不过这根有点不一样,少女将它拿在手上仔细端详,它的草叶中间有一道非常模糊的叶梗,摸上去稍微有些凸起,这种草叶她记得在她摔下来的那个地方就有。

    她能够确定宛荷一定去过附近,但是时间她却不能作出判断。

    仅凭声音和这根草叶,她根本并不能证明什么东西。

    叶琳琅于是思索着抱上小猪崽晃着手上的草叶一蹦一跳的回了房间。

    院落的偏房中,一双透过窗缝向外注视的眼睛不动声色的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