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暧昧成双

    轻轻放下小猪崽,蓝衣少女笑得一脸甜美,她极为悠闲的飘到大上,然后一手撑着沿一手吃力拉过躺在上的人的衣襟来回晃道:“上官茗止你这个小兔崽子总算被我捉到了,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纵霸道,蛮不讲理,胡搅蛮缠的小孩子啊!我真恨不得抽你一顿!知不知道尊老幼这几个字怎么写啊?一大群人等着你不能睡觉,吴管家那么一把年纪了还在等你回来你说你对得起他吗?真他娘的气死我了!别给我装睡了,快点起来,小心姑我家法伺候!”叶琳琅摇晃的手臂都泛酸,但是正在气头上的她压根什么都不管,“我为你找你也差点迷路,还差点被人当贼!你说我找了你大半个时辰容易吗?”

    “刺啦”一声,手中光滑的绸料整个自手中裂开,这清晰的声音在无比安静的夜里被不停放大。

    “……”

    抬不起胳膊的蓝衣少女盯着手中破碎的衣料缓缓眨了眨眼,这小孩什么时候有这么重了,这衣服也不会这么快就被她给拉的碎掉了吧……不爽的瞥了上躺着的人影一眼,叶琳琅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小孩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长的头发……

    还有这个手感……她僵硬的看着|露在外侧的一截修长白皙的手臂只觉得头脑发晕,这是男子的……

    外侧的窗户在晚风中突然猛的向外打开,一片明亮的室内,她终于看清楚上那躺着的人的模样。

    一头如瀑青丝散乱的铺染在了整个面上,敞开的雪色亵衣里,被大块撕下的绸缎散散的覆盖在一具形颀长,体线条削瘦却又精悍的象牙色躯之上,那浓的化不开的墨缠绕上更甚冰雪的白织成一片靡艳的光景。

    几根散落的发丝垂落的完美精致如人偶的一张脸颊上,那双放不羁却又放佛洞察一切的璀璨灰色眼眸正玩味的注视着她的面颊,见她惊慌抬头,他的视线又向上转移到了她的被刘海遮住的眼睛里,叶琳琅吓了一跳随后猛地想要站起,无奈自己的左手不知何时已受钳制。

    “想跑。”

    魅惑的声音随之而起,天旋地转间,她整个人被拖到了上。

    眼前晃过一片白色的影子,时间在这一瞬间像是被凝结了一般过得好慢。她看见那人随风飘逸的如水青丝轻柔的滑过她的面颊,她看见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面容上的微笑好似罂粟般迷人的不可救药。

    大脑有一瞬间整个都是空白的,她呆呆的望着离她越来越近的绝美男子,然后不知不觉之间就被对方按在了下。

    “喂,你干嘛!”被按住肩膀才反应过来的蓝衣少女急切的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她越是挣扎那人眼中的笑意就越明显,一手握住她两只不停挥动的小手,年轻男子微微俯下拨开她眼前长长的刘海浅笑道:“果然……”

    “果然什么?”那双拥有如星子般闪耀的眼睛的小女孩一脸紧张的望着他。

    年轻男子笑了笑然后垂首在她耳边低语:“果然还是这样要好看许多。”

    柔顺的发丝随着男子俯首的动作大肆的顺着他的肩头滑落,有几束暧昧的滑落在她的脸颊和衣襟上,叶琳琅看着这具只有薄薄遮掩的男子体小脸开始发烫,与男子距离挨得极近的她自然闻到了他发间萦绕的一股幽香。

    白衣男子看着突然不吱声的蓝衣少女丹唇一勾:“怎么不说话了,你没有与男子这般亲近过么。”

    这只刚才还温顺的小猫瞬间开始炸毛,她朝他瞪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道:“我只不过是个小侍女,怎么可能接触的了形形色|色的人,庄主请不要说这样的话诋毁我!”

    “我只是随意问问而已,你不要生气。”被点出称呼的上官琴止丹红的嘴唇始终带有一丝笑意,“你现在认得我了?”

    “自然认得……”避开上官琴止的视线叶琳琅小声道,“是小的眼拙,刚才把庄主当成小庄主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对待茗儿,难怪茗儿会怕你,琳琅。”

    其他人叫这个名字没关系但被这个人叫就觉得一定有问题的蓝衣少女被吓得一鸡皮疙瘩,她扭过头咬了咬嘴唇:“如果庄主不喜欢这样的方式琳琅改了就是。”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别扭了,上官琴止你快点从姑上滚下去啊!

    上官琴止一只手撑着铺,一只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虽然只是近距离接触,不过整个来看,那基本上就是趴在她上了。

    “只要能让茗儿改了那小霸王的脾气,你想怎么做都可以。”这张极端完美的面颊持续在她面前放大,就在叶琳琅闭上眼睛做出他娘的姑豁出去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的觉悟时,上官琴止停住了。

    他的手指穿插过她的发,然后将她的脸捧起贴近他的脸颊,声音不复慵懒:“你接触过黑金翅蝶。”

    叶琳琅看着那双突然失了笑意的灰色眼瞳摇了摇头:“没有。”

    上官琴止定定的看着她:“以后不要去那里。”

    “但是那些蝴蝶好漂亮……”叶琳琅看着那双眼睛不由得说了真话,她想起来了,沧澜和她说话的时候,似乎是有蝴蝶碰到了她的脸颊。

    上官琴止修长的手指惜的拂过她的面颊:“那是自花魇中诞生的蝴蝶,简单概括就是因为花肥而孕育的食人蝶。所以我才颁布晚上不得外出的令,因为一旦接触到黑金翅蝶,你极有可能成为他们的下个目标。”

    叶琳琅歪头与他对视,那双清亮的眼里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你在骗人吧,花肥怎么可能孕育出食人蝶?”

    上官琴止的眼里重现笑意,他在手指上不知道抹了什么东西然后轻轻的涂在少女小小的脸颊上。

    “喂,你给我涂的什么?”已经解除了束缚的叶琳琅伸手推他。

    “真是个不乖的小丫头。”上官琴止拍了拍她的手臂道:“我可不想下次和你赏花的时候你被一群蝴蝶追着吃。”

    “有那么严重么?”清凉的液体均匀的抹在脸上,叶琳琅一脸好奇的望着还在她上方的年轻男子,显然忘了这个人到现在还悬在她上这回事。

    “你知道那些花肥是从何而来的么?”年轻男子信手撩起她一丝秀发在手中玩弄道。

    蓝衣少女仍是一脸好奇的瞅着他。

    上官琴止低头与她对视了一刻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真像一只被人捡回来的小猫儿,小丫头,你是真不知道这些花肥的来历么?”

    叶琳琅翻了个白眼:“愿听庄主详尽告知。”

    “之前潜进山庄想要偷百花秘术的人无一例外都会消失,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吗?”

    蓝衣少女脑海中一闪而过阳光下极为美丽的牡丹花海的景象当下只觉得浑一阵毛骨悚然,她打了个寒战然后试探道:“莫非……”

    莫非这些人都被带走当花肥了?!

    看着少女眼中的惊疑之色,白衣男子当下微笑起来:“是。”

    闻名天下的雪霁山庄的庄主上官琴止居然是个变态!把入侵的人熬成花肥这种闻所未闻的变态手段也只有面前这个一直在微笑的男人想得出来!

    笑什么笑!不要再笑了!你笑的我想哭啊!

    终于想到这个被自己骂成变态的男人还悬在自己上,叶琳琅两只小手齐发力猛的推开上方的男子,就在她瞄准空当想要趁机脱逃的时候,这个速度比她快上不知道多少倍的男人直接一只手把她捞到怀里然后从后面牢牢将她抱住。

    如灵蛇般有力的臂膀锢住坐在他怀里不停挣扎的影,上官琴止将下巴抵在她单薄的肩膀上,然后仰起曲线优雅的脖颈极为暧昧的在她耳后吹了口气,不出意外,这个还在挣扎的小女孩体猛然僵住了。

    “你是真的没有碰过男人……”

    沉沉的夜色下,那双似乎能够看透一切的璀璨眼眸看着前面少女快要烧起来的侧脸眼神忽转深邃。

    “想不到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小仙子……”

    无尽的黑夜中,她的耳边断断续续的传来仿若恶魔耳语般的低音惑。

    再远一点的地方,又是一株牡丹展开了合上的花瓣的声音,黑金翅蝶扇动着飘逸的翅膀在空中寂寥的独舞。

    “放开我!你弄痛我了!”叶琳琅猛然回头怒视着他,上官琴止闻言只是稍微松开了制,可他的手却仍然揽着少女纤细的腰肢。

    挑开少女耳边的长发,上官琴止的声音仍是那么的慢条斯理:“小猫儿,你最好别乱动,之前你摇晃了我那么多下弄的现在我有些头疼,如果明沧媞他们看见我没有出现,那我也可是很麻烦的。所以,为了弥补我,你要乖乖的坐在这里让我靠着,听明白了么?”

    蓝衣少女翻了个白眼:“庄主如果是想找暖的丫鬟,山庄里多得是,别为难我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黄毛丫头。”

    “我从来不会去碰女人。”后男子的声音开始变轻,“这是我告诉你的第二个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