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床上捉人

    你脑袋被驴踢了么?哪来的小贼会像我这样大半夜正大光明的跑出来瞎转悠然后被人看见啊!

    叶琳琅一边暗骂一边垂下眼睛轻声道:“其实事是这样的……”劈里啪啦的将上官茗止如何蛮不讲理胡搅蛮缠的事添油加醋火上浇油的讲了一番后,叶琳琅只觉得心中一片痛快,毕竟要不是这个小孩害的她找不着回去的路她也不至于被这个估摸着地位高的人给捉住训了一通。

    那人听完没说话。

    叶琳琅见不着他的表心里有点忐忑。毕竟上官茗止虽然是个蛮横霸道的小孩但不管怎么说也是雪霁山庄的小庄主,她刚才讲了那么多小孩的坏话,万一要是这个人听得不高兴那她岂不是死的很惨?对了,这个庄主的住处应该也是个忌讳,虽然她是很想知道他住在哪里,但是一个新入的侍女贸然询问庄主的住处那不是惹得一怀疑么,糟了糟了,怎么没想到这茬来着……

    “我明白了,你跟我来吧。”

    还在胡思乱想的蓝衣少女缓慢的眨了眨眼,哎,哎,这么容易就同意了?

    黑衣男子已经在前面走了很远的一段路:“你如果不想再跟丢的话我建议你最好快一些。”

    “小的明白!”叶琳琅一乐随即提起裙摆飞快跟上。

    悬湖阁,顾名思义是悬在湖面之上的楼阁。当初建立这座楼阁的时候工匠曾将楼阁地基挖开,引入湖水制造出悬于楼阁湖面的景象。现今跟着黑衣男子一路观光的叶琳琅看着这座悬在一片碧波之中的亭台楼阁忍不住跑到水边瞅着牢牢钉在水下支撑整座楼阁的四根大柱赞叹道:“这四根柱子居然能支撑这么久,真是神奇。”

    “这是老庄主下令建立的楼阁,也是庄主起居休息的场所之一。”黑衣男子看着俯下盯着水面的少女告知道。

    “之一……”蓝衣少女艰难的从嘴巴里蹦出几个字。

    “庄主在山庄中任何一处都有休息的地方,这一点外人永远无从窥知。”紧的衣服下形好似猎豹般灵敏矫健的男子拉起少女的胳膊直接腾空而起,“庄主现在就在阁中,至于小庄主的去向,我会让人查清。”

    “嗯,多谢。”叶琳琅听着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低头看着碧绿的水色中快速掠过的倒影暗暗握紧了手掌。

    黑衣男子带着叶琳琅一落在地面上就有人从一边的走廊中站住对着他恭敬行礼:“见过沧澜大人。”

    果然是个了不得的角色。叶琳琅微微抬眼看他,但见面前的这人白皙明净的脸颊之中镶着一双清冷迷离的碧色双眼,直的鼻下那两片淡色的唇瓣微微抿起,显得有些严肃冷淡。看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冷美人呢。

    “嗯,你们可有少庄主的消息。”名为沧澜的黑衣男子向着那边问道。

    “小庄主在半个时辰之前已经来了,现在已经沐浴完毕准备休息,你问他做什么,沧溟。”不远的暗色中走出一名着雪青的美貌女子,守卫在一旁的人一见她来立刻齐齐行礼:“见过沧媞大人。”

    面色同样清冷的沧媞看着低头站在沧澜后的陌生蓝衣少女语气没有一丝起伏:“她是谁。”

    “她是小庄主的贴侍婢,现在想要将小庄主带回去。”沧澜回答道。

    “哦,是那个和叶林郎同名的小丫鬟。”低着头的叶琳琅明显感觉到了对方试探的目光,“有什么事就明天再说吧,现在小庄主已经睡下了,你不能进去打扰他。”

    说得轻巧!姑好不容易来这里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

    “沧媞大人,不瞒您说,小庄主洗澡的事折腾了不少人,现在大家都在等小庄主回去,他如果不回去大家一个个战战兢兢的都不敢睡觉,一个个不敢睡觉到了第二天就都打不起精神,一个个都打不起精神那么就应付不了小庄主,应付不了小庄主那小庄主又要逃跑,小庄主一旦逃跑那大家又一个个睡不了觉,一个个睡不了觉到了第二天又都打不起精神,一个个打不起精神那么又无法应付小庄主,应付不了小庄主那小庄主又要逃跑,小庄主一旦逃跑又一个个睡不了觉……如此恶循环,你不安宁,我不安宁,整个山庄都不得安宁。”

    周围一众人听的一句话连读还不带打结的话语无一不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说的舌头都快打结的叶琳琅一顿绕口令之后,忐忑的发现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两……两位大人意下如何……”战战兢兢的叶琳琅不停地往后缩啊缩。

    沧媞的脸有一瞬间是黑的:“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叶琳琅对着气场爆发好似女帝的沧媞差点跪地:“小的不敢……”

    “其实我觉得这个丫头说的也没错呀,沧媞美人,要不你就看在我的脸上放她一马吧?”无人的空中清晰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隔空传音?蓝衣少女微微蹙了蹙眉,果然这雪霁山庄是藏龙卧虎,人才辈出!

    “你的话语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无奈。”沧媞瞥了看似不安的叶琳琅一眼道,“那好,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让这个丫鬟进去好了。”

    “多谢沧媞美人!”那人笑道,“喂,小丫头你还不过去?”

    “小的明白,谢谢这位大人……”叶琳琅朝空中颔首表示感激然后赶紧往房间跑去。

    “啊不谢不谢,还有我叫沧流啦,是流水的流不是停留的留呀!”沧流在她后不停叫道。

    一下子居然碰到三个长老,也不知道是喜是忧。走了一半路途的叶琳琅看着眼前一排大小相同颜色朱红的房门猛的一拍脑袋,刚才居然忘了问上官茗止在哪个房间了……不过这也没关系,说不定能在某个房间里面找到些线索……哎这个也不行,那些人可都在外面等着呢,她得快些找到上官茗止这个小混蛋!

    整个一排房门都是没有点灯的,叶琳琅摸索着打开一个房门,黑乎乎的门户里,里面一片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清。“喂,上官茗止?”叶琳琅站在门口小声叫道。屋里一片安静,无人回答。

    看来不在这里。叶琳琅关上门继续向前摸索。

    第二个门和第三个门也是同样的况。蓝衣少女有些郁闷的关了门,然后开始没有耐心的推开第四个门。

    “哼唧。”久违的声音传入耳际,感觉到腿上被什么东西拱着的叶琳琅低头一看朝她直摇尾巴的小猪崽瞬间激动的将它整个抱起:“小秋花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你要是失踪了我怎么办呀,来年的猪我是吃不上了……啊,对啦,你是怎么跑到这里的呀?是上官茗止这个小孩把你一同带过来的吗?哎呀,我可找了你好久呢,谢天谢地,你总算还在,没缺胳膊缺腿也没缺尾巴!啊,对了,那个小孩呢。”

    蓝衣少女回头向房间里望去,与前面几个房间不同,这个房间里的窗户打开了半扇,使的房间里透露出些许亮光,叶琳琅眯眼看去,只见正中间的那张大上微微隆起,好似里面已经有人睡下。

    哼,这个小孩是想装睡蒙混过关吗?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