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美男出没请注意

    “这么快就晕了,没用。”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叶琳琅拍了拍衣袖站了起来,她看着甄剑南仍然完好的两只耳朵撇了撇嘴,“这次姑且饶过你,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没去自首的话,你会和林氏兄弟一个下场。”说完,叶琳琅从窗口利落的跃了出去。

    本已无人的厢房内只留满室余晖,一片寂静中,突听空中响起三声掌声,随即整个房间霎时一片灯火通明。绯色的纱幔仍在夜风中肆意凌舞,万千轻纱之下,火烛摇曳的墙壁中一幅牡丹怒放图上那随意铺染勾勒的丹红鲜艳的放佛能随时滴出血来。

    漫天飞舞的轻纱之下着雪青的高挑女子做了个手势,随即还晕死在地上的甄剑南就被抬了出去。

    “慢着,把他脚骨上的千机丝拿下来。”男子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正中间的大上响起,慵懒之中始终带有几分无法道明的魅惑。

    “是。”那段高挑玲珑的女子一把利落的扯下甄剑南脚上的银丝,顿时甄剑南脚腕上血流不止,被疼醒的中年男子看着脚腕哀嚎了一声又晕了过去。

    “呵,果然是杀人利器。”白色的帐幔中伸出一只修长的手臂,宛若处子的手上手掌白皙,指尖粉红,虎口处和食指处甚至连练武积累的薄茧都没有丝毫,一看便是保养极好的富家公子的手指。

    “庄主,甄剑南如何处置。”面容姣美却带有一丝清冷之色的女子站在前恭敬的将千机丝递给他问道。

    朦胧的轻纱中,拥有一双浅灰色眼眸的年轻男子浅笑无声:“我只不过想借这里休息几也被打扰,这甄剑南还真是不识相。”

    “那您的意思……”女子有些捉摸不透他的口吻。

    “扔到官府门口,他不是要去自首么。”手臂悠闲的撑起半个子,一头乌发如水般顺着他的指尖划入宽大的衣襟之中,修长的脖颈和半个精致的锁骨在空气中暴露无遗,“不过若是没有去自首,怕是又有一场好戏要看了。”

    “属下明白。”女子点头又道,“只是没想到那个传闻颇多的叶林郎居然是个女子。”

    “倒是个有趣的孩子。”年轻男子丹唇微启,“世人皆说叶林郎污浊不堪,无耻之极,可我分明看见了一个好似心狠手辣的小仙子。”

    “如此说来谣言自当不攻而破。”女子回味着男子的话语声音略有疑惑,“好似?”

    “她还是个没杀过人的孩子。”年轻男子眼里有一层无法揣摩的笑意,“我期待和她的第二次会面。”

    郊外一间小阁楼上,一盏昏黄的烛火摇摇坠。

    戴着斗笠将周裹得严严实实的叶琳琅坐在榻上上看着不停滴落的沙漏心里不停起了嘀咕,百晓生这个老头该不会又耍她吧,说好了今天丑时会有人想和她做交易,可是现在已经快到寅时了那个想和她交易的人怎么还没来。

    烛火微一跳动,后被烛火熏得昏黄的墙壁上赫然多了两道随着烛光不停摇晃的魁梧影子。

    叶琳琅稍稍抬起了眼睛。

    “我们希望和你做一笔交易。”同样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看上去略显诡异眼睛的几位男子直奔主题。

    旁边的同伙见他们说完立刻从怀中掏出一迭厚厚的银票放在桌子上。

    德胜钱庄……

    少女移开视线口吻不咸不淡:“要和我做交易想必我的规矩你们也清楚的很,我只偷别人偷不到的东西,只偷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如果你们要做的交易不符合这两点那就请回吧。”

    “再多的钱也不愿意么?”一沓银票再次重重的压在了桌子上。

    “你们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那这么多呢?”又是一沓银票堆在了桌子上。

    “咳咳,这个人格嘛,也是可以考虑考虑拉低下标准……”

    “这些够吗?”整个桌子被一堆堆银票晃得一抖一抖。

    “好像看上去不错的样子嘛……”

    “那这些呢?”难以支撑重量的桌子嘎吱嘎吱的不停呻|吟。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诚心的请我出山那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不过我还要再加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把你们上还有的银票统统交出来!”

    “……”

    银票交易成功收买了极有原则极有规矩的妙手神偷叶琳琅,而他们的交易内容正是和武林榜排行第一的上官琴止有关。

    “哦,上官琴止,我还是稍微对他有点兴趣的。说吧,你们要我偷他的什么东西。”叶琳琅一边数着银票一边翘着二郎腿。

    蒙面人对视一眼随即有人开口道:“我们要的是上官家的百花秘术,我们主人原话是妙手神偷从未失手,所以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做的稳妥些。”

    叶琳琅斗笠下的那双眼睛毫无一丝紧张之意:“难怪你家主人出手大方,原来一开口就想要上官世家百年武学根基,在下真是承蒙你家主人高看了。”

    “你的意思是你做不得了?”那几名男子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非也非也。在下本来就对百花秘术有些兴趣,所以雪霁山庄我必然会去。”叶琳琅瞧着桌面继续道,“从现在起,每月的初一我都会和你们碰一次面告知况,直到百花秘术到手为止。当然这之后你们不得以任何理由再次与我接触,你们清楚没有。”

    “那是自然,钱货必须两清。事既然已经交易完毕,那我们就立刻离开,下月等你的消息。”说罢,蒙面人迅速从门前离去。

    烛火未经一丝晃动,那昏黄的光晕无声中又扩大了一圈。

    叶琳琅站在桌前静静的看了一会银票突然一甩斗笠,整个轻松下来眉开眼笑的开始数银票:“哎呀这群王八蛋总算走远了,快快快让我数数银票,从此以后姑的后半生就有着落啦!”

    已经数到哪儿来着?哦,二百四十七张,二百四十八张,二百四十九张,二百五十……

    “数什么数?再数你也是二百五!”从阁楼下抱着小猪崽喘着粗气爬上来的百晓生见了这堆银票张口就骂,“小丫头你的脑子被猪啃了?这种交易你也能接?”

    “不是你让我接的么。”叶琳琅瞥了百晓生一眼随即又埋头在一堆银票堆里。

    “我是让你看着点接!”百晓生只觉得眼前泛黑,耳朵里一片鸣响,“你已经得罪了青龙帮还有各种帮了,要不是我替你瞒着行踪,你能有这么悠闲吗?现在你再去招惹上官世家,我估计你这银票还没用到几张你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谁给你收拾烂摊子!啊,你怎么还在数,你有听我说话吗?”

    眼见白胡子老头子脸色由正常转向猪肝色,叶琳琅赶紧放下银票搀住他的手臂慢慢坐下:“哎呀,老头子你别生气,来来,先喝杯水。”

    “你这丫头每次招惹我老头子生气总会让我喝水。”百晓生接过瓷杯瞪她道。

    一眼瞅见百晓生怀里的小猪崽也在瞪她,叶琳琅没好气的把它赶下去:“你别给我瞎掺和,哪里清闲你给我呆哪里去!”

    小猪崽于是哼唧哼唧的跑了。

    百晓生歇了一会面色终于正常了,他看了看叶琳琅又看了看那堆银票道:“我刚才也是气过头了,接了别人的活哪有推脱的道理,况且看方才那些人也知道他们都是不好惹的主,他们上都是经百战的杀戮气息。小丫头,你这次的状况很危险啊。”

    叶琳琅眨了眨眼:“我知道这次交易很棘手,可我还是接下来了,你看我有哪次失过手吗?况且,我的确对那个想要百花秘术的幕后指使者有些兴趣。”

    “你这是在以犯险!”百晓生没好气道,“先不说你能不能见到那个幕后指使者,光是你能不能偷到百花秘术都是个问题。之前你能偷到别人偷不到的东西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布局有机可乘,另一方面则是我给你提供别人都不知道的报,所以你才能一举得手。但是这次况很不一样,上官世家百年根基,代代英才,而其中的庄主又更是人中龙凤,他们的报网缜密严谨又范围广大,我有时亦不能窥知他们庄内的消息,而他们却极有可能知道外界发生之事。你这次接手百花秘术的事,或许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湖了。”

    “嗯,为什么?”少女一挑秀眉。

    百晓生顿时恨铁不成钢的大声道:“因为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潜入雪霁山庄想要偷百花秘术了,结果一个个有去无回,现在你一出手,别人的视线一定都会聚集在雪霁山庄还有你上的!”

    “哦,所以我接了一个烫手山芋。”叶琳琅眨了眨眼脸上的表看上去很是兴奋,“反正头一伸也是死头一缩也是死,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先去潇洒一回!听说那个庄主是个美男子,那我见了他再死还是很值得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

    “你……你!”百晓生气的胡子都在打抖:“冥顽不灵!我回去就给你备口薄皮棺材,不然的话就给你立个衣冠冢,你自己看着办吧!”

    周围顿时沉默了一刻。

    “喂,老头子,我走了之后帮我查查德胜钱庄银两的流动去向。”半晌,一张银票落在了他的眼前,上面德胜钱庄的红色印章重重的戳在纸币上。

    百晓生接过银票正反翻了翻然后示意她继续说明。

    “那个人一定和德胜钱庄有着经济上的往来,甚至他说不定还是钱庄的纵者之一,这个线索应该会很重要。”叶琳琅上裹着的黑色外衣不知何时已经被扔到了一边,穿着一青碧齐襦裙的少女将头上的的发丝随意挽成一个圈扎在脑后,装束乖巧又不失轻灵,少女弯腰将小猪崽抱在怀里,小猪乐的在她怀里直哼哼。

    “怎么样老头子,这装扮很不打眼吧。”叶琳琅朝他不停眨眼。

    “老头子我可受不了你这秋波啊,你这丫头要去哪就赶紧去!”百晓生朝她丢了两白眼。

    “遵命遵命,啊,小秋花先借我一用!”话音刚落,那青碧的影整个都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只留一句清脆的声音在百晓生耳边回旋:“放心老头子,我会活着回来的。”

    “哎,这丫头……”白胡子老头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收拾散了一地的银票,“德胜钱庄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