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采花贼VS真贱男

    老头子说那个冒充她的人晚上一定会出现在清月楼,因为清月楼当家花魁今终于同意再度接客。清月楼做的一向都是小倌生意,所以这个花魁是男子,所以那个爆……摘桃专业户一定会来摘桃。

    她的名声已经被这些人彻底败坏了,所以这次她一定要讨个公道回来。

    叶琳琅回头四顾清月楼大大小小的房间,正在犯愁哪一间才是花魁呆的地方时,她一眼瞥见一道黑影一瘸一拐的顺着窗户偷偷钻进了最高楼层的房间,少女见状嘴角随即微微翘起。

    醉人的熏香静静的弥漫在尚未掌灯的房间里,忽明忽灭的香炉里偶能瞥见细细的青烟顺着雕刻精致的镀金钻孔袅袅上升,顺着无声打开的窗檐里卷席而过的夜风送入一室旖旎气氛,层层迭迭的轻纱曼舞在月光折的光景里,如水的透明光线穿梭在这片薄薄的红绫上,再添迷幻光色。

    一宿**过,醉卧美人膝。

    那黑影倒是不负妙手神偷的速度,转瞬间就摸到了大旁。

    “哎,早听说清月楼的花魁不仅绝色而且滋味蚀骨难消。虽然你关着灯,不过你不介意我爬到你上来吧小美人,你放心,我绝对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因为我可是叶林郎……”那人|笑了两声随即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臂慢慢的像帐内摸进。

    “你就是甄剑南?”

    好听到虚幻的声音从后响起,甄剑南听得心头一甜随即连连点头,显然忘了刚才他自称叶林郎的事

    “哦。”那声音一顿,“既然你是甄剑南为何又自称叶林郎?”

    “哼,小女娃子家懂什么,叶林郎谁都没见过自然谁都能冒充,反正他又不出面澄清,哎不对,现在就算他想出面也来不及了,江湖追缉令都发下来了,他若是出面就等着送死吧!这黑锅他不想背也得背!”被这声音迷惑的甄剑南得意洋洋的吹嘘着自己是如何钻了空子,等他把自己的那堆可有可无的光荣战绩扯了一大堆之后他才发觉有些不对头,这房间不是小倌的房间么,那这里哪来的女娃?还有这个声音好像是从后面传出来的……

    后知后觉的甄剑南警觉的转过头,只见之前分明只开了一条小缝的窗户不知何时全部大开,肆意流动的夜风中,但听衣袂翻飞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格外清晰。

    僵硬的抬起枯黄的眼珠,甄剑南看见群星抱月的璀璨光景下,一袭白衣正静静的立在半空之中,缃色的月光如水墨般毫不吝啬泼洒在她的周之上,使她整个轮廓勾勒出一层朦胧的色彩,广袖批帛逆风飘舞之中,他看见并无女子专用面纱遮挡下的整个面颊。

    “仙……”甄剑南整个眼睛顿时睁得老大。

    “仙你个鬼!”

    好听到虚幻的声音瞬间变得清晰真实起来,甄剑南大惊之下急往门的方向窜去,孰料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还未反应的过来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后背火辣辣的痛,这女娃子下手不清啊!甄剑南刚用手撑起地板就觉得肩头一阵剧痛,他“啊”了一声又迅速倒在了地上。

    “听说叶林郎是个瘸子,而你也是个瘸子。你说我要不要打断你的另外一条腿让叶林郎变成个废物呢?既然你这么喜欢当叶林郎,我就勉为其难的成全你一次好了,毕竟风流过后也是需要代价的不是么。”之前好听的声音现在在他耳里无异于地府催命,甄剑南听的额心冷汗直窜,肩膀和后心都疼得要命,居然对他下这么狠的手,他到底是怎么招惹这个女娃子了?莫非……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得罪了令兄,小的发誓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女侠高抬贵手放小的一命呐!”甄剑南一边在下面直流冷汗连连求饶,一边在转动眼珠苦等漏洞,毕竟对方只是个资历尚浅的小辈,总会有放松警惕露出空当的时候,而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令兄?叶琳琅微微一愣。

    余光一瞥少女有些疑惑的表,甄剑南立刻出手。

    口袋里迷沙双手齐出,白衣少女松手急急避让,手中的灰沙在月色中纷纷扬起密布了整个房间,连角落也未能幸免。

    甄剑南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露出一口黄牙得意大笑:“就凭这点能耐还想和我斗?刚才那迷沙哪怕吸入一点也能让人立刻昏睡一个时辰,这里是青楼,你跑不远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享受男人的滋味吧!哼哼,敢和我斗?天真!”

    “是啊,姑我是天真的,竟然相信你刚才说的鬼话。”本已无人的房间里从屋梁上方传出一句不紧不慢的话语。

    再次听见少女的声音,甄剑南顿觉大事不妙。

    他娘的,跟这个小女娃拼了!

    面露凶光的中年男子快速从鞋底抽出匕首,随即双足蹬上桌面迅速腾空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刺去。

    “你作死。”耳后传来轻微风声,坡脚男子双手一捞房梁迅速躲避过几枚暗针,风声迅疾,又一波暗针接踵而至,他咬住匕首把柄猛地从房梁上跃了下来,顺势一个驴打滚又躲过了一发攻击。

    嗯,旁边有空隙。

    甄剑南刚要往那边扑过去时突然觉得脚腕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低头一看只见暗色之中,一道坚韧的银色细丝正紧紧咬合在他的脚骨上,他急忙拉扯丝线,无奈这根丝线越拉越紧。

    “别白费力气了,这是叶氏专用的开锁利器,当然,现在用来杀人也可以。”白衣少女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口气里满是威胁,“说,你用叶林郎的名称干过多少勾当?”

    “哼,老子也是有骨气的,我就是偏不说又怎样,你杀了我也没用,叶林郎的黑锅你哥哥注定要背一辈子!”甄剑南恶狠狠的啐了口痰。

    “我干嘛要杀你,我有好多事要等着你帮我做呢。”少女手指一弹,手中银针像是长了眼睛般根根钉在男子两股之间,甄剑南见状连连惨叫,叶琳琅见此笑眯眯的握住他的下颚:“你乱叫什么,我只是吓吓你而已,你要再乱叫小心我卸了你下巴。”

    “是……是……”看着离自己重要部位只有一寸远的银针,甄剑南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这位姑,你有什么吩咐尽管使唤!”

    “我先问你几件事,工部尚书,李氏金孙,青龙帮少主是不是你把他们那个了?”“是我……还有我兄弟甄剑仁!”

    “之前的其它几个重要人物呢?”

    “也是我,也是我!”

    “哼,这下倒一连解决了几个烦心事了,那我再问你,那些偷的东西是你干的吗?”

    甄剑南的视线不知何时转移到了房间的另一侧,原先好似无人的大上不知何时在月光下朦胧的显现了一个横卧着的人影,他眯起眼睛仔细瞧去,月华此刻忽然光芒大盛,照的屋子里亮堂不已,晚来的清风卷起白色纱帘一角,他的视线刚好对上了一双浅灰色的璀璨眼眸。

    “啊,啊!有人!”甄剑南立刻大叫出声。

    “不要给我转移话题,快回话。”背对着大的叶琳琅自然没发现屋里的状况,她晃了晃手中的银针面上表一脸威胁。

    “哎……除了无量光寂,其它都是我们偷的。”男子瞄了瞄大又看了看叶琳琅神色纠结。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你脸上的表是在捉弄我么?”少女眉头微微蹙起。“我哪敢啊姑!无量光寂真的不是我们偷的!”甄剑南看着撩拨开帐幔的一只手臂整个声音都变得急促沙哑起来,“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若有半句假话我甄剑南不得好死!”

    这个人能神不知觉不觉的潜进房间,自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们两个,况且他现在已经负伤了,所以要杀就先杀这个丫头啊……

    “既然你都这么发誓了,我哪敢不信。”叶琳琅眨了眨乌溜溜的眼继续说道,“那么现在我要你去官府自首,说这些事都是你做的,和叶林郎半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没能把这些罪名全都揽到上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吧。”

    “是是,姑,我一定会去自首!一定会去!”先赶紧答应下来再说,他就不信这女娃能有多神通的本事找到他,现在还是保命要紧……眼睛慌乱之中又一次转向大的方向,之前那道横卧的人影突然没了形影。

    女娃子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抵到了他的耳朵上:“为了表示你的诚意,你不介意我对你做点什么吧。”

    “你……你……”

    “放心,只要你半个耳朵,你要是任务完成的很好,我就把它还给你,要是你半途逃跑,我就把它另一半给割下来给你玩,你说好不好?”

    看上去就像从月宫中走出的小仙女缓缓举起手中的匕首笑得一脸天真无邪,锋利的冷芒映衬着突然转冷的月光让人不寒而栗,耳边忽传阵阵凌厉风声,骤然收缩的瞳孔清晰的倒映出快速刺来的致命利刃,在匕首挥出即将削断他耳朵的时候,甄剑南一口气没抽上来整个晕死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庄主,有小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