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状况

    第四十三

    温毓欣跟着母兄去了云乡,外祖父家的孙女儿便只有温毓琼一个陪着柳明月了。但温毓琼子文静,规行步距,极不合柳明月的脾,她又是个坐不住的,没两便偷溜进外祖父的书房里消遣。

    温老爷子偶然撞上前来“偷书”的外孙女儿,一张黑脸简直不知道是应该板着还是笑出来。

    说起来,家中子孙辈鲜少有人不怕他的,逢他板脸,旁的子孙皆退避三舍。只除了小温氏,即柳明月的亲娘,还有那位不听话的孙子温友昌,最近又新添了小外孙女儿柳明月。

    这丫头最不怵人,初次被抓,瞪着一双清澈明亮之极的眼睛,委屈的告状:“外翁,外婆跟大舅母要我与小表妹做针线……”

    温老爷子费解:“你不愿意做针线?”

    柳明月点头如小鸡啄米:“嗯嗯。”又诚恳解释:“我在京中这些都学过了,现在改学武艺了!”

    ……柳厚这是什么家教?好好一个女儿家去舞刀弄棒?!

    温老爷子板起黑脸来训小外孙女:“女孩子家家,针指女红乃是基本,你不好生做,小心将来嫁找不到婆家!”

    老爷子思虑着,是不是给女婿写封信,就小外孙女的教育问题探讨一二。

    小外孙女一脸满不在乎:“外翁,我已经订亲了……”不愁嫁不出去了!寒云哥哥要是胆敢不娶……她露出个堪称为凶神恶煞的表来……

    温老爷子十分无语。只因她肖似其母,大胆聪慧更似,就算他板着脸,小姑娘也不怕,这会笑嘻嘻缠上来,挽着他的胳膊,就跟没瞧见他的黑脸似的,讨好的蹭上来:“外翁要不信我改天给外翁做个荷包来……”

    改天荷包倒是真做好了,绣的山石嶙峋,石上小虫根须分明,不过……荷包里却装着松子糖。

    “外翁吃了我的糖,便不许再瞪我,不许再训我……我来找书看,外翁也不许阻拦……”

    一个绣功精致的荷包,一包香甜的松子糖,外带一大堆附加条件。

    温老爷子举着荷包的神温柔,许多年以前,他的小女儿也这般跑来讨好她,笑靥如花。

    温老夫人接过荷包不由夸赞:“想不到这小丫头针线活倒不错。”又心头不平:“怎的就只给你做了荷包?敢是你吓唬小丫头了?”明明她对小丫头更和蔼。

    两老相视一眼,不约而同想起了早逝的小女儿,皆叹了一口气,面色转黯……

    柳明月不知两老心中所思,隔天在老爷子书房里搜书的时候居然教她碰到了另外一个胆儿大的:温友昌。

    这位二表兄现年已经二十四岁了,还未成亲,按着大启风俗,已是异数。不过全家上下拿他没有办法,说的狠了,他便跑的不知所踪,一两年不回来都是轻的。

    这次回来,自司马瑜缠上了薛寒云,他便松了一口气,有时候闭门不出,有时候去外面会友三五不归,偶尔偷进老爷子书房找找书……行动小心,比柳明月的行为猥琐不少,贼头贼脑,猫着腰,生怕被老爷子发现了——万一被砸一砚台,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第一次与柳明月在书房撞上,就因为这种猥琐的步子,被柳明月当头砸了一书,小姑娘扑上去,赏了他一顿拳脚,只捧的温友昌嗷嗷惨叫。

    ——老爷子下手都没这么狠的!

    什么时候,老爷子的书房里竟然留了个会武的丫头守着?

    二人打了个照面,柳明月强抑住惊讶及腹中几乎要喷薄而出的笑意,满面愧疚:“二表哥……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老爷子书房里藏着什么宝贝不成?你做这种贼子行径!”

    温友昌咬牙:“你就是阿翁的宝贝!”居然能这样光明正大在老爷子书房里消磨时间……家中子孙辈哪个有这种待遇?

    过后柳明月一脸愧疚跟着温友昌回他的院子,后跟着两名丫环,温友昌一再提醒她:“表妹,你跟着我不合礼数!”

    江北比之京城,男女之防要重上许多,各家亲戚家的小姐们来了,也多是在后院陪着老夫人或者太太,哪能与表兄弟们厮混在一处?

    不过柳明月是特例,温老爷子与温老夫人皆不想拘着她,她又一副“我自己便是我的规矩”的模样,连林氏及颜氏都不能迫着她,只随她在宅内走动。

    温友政的两子已经康复,天天去温老夫人处请安,颜氏为人和气,很容易亲近,只是她后亦步亦趋跟着温友政的侍妾,柳明月对这种场景甚为不适,只除了初次见面,给两个小外甥各送了一对金项圈与两对小金锞子,闲暇时逗一逗他们,余者不多理会。

    这些亲戚间的来往打点,全是夏惠在打理。手头但有缺的物件,便会开了单子给连生,要他去外面采购。柳厚疼女儿,临出门给的银子倒很是丰足。

    柳明月自跟着温友昌去过一回他的院子之后,在枯燥的温府又发现了一处风水宝地。

    温友昌四处游历,书房里到处摆着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柳明月初次进去便被迷了眼,挨个把玩,都不舍得放手。

    东西固不值多少钱,但是胜在新奇有趣。

    此后又发现,温友昌书房里的藏书量比之温老爷子亦不逊色,且比起温老爷子的书房,要有趣的多。温老爷子多是读收人惯常收藏的典籍外加各地风物民俗志,或者农事记载。听说他老人家当御史大夫之前,也曾任过地方官,关注农田水利,造福一方,政绩斐然。

    不然,他后来当了京官,弹劾起朝中百官来,何来那么大底气?

    柳明月再无聊了,便窜进温友昌的书房里搜罗。

    温友昌书房里大部分是游记,话本,各种闲杂书,便是农事兵法算学医书,都能搜罗出几本来。柳明月更在他的书房里搜出他自己写的各地见闻游记,虽然还未完成,不过略翻一翻,居然也将大启大半河山走完。

    每行一地,游记后面必画着当地地形图。

    柳明月恨不得当时便据为己有,被温友昌严词拒绝,她又软磨硬缠,最终磨的温友昌答应再抄一本给她,她这才心满意足的揣着原本去读。

    薛寒云这些子与司马瑜切磋,原来柳明月还会偶尔过来,见到他们或比武,或赛诗,深感无趣,便扭去了。不防过了半月都不见人影,他始觉出不好来,遣了连生去二门处寻夏惠问问柳明月这些子的行踪,连生转来回复:小姐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偶尔被长房的几位表姐请去喝茶小聚,玩一玩就回来了。

    但柳明月不来寻他,起先他只觉正常,半月都未曾来,便极不正常。

    再遣连生去问,连生再回又多添了一句:“夏惠姐姐说,小姐这些子往二表少爷院里去的勤了些……”

    薛寒云便有些坐不住了。

    他借着向温老夫人请安的机会,伸长脖子在温家后院瞧了一回……只因行为怪异,引得来往的婆子丫环皆有探询之意,偏不曾瞧见柳明月的影子,明明让连生提早传了信给夏惠,结果却连个影子都未曾瞧见,只得怏怏而回。

    司马瑜见他神色不对,连连追问,小世子的好奇心很是旺盛,居然也磨的薛寒云开了金口。

    听得是小未婚妻可能受到了冷落,数不曾来寻他,司马瑜暗地里高兴,男儿俱是要建功立业的,天天有个女人在后牵着挂着,实在有些施展不开手脚,嘴里却大包大揽:“这种事有什么好犯难的?女人嘛,买些吃的玩的送进去,定然就哄转了过来。不如我们今儿去外面书肆的时候,薛兄顺便去首饰铺子里买些首饰送进去?”

    司马瑜边的贴小厮咸富转偷笑:世子何尝在女子上费过心思?

    他如今才不过十三岁,蜀王妃只生了这一个儿子,生怕被丫环们教唆坏了,早知人事伤了子骨,看的贼紧,院里一律是小厮护卫,极早便被挪到了外院,至今也未沾过女子,哪里懂女儿家的心事?

    纸上谈兵可不说的就是他吗?

    还是连生看不下去了,背着司马瑜偷偷与薛寒云道:“少爷别乱想,我瞧着小姐不是那种耍小心思生闷气的。她要生气了,直接杀过来算帐倒有可能,自己埋头生闷气……有点难……”

    薛寒云想想,也是。

    小丫头何时在他面前憋屈过?

    “不过……”连生期期艾艾:“听得夏惠姐姐说,二表少爷房里有许多小玩意儿,还与的什么书,勾的小姐成天往他院里跑……”

    这形,有点耳熟啊。

    薛寒云乍一听便感觉不太妙,细一想:这不是往常他与小丫头的相处模式吗?

    柳明月向来是个不定的,又最喜欢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联想到温友昌的谈吐……山南海北的游历回来,藏着一肚子的见闻……柳明月最喜听这个!

    就算文定之后的那个人,如果不定期投喂,还是容易出现状况……薛寒云有些忧虑了!

    他与柳明月来到江北的初衷乃是为了让温家老爷子太夫人接纳他,结果如今两位老人待他倒好,神色一缓似一,却在最要紧的关节……忽略了小丫头……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更新的有点晚了,明天早点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相公,造反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