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默许

    第四十一章

    温友昌此次出游,前面俱还顺利。他是在外游惯了的,每看山看水,有时候会偶遇同道中人,相伴同行一段,再分道扬镳,不亦乐乎。

    只是到了蜀中,不知怎的便招惹了司马瑜,引的他一路相随,最后与自己同行了数月。

    与薛寒云在船上打了一架的少年,便是蜀王世子司马瑜,当今太子司马策的堂弟。其余蜀王与当圣上乃是异母兄弟,膝下唯此一子。

    司马瑜瞧着年约十四五,但其实他个头高,如今也不过十三岁。蜀王有心教他出门历练,蜀王妃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没能阻止蜀王的意愿。蜀王妃唯有多多给儿子带银子。

    温友昌不知自己为何招惹上了司马瑜,可司马瑜却知自己为何要缠上温友昌。

    司马瑜被蜀王撵出蜀王府历练,带着数位小厮只在芙蓉城内游走,不过半月,银子便流水似的淌了出去。蜀王听闻下人来报,司马瑜花了不少的银子,至今却仍未离开芙蓉城,正恨的牙痒,双听得下人来报,世子跟着一位书生走了。

    蜀王顿时一怔,又眉开眼笑。

    温友昌万料不到,他与司马瑜的结缘,只是因着他当时上银子不趁手,又瞧中了一幅画,便拿出十二万分的磨缠劲头,只缠的店家在原价上降了一倍有余的银子,才得手了。

    彼时司马瑜便站在一旁瞧的兴致盎然。

    他是王府世子,自小锦衣玉食,从不曾心银钱之事。但此次不同,王妃虽然一次替他带足了银子,但他习惯了精致的生活,银子便格外不花。

    他在芙蓉城中转悠,只是想寻个瞧起来老练的游历之人,一瞧温友昌这般熟练的砍价,便猜他是常年在外的学子。又跟了温友昌两,见得他要离开芙蓉城,这才现缠了上去。

    这一缠就是数月,从年初到了现在,跟着温友昌跑了许多地方,见识了许多人,银子……也遂他所愿的省了下来。

    温友昌被兄弟们押着进了长房,司马瑜在船上换了干净衣服,又随夏子清与薛寒云去了三房。

    三房此刻只留了些守宅的老仆,其余主人家皆去了长房赴宴,幸亏温友昌将他的小厮留了下来,那小厮便带着司马瑜去了温友昌的院子。

    林氏常年记挂这个儿子,因此温友昌的院子平打扫的也极为干净,进门便能住人。司马瑜进了温友昌的屋子,将他房里一顿乱翻,那小厮早见识过这位小爷的唯我独尊,对他无可奈何,便随他而去。

    司马瑜翻了一气,见温友昌房里有许多各地风俗志,更有不少他自己提笔所写的民俗,便细细看来,想着在此间待腻了,拐了他去别的地方再玩。

    温友昌回来的消息传到长房后院女眷处,不独林氏,便是温母也十分高兴。

    柳明月与温毓欣她们一帮小姐妹今乘船在河道行进不多久,便入了湖。

    本地河道密布,但慈安镇后面却有好大一面湖,绿波如镜,湖中碧荷盛开,有采莲女撑着小舟采摘莲蓬。她们的舟子行过,伸手便可攫到湖中荷花,远如清风送歌,十分惬意。

    柳明月靠着船舷闭目,只觉心旷神怡,连温毓欣也静靠在她上,享受这难得的安暇。

    船上的少女有的猜拳行令,喝些果子酒,有的也似柳明月这般闲闲坐在一旁,吃些瓜儿果儿,或者看水看花。

    何秀莲从舱里出来,蹭到了柳明月边,低低道:“多谢柳妹妹那位兄长替我讨公道!”

    柳明月见她螓首低垂,露出白嫩的颈子来,心中便不喜,想起万氏说过的,有一种女子,单会以自的可怜博取别人的同,进而踩着别人上位。

    个中高手,当属沈琦叶。

    这位何家姑娘,她瞧着也有类似的感觉,便不甚络,淡淡道:“寒云哥哥只是见不得我受惊吓罢了!”与旁人有无落水并无关联。

    何秀莲顿时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眼圈儿也要红了,当下声音更低:“秀莲知道并非因着自己,才令府上公子出手,只是我并非不知恩的人,若有机会,定然要当面谢过柳妹妹的兄长才好!”

    “何姐姐不必如此,寒云哥哥恐怕连何姐姐什么模样也未瞧清,你贸然去谢他,只怕会令自己难堪。”这何秀莲一双眼睛虽然透着万分委屈,但柳明月分明觉得她不达目的不罢休,想到薛寒云应有的正常举动,她不由甚为期待,又忍不住又改了主意:“你若真心想谢寒云哥哥,改找机会我带你去谢她。”

    何秀莲双颊嫣红,一脸感激:“多谢柳妹妹!”

    连她旁的小芬也大松了一口气。

    温友昌归家的当,长房宴罢,女孩儿们也从外面玩了回来,三房人归家之后,温友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批判。

    温三老爷子本来对他就寄予厚望,哪知道他不肯读书不说,还常年游历不回家,老爷子今又多喝了些酒,在席间与二老爷子又大吵了一架,回来这股怒火便尽数发泄到了温友昌上。

    骂的兴起,拿起桌上一个磨了不少墨的砚台便砸了过去……温友昌倒未受伤,只是一上好的月牙白袍子被污了。

    温家其余三兄弟暗中幸灾乐祸,在旁煽风点火,最后结束于老爷子一个“滚!”字,听在温友昌耳中,不啻天籁。

    这还不算完,他回房换了衣服,还要去后院接受从多女的批评。见得自己房里被司马瑜已经快翻腾成猪窝了,又拿这位小爷毫无办法……一个死皮赖脸缠上来的无赖,又份高贵,他是离了芙蓉城之后才知道了司马瑜的份,倍觉头疼。

    好在后院的女们温和许多,除了温母假意训斥几句,林氏掉了几滴眼泪,相对来说手段便极为和平,又见过了经年未见的大姑夏温氏,大妹温毓欣,更有表妹柳明月这位素未谋面的小表妹,受到了众人烈的欢迎,温友昌觉得足慰他这颗被兄弟们一顿烈酒灌下去,又被老爷子疾言厉色训斥,饱受摧残的心。

    司马瑜被请了来,见过了温家后院这些长辈。他在蜀地虽然无法无天,除了蜀王与王妃再无人能辖制得了,但待蜀王妃却至孝,最能哄的蜀王妃开心,此刻拿出哄蜀王妃开心的本事来,只哄的温母与林氏万氏开怀不已。

    特别是林氏,见得儿子的这位朋友生的极好,容貌比之女孩儿都要高出一筹,又嘴甜如蜜,更是心生喜,便是温毓琼这样的小姑娘瞧见了司马瑜,也不觉红透了小脸。

    唯柳明月与温毓欣在船上差点落水,对司马瑜还有几分介怀,倒不曾被他这番作派迷惑,神色淡淡不见波动。

    司马瑜来到温家老宅之后不久,温老爷子闻听他武艺不错,便心中一动。

    老爷子这些子时不时考较众少年学问,见得薛寒云并未被难住,有些连温友思都答的不如他,面上虽然仍旧板着,可是心里却止不住赞赏之意。

    又与温友思打听了一番,听得他文武双全,师从林清嘉与罗老将军,再瞧自己的外孙夏子清,二人乃是燕雀与鸿鹄之别,哪怕他处在柳厚的位置考虑,也会选薛寒云而弃夏子清。

    如今听得司马瑜怀武艺,温家自来皆是读书人,考校学问不在话下,但武功却是隔行如隔山,来了这样一位,到底是块试金石,当下便要二人比试一番。

    司马瑜年少好强,船上一番比拼,被薛寒云踢下水去,心内犹自愤愤,如今得着机会,自然不肯错失,当下便摩拳擦掌要再与薛寒云比试一番。

    他在蜀地虽为世子,但蜀王教养极为严苛,请的武师皆是整个蜀地最好的,司马瑜天份极高,人又勤勉,在整个蜀地都难逢敌手,哪知道一到了江北便吃了亏,当下卯起全力与薛寒云比拼。

    薛寒云心内也甚是惊讶:这位世子下虽然年纪尚小,但能练到这种程度,便是他亦不敢小瞧,若非因着年龄差距,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他既这般想,当下便打叠起十二分精神与司马瑜在场中打斗,温老爷子带着子孙们在一旁观战。

    他们皆是文人,瞧不出场中谁胜谁颓,但场中二人皆视对方为生平罕有的敌手,打的浑然忘我。

    ——这场比拼,最终以薛寒云胜为结局。

    可惜自此之后,司马瑜便将温友昌丢到了脑后,整缠着薛寒云要比试切磋,连柳明月来前院寻薛寒云,也被他翻白眼。

    柳明月初来之时,温母只带着她们姐妹在后院,她偶尔走到二门处要去前院找薛寒云,都被二门上的婆子拦着。结果等司马瑜与薛寒云比试过之后,整个温家便任她畅通无阻的行走了。

    也不知道是温母还是温老父子的默认,反正她现在自由进出前院,那些守门的婆子也似未曾瞧见,便是温母与温老爷子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唯一不快的便是夏温氏。

    但她在温母面前提了几次,都被温母拿话岔开,不肯再提夏柳两家的婚事,心内极为不豫,也只得按下。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泪奔奔……十二点放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相公,造反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