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昭告

    33、昭告

    第三十二章

    因着楚王之语,结合近朝堂的微妙变化,柳明月并不曾知道黑云压顶,但柳厚与薛寒云却深知其中之险。

    圣上当初病卧龙榻,神智一度昏迷,太子监国,实质上是太子已经全权处理国家大事,许多臣下也已经做好了迎接新君上位的心理准备,坏就坏在……圣上他醒过来了。

    醒过来还不算,还趋转好,脸色渐渐红润,体渐渐硬朗,整在御花园转悠锻炼体,偶尔太子拿国事来请教,都被他一顿哄赶,让太子自行作主,他现下在休养体,凡事休要扰他。

    一次两次,太子态度还是极为诚恳,只道自己经验不足,人又年轻,实在不能管理这么大的江山,圣上推辞的次数多了,太子请教的次数也渐渐的少了起来。

    等到年初这届闱之后,有些不长眼色的进士们拿只露了个面儿点了名次,在琼林宴上喝了两杯便走的圣上当离退休老干部相待,虽有尊重,但少了对当权者的敬畏,连宫中也暗地里有小道消息,只道这届进士皆是太子门生……圣上的脸色的能拧出水来了。

    试之后,没被涮下来的皆是天子门生,何时又成了太子门生了?

    因此近圣上频繁传召楚王,以示恩宠,更是宿舍在楚王之母吴贵妃的望月里,更有大臣见得朝中风向有变,已与楚王私下交好。

    听说近圣上心血来潮,忽道楚王年已十八,尚未婚娶,要吴贵妃亲自挑个可心的儿媳妇。

    况柳厚每上朝,总有同僚前来探口风,要么想要聘媳,要么想要嫁女,无不围绕着家中一双小儿的婚事。

    咸平二十五年的五月端午,原本假托养病的圣上却携手朝中重臣前往金明池观水戏,令得暗中准备了许久,要带着东宫众位娘娘登上观景楼亮相的太子下的算盘落空。

    这半年间,太子妃娘娘体渐渐好转,太子又大权再握,当初纳进门的三妇也已经侍奉过了,不过令沈琦叶颇为遗憾的是,那个她闺中曾经魂牵梦萦,又对她体贴有加的郎君如今根本无暇重述儿女私――体的交流虽然不断,感交流却再无。

    原来的吏部尚书崔正元已近花甲之年,这一两年之内体一向不太好,司马策原在沈琦叶耳边许过,要将她阿爹沈传从吏部侍郎一职升到吏部尚书之位。

    哪知道年初闱,崔正元近不惑之年得的幺子崔善卿一举夺魁,做了状元郎,人逢喜事精神爽,常年病容的崔正元却渐渐走路有风,瞧着足足年轻了十岁,恐怕在这个位子上再干个十来年不成问题。

    况崔正元一向不待见沈传,便是他的亲女进了东宫,也不曾改观对沈传的偏见,厌他钻营有术。沈传苦闷非常,暗恨崔正元年老一把还霸着位子不放,司马权监国期间,便将沈传平调去了户部任侍郎。

    户部尚书胡裕已近古稀之年,是真正的老态龙钟,油滑之至。

    户部在他手里油泼不进,便是司马策监国期间,数次想向户部伸手,都被他不软不硬挡了回来。恰户部一位侍郎丁忧,司马策才将沈传调进了户部。

    胡裕的孙女又嫁进了吴贵妃的娘家,正是楚王的小舅母,司马策每思及此,心神难安。

    而今立在金明池畔,司马策旁东宫太子詹事颜致意有所指,小声嘀咕:“一群老不死的!”

    司马策斥他:“该罚!”目光转到今上及他边围绕着的一众大臣,唇角便渐渐弯了起来。

    颜致察颜观色,知道自己这句话是说对了。

    放眼去瞧,今上边围绕着的一众大臣无不是上了年纪,包括今上自己,全都老朽,而反观太子边一众东宫辅官,俱是青壮盛年,精明强干之辈。

    此此景,心眼明亮的一众大小官员无不留心。

    本朝的金明池乃是开国之初,天下平定,太祖马放南山,寂寞之余下令开凿水城,练水军之用。当初动用了三万五千多名士兵凿池,金明池周约九里三十步,池西直径七里许的规模,能够容盛巨大的军事演习阵势。

    但是历经数代,承平久,又不平民百姓观看,水战渐演变成了水戏,早少了往的箭拨弩张,代之而成的乃是全民欢庆的盛大节

    一时里水戏开始,圣上亲手将一面锦旗交于军卒,那军卒手捧锦旗挂到水面终点长竿之上,鼓声渐急,两舟疾进,观者如潮,浪花飞溅到岸边游人上,引来一浪惊呼欢呼之声,闹非凡。

    岸边惊呼一浪高过一浪,不止水戏争标,水上还有船上盛大的舞蹈,惊险的节目前“水秋千”。

    顾名思义,水秋千乃是在疾行的画船之上安了秋千架,鼓乐声中,伎艺人在船速行走之时,起了秋千,且越越快,越越高,直把秋千至与秋千架持平,猛的脱开秋千绳,纵飞向空中,在围观百姓的惊呼声中,他在碧天白云间灵巧的翻个筋斗,才如燕子穿梭一般钻入水面……

    不止围观百姓,便是朝中重臣及皇族众人,刚刚从水戏竞标的激烈紧张之中缓过神来,又被水秋千的伎艺人惊的提了一口气,无数目光紧盯着那波面,单等伎艺人从水里冒出头来,才欢呼一声,万人齐贺。

    今上似对太子边围绕着的众年轻官员毫无所觉,笑吟吟回头与柳厚寒喧:“今这般闹,柳相家的丫头可来观水戏?”

    柳厚瞧着今上那双天威难测的眼,忙起回答:“陛下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丫头皮的厉害,这般闹怎能错过?今小婿刚好轮休,一双人儿一大早便手拖手往金明池来了。”转头向着人山人海处去瞧,又念叨:“也不知道此刻在哪里……”一番慈父模样。

    今上双目倏的一厉,很快又笑道:“小婿……柳相也太抠门了些,你家丫头几时成的亲朕却不知,难道是怕众人与你讨酒喝不成?”

    众臣听了,神色各异,却都齐齐道贺。

    柳厚苦笑:“陛下也知,臣下家中养着薛良幼子,这都养了多少年了。这孩子又无父无母,臣的丫头被臣惯的任了些,却与这孩子相处极为融洽。去年夏天,林先生亲自上门为自己的徒保媒,臣想着左右是一家子,将来……这孩子的聘礼与闺女的嫁妆可都是一笔银子,不如两个人儿合作一口,这不是既省了嫁妆又省了聘礼么?于是就给俩人过了小定,还未曾昭告亲友呢。”

    他这话音未完,今上与众臣便大笑起来。

    今上手指柳厚,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堂堂右相,朕给你的年俸也不少,如何还会连女儿的嫁妆都备不起,想着如此俭省?真是丢了朕的脸了!”

    户部尚书胡裕向来对银钱敏感,第一个拍手赞好:“这法子好,可大大的省了一笔银子!”

    众人皆知胡裕很是抠门,对俭省一道尤其上心,不住都笑了起来。那些上个月向柳相探过口风的听到此语,有暗暗松了口气的,思忖着回家好向家中夫人交待,也有暗暗惋惜的,好好两个联姻的机会,生生给柳相弄没了。

    若是将女儿嫁于别家,薛寒云再娶进一妇,岂不是又多了两门可靠的姻亲?

    柳相独女已过了小定之事很快在观景楼上传开。随今上前来的吴贵妃心里先自不悦。近,楚王向她提起柳相独女年已十四,明年便要及笈,若论起朝中权势,柳厚不可轻忽,他又是个女如痴的,若能娶得他的独女,便添了一大助力。

    昨夜她稍稍向圣上吹了吹枕头风,想着今之后,寻个好子宣柳明月进宫相看,哪知道她这里还未开口,却原来那头柳明月已经过了小定了,真是好不凑巧。

    况柳家女下定,若是无人知道,还可让今上直接下旨赐婚便是。不过小定,想来柳相与姓薛的那小子也不敢抗旨。可是今偏柳厚那老狐狸还不等圣上开口,他已经将亲事昭告天下,保媒的又是当世大儒林清嘉,此人门下**不少,各个负才学,居要职。他本人却有名士之态,不慕**不慕富贵,隐居京郊,众**前来拜见恩师,只须携几册书卷或者几坛子好酒便可,金珠银器多会被他掷出门去。

    真正不好惹的人物!

    便是同在观景楼的楚王听闻这消息,面色也沉了几分。

    观景楼上算计不断,在人群之中的柳明月与薛寒云却兀自不知。

    自初次在宫里碰上楚王特意与他攀谈,薛寒云便常自警惕,此后数次碰上楚王,他都是的十分客气疏离,但若是楚王谈起柳明月,则有意回避话题。

    外界风雨,柳明月浑然不知。到得五月初一,薛寒云特意前来寻她,约她五月初四前往金明池看水戏。

    柳明月既想着跟薛寒云同行,又想着不能冷落了温毓欣,极是苦恼,左思右想之下建议:“寒云哥哥,不如叫上罗师姐跟各位师兄,还有表姐与两位表兄一起,人多也闹些。”

    薛寒云点头应下,转却与众师兄弟在罗家小校场好生“切磋”了一番,罗行之被他揍的几乎要爬不起来,躺在小校场□:“……薛师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啊……别找兄弟们出气啊……”

    薛寒云面色一贯的孤冷寡寒:“小师妹说……邀请你们今年同去金明池观水戏。”

    容庆一头栽倒在小校场上,说不出话来,被薛寒云揍的有些狠,只余一脸悲愤的表。去不去他给个明话不就完了么?干嘛要施暴?

    米飞气的捶地,“薛师兄你想跟小师妹单独游金明池就明说,何必揍的兄弟们一是伤?”

    “我说了不让你们去吗?”薛寒云傲然立,淡淡反问。

    罗善之是个和善的子,搓着腰肋打圆场:“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去了小师妹定然开心,不过去归去,到时候会长眼色的,不会妨碍你们独处的……”

    薛寒云这才满意,扔下一沓膏药翩然独去,徒留一众受伤的师兄弟们瘫倒在小校场咬牙暗恨——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放了防盗章节,现在替换下来,免费奉送五百字给买过的众位。

    防盗章节要替换,必须要多过原来的字数才能更新,所以无论如何大家不会吃亏,所以能看到就别卖防盗章节,就算卖了也不会吃亏,大家别着急。

    本来想研究下另外一种方法,但是搞了一下午存稿箱抽了,明天再看。

    下一章还放防盗章节,晚上十天左右替换

重要声明:小说《相公,造反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