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主意

    二十九

    前往京郊的路上,柳明月一直没有机会私下问问薛寒云心中所想。那(日rì)从夏家一路回来,二四目相对,傻呆呆对望,她如今回想,也觉恍惚:难道那般对望,皆是因着自己大异于往常的(性xìng)子,才引得寒云哥哥探询?

    薛寒云是个沉默寡言的(性xìng)子,许多话都窝心里,轻易不肯倒出来。柳明月猜测了许多,连温毓欣与她说话,都心不焉。

    温毓欣掀帘朝外去瞧,但见薛寒云骑骏马之上,(身shēn)礀如松,磊落(挺tǐng)拨,又生的十分俊美,从相国府一路出来,往京郊而去,不知收获多少追随的眼神。这其中盯的最牢的乃是小表妹,眼神就跟钉子似的,恨不得薛寒云(身shēn)上钉上俩洞来,将自己挂他(身shēn)上。

    她“噗哧”笑出声来,玉手轻拈,捏了柳明月白玉般的耳珠,将她扯的与自己面对面,恨铁不成钢:“就这点出息?再这样死盯着薛少爷,明儿就让阿娘去跟小姑父商量,干脆们成亲得了,半刻都不用分开!”

    柳明月小脸红透,又隐带不安:“表姐,说……寒云哥哥他心里咋想?”

    温毓欣只觉当局者迷,薛寒云一双寒星瞧旁都是冷冷的,唯有瞧两个,眼里才带着些温度。瞧着小姑父的时候,目中多有孺慕之(情qíng),但瞧着小表妹的眼神……恨不得将对方给融化了……

    但偏这笨蛋丫头一再追问她,薛寒云不曾亲口说过,她便时时犹疑,处处猜忌,行动坐卧想起这事都颇不安。

    夏惠侧服侍,生怕又遭遇自家小姐打趣,因此肚里翻来复去几句话,打死不敢吐出来。

    小姐比起从前对云少爷的漠不关心,甚直后来的处处挑衅,再后来的纯当对方是兄长,到现这种很明显非常乎对方的行为……夏惠笑眯眯,心里默念:小姐动心了动心了……

    到得京郊柳家别业,万氏早得了仆传来的信,知道今(日rì)温毓欣要与柳明月来探望她,早早起(身shēn),贴(身shēn)丫环蘀她收拾整齐,一时里又问丫环:“也不知道厨房里有无备下酒菜?”

    她住进别业这些(日rì)子,还有另一番感慨,便是:柳家厨房里的菜品味道真是太好了!

    不止是她,便是万氏二子亦是胃口大开,赞不绝口。

    那老仆听得万氏盛赞他家厨子,又赏了东西银钱下去,更是高兴为她解说:“舅太太不知,家小姐与饮食之道极挑,为此厨下没被老爷((逼bī)bī)着每月总要出几道新菜式,漫说这京中,便是宫里有些菜品,味儿也不及们府上的好。”不过自去年柳明月摔坏了腿醒来之后,厨下才渐渐没再摊上这种苦差事

    纵然如此,这么些年的刻苦钻研,相国府厨子的厨艺京里也是一绝。

    柳厚要安顿万氏带着两子住别院之后,考虑到别院只居着几名老仆幽静度(日rì),厨房的婆子也只会烧些粗食,一早便叫了管事的过去嘱咐,务必教舅太太与两位表少爷住的舒服。那管事见小姐喜欢温家这位表姐,相爷又这般重视,便将府里的好厨子及帮厨的娘子支使了几位过来,又拨了几名粗使唤丫环及小厮过来一同服侍。

    更何况,那送仆的管事还带来了柳厚的亲笔信。待得柳明月与温毓欣到得别院见了万氏,温毓欣问起两位兄长,万氏更是喜的眉开眼笑:“不知,姑父打发了送了信过来,又让那捎信的管事带着两位阿兄去隔壁林先生家认个脸熟,这些(日rì)子两位阿兄不但苦读到深夜,白(日rì)里也多是林先生书斋请教功课。”

    虽然自来京之后,她还未曾见过这位妹夫一面,但得他如此相助,万氏庆幸感激之至。

    她这里安顿好之后,也曾打发去向夏温氏问安。夏温氏自觉这位弟妹不太听话,早先想让她去相国府劝劝柳厚,见她一意藏拙不肯出头,及止后来见柳家使来接万氏母子,待得他们走了,背后未尝没有埋怨:“不曾想二弟竟然娶了那样一名势利眼,净拣着高枝儿飞了。”

    她(身shēn)边贴(身shēn)妈妈乃是娘家陪嫁而来,姓何,这些年跟着她冷眼看过不少夏家之事,早盼着柳明月能进门,缓解一下夏府的经济压力。如今眼见此事是不成的了,夏温氏一腔怨气,既不能去相国府发泄,便只能推到温万氏(身shēn)上去了,便蘀她出主意:“不如……太太给江北祖宅去封信?二舅太太既然不肯出力,总有能让她听话的。咱们家老夫与老太爷当初最是疼(爱ài)二小姐,相爷想来也会卖几分(情qíng)面与老夫老太爷,况想要搓合柳家小姐与清哥儿,原是出自一片慈(爱ài)之心,这世上哪里还有比自家姨母做婆婆更疼儿媳妇的了?”

    夏温氏得何妈妈点化,只觉这主意极好,立时下笔,向娘家去信一封,信中历数万氏拗悖之事,又将柳明月之亲事向父母亲禀报,一片慈心昭然纸上,连何妈妈听她念来,也觉写的极好。若是温老夫与温老太爷真心疼(爱ài)柳明月,必定会想法玉成此事。

    万氏丝毫不知大姑姐已背后下了黑手,向公婆告她的黑状,此刻柳家别院正细瞧柳明月与温毓欣给她带来的衣物首饰。

    温毓欣柳家住下来,应酬又多,夏惠见她衣物首饰带的不多,想她才来,便与柳明月商议,现做肯定来不及,不如去京中最大的成衣店采买,姐妹俩也顺便散散心。

    柳明月便带着温毓欣抽空去街上逛了采买了好几次,从衣物佩饰帕子到头面首饰,二边瞧边讨论,惊喜的发现二眼光出奇的一致。姐妹二的感(情qíng)由是更进一步。

    二逛的时候,温毓欣便想起万氏来京,也还未曾置办衣物,自己便要掏钱出来买,但柳明月出门之时,从帐房支了大笔银子招待表姐,哪里肯让她自掏腰包,便笑言:“正好二舅母来京,还未孝敬过她老家,不如这些衣服头面就当孝敬她老家的。”

    温毓欣拗不过她,只得随她去了。

    万氏瞧着摊(床chuáng)上这些衣物,姐妹俩的催促之下,穿衣梳妆,姐妹二嘻嘻哈哈笑成一团,互相取笑,又赞万氏穿这些衣服雍容非常。

    万氏瞧见她姐俩这些(日rì)子相处,感(情qíng)突飞猛进,乍一瞧这默契友(爱ài),直如一母同胞,心内感叹血缘天(性xìng),又极高兴。

    薛寒云既来到了京郊,又林清嘉书斋左近,温氏兄弟亦不此处,无须陪客,便禀明了万氏,往书斋而去。

    温友思与温友年这几(日rì)备受林清嘉荼毒,况他言语间极为赞赏自己的入室弟子薛寒云,总舀他来与温氏兄弟做对比。温友思还罢了,听闻薛寒云乃是文武全才,暗道就算薛寒云文之一道与自己不相上下,但他武学之上亦小有所成,想来本是极为敏学上进的,必花费了比之常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才能有今(日rì)这成就。况薛寒云乃是忠良之后,出(身shēn)本已不凡,本得相爷亲自抚养教导,(身shēn)处这样环境,竟然成此良才,心中对薛寒云不仅生出惺惺相惜之意。

    但温友年却极是少年孩子心(性xìng),总想着要与薛寒云一较高下,闻得薛寒云来了,便上前挑衅,心里未尝没有“掂量下这未来妹夫有几斤几两”的意思,哪知道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经史子集不比他熟,温友年又是跳脱不定的(性xìng)子,(情qíng)阅历也有限,到底是被宠大的官宦公子,许多见识也比不上薛寒云,一笔书法笔力更不及薛寒云,最后败的心服口服。

    又思及面前这不但学文,还武道兵法兼蓄,更觉天外有天外有,遂亲亲(热rè)(热rè)“妹夫妹夫”叫个不停。

    薛寒云与他比试半(日rì)都宠辱不惊,赢了全无骄矜之色,此刻被他不住口叫“妹夫”,竟然露出几分局促之意来。温氏兄弟只觉有趣,不由相视大笑。

    哪里有这样腼腆的兵家小子呢?

    林清嘉旁看的兴致大起,拈须微笑,早知他这位弟子心(性xìng)纯良,虽然学习之上颇有天份,但自小(身shēn)世堪怜,由是对亲(情qíng)尤为重视,且瞧着他那副样子,将柳家丫头系心上,极是蘀他高兴。又闻听柳明月来了,思及她那刁蛮的(性xìng)子,柳家厨子今(日rì)必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来侍候,席间定然有佳肴,索(性xìng)鼓动徒弟们去柳家别业宴饮。

    柳家别业自建成至今,属今(日rì)最为(热rè)闹。厨下众打起精神来小心侍候,特特精心做了两桌菜肴,一桌送到前院书房里去,另一桌送到柳明月院里去。

    柳明月还要敲打送菜的丫环:“这些(日rì)子不曾来,们不会(日rì)(日rì)敷衍,单等今(日rì)来了,才这般用心?”

    那丫头吓的一头冷汗,几(欲yù)下跪。万氏连忙解围:“月儿瞎说什么呢?与们表哥这些(日rì)子住的十分舒适,吃的也极可口,都说相国府的厨子手艺高,舅母这算是见识了!”

    柳明月笑道:“亏得舅母求(情qíng),若是教知道们当面一(套tào),背着不肯好好侍候舅母与二位表兄,府里的规矩可不是摆样子的!”

    那丫头一叠声求饶,退下去后又去厨里告诫众:定然要用心侍候院里客!

    此后柳家别院的众仆待万氏母子三更是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码完收工。明(日rì)我在考虑是双更三千字还是更一章二合一的肥章?

    征求大家意见!

    评论我都看了,还有一篇长评,今晚太晚了,明天我会送分分给亲,多谢送长评的童鞋。

重要声明:小说《相公,造反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