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再见

    第十五章

    见到柳相与罗老将军及林大儒,司马策与谢弘皆下马来。

    众人上前见礼,司马策哪肯受全礼,一早将罗老将军挽起,又请柳相与林清嘉起

    “两位师傅兴致真好,偷得闲暇出门踏青。”

    司马策做太子之时,谦逊知礼早已传为美谈,众人都道太子下礼贤下士,将来必是一代明君。

    柳明月听得他这称呼,大皱眉头。她对朝中之事向来不甚清楚,此刻听得司马策称两位师傅,不由茫然,偷偷扯着薛寒云的袖子求解惑。

    “哪两位是太子的师傅?”

    薛寒云在她耳边低语:“自然是伯父与林先生。伯父如今兼着太子太傅一职,年初才上的任,太子对伯父很是恭敬。至于林先生,闲暇时间,太子有时候也会去先生书斋求教学问。”讲了这些,语气又转为烈:“太子必能成为一代明君!”

    柳明月心头云蔽:搞半天司马策还拜在她爹爹名下为徒?最要命的是,寒云哥哥这副崇拜烈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

    薛家世代忠君国,他……难道已经在心中将司马策奉为明主了?哥哥你确定自己没看错人?

    柳厚曾任太子太傅,薛寒云与司马策早就相识,且略有渊缘,她前世怎么一点印象没有?

    苦思冥想,她最终放弃。不得不承认,前世她实在是一个失败的人,从来不曾了解朝中风云变故,父亲的职位,寒云哥哥的一路打拼,对他们两人在外面世界要面对的现实境况一无所知,只在父亲与寒云哥哥精心打造的舒适笼子里生活,跟金丝鸟没什么区别,关键是:还觉得生活很幸福,全无担忧之处。

    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在她心里全然没有。

    等太子说要与他们一起游玩,全场除了柳明月不愿,还有马车里下来的温青蓉非常不满之外,其余人都皆大欢喜。

    见到了马车里下来的温青蓉,柳明月就觉得非常能理解她那侍女的跋扈从何而来了。

    温青蓉乃是温皇后的亲侄女,国舅温世友的嫡亲女儿。

    温国舅庶子女一大堆,但正妻所出唯有二子一女,且唯有这位表妹自小一直在宫中陪伴温皇后,与太子感深厚,算是青梅竹马。

    外界皆传,当初立太子妃的时候,若非温青蓉年纪尚幼,说不得她便是当朝太子妃了。

    温皇后大约早有此想,自小便将温青蓉接进宫里来养着,她又是皇后的亲侄女,未来皇帝的亲表妹,众人都抬让她三分,便养成了她目无一切的子。便是一般不得宠的公主,还不及她的子风光。

    柳明月进宫之后听说,温青蓉自小便对司马策倾慕。前世的时候,温青蓉虽然最终也嫁给了司马策,可惜她为人跋扈,不得司马策喜欢。后来温皇后病故,司马策对她,更是冷淡。不过因着她是司马策的亲表妹,待遇品级都放在那里,以安外戚之心,所以她在宫中的子倒不如想象之中艰难。

    柳明月万料不到能在此间碰上温青蓉。按着时间推算,明年的三月份温青蓉及笈之后,便会进东宫。现下她已经回了柳府,按理说司马策重阳节踏青,不是应该与沈琦叶偷偷出来玩?怎么会陪着温青蓉出来?

    谢弘一早瞧见了柳明月,兴冲冲向她打招呼:“小师姐——”瞥见罗瑞婷不善的目光,想到节后回罗家学武,万一在校场上被这位大师姐抓住了捉对厮杀,连忙颠颠的跑上前去巴结:“大师姐——”

    获赠罗瑞婷白眼一枚!

    明明罗瑞婷与柳明月站的极近,偏谢弘第一眼瞧着的就是比她矮小许多的柳明月。

    罗瑞婷觉得很憋屈。

    不过此次出门踏青,憋屈的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温青蓉。

    本来这次乃是她期待的与太子二人的单独游玩,结果前来接她的除了司马策,竟然还有谢小郎这个浪子。

    这就算了,她都忍了。

    反正谢弘也常去宫,二人自小也算熟了的。况陛下疼昭阳公主,连带着对这油嘴滑舌的谢小郎都喜欢不已。便是她姑姑皇后温氏,也对昭阳公主极为客气。

    哪知道眼瞧着到了凤鸣山下,他们不带着她爬山就算了,寻个山清水秀的去处玩一玩,只要同表哥在一起,她就觉得满足,哪知道……寻来寻去,最后竟然成了这般模样。

    一大帮少年男女外带三个糟老头子,挤在一处烤鱼烤兔子吃。

    少年郎也就算了,但一帮女孩子,皆不知矜持立在火堆旁边等吃,也有去猎兔子的,还有抢腿子腿的——抢兔子腿的正是柳明月跟米妍——要是让京中那些高门贵女瞧瞧,保管惊的连下巴也掉下来!

    这就是太子表哥口中盛赞的:柳相家很可的小姑娘?

    若非柳明月体纤弱,还带着些少女未曾发育完全的青涩稚气,她定然会以为太子表哥对柳相家的闺女有什么想法。

    柳明月努力回想前世司马策喜欢的女子类型,他怎么讨厌她便怎么朝着那方向发展。

    比如现在:拿着兔子腿啃的十分粗蛮的柳明月引的柳相频频回顾,暗处嘀咕难道最近家里的厨子又犯懒了,没有好好喂养他家小闺女,瞧瞧她馋的小模样跟这吃相!

    其余的女子家中父兄都是从军之人,吃相上本来要求也并不严格,况且又是在野外,更无拘束,也不曾因太子在侧而扭捏,均啃着兔或者鸡腿,只觉十分可口。

    唯独温青蓉嫌弃的别过脸去,不堪与一班野人为伍。

    贴侍女燕麦用马车上的盘子端了个兔腿奉上,被她一巴掌打开:“作死的丫头!没有收拾干净切成小块端上来,让我怎么吃?你当我是野人啊?”

    燕麦的半边脸立时浮上五个指头印。

    吃的正欢的众人皆抬起头来注视着她:“……”

    容慧优雅离席,贺黛茜紧随其后,拉着不愿的妹妹贺黛倩离席。

    米妍这半与柳明月混的熟了,见她毫不在意据案大嚼,又夹了块烤的金黄的鱼来,放在她面前桌布上摆着的碟子里:“妹妹喜欢吃就多吃点吧,小野人!”

    罗瑞婷捏一把她鼓鼓的脸颊:“还吃?再吃变小猪!”

    她对温青蓉不想硬碰硬,可是又不想让温青蓉看扁了小师妹。小师妹这种生物,只有自己欺负起来才爽,放在外面给别人白眼相向……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柳明月经历过冷宫馊饭冷食,此后对粮食格外珍惜,况今她就是要教司马策从心底里厌恶她,自然更要吃的香甜,岂会被温青蓉这句话给吓退?

    她吃的正欢,面前碗里有人挟了一只烤的金黄的鸡腿,“小师妹多吃点!”柳明月抬头,面前是司马策那张熟悉到刻骨的脸,她顿时一口兔噎在气管里,咳的惊天动地。

    谁是你师妹?

    这年头还流行四处攀亲的?

    柳明月悲愤,怒从心头起,真有种当下将中块垒尽抒,与司马策清算旧帐的冲动。可惜她咳的眼泪汪汪,纵然眼神凶恶,瞧在旁人眼中,却是楚楚可怜,便是司马策,脑中也是轰的一声,被她这小模样镇住。

    ——还有哪家的女子被太子下亲自挟菜,不是感动的泪眼汪汪,而是被惊吓导致噎住咳的惊天动地,敢露出这种怨恨的眼神?

    伸出利爪的小动物,真是最可了!

    司马策心中暗道,忍不住借着离的近的便利之故,做了个柳明月那帮师兄弟们除了薛寒云做过其余都肖想了很久又不曾出手的动作:伸出禄山之爪,在柳明月的小脑袋上摸了摸……

    薛寒云借着替柳明月拍背的功夫,将她扶了起来,一边责备:“吃口也会噎着,真是笨到家了!”一边小心替她拍背,不着痕恋的将她扶离了司马策的手臂范围。

    司马策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爪子。

    指尖触碰到的发丝柔软顺滑,仿佛丝锻一般。最主要是她的小脑袋上压根没什么珠翠首饰,摸起来不是一般的方便。

    温青蓉将这一幕收进眼底,扭过描画的精致的眉眼,死死忍着泪水,居然不曾当场发怒。

    柳明月喝了口水,已停止了咳嗽,心中暗暗纳罕:按着以前温青蓉的格,不是应该立马跳起来跟司马策争执么?怎的能容忍司马策对自己做出这种亲密举动?

    她全副心神放在研究司马策与温青蓉上,压根没注意薛寒云与自己的亲密之态落在了众人眼中,柳相微微一笑,请罗老将军与林清嘉继续去钓鱼。

    他们都是年高有德之人,犯不着在意一个无知丫头的嘴角之利。

    罗老将军边走边嘀咕:“本来……我都瞧着寒云那小子顶不错……我家婷丫头很中意他啊……“

    柳厚笑的淡定:“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老将军可不希望结成一对小怨偶吧?”近水楼台先得月,况且他家月儿没什么不好的,处处可讨喜……除非薛寒云眼神有问题。

    ——罗家孙女,就是心眼太“敦厚耿直”了些。

    对于一个政客来说,这些品质都是要被否决掉的。

    不过他浑然不觉自家闺女上有什么毛病,孩子总是自家的好。

    只要一想到,旁人家女孩子要配了给薛寒云,他就觉得百般不妥,只觉哪哪都配不上,愧对薛寒云的父母,但是回头看自家闺女,只觉哪哪都乖巧可讨喜欢……还是便宜了薛寒云啊!

    真是矛盾的心态。

    林清嘉孤一人,无妻无子,对这种事全无经验,只笑呵呵道:“娶妻还是选个自己中意的,过起子来才美满。”被心不满的罗老爷子抢白:“你小心喝多了酒,回头又掉进河里去……”

    当世大儒巧舌灵思雄辩滔滔的林清嘉被个军中出来的大老粗给噎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公,造反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