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挑拨

    第五章

    沈琦叶父亲沈传如今坐着的位子,正是当年柳厚从外面历练回来坐过的位子:吏部侍郎。

    不过柳明月知道,接下来的十来年,沈家人才辈出,兄弟子侄相继熬出了资历,陆续位列高官。因此,尽管承宗帝对她宠一般,可是她在宫中却过的很是不错。

    她向来就有这种本事,与任何人都相处得宜,谦让有礼,小小年纪使人如沐风。

    柳明月要狠掐几下自己手心里的,才不致于扑上去撕咬她,将她掐死——眼前这嘴角含笑的少女,就是她的杀子仇人!

    可是分明又不是,这是十四岁的沈琦叶,那时候还是她闺中的好姐妹,看到她脸色不好,在她耳边关切道:“月儿妹妹不舒服?昨晚没睡好?怎的脸色这么难看?”

    相府后花园的微云亭下,坐着的全是一帮豆蔻之龄的小姑娘,皆是官宦人家的女子,旁的人都没瞧见她脸色难看,目光专注的盯着亭子里姿袅娜的伶人悠扬唱腔,唯有她注意到了柳明月的脸色,且招手唤来丫环,替她重添了一盏茶。

    比为主人的自己还要周到。

    那一世……那一世怎么就没有发现,这样关怀备至的体贴背后,隐藏的东西?

    柳明月揉揉额角,扯出个笑来:“姐姐见谅,实在是,想到你们都来陪我……昨晚太兴奋了些,没有睡着。你也知道我出事这些子,压根没闹过,阿爹又一直拘着不让出去,都快将我闷死了……”她嘟嘴抱怨,十足惯坏了的小女孩。

    沈琦叶笑的温婉,又似十分羡慕:“相爷这般的疼你,你还有何不知足的?虽然说……还有你那位养兄……到底你才是亲生的,最疼的定然还是你!”

    柳明月险些脸色大变:怎么……难道沈琦叶也知道自己讨厌薛寒云?听她这话,应该是知道自己对薛寒云的不满之处的。她使劲回想一下,前世是不是告诉过沈琦叶自己对薛寒云的恶感,还是……她讨厌薛寒云,根本中间就有沈琦叶的挑拨?

    只因年代久远,这些琐事她实是想不起来了。

    想想自己从小到大的子,只要自觉子相投的人,便很是轻信,恐怕没少听信别人的话。

    她如今反省前世的自己,只能用浑浑噩噩,单纯痴傻来形容了。不过此刻,却不是检讨的好时候。

    “姐姐有所不知,自从他拼了命救了我……我便觉得……觉得他其实也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她期期艾艾,似有些不好意思。

    沈琦叶掩口轻笑了一声,瞳孔微眯,一瞬间却又放松了下来,夹在台上伶人的低吟浅唱里,格外的温柔敦厚:“月儿向来就有这个心软的毛病,姐姐又不是不知道。不过可容我提醒你一句啊,你都说了你那位养兄常年板着张棺材脸对你,好似他才是相府里的正牌少爷,眼里都瞧不见你似的,只有在相爷面前才对你恭敬些……他这样的人……还真说不好……”

    柳明月若非早知道薛寒云这个沉默的少年在往后的多少年里,对她默默守护,尽到了做兄长的职责,甚至连亲兄长也比不上,她的心思恐怕早就随着沈琦叶这番话走了……

    “可是沈姐姐,他拼命救我可是真的,差点丢掉了半条命呢……”

    沈琦叶轻点了下她的额头,小声嘀咕:“你傻呀?他亲自护着你去祭拜亡母,要是……万一要是出了大事,他如何向相爷交待?相爷可会饶了他?到时候赶他出府都是轻的……你这位养兄,真是聪明绝顶的一个人!”

    柳明月的神色似有松动,频频点头,“教沈姐姐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定然如此,不然……他哪有那么好心?”

    她后站着的夏惠暗道糟糕,大小姐从来就是个耳根子软的,本来对云少爷就有意见,若非这次云少爷拼死救了她,恐怕二人也不会像近这般相处融洽。现在倒好,这位沈家小姐一来,几句话就教大小姐心思转了个向……说不得今晚她就会去找云少爷的麻烦……

    待得小宴散了,各家闺秀皆尽兴而归,沈琦叶也与柳明月约好了下次见面大致子,告辞离去,柳明月一张笑脸立马便沉了下来。

    今是她的好子,夏惠也不敢太过多劝,免得惹她气恼,回头要是教相爷知道她们边侍候的人今惹大小姐不高兴,恐怕会领一顿板子。

    夏惠忐忑不安,眼看着她寒着一张小脸越走越快,却不是向自己院子里去的,而是向薛寒云住的西跨院去,顿时惊的魂都散了,生怕这位骄纵的大小姐再说出什么让薛寒云难堪的话来——在那少年拼死救了她们主仆以后。

    虽然薛寒云是救大小姐,她这样的贴丫环不过是沾了光,可是那对她来说,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夏惠咬咬唇,快步跟了上去阻拦:“小姐……小姐,这时候都晚了,云少爷肯定有事要忙,不如……不如我们先回去收拾下礼物,看看今天你都收到了些什么……改天再来找云少爷好不好?”

    只要过了今天,她多劝劝大小姐,说不定她能想明白呢。

    柳明月抬头瞧瞧西坠的太阳,纳闷:“这会也不晚啊,阿爹都忙的还没回家呢,寒云哥哥肯定在,夏惠你干嘛拦着我?”转念一想,不由笑出声来:“你是担心我找寒云哥哥麻烦?”

    这种形她太熟悉了,前世里夏惠没少做这种事,拦着她尽量让她少跟薛寒云碰面。

    夏惠一脸的恳切:“今天是小姐的好子,小姐理应高高兴兴的,就别去西跨院了?”

    “为什么不去?”柳明月板起脸来:“我过生辰不找寒云哥哥讨要礼物,难道还白白便宜了他?”说着说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夏惠傻了眼。

    这是……什么况?

    不是刚刚还板着张脸要去找云少爷麻烦?

    柳明月已经冷笑一声,与她平的天真笑颜截然不同,夏惠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很是不同。她已问道:“夏惠,是不是寒云哥哥在京中很出名啊?怎么一个两个都那么讨厌他?”

    夏惠听她这话音,好似对沈家小姐的话也并未放在心上,心头略松,便忍不住夸了起来:“自从云少爷的授业恩师林先生夸过少爷,罗老将军也说过,他这帮徒孙里面,云少爷稳拔头筹,京中谁人不知柳府的云公子?若非……”若非他是寄居在相国府,众人也摸不清相爷到底是将他当作养子还是当作东快婿来养,不敢轻易行动,恐怕媒婆早踏破了门槛。

    只是这些话,夏惠却不敢告诉柳明月。

    柳明月进了小跨院,直扑正房向薛寒云讨要礼物。

    连生奉了茶之后,就小心的往角落里缩了缩,努力减少存在感,又忍不住暗诽:大小姐养伤的这几个月对少爷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以前来不过是找找茬说些难听的话就走了,现在来了简直跟强盗似的。

    前一阵子她瞧中了大少爷桌上的红丝砚,结果直接抱了就走,招呼都不打一个。

    那红丝砚还是去年少爷有篇文章做的极好,林先生送他的,少爷珍的跟什么似的,这些子闲了才翻出来……还没用多少子就被她抢了去。

    大小姐骂人是不骂人了……只是又沾染上了打劫的毛病。

    前几罗家兄弟们来,送了一个十二生肖的檀木摆件,各种动物栩栩如生,在山石田园之中各展所长,树上挂着的猴子,田舍门前拴的狗,田里犁地的黄牛……最是逗趣不过。那些动物最大的足有核桃大小,小的却形如花生,像兔子鸡这类体型小些的,哪知道等他们呼啦啦一走……这摆件就归了大小姐。

    她当即吆喝着人问都不问一声就搬到自己院子里去了,扬着脸一幅等着少爷跟她算帐就要跳起来骂人的模样……太气人了!

    可恨当时少爷那无动于衷的眼神……他甚至觉得少爷似乎在笑似的……铁定是他多想了!

    连生眼睁睁看着,柳明月伸出手来向薛寒云讨要礼物,讨要的理直气壮,被讨的淡淡道:“你前些子不是才将贺礼搬回去吗?”

    原来少爷也记恨着呢!

    大小姐愤慨,连连大叫:“你是说那个十二生肖的摆件?怎么可能,那是你给我玩的……不行,生辰礼物现在就要!快拿出来别瞎耽误功夫,一会阿爹回来我还要去跟他要呢!”简直就跟拦路抢劫的没两样。

    连生半张着嘴巴,都有些傻了:……大小姐您记也太不好了吧?那摆件明明就是你抢走的……

    可恨他家主子毫无气节可言,听到这话竟然就屈服了,从靴子里摸出罗老将军送的那把从外族手里缴获的锋利无匹的匕首,也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块女儿香来,下刀雕了起来,一会便雕成了个木钗,钗首却是半弯月牙伴颗星星,很是逗趣。

    连生微哂:大小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哪里看得上这样的木钗?

    哪知道自薛寒云开始雕起来,柳明月便专注的站在他旁边,间或挑剔几句,花纹太少什么的。等薛寒云雕好了之后,又打磨了一下,她早喜孜孜夺了过来,随口道谢,在连生木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带着丫环们施施然去了。

    这就走了?

    连生心内委实不甘,替自家主子抱屈,可是抬头之际,似乎觉得……少爷好像唇角弯了一下,绽出了个浅浅的笑。再去看,还是那幅冷冰冰的样子。

    一定是他眼花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公,造反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