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流年不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随着周家齐的怒吼声,我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没能反应过来,就见周家齐怒气冲冲的奔过来,先把我扶起来,接着一拳就打顾泉脸上,顾泉根本来不及还手,整个人已经被周家齐按在地上了。

    周家齐打起人来特别狠,而且这厮专门打脸,对着顾泉的脸就是一阵猛捶,我都傻了,苏月和亮亮更傻。

    没打了几下,顾泉的鼻血就已经被打出来了,我看地上有个手机,好像是周家齐的,刚刚砰的一声,不会是周家齐用手机砸了顾泉吧?周家齐的手机又不是诺基亚砖块版,肯定已经砸坏了,虽然砸坏了,我还是给捡起来。

    周家齐还在揍顾泉,苏月呆了良久之后,忽然跑过来,拉周家齐,结果周家齐完全没有绅士风度,抬手一拳,苏月也被打了。

    丫周家齐再这么打下去是要出人命的,我赶紧把他拉住喊道:“家齐别打了,别搭理他们,我们走吧!今天不是还有一起跨年的么?”

    周家齐本来还想揍顾泉的,听我这么说了以后,才缓缓放开顾泉,狠狠的往顾泉肚子上踹了一脚,怒容满面的警告他:“顾泉,我警告你,你要再敢找雨桐麻烦,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就是苏芩不会要你的命,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周家齐甩了甩手,我把手机给递过去,他看了一眼,对我道:“嘿,没坏!”然后再冷脸扫着苏月,眼神十分鸷:“还有你,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你要敢找雨桐麻烦,我照样往死里打,别他妈哭哭泣泣的,没人看你哭!滚!”

    苏月含泪看着周家齐,张嘴想说话,却又让周家齐一个眼神生生的给瞪了回去,她那楚楚可怜的招数放顾泉哪里管用,放周家齐这里却是惹人烦。

    屋及乌,反之也一样,周家齐讨厌谢雅欣,自然也讨厌苏月,况且苏月当年还做出那种事儿,可算是把周家齐害苦了,他自然是厌恶极了她,厌恶到看见她的眼泪毫无怜悯指向,反而恶心。

    周家齐凶残把他俩暴打一顿外带警告之后,伸手拉我道:“走,回家。”

    我看顾泉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可以说是面目全非,哎呦喂,那光看着都痛。

    “喂,那个娘炮,你要不要一起走?”周家齐毫不客气的喊亮亮娘炮。

    亮亮此刻都完全看傻了,都直接忽略了周家齐喊他娘炮,慌忙就跟着我们走了,直至上了周家齐的车他才反应过来。许是见识了周家齐刚才揍人的样子,他愣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周家齐一边儿开车一边儿问亮亮:“那什么何生亮是吧?你家住哪儿?我顺道的送你吧。”

    “我骑了电瓶车!”看来亮亮是真傻了,跟着我们上了车才反应过来他是骑电瓶车来上班的。

    周家齐启动了车,问亮亮:“你电瓶车在哪儿,我看你一个人回家,他们会找你麻烦,还有,要是以后有人找你麻烦你打我电话。”

    周家齐豪迈的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亮亮,亮亮傻呆呆的接过名片,结结巴巴的说:“我车就停在公司的停车场。”

    “李雨桐,你的笨蛋么?你打不过你就跑啊!就算跑不了你不知道跟打电话么?”周家齐和亮亮说完话便开始教训我了。

    这回的确是我傻了,顿时没底气:“我那个……”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还真把自己当男人使?顾泉是个什么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真是的,我要是再去晚一点儿,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儿呢!”周家齐丝毫不给我留颜面,一边儿开车一边儿狠狠的教训我。

    我扯开话题问他:“你怎么会过去?”

    “你不是十点下班么?我看你半天没来就过去看看,月黑风高夜,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呢?”周家齐怨气颇深的说:“你平时不是厉害的么?揍我的时候利落,怎么现在怂了!对付顾泉那种混蛋就该往死里打,踢要害知道么?”

    妈的,这个周家齐,亮亮还在后面了,他就和我说这种话,还踢要害,我伸手捏了捏他,对他使眼色。

    周家齐立马闭了嘴,回头对亮亮道:“那个何先生,我们俩人都很低调,所以麻烦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说的。”周家齐话还未完,亮亮便急急应道。

    尔后,周家齐一路上也都没怎么说话,直到送亮亮下车了,车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他才阳怪气道:“李雨桐,你一开始没给我打电话是怕那什么娘炮知道咱俩的关系吧,我就那么见不得人么?我长得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怎么到你这儿整的就像什么见不得人的……”

    “人!小三儿!”周家齐大概是想说洪水猛兽,结果我这么一接,他顿时尴尬了:“什么人呢?什么小三儿呢!”

    我理直气壮:“小三儿本来就见不得人啊,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尤其是那种明明知道人家有老婆有女朋友的还硬插一脚的,能见得人么?”

    “你看看你看看,扯哪儿去了!”周家齐的神很怪异,但凡是提及人什么的他就很不自在,对于他这种花心大萝卜我的确需要时不时的提醒一下。

    我摊摊手:“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你激动什么呀你!”

    周家齐呆了半秒,嘿的一声道:“李雨桐,好像是我在教训你别吧!怎么回事儿啊!你还会转移话题的啊!”

    每次周家齐义正辞严的教育的的时候,总被我转移了话题,我噗的笑了出来。

    “李雨桐,你真够可以的,不是我说你啊。我告诉你,好汉不吃眼前亏,下次要是再遇到哪对人,就往死里打,打不过就跑,不能吃亏知道么?”周家齐又开始喋喋不休的教育我。

    我斜眼瞥着他,百般委屈道:“那我也要能打得过啊,我打不过我想跑我又跑不了,我能怎么着?诶,周家齐,你今天怎么对亮亮那么友善?你平时不是说,我要他走太近,你就把人打残么?怎么今天还把名片儿给人了,你看上他啦?”

    周家齐冷哼一声:“我看他那德你也瞧不上。”

    “人家那德怎么了?人好的!”我急忙为亮亮辩驳:“除了娘炮一点儿,柔弱一点儿,还有八卦一点儿,人还是好的,还特义气,那不是因为人家从小就跟着妈,没爹所以难免少了几分男子气概。”

    周家齐笑笑:“所以我说你瞧不上,你就喜欢镇得住你的,你犯!”

    “你才犯呢!”我白他一眼,什么叫我就喜欢镇得住我的,说得貌似他镇得住我似的。

    而周家齐,他的确是镇得住我,至少他是除却沈寂以外,第一个让我真正想要依靠的男人。认识沈寂那年我还只是单纯的小丫头,单纯的想要依靠一个人并不奇怪,可是在多年后遇到周家齐,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高中生,早已不是那张白纸。

    周家齐这人是真心犯,他不像我会反驳,他侧眸冲我笑:“我就犯,我要不犯能让你揍?”

    我失笑:“就你会贫!”

    我说周家齐贫,他说我就喜欢贫的男人,这点儿我必须承认,哪个女人不喜欢甜言蜜语,都说女人是听觉动物,男人是视觉动物,当真是没错儿。

    我时常在想,我要是个丑八怪,丑得都见不得人,周家齐能看上我么?这件事儿上,周家齐很是实诚,他没说甜言蜜语,满脸真诚的回答我说:“脸,是敲门砖儿。你要是平凡,或者太丑,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看一眼也忘了,也许还会吓坏,啊哈哈哈哈。”

    这话听着虽然不大舒服,却是大实话,我相信我要是长得丑,或是长得平庸一点儿,周家齐是不会刻意与我接近的。的长久看格,的开始大部分却是看脸。

    我由衷的感叹这是个看脸的世界,点点头对周家齐说:“难怪那些想嫁有钱人却又平庸的女孩儿得去整容,都是让你们这些人给的。”

    当然,如果一个女孩儿自己有本事,她就是长得特别平庸,哪怕是丑,也会有人倒贴,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我觉得我和周家齐的故事就像是一出偶像剧,在一些人看来就是一绿茶婊和花心高富帅的故事。

    故事是美好的,现实……到目前为止还算好,却算不上美好。我和周家齐一起跨年了,周家齐说,从前他讨厌跨年,每年跨年他总是一个人,而今他却很喜欢,一个人跨年固然没有意思,和自己的人跨年就不一样了。他说:“李雨桐,这代表咱俩离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又近了一步。”

    我摇摇头,拽着他的胳膊摇摇头:“不对,是离咱俩步入中年又近了一步了。”

    然而,却又是离我们分离又近了一步,我不知道他何时会厌烦我。

    人家都说,新年的第一天不顺,未来的一年也不会都会顺,我想到了一个成语,流年不利。

    十二点,当我挽着周家齐胳膊一起望着没有月亮的黑夜时跨年之时,他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一个女声,好似在哭,隐约之间我听到她在喊:“家齐……”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