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猫与狮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呵呵,听周家齐这话,还当真是有什么?我要不是没办法,我玩儿不过他,我还真不是很乐意和他在一起。

    我皮笑不笑的说:“说,我不生气!”

    周家齐面带惧色的盯着我道:“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看着就生气的?你……你先下来,后退两步,坐那边儿去。”

    “怎么,你怕我揍你啊?”我坐他腿上,勾着他脖子笑眯眯道:“我不是和你说了,我不生气的么?”

    我自己都觉得我这话虚伪,我笑得也很虚伪,周家齐笑容十分僵硬:“那我说了啊?我说了你不能生气啊!”

    我点点头,拍拍他脸说:“乖,快说,不然我现在就废了你!”

    “那个……我以前的确和郁明珠有过一段儿,的确也带她见过王二丫,当时……当时我也就觉得她长得像你的。前段时间我……我和你吵架了不是,我就喝酒,喝多了就那什么……就看错人了,就跟她说结婚什么的……她真长得像你的,你看看你俩多像。”周家齐指着墙壁上的电视对我说道。

    像我?所以喝醉了就跟人说结婚,喝醉了就把人叫来跟人上,还是两个人一起去喝酒的。

    “像个!你又去喝酒,喝完酒跟人上,你丫怎么没喝死啊你!”我手伸进他裤子里,扯住他的腿毛猛的一扯。

    周家齐叫的惨绝人寰:“你你你不是说了你生气么?哎呦喂!你抽我巴掌得了,别扯脚毛啊!”

    我瞪着他:“我就扯你脚毛怎么了?”我扯了两把,自觉没趣儿,便拧住他的耳朵威胁他:“周家齐,这一次就算了,以后再喝酒,再乱来,我告诉你,我现一次,我就扯你一把腿毛,扯光了就扯别的地方。你要是受不了,你就跟我分手,明白了么?”

    周家齐是何等放之人我还能不知道,当时我和他吵架了,他的子做出那种事儿一点儿也不奇怪,再说那时候我也是跟他闹分手,也没有什么好责怪的。我只是想起他看郁明珠的眼神,心里就不太舒服。

    周家齐被我扯了腿毛,疼的呲牙咧嘴的,点点头道:“小的记住了,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我缓缓收回手,心里莫名便有些酸酸的,不觉苦笑道:“希望你真能记住。”

    他要是记不住,我又能有什么法子,我都无奈了,他现在在乎我,还肯听我两句,要是不在乎了,没结婚就一脚踢了,结了婚就在家里当深闺怨妇。周家齐这厮不是那种会轻易离婚的人,就算是不喜欢了,也不见得那么容易就离婚。

    所以,我现在就抱着和他谈恋就好的态度,结婚什么的还是免了吧,我可不想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周家齐见我这副神,伸手捏我的脸道:“干嘛这副神,我都说了,我会改的,总要有个过程不是,你看看我现在多洁自好啊。”

    你有没有洁自好我怎么知道,你公司里女秘书那么多,我在心里默默的吐槽,却没有说出口。子越久,我仿佛越离不开他了,我不缺钱,我也不怕穷,可我怕孤独,怕失去那种温暖。

    给的温暖越久,我就越怕失去。许是年纪大了,我觉得我有点儿多愁善感了,想着想着就莫名的心酸,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眼泪刷刷的就掉下来了,搂住周家齐脖子靠进他怀里,低声的抽泣。

    周家齐更是莫名,伸手抱住我,惊慌道:“怎么了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你看我被你揍了我都没哭,你说你哭什么呢?”

    我不知道说什么,便没有说话,只在他怀里无声的哭,眼泪不停的流。周家齐见我不说话,也闹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伸手一边儿擦我脸上的眼泪,一边儿温和的安慰我:“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乖,不哭了啊,有什么告诉我,你瞧瞧哭的跟花脸猫似的。”

    我抬眸盯着他半秒,说了句极其矫的话,我带着哭腔跟他说:“我不想一个人,我不想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我不想做一只流浪猫……”

    “什么什么流浪猫呀!在胡说些什么呢?我不是在么?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周家齐的手轻抚着我的头温柔道:“你不会是一个人,就算你爸妈不在了,你还有我不是么?在这座城市里,你还有我。”

    周家齐轻拍着我的背,温气息喷在我耳边:“我明白,我比谁都明白,李雨桐,你不会是一个人,无论何时,你都还有我。只要不你把我踢开。”

    尽管我知道周家齐擅长说甜言蜜语,这种甜言蜜语不知对多少女人说过,我心里却还是因为他这一句话而感动,感到很安心。

    我缓缓的从他怀中出来,抬眸望着他半许,唇贴了上去,这大约是我第一次主动的吻周家齐。

    风月之事,男欢女,有些时候仿佛是不受控制的,暧昧的气氛做催化剂,两个人也极其容易生一些事,从古到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都容易生些什么。

    而没有生的,便被称为君子,他的自控能力很强,显然,我和周家齐都不是君子。如果他是君子,他也不会那么花心,那么不住惑。

    我曾经以为,如若顾泉没有背叛我,如若顾泉待我好一点儿,兴许我就不会和周家齐有什么,我将所以的过错都归咎到了顾泉上。

    然而直至这一夜,我才明白,其实就算是没有顾泉,我也不一定能得住惑,周家齐上有我想要的温暖,那种顾泉给不起的温暖。或许,只是顾泉不想给我罢了。

    我告诉周家齐说,我不想做一只流浪猫,事实上,我想做的不是一只猫,我想做一个有真心的人。我记得很久以前,周家齐对我说:“李雨桐,你就像一只冷漠的猫,用的上的时候就往人的怀里蹭一蹭,若是用不上了,任凭人在后面喊得多么歇斯底里,你也不会回头。”

    这句话我想了许久,我想大约我真的像一只冷漠的猫,而周家齐呢,他花心却如狮子。于是我当时回了他说:“周家齐,你就像一只狮子,你知道么?一直雄狮子至少会有三个伴侣到三十个不止。”

    周家齐却说:“如果有一天狮子上了猫,你猜会如何?”

    我摇头说:“没有如果,狮子和猫不是一个属。虽然它们都是猫科动物,可狮子是个另类,它是唯一喜欢群居的猫科动物。而猫,喜欢自由。猫冷,狮子的多又何尝不是一种无。”

    也许,在那个时候,我未曾想过,有一天猫和狮子会走到一起。猫想从狮子那里得到的一丝温暖,温暖自己那颗看似冷漠的心。而狮子呢?猫并不知道。

    未来猫会如何?狮子会如何?我也不知道,现在,我那颗冷漠的心仿佛已经慢慢的开始变暖了。心暖了,下起了大雪也不觉冷。

    转眼之间已是十二月底,周家齐一早的就打电话说:“李雨桐,让狮子和猫牵手跨年吧。”

    我笑说:“好,狮子等我,今天要加班,十点钟好么?”

    到了年末,工作也逐渐多了,节会放假,该处理好的工作也得处理好,所以今天加班的也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娘炮亮亮。

    亮亮的工作和我差不多,他却把秦琴的工作一起接了过来,看着公司的人都走光了,整个六楼空的,亮亮似是解释一般跟我说:“秦大妈她家里还有个孩子呢,不能像我们这样加班,秦大妈体也不好,要是她猝死了,她孩子得多可怜啊。”

    我甚感莫名:“呃,所以你是想说,你是因为这些才帮秦大妈加班的。”

    他不解释还好,他如此一解释,我怎么觉得其中有猫腻。

    所以对上亮亮稍显羞涩的脸,我笑问道:“我可没说什么,你解释什么。不过啊,姐弟恋尤其是相差七八岁的姐弟恋通常没有什么好结果。”

    不是我故意打击亮亮,我只是说了实话,姐弟恋最后幸福美满的实在不多,若不是男方出轨,就是男方家里嫌弃女方太老。尤其秦琴还带了孩子,亮亮还是单亲家庭,哎,想想都觉得悲催。

    亮亮听我这么说,顿时尴尬,结结巴巴道:“雨桐,你说什么呢?”

    他那点儿心思我还看不出来么?虽然他整天和秦琴吵吵闹闹的,不过看的出来,他对秦琴还是好的,比对任何人都好。有时候都能让钱雪雪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办公室狗血三角恋天天在办公室里上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有些男人,就是喜欢年纪大点儿的女人,喜欢的可能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给的温暖,喜欢的是她久经风霜的那种美。大概亮亮就是这一部分男人,可我却不怎么看好,等到他自己年纪大了,兴许就会喜欢白纸一样的小姑娘,他们喜欢把白纸描绘成绚丽的画作……

    所以我对亮亮说:“若你不能保证未来,就不要轻举妄动,秦琴她已经三十三岁了,和你不一样。当然,如果真的了,这些都是你自己的事。”

    “雨桐,你别胡说八道了,我怎么会喜欢秦大妈!”亮亮果断否认,姿态十分扭捏。

    我关上电脑,对他笑笑道:“喜不喜欢,问你自己,走吧。”

    亮亮继续扭捏的关了电脑,结结巴巴道:“我……我就觉得秦大妈可怜。”

    “那你看见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心跳了么?看她不顺心,自己也不顺心?看见她开心了,你也跟着傻笑,有事儿没事儿总关注她……”我斜眼看着亮亮,按下了电梯的按键。

    亮亮看了我一眼,惊道:“那个……那个是喜欢吗?”

    我和亮亮正说着话,电梯门开了,我看到……顾泉,趁着他还没看到我,我瞬间躲在了亮亮后。

    亮亮也知道顾泉,他可是办公室里的八卦精,他以为是因为顾泉是前任才躲的,于是十分配合的帮我挡着。

    我却是困惑的很,顾泉这么晚了来时代做什么,找宋鸣?他和宋鸣关系可不是太好,顾泉找他做什么,而且,周家齐已揭穿了顾泉和苏月当年算计苏芩和韩宇的事实,顾泉现在竟然还毫无伤,并且还有胆儿大半夜的来找宋鸣。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