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醋海翻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周家齐怎么了,难不成因为早上那事儿还在生气?我迈着步子往小区里走去,几分慵懒的回答周家齐:“回家了,怎么?”

    “你坐公交车回家的?”周家齐又问,听他这语气明显是话中有话。

    我也没打算隐瞒,如实的与他说:“宋总送我回来的。”

    我以为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宋鸣不过是顺路而已,再说大晚上的,他没来接我,又没有车,我坐一下宋鸣的车怎么了。

    可周家齐不这样想,他是个神经病,他声音里都透着讥讽:“人家让你上他的车,你就去上他的车?还乐呵!”

    听他这口气,他今天是来接我了?我有些惊讶:“你……你今天来接我了?”

    “哼。”他冷哼了一声。

    我想这厮多半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事在生气,所以也没给我打电话,自己来了就去老地方等着,他没联系,我还以为他没来。

    如此一想,我便理直气壮:“你没联系我,我以为你没来呢,大晚上的,宋总顺路,我打一下车怎么了?”

    “我不联系你,你就不会主动联系我么?”周家齐气呼呼的说:“你也不会去老地方看看么?你倒是好,这么快就上了人家的车,你怎么这水杨花,这么久急着勾引宋鸣么?”

    我……我本来还觉得他等我,我上了别人的车对不起他的,现在却被他气得愧疚什么都忘了,想也没想就回骂他:“我水杨花?周家齐你要不要脸?我花?我能有你花么?你整天劈腿,我不过就是搭了顺风车,你就说我水杨花,那你是有多花?你车上坐过多少女人?再说了,你等我你又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等我?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么?周家齐,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要是觉得我水杨花,就分手好了,咱们一拍两散!”

    话说完,我就啪的按下了挂机键,顺带着直接关机。我想,周家齐一定会和我分手,他睡都睡过了,被我这样臭骂了,还不得一脚把我给踹了。我思来想去,顺带着把机也给关了。

    我若是铁了心去气一个人,能把他心脏病都给气出来,周家齐这种花心大萝卜真不时候做男朋友,更不适合当老公,追我的时候那叫一个痴,一旦得手了就继续在外头花天酒地。

    他也真的有在保护,可是也难保以后他不会同样的去对待别的女人,或许他遇到了一个他认为特别的就会如此。而我,就会成为过去,所以在我还没彻底成为过去之前,我要让他先成为我的过去。

    莫不是伤人便是伤己,我呢,再也不想伤自己了,所以我伤周家齐,伤到他自己跟我提分手为止。

    这一夜,我睡的不安稳,我想起了周家齐曾经因为我搞的那个富二代陶青家破产,最后的陶青自杀了。周家齐为我背负了一条人命,我这么对他是不是不太好?就是他再不好,可他终究是为我背负了一条人命,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儿过分。

    可转念一想,他可以为了如此,也未尝不会为了别的女人做这些事,但凡是他喜欢一个女人,便说不准。

    罢了,不想了,顺其自然吧。第二天早上,我开了机,一早就接到了周家齐的电话,我一边儿锁门一边儿对着手机道:“有什么事?”

    “李雨桐,你就这么想和我分手?昨晚还关机,你出来,我在沁园门口。”周家齐的精力旺盛,一大早的就跑来了沁园。

    周家齐的格特别不稳定,而且他还是个不要脸的败类,只许他自己在外面乱来,却不喜欢我和旁人多说一句话,男同事打电话来,他也能刨根问底的问半天。

    之前要和他分手,他又要自杀,今天看他这况,是不是要主动跟提分手了?我忽然有点儿兴奋,又有点儿难受,那种感觉十分纠结。

    我出了小区没走几步便看到了周家齐的车,我大步的走过去开了车门,坐上车便看到周家齐沉沉的脸。我也沉着脸:“做什么?”

    车内的气压变得低沉,周家齐猛的一踩油门儿,车瞬间便开动了,而且度极快,我连安全带都没来的及拴上,他这么一下,我脑袋‘砰’的撞在了玻璃窗上,我脑袋被撞得生疼,当时便了火:“周家齐,你有病啊!”

    周家齐没有说话,他加快了车,简直快的离谱,照他这样下去,肯定是要出车祸的!我慌忙的拦住他:“周家齐,快停车,你在做什么!快停车!”

    “李雨桐,你告诉我,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我并不是故意的,你却总是这种态度!”周家齐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刹车了,我脑门儿砰的又撞上玻璃窗,撞得我头都晕了,简直就是眼冒金星。

    我疼的一阵火大,气急败坏的便冲他吼:“周家齐,你是不是真的有病,你丫有病就去医院,别他妈一大早的跟我疯!”

    周家齐转眸看着我,目光鸷:“李雨桐,我问你,你就那么不在乎我么?每次都是我在哄你,对,我花心是我错了,可我不是道歉了么?你昨天早上还告诉别人说我是你债主,怎么,有我这个男朋友很丢脸么?还有,我不给打电话,你就不能给我打一个么?你不给打电话就算了,你还上宋鸣的车,还关机!你都不会和我解释一下么?哪怕是骗我一下,你知不知道我昨天等了你四个小时……”

    呵呵,这厮花心还有理的,道个歉就算了,那两个人结婚了,不小心出轨了搞出孩子了,然后告诉对方说:“真对不起,我出轨了,一不小心就把孩子给整出来了,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吧。”然后对方就原谅了他,这是什么逻辑啊!

    在周家齐看来,他花心好像根本不是什么大事,而我上了宋鸣的车没有和他解释,没有哄他就不对了。算了,反正我也希望他和我分手。于是我冷幽幽的回他:“我让你等了么?我又没让你等我,是你自己要等的,现在还跑来怪我。”

    我这话说的气人,我不知道周家齐会有什么反应,他会不会突然掐死我,或者是制造车祸和我同归于尽的什么的。周家齐表面看上去很正常,他骨子里却藏着个疯子,一个比我还要疯癫的疯子。

    他自己可以花天酒地,我要是有点儿什么,他就和我脾气。其实我只要哄哄他就好了,可我不乐意,事既然都闹到这样的份儿上了,我又何必做那些无谓的事,只怕更是不容易甩脱他了。

    所以,我打算继续气他,气到他跟我提分手为止。最初和周家齐在一起时,我还真没想过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我以为他真的会一心一意的对我,当我知道他为了保护我故意接近某些他并没有兴趣的女人时,我真的还是感动的。可感动归感动,不能为了感动便毁了自己的一生,往后我和他如果一直走到结婚,他也这样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我的子必然不好过,我可不想变成深闺怨妇。

    周家齐本来就满肚子气,我说了这样伤人的话,他就更生气了:“李雨桐,你就想着我和你分手是么?你做梦!我告诉你,你他妈别以为你跟宋鸣眉来眼去,跟那个死娘炮暧昧,我就会主动和你提分手!我告诉你,我就跟你死磕到底!你要是愿意跟我吵架,咱们就天天吵!我是不会和你分手的!”

    我觉得周家齐其实没有多我,他大概是没有让一个人女人虐过,所以心有不甘,死活不肯和我分手。还他妈说我和宋鸣眉来眼去,我真不知道我和宋鸣什么时候眉来眼去了。

    我索不和他说话了,丫的把他虐成这样他都不肯分手,我还能说什么。我以为周家齐除了花心,无赖,不要脸,人格不稳定,死霸道以外也没有别的缺点了。哪里知道,这厮还特别,他一大早的给我载到三环外去,把我给扔在那杳无人烟的马路上,把我钱包给拿了,就把我手机扔给我,自己咻的开车就跑了。

    过了几分钟他的车跑的无影无踪了,周家齐打来了电话说:“李雨桐,你求我,跟我解释下你和宋鸣没什么,我就回来带你走。”

    我他妈都快被这个不要脸的败类气哭了,当下便吼道:“周家齐,你他妈有病啊!你丫真以为自己是皇帝老子,玩儿谁玩儿谁呢!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死在这儿了,也要和你分手!”

    妈的,我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和周家齐分手了,因为他真是个精神病患者,他还当自己是皇帝,自己花心还不许别人搞暧昧了……我他妈也没搞暧昧啊,我都被他气糊涂了。

    周家齐在那头还想说什么,我就砰的挂了他电话,接着拨通了亮亮的号码告诉他说:“亮亮,你帮我请个假,我今天肯定来不了了,你就说我病了,住院了!”

    丫的,我怀疑我在这条路上等三个小时也不会有车,而且这还不知道是什么鸟地方。我也不能告诉亮亮我让周家齐给弄这儿来了,谁让我之前扯谎说我和周家齐没关系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蹲在马路上,想起周家齐,心里就难受,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啊,交了几个男朋友不是变态就是人渣,丫的这个还是变态加人渣。

    我哭的正伤心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是……一个我没见过的号码,我一边儿抹眼泪,一边儿接通了。

    “李雨桐,你没事儿吧?”里面传来的是……宋鸣的声音。

    我强忍着眼泪,故作镇定:“没事儿,我在打点滴,宋总,我今天来不了了。请一天假。”

    我说话都在哽咽,宋鸣自然不会相信,他有些怀疑道:“李雨桐,你哭了,是不是……家齐对你做了什么?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三环外,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我想强忍着不哭,可是却根本忍不住。

    “你告诉我周围有什么建筑,或者标志的。”宋鸣急急道。

    我抬眸看了看周围,哽咽着道:“附近有个电塔。”

    “好,我知道了,你就在原地等着。”宋鸣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便来了一辆车,是宋鸣,他脸色很难看,满脸紧张道:“李雨桐,你没事吧?家齐没对你做什么吧?”

    周家齐能对我做什么?宋鸣这话的意思,好像周家齐会杀了我似的。我摇摇头:“没事……”

    宋鸣蹲将我扶着上车,一边儿开车门一边儿道:“你也别怪家齐,他年幼的时候受了点儿刺激,后来又出了事儿,难免会做些偏激的事,两个人有什么好好说,我看的出他还是很在乎你的,你就别和他计较了。我看他这样,也是醋坛子打翻了,要不了几天他就得后悔。”

    我坐在椅子上,心里不安稳,也对宋鸣的和周家齐的关系越来越困惑,周家齐说他们只是普通同学,可是宋鸣对他好像一直关注的,并且好像都在帮着周家齐。

    还说什么周家齐醋坛子打翻了,他怎么不说周家齐花天酒地呢,这些事宋鸣未必不知道,他却总是帮周家齐解释,说得周家齐可怜巴巴的,整的好像他和周家齐才是好哥们似的。再说得近一些,简直近似在远处默默关注暗恋周家齐一般。

    而周家齐,显然没那样在意宋鸣,宋鸣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我甚至觉得,无论周家齐做错了什么,他都能原谅他似的,那天他问我是不是一天都和周家齐在一起时,我以为他是和吴丽丽有什么关系,他和吴丽丽肯定有什么关系,然他这样莫名的帮周家齐说好话似乎也不仅仅是因为同学谊那样简单。

    宋鸣递给我一张纸巾,我心中困惑,边擦着眼泪边问他:“宋总,你为什么总是帮周家齐?还有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周家齐他怎么了?他出过什么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