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不作不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我觉得有点儿累了,便拉开他的手,翻了个,也懒得搭理他。周家齐伸手环住我的腰,在我耳边道:“就一会儿好么?”

    谁知道他的一会儿是多久,以前我跟他上从来都是像具死尸似的躺在那儿,他也能耗上许久。周家齐这厮那方面的需求特别强,而且不太经得住惑,这也是我总是不相信他的缘故。

    我感觉他上特别后好像有什么抵着我,妈的……周家齐这个色胚子不会半夜爆我菊花吧!这样想好像有点儿太没节了,可是这也不是不无可能,我翻了个正对着他:“喂,周家齐,你是多久没碰过女人了?”

    周家齐咳嗽了两声,结结巴巴道:“一个多月左右吧……”

    “什么!”我一脚踹过去,登时就清醒了,丫的,我跟他在一起可不止一个多月了,根本没有和他做过,结果他告诉我说他一个多月没碰过女人?这意思是说他一个多月前跟别的女人上了!那个女人显然不是吴丽丽。

    周家齐被我踹了一脚,刹那间就清醒了,结结巴巴道:“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那个?人!”我一下子坐起来,忽然就气得睡不着了,他妈的不是说为了我么?还的,做做表面功夫就算了,背着我去搞女人算是怎么回事?亏我还相信他,被他感动得痛哭流涕。

    都说男人在上的时候容易说实话,这就是贪官被二给揭的缘故,周家齐刚才那话肯定是在没有清醒的状况下说的,要是平常他压根不敢和我说这种话。

    他怕我跟他吵架,他还得谎话连篇的骗我,他怕苏芩伤害是我一回事,可是他劈腿乱搞又是另外一回事,周家齐脑袋完全清醒了,慌忙的想和我解释。

    还没等他说话,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愤愤道:“周家齐!我还以为你对我是真心实意,你他妈不过就是找个理由去找女人而已!”

    “你都不让我碰你,我能怎么着!我逢场作戏都不行么?”他个死不要脸的,他还有理了。

    我正是气头上,想也没想就回:“逢场作戏?逢场作戏作到上去了!你他妈还真够作的!你丫没有手么?你不会自行解决啊!你就那么控制不住!你是路边儿的包狗么?随便捡个就滚上了!”

    说完之后,我脸刷的就红了,两腮滚烫的很。我刚才都说了什么?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立马躺下,把被子一拉怒道:“睡觉,明天咱们各回各家,混蛋!最好把你那些破事儿给解决掉,不然老娘跟你没完!”

    我没敢和他说分手,谁知道这厮会不会突然自杀,丫不像顾泉敢说不敢做,周家齐这个混账是真自杀,想起上次我现在还胆战心惊的。周家齐对我是真心的我知道,可他花心也是事实,我还以为他真有多痴呢?丫就是个王八蛋!不要脸的乌龟王八蛋。

    我越想越生气,便用被子捂住头不搭理他,也没心思像上次那样骂他。

    周家齐现在清醒的很,完全没什么**了,不知道是跟我卖萌还是怎么着,在我耳边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他妈出去找个人上,然后告诉你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么?”我真没见过像周家齐这样不要脸的混账东西,转过瞪着他:“刚才是谁理直气壮的跟说是我不让你碰,你才出去找的,现在又说不是故意的,周家齐,你说谎能不能有点儿技术含量!说个谎都这样漏洞百出!算了,懒得和你说,睡觉吧,明天我还得上班呢!”

    我现在被他气得压根睡不着,可我不想再搭理他,就是睡不着也假惺惺的闭上了眼睛。

    周家齐伸手拍了拍我,低声道:“我错了……”

    我继续没搭理他,一次我还相信他,现在他总是这样,我也无法再相信他了,再想起那天郁明珠那件事,我心里还堵得慌。每次吵架的时候,都会莫名的想起他的很多缺点。

    “小桐,别这样……我知道我……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去应酬,让人给灌醉了,我真错了……”周家齐还想继续用甜言蜜语哄我,他现在是怎样,想用甜言蜜语哄我和他上么?呵呵,真他妈够不要脸的,我真想回他说:“你丫没错,你丫全是对的,逢场作戏嘛!”

    可我没说,我压根不想和他说话,我他妈就等着他甩我的那一天,到时候是他不要我的,他就找不到什么说辞了,我现在感动什么的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满肚子的火儿。

    而周家齐还在我背后絮絮叨叨,温柔的气息在耳边:“我真错了,小桐,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真的……我保证……”

    “你他妈是唐僧转世么?啰嗦什么!”我终于忍无可忍,一翻,头狠狠的撞在他鼻子上。周家齐捂着鼻子看着我半响,最后杀猪一样叫道:“李雨桐,大半夜的,你谋杀亲夫啊!”

    “夫你大爷!我他妈还没和你结婚呢!”我琢磨着,他应该被我撞得不轻,肯定很疼,这样一想,我心里就舒坦多了。丫的,要我练了铁头功更好,一准儿把他鼻梁骨给撞歪了,毁他容貌,让这不要脸的包还到处乱搞。

    周家齐见我这种反应,自觉无趣,也就没叫了,摸了摸鼻子说:“脑袋还硬!”

    我嗤笑一声,讥讽他:“哎呦喂,还能有您那地方硬……丫要是软不下来,成天到处乱搞,不如直接阉了的好!”

    我说完这话之后我就有点儿后悔了,人果然不能太冲动,一冲动就掉节了,掉节就算了,还特别的作死。

    周家齐盯着我片刻,忽然翻上,眼神里都透着气:“亲的,我誓我以后再也不到处乱搞了,我就只和你搞!”

    “谁要和你搞了!你脑子有毛病啊!给老娘滚下去!否则别怪我脚下无!”我话刚说完,就被他压住了脚。

    然后那厮的嘴就凑了过来,吻我的唇,接着吻我的脸,游走到脖颈,左手隔着睡衣轻揉着我前的柔软,右手滑到我下勾住了我的底裤。现在是什么况?……丫混蛋是要强上么?丫要强上我完全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要是顾泉我还能把他暴打一顿,可是周家齐这厮不一样,他跆拳道黑带六段,这厮劲儿也大。

    他已经开始扒我衣服了,唇顺着脖颈一直吻到了,我子猛的一震,结结巴巴问他:“有儿么?赶明儿怀上了怎么办?”

    我以为他是没有的,结果周家齐这个混蛋沙哑着嗓子在耳边坏笑说:“当然有……”

    话说完,便开始扒我的衣服,他自己也扒得精光,温的肌肤与贴在我上,一只手还停留在我前。

    我的子也有些了,双手搂住他的脖颈,夜还在继续,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味道,男女的喘息清晰入耳……

    我终究还是让周家齐给睡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我心里还是很不安,我现在和周家齐到底算什么关系?人?我算他诸多人中的一个么?我想一脚蹬了他,却又蹬不了。他花心,却也还算对我好,至少懂得保护我。

    罢了,蹬不掉就蹬不掉吧,遇到这样的泼皮无赖我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只要他别说结婚什么的就好,反正我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呵呵。周家齐,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就是没有苏芩那事儿,只怕他也有理由去花心。

    想想,我心里还是有点儿伤心。第二天早上也没心和周家齐说话么,他却高兴的很,坐在餐桌前啃面包啃得那叫一个香。我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暗骂他包!妈的,早知道他这么,我就不该说那种话刺激他,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不作不死,说的就是我!

    周家齐也作,他是矫做作,我就看了他一眼,他不知道怎么就注意到了,抬眸冲我抛媚眼:“想看帅哥就正当光明的看,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我横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看你了?少在那儿自作多!”

    “你就看我了!”他很不要脸的说。

    我想了想,忽然想起周星驰某部电影里的台词,于是我傻的回他:“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周家齐那厮虽然也姓周,但是他没有周星驰的思维,他点点头说:“对啊,我是在看你。”

    我:“…………”周家齐已经不要脸到了一定的境界,我已经无言以对了,只得埋头继续吃东西。

    吃完之后,周家齐说送我去上班,我果断拒绝,惊恐的看着他:“我自己去就行了,不劳烦您老人家了!再说你也不顺路不是么?”

    “干嘛,李雨桐,你嫌弃我?我告诉你,那件事儿我已经解决了,现在就是告诉人家你是我女朋友也没什么事儿了。”我和周家齐一起走到门口,他手搭在我肩上,满脸兴奋的说:“想想都有点儿激动!”

    他什么时候解决的?我怎么不知道?他怎么没和我说过?算了,管他什么时候解决的,现在最关键的是,不能让公司的同事现他是我男朋友。

    我死活不肯让他跟我去,他不死不休的要跟着我去,我只能祈求别在半路上碰到了同事什么的。

    周家齐陪着我一路走到了公司外面的喷水池那儿,我急忙的催他:“你快走吧,让人看见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我就是要告诉他们你是我女朋友!咱俩相处得好,看那什么何生亮还敢打电话给你!”周家齐一边儿走一边儿愤愤的说。

    我低着头,生怕别人看见我的脸。“诶!雨桐!这你男朋友啊!”我听到了亮亮的声音,遂他惊道:“周家齐!”

    我抬头慌忙过去捂住亮亮的嘴,立马否认:“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债主,我还欠他钱!他就找这儿来了!一大早的跑来围堵我!”

    “李雨桐!”我看见周家齐的脸黑了。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