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扑朔迷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宋鸣这样问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怀疑是周家齐害死了吴丽丽,也……的确是周家齐害死了吴丽丽,如果他不去招惹吴丽丽,吴丽丽就不会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丢下吴丽丽拉着我走,或许吴丽丽也不会死的,其实……是我害死了吴丽丽……

    原本已经淡去的恐惧感,在此时又升了上来,我强压着心中的恐惧,佯装的一脸若无其事:“嗯,对,从周六到今天早上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宋鸣回答得很敷衍,仿佛是在故意隐瞒什么。

    他不会真的怀疑是周家齐害死了丽丽吧?或者说,他怀疑是周家齐把丽丽给推到了水里去的,诸如此类的。

    我走进了一步,故作冷静的问他:“宋总,你不会怀疑是家齐害死了吴丽丽吧?”

    宋鸣脸色一变:“不是,你瞎想什么?我只是觉得吴丽丽死的有点儿奇怪,她可是游泳健将。”

    “宋总和吴丽丽很熟?”难不成宋鸣暗恋吴丽丽,所以那天看到吴丽丽和周家齐在一起才会义愤填膺的为我打抱不平?他其实的妒忌,妒忌吴丽丽做了周家齐的小人。

    宋鸣神微变,眼神有些闪躲,他却还在故意掩饰着什么:“吴丽丽是名人,这个大家都知道的。行了,下班早点回家吧,路上小心点儿。”

    话说完,宋鸣就急匆匆的走了,仿佛生怕我再问下去。

    这个宋鸣也太奇怪了,他如果不是怀疑周家齐害死了吴丽丽,他问我这种问题做什么?他和吴丽丽又是什么关系?如果没关系,他做什么这么关心?难不成……当年的事,他也知道,他也是周家齐的高中同学啊,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不错。

    我带着满腹的疑惑走出了公司大楼外面那个广场,绕过那个有喷泉的水池,走了一段路,那里有个停车场,我看见周家齐的车停在不远处。

    我左顾右盼的,没见到有熟人,才急匆匆的走了过去,周家齐已经在车上等着我了。他的神和往常没有什么分别,淡淡的问我道:“今天工作如何?有人欺负你么?”

    他总问这一句,貌似我很好欺负似的。我摊摊手道:“谁还能欺负我?”

    周家齐伸手捏捏我的脸,叹息道:“我还不知道你么?像你这种臭脾气,孤僻又自闭,惹火了还容易揍人,放公司就容易让人排挤,容易吃暗亏。公司里那些八婆我还不知道么?每个公司都差不多。”

    “你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天齐集团还那么多八婆,就你家集团旗下那kTV,八婆特别多!也没见有人开了他们啊!”我冷哼了一声,也若无其事的讥讽周家齐。

    我说的那家kTV他也知道,就是我九年前刚来雁城的时候卖酒的那家,迄今为止,我呆过的地方,就那地儿八婆最多,已经八婆到传谣言说经理和谁谁谁有一腿,其实根本就没那回事儿,最后经理一查,一个个都互相推诿,推来推去就推到我上来了,愣是说是我说的。

    那时候我格冷淡,其实现在也没好到哪儿去,只是如今我懂得要与人打交道,而当时只知道一味的做事,业绩倒还不错。可我没有朋友,于是出事儿的时候那些八婆都把罪过往我上推,我他妈根本就没和她们讲过话,也不知道怎么就说是我传的谣言了。

    好在经理是明白人,也没有说我什么,只假惺惺的把我训斥了一顿以服众,私底下告诉我说,要和同事处理好关系,否则将来会吃大亏的。

    现在想起来,经理真是个好人,这样的好人并非在每个地方都能遇到的,职场的凶险可比官场,刀光剑影谈不上,却也是步步为营。不是你踩着别人就是别人踩着的你,就像嫔妃上位似的。

    在周家齐手下做事的女秘书,好几个都想嫔妃上位,表面一团和气,私下里斗得跟乌眼鸡似的。然而也没见周家齐把她们给辞退了,周家齐给我的解释是:“人无完人,培养一个值得信任,又有能力的员工并非是一天两天的事,如果因为一点儿小事就炒了对方鱿鱼,亦或是揪着一点儿小事不放,那么公司就不必再开下去了。人都给炒光了,都给得罪完了,谁还替你做事。恐怕还得怀恨在心出卖了你。”

    说完之后,周家齐还语重心长的教育我说:“所以李雨桐,在公司里要跟人好好相处。”

    我回以鄙夷的目光:“大道理还多的,怕谁不知道你是虚伪呢?”

    虽然我表面深深的鄙视了周家齐虚伪,但我心里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对,如若不是犯了什么大错,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必要无端端的去得罪什么人,职场不比学校,一旦出了事儿可不是让训导主任什么的训训就完了。事儿小点儿是赔钱,事儿大了就得整局子里去,弄不好关个几十年,出来不是人老珠黄就是风烛残年。

    我和周家齐在车上你一句,我一句讥讽得差不多了,便已经到了我住的地方。周家齐这厮疑心病重,因为今天是小胡开车,他不乐意让小胡染指他的别墅,咳咳咳……这话是他说的,他居然说人家染指……这词儿用的……

    回到我住的公寓里,我颇为不满的埋怨他:“去你那别墅是染指,到我这儿就不是染指了,瞧瞧你那区别对待的扭曲心理。”

    周家齐坐到我旁,一本正经都我说:“我那别墅可是秘密基地,可不是谁都能去的,赶明儿小胡改去别家公司了,透露我的行踪什么的,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呢!”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林子越,林子越是来过这别墅的,看来周家齐还信任他的。哎,周家齐信任的人似乎并不多,我摇摇头哀叹:“如今这个世道怎么了?连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周家齐,你们这些人怎么都一个样儿啊,今天宋鸣问了我一个问题。”刚才在车上,因为小胡在的缘故我便没有和周家齐说,这会儿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才开了口。

    周家齐伸手摸着电视遥控器,漫不经心的问:“他问什么了?你至于这么唉声叹气,伤悲秋的么?”

    我拿过他手里的遥控器,声音不觉变小了些:“他问……周六那天,你是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他还说吴丽丽是游泳健将,怎么会淹死的。”

    我一提及吴丽丽,周家齐那张俊脸刹那间便青白交纵,莫要说是他,我自己提起吴丽丽的名字也是胆战心惊的,仿佛她就在我后。我不知道这样的恐惧还会跟着我多久,反正一时半会儿我是缓不过来。

    客厅里原本稍许轻松的气氛在此时也变得沉重,莫名的压抑,仿佛可以压死人一般的压抑。静寂半响,周家齐才缓缓开口:“他还说了什么?”

    我舒了口气:“没有,可我觉得他怪怪的,他和吴丽丽认识么?”

    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私底下,吴丽丽和宋鸣都很有可能认识,中国这个复杂的社交圈子里,他们互相认识也不奇怪,若说他们有什么缠绵悱恻的风月往事更是再寻常不过。

    周家齐虽然生活在那个圈子里,却也不是万事通,他摇摇头道:“不知道,我和宋鸣并没有什么深交。自从高中宋家败落之后,我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就是时代初期他也杳无音讯,直到时代的一款小游戏一夜之间爆红全国,宋鸣才出现。不过,宋鸣应该不会莫名其妙的问你,我看他可能真的认识吴丽丽。”

    宋鸣认识吴丽丽?那么宋鸣和吴丽丽到底是什么关系,他问我那种话,分明是很关心吴丽丽的死,大有非要查个水落石出的意思。难不成,宋鸣和吴丽丽还能是恋人,这也说不准。

    “家齐,你说宋鸣和吴丽丽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啊?我看他关心吴丽丽的事儿的,而且那天在云水镇,他反应那么大,替我打抱不平的,我虽然是他公司的员工,但和他根本没有什么交,他那么大的反应是不是因为看到了丽丽?”我如实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周家齐摸着下巴,眉头紧皱:“这倒也是不无可能。”

    因为吴丽丽的事儿,我和周家齐整整一周都寝食难安的,纵然表面轻松,良心上也过不去,直到第二个礼拜一才缓和过来。

    而宋鸣,他似乎一直很关心吴丽丽的事,诚然是表面有意的在掩藏,却还是被我无意间察觉。

    因为周一下午三点有个会,讨论新项目的,说是一款武侠游戏,根究某部网络知名武侠小说改变的。这个会议三位创始人都会出席,为亲民的创始人,宋鸣便到六楼巡视了一圈,说了一些很官方的话。

    当他走到亮亮后时,脸色却忽然变得不太好看,亮亮的桌上有一本八卦杂志,这几天正在大肆的报道吴丽丽的死,吴丽丽的过往,连封面也是吴丽丽。亮亮看见宋鸣脸色那么难看,以为宋鸣是见不得他上班时间看八卦杂志,吓得慌忙就将一整本塞进了垃圾桶里。

    宋鸣脸上的神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看的我心里莫名的毛。

    下午下班之后,我在大厦门口碰到了宋鸣。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低声道:“我和吴丽丽并不认识,李小姐,可以聊一下么?”

    话说完,他就拉着我走。我甩开他的手,拉出一段距离,默默的跟在他后,我不知道他要同我聊什么?难道他知道吴丽丽是做了我的替死鬼?

    走到了停车场,他面无表道:“上车。”

    我心里有点儿害怕,他会不会真的和吴丽丽有什么关系,所以来报复我们。但我还是上车了,因为有些事是瞒不住的,也没有必要瞒。

    “其实那天,你们离开之后,吴丽丽一直跟着我,她说家齐走了,问我回不回雁城,若是要回去的话,便搭个顺风车。”宋鸣手轻敲着方向盘,平静如斯:“后来我就搭了她回去,在青涯河边让她下车,随后我就开车走了,走的没多远,我从后视镜中看到了一个人的影,他把吴丽丽推到水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