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命如草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周家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我虽然猜到了几分,却还是震惊,也心疼:“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告诉苏芩……,你何必这样担着。”

    “苏芩不相信,毕竟当时……韩宇是在我面前死去的,而且顾泉和苏芩妈妈并不熟悉,所以苏芩也不相信是顾泉通风报信的,认为是我做的……”周家齐的眸光里透着恐惧与痛苦,就如他之前与我提起他妹妹周家馨的死一般,他说他妹妹就在他眼前让人撕票。

    比起我过去那些所谓多悲惨经历,周家齐似乎比我惨多了,体上的折磨往往不如心灵上的,如果我经历了周家齐所经历的那些事,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像他那样坚强。

    至少,他在旁人面前从来不露痕迹,至少,在旁人看来他是很正常的,丝毫不像是经历过那些事的。往往这样的伪装会比真正的疯子更痛苦,疯子神志不清,许是活在自己幻想的那个世界里。

    而清醒的人,偏偏要伪装,那才更痛苦。我想起了当年跳楼自杀的那个富二代,周家齐当时虽不是想要他的命,却间接导致他死亡,周家齐心里一定是很痛苦,很害怕。就是后来提及此事,他眼底里也还是透着掩藏不住的恐惧。

    其实我听了心里也很恐惧,尤其是想起吴丽丽的死,我更是胆战心惊的,也愧疚。说到底,吴丽丽不过是做了我的替死鬼。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些,转而对周家齐道:“家齐,如果苏芩不相信,你也得找到证据让她相信啊,对,你报复顾泉,你是让顾泉痛苦了,可是……苏芩现在回来了,你如果不把事和她说清楚,她还可能继续下去,你还要继续掩饰么?你这样会害死很多人的,吴丽丽她是无辜的,我不希望再有下一个吴丽丽,我也不想看到你再这样痛苦下去了,你明白么?”

    周家齐脸色苍白如纸,他侧眸看着我良久,紧皱着眉头道:“我明白…可是…”

    “可是什么?”我并不想掀开他的伤疤,然而事实却由不得我,周家齐说我胆小鬼,就知道逃避,在这件事上,他和我的态度却也差不多。

    很多时候,当事没有生在自己上时,大部分人都可以很轻松的说怎么着怎么着就行了,有什么可怕的。

    周家齐被我这么一问,又陷入了恐惧之中,我从来不曾见过如此的周家齐,他素来是嚣张狂妄,吊儿郎当,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我伸手抱住他,附在他耳边温柔道:“可是什么?家齐,不要怕,我在你边。”

    当我害怕的时候,周家齐也是这样抱着我,安慰我,告诉我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无论什么事总有解决的办法,只是这件事格外棘手罢了,最重要的是是……周家齐心里仿佛有个心结,他自己打不开,事也无法解决。

    周家齐似乎平静了些,脸上的痛苦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就像木偶一样,没有任何表,我知道,他在压抑,压抑着他内心的恐惧。

    他闭了闭眼,继续道:“当初韩宇和苏芩私奔之时,只告知我和顾泉,顾泉过去是个很会伪装的人……”

    话说到这里,周家齐嘴角浮上的讥讽的笑:“他现在也很会伪装……”

    的确,顾泉一直很会伪装,他明明是个暴力狂加混蛋,偏偏还在公众面前一副他是新好男人,我和周家齐深深的伤害了他的神,演的就跟真的似的。

    周家齐上高中之时,还不像现在这样险狡诈,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单纯的高中生,只是比起普通的高中山,稍微不单纯了那么一点儿。但和普通高中生一样,周家齐也是个相信友的男孩子。

    所以,他一直很相信顾泉,却没有想到,顾泉会故意害死韩宇,韩宇当初和苏芩一起私奔,顾泉告诉了苏海东的老婆,也就是苏芩的妈妈金瑞琳,金瑞琳的老妈是被韩宇他爷爷弄死的,现在韩宇还要拐走她女儿。

    金瑞琳便带人追了去,韩三爷得知自己孙子和仇人的外孙女私奔之后,差点儿没气死,也带了人去追。

    周家齐回忆起过去之时,神总是痛苦的,让人看了那么心疼,他默了默,又接着道:“他们私奔的时候,我去送他们,眼见有人追了来,我们就分散了跑。我和韩宇一路,让顾泉带着苏芩跑。我怎么也没想到,顾泉会为了一个女人出卖兄弟,韩宇在跑的途中中了枪,是苏芩她妈妈亲手杀了他……”

    所以,苏芩不能怪她妈妈,就只能把所有的罪过归咎于周家齐上。而周家齐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承受着,如今又为了我……还是了无辜的丽丽。

    看着周家齐痛苦的样子,我有些不忍问下去,顿了半响才问道:“什么意思?顾泉为了个女人……是苏月?”

    周家齐点了点头:“是,苏月是私生女,苏海东当年会和金瑞琳结婚,纯是为了利用,因此……抛弃了谢雅欣。后来谢雅欣生下了苏月,威胁苏海东,苏海东没有办法,才将苏月带回了苏家。苏月并不知道她的生母是谁,只知道自己是私生女。金瑞琳一直不喜欢她,苏海东也不喜欢她,如果不是因为苏芩……她可能早不在这个世上了,可我没想到,她会因为妒忌,而去害苏芩。”

    “你是说……是苏月唆使顾泉那样做的?”我惊,没想到顾泉对苏月的感那样深,我忽然觉得顾泉很可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月对他根本没有什么感,有的只是利用罢了。

    周家齐言语间透着嘲讽的笑,像是在笑顾泉:“对,是苏月唆使的,也是苏月让顾泉去告诉金瑞琳,苏芩和韩宇私奔的。如果没有苏月,顾泉根本见不到金瑞琳。”

    所以说,苏芩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归咎于苏月和顾泉丧心病狂的算计。而苏月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儿,全是因为嫉妒心。

    然苏月和顾泉所犯的下错事,苏芩全都归咎在周家齐上了,这也是周家齐这么多年来总是折磨顾泉,也折磨苏月的缘故。

    可是……以前我还见周家齐对着他们笑,他怎么笑得出来,他每次看着他们一定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要了他们的命,然他还跟苏月在一起,甚至还让苏月对他产生了感!看得出来,苏月对他的确有感,而且苏月很想嫁入周家,想必她也是想翻,若是嫁入了周家,就没人会拿她是私生女说事儿,大概也没多少人敢说。

    同我说完那些过往之后,周家齐的神稍微轻松了一些,缄默半刻又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雨桐,这些事你不要搀和,我会处理好的。”

    “你要怎么处理?家齐,你难道又要让别人给我当替死鬼!现在丽丽已经死了,你……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再做这种缺德的事了,如果你这么做了,我和你在一起也不会安心的,你自己也不会安心……”我一听周家齐说那种话,心里就无比的恐惧,我怕会再出了人命,现在丽丽死了,我也就够怕了,连同周家齐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

    周家齐眉头一直紧皱着,将我拉进怀里,他自己可能比我更怕,却硬撑着安慰我:“雨桐,你别害怕,这件事我肯定会处理好的。”

    “你要怎么处理?”我抬眸,睁大了眼睛,有些恐惧的又问了他一遍。

    周家齐深吸了口气,温的气息喷在我耳边:“我想,这件事是时候解决了,正如你所说,不能一直这样下去。顾泉和苏月…现在也活的太自在了点儿,是该给他们点儿刺激…”

    周家齐此刻说话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分别,我心里却莫名的觉得恐惧,我握住他的手,头靠在他膛上,声音里透着我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恐惧:“家齐,不要弄出人命好么?就算真的是罪有应得的人,你也不要去搀和出人命……”

    “好,我听你的。”周家齐的手覆在我头上,轻抚着道:“别怕,没事的,我也不会有事的。”

    这一晚上,我睡的十分不安稳,早上也是被噩梦惊醒的,我看到了丽丽的脸,她的脸被水泡的浮肿,而我……我也泡在水中,她的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

    “啊!”我惊叫一声,骤然坐起。

    周家齐被我的尖叫声给惊醒了,他也坐起来,轻拍了拍我的背,温柔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想起丽丽的脸,到现在还后怕了,她是因为我和周家齐才会死的,周家齐为了我才让人家当了替死鬼。

    我这辈子做过不少的混蛋事儿,却没有做过这样的亏心事儿,我现在一想起丽丽,就寝食难安,就是睡着了只怕也是噩梦连连。

    我第一次感到恐惧,抓着周家齐的手臂结结巴巴道:“我……我梦见丽丽了……家齐,丽丽是我们害死的……”

    周家齐听见丽丽的名字,脸色刹那间青白,沉沉道:“雨桐,不是你的错。过几天我让子越去丽丽家里一趟……,不,我让他今天就去,你别怕。”

    在我不曾接触到顾泉,不曾接触到周家齐,不曾真正接触到这些看似风光的豪门以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有些人的命是那样不值钱。

    吴丽丽是做了我的替死鬼,周家齐用了几百万就封了她家人的嘴,所有人都以为吴丽丽是自杀。媒体更是给了一个很官方的报道,说吴丽丽是因为压力大,早就患有抑郁症,还找来了她的经纪人,说什么吴丽丽之前就自杀过,最近和周家齐在一起,更是承受不住来自外界的压力,便跳河自杀了。

    命如草芥,吴丽丽的命就被那么几百万买了。

    周家齐在第二天便缓了过来,就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而我却一直良心难安,到了周一上班的时候也没能缓过来。

    坐在办公室里,亮亮和钱雪雪他们都在讨论着吴丽丽的死,我心不在焉的动着鼠标。旁边的电话忽然响了,响得格外刺耳,我定了定色,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声:“是李雨桐么?”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