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不期而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电话那头的郁明珠愣了一下,接着很有礼貌道:“麻烦把手机给家齐……”

    呵呵呵……还客气的,那天不是还挑衅来着么?得,我也没兴趣跟跟她玩儿,便扯着嗓子喊:“周家齐,电话!”

    周家齐正在洗菜,满手的水,一边儿用手在围裙上擦着,一边儿道:“给我放耳朵这儿。”

    “你自己没有手么?”我颇有不满的抱怨。

    周家齐坐到我旁,耳朵支过来,对我道:“你没看见我的手湿的么?”

    你刚刚不是擦过了么?真是有病,我没说出口,只把手机塞他耳边。他立即恢复了平时的一派商人模样道:“喂,哪位。”

    “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不必担心,对。”周家齐大概听到是郁明珠的声音,声音有了些微妙的变化,接着又道:“那就这样吧。”

    我时常在想,他是不是当着别的女人的面儿也经常这样,他是不是也在给别的女人做饭。我把手机给放茶几上,有意无意的问周家齐:“喂,周家齐,你给多少个女人做过饭?”

    “我长这么大,除了家馨,就给你做过。”他面不改色的,仿佛他真的只给我一个人做过似的。

    我盯着他怀疑道:“真的?你难道没给郁明珠做过?”

    “以前都是女人给我做饭,谁像你啊,我告诉你,你要不对我好点儿,我就跟人跑了。”周家齐现在还在为刚才亮亮给我打电话的事儿而介怀。

    我冷哼一声:“跑就跑,貌似谁要拉着你似的,滚得越远越好,省得老娘看了你心烦。”

    “李雨桐,我现你对我跟对顾泉完全是两种态度,你说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儿么?”周家齐又提起了顾泉,他总觉得我对顾泉比对他好,事实也的确是如此,我对顾泉好,结果换来的是他狠狠的在心上捅我一刀。

    我对周家齐好了两天,他也往我心上扔石头,硌得慌。我他妈可没那么犯,他要对我不好,我也没有必要对他太好,咱俩就这么凑合着吧。

    谁都想找一个自己,自己也的人结婚,亦或是谈恋,可哪有那样容易,能找个适合的就不错了。而我呢,我现在对周家齐的态度就是一个伴儿,备胎,等哪天老娘找了真,就一脚把这孙子给踹了!

    反正这孙子也没太把我当回事儿,说白了就是他诸多女人中的一个,兴许是我对他稍微不同。我虐他,所以他就得给我做饭。所以男人就是,周家齐已经到了骨子里。

    说找个真,我这辈子估摸也找不到了,这东西本就奢侈,我的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如今剩下只得是血淋淋的现实。

    太过现实的社会,容不得我对周家齐说什么甜言蜜语,我笑回他:“温柔?有那么多女人对你温柔,用的上我么?做饭去吧啊!”

    于是,周家齐就给我做了许久的饭,直到我的脚伤好了。那时候已临近十二月尾,我想起了一歌,七月份的尾巴,那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那是狮子座。我讨厌狮子座,因为顾泉他妈的是个狮子座。

    于是我把歌儿给改了,我唱的是十二月的尾巴那是手座……,我是个天蝎座,周家齐丫是个散漫的水瓶座。

    周家齐说我拥有天蝎座的外貌,还有天蝎座的极端孤僻,最后临了他又补了一句:“你还有天蝎座的冷漠,城府太深,我真怕哪天你会虐死我。”

    我笑:“你有水瓶座的怪异,善变又没定,等你找到了更新鲜的猎物,咱俩就一拍两散了,我还怎么虐你?”

    我和周家齐和平常的侣没有什么分别,这厮花心,我不搭理他,他说我冷漠。我也懒得管他,他怎么着怎么着,反正他就是一不要脸的烂人。

    十二月末,天气转冷,沈黛陪我去商场买了件儿大衣,黑色的,倒是符合我一贯的风格。出了商场,我接到了叶星的电话,说来,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叶星了,也是因为这段时间周家齐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都没什么机会联系叶星。

    叶星约我下周末去外地,说是找到了当年负责我爸妈案子的那位警察,这是个好机会,我当下就答应了。

    我告诉周家齐说我去见刘小倩了,他满脸不悦的叨叨了一阵子,最后还是答应了。我才懒得管他呢,他不答应我还是得去,关他叼事,他也不缺人陪,指不定我前脚一出门,后脚他就带着哪个姑娘去开房了。

    还假惺惺的说要送我去车站,最后又说他开车送我去,我温柔体贴又贤惠的说:“家齐啊,你也忙的,好不容易一个周末,就别跟着我瞎折腾了,赶明儿肾虚了,你那些人不得打死我啊!”

    “我没有人!”周家齐黑了脸,义正言辞的说:“我根本不是那种人!”

    哼,我信他才有鬼呢!前段时间和郁明珠的绯闻闹完了,这会儿又和一个叫啥丽丽的嫩模闹上了,说是丫玩儿车震。丫就是这嗜好,喜欢跟嫩模玩儿车震。呵呵呵,于是我都不让他碰我,一碰我就往死里打。他说不带这样的,我说你丫不是有一堆陪你玩儿的么?然后周家齐默了,他也知道他自己的确很不要脸。

    我和叶星周五就赶去了那个地方,是在雁城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古色古香的,就是看着稍微贫穷了些。不过,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心倒也舒畅,搞不好都能多活两年。

    我和叶星先找了酒店住下,第二眼一大早的就去找那位警察。据叶星说,那警察姓顾,叫顾晨风,妈的,又是个姓顾的,顾泉就不是个好东西,这个叫顾晨风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要是好东西就不会收贿赂瞎办案。把黑的都给说成了白的。

    我跟着叶星一路到了一条小巷子里,没有大城市的繁华,当光是走在这巷子里,我便觉很是惬意。

    走了一会儿,到了目的地,看样子是个四合院。叶星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儿,见了我们气道:“你们找谁啊!”

    他手里拉着条链子,拴着一只黄色的土狗,冲着我们狂吠,小男孩儿对着土狗斥道:“赛虎,闭嘴。”

    那狗倒也有灵,当下停止了犬吠,乖乖的坐在一旁。

    “小朋友,还记得我么?我上次来过的,请问顾晨风顾老先生在么?”叶星先开了口。

    小男孩儿满脸戒备的打量着我们问道:“你们找顾爷爷做什么?”

    “我是他侄女,前些时候来过的?你忘了么?”叶星扯了个谎,丫那神,简直就是影后了。这当侦探不光得头脑好用,逻辑思维强,反应敏捷什么的,还得有演技。

    小男孩儿思索了两秒,似乎想起了道:“你是两个月前来看顾爷爷的阿姨!”

    “是啊是啊!你看看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记得了!小小年纪,记真差。”叶星笑眯眯的,让我不怀疑她当真是顾晨风的侄女了。

    话说完之后,她又接着问道:“告诉阿姨,顾爷爷在么?”

    小男孩儿眉头微皱,一派小大人的姿态,连语气也是:“你们来的真不巧,顾爷爷刚刚出去钓鱼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的。”

    “他去哪儿了钓鱼了,我们去找他。”叶星笑眯眯的,和她平时酷酷的模样完全是判若两人。

    小男孩儿这会儿放低了戒备:“顾爷爷去了镇东的小河边儿钓鱼。”

    “好,小朋友,谢谢你啊,你真可,一看就很聪明啊。”叶星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将其夸赞一番之后,我俩就往镇东去了。

    我想这地方民风一定很好,莫不然刚刚那样一个小孩儿,那般就给人开了门,指不定一不小心就让人拐去买了呢。

    我和叶星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便到了小男孩儿说的那河边儿,果然,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河边儿,十二月的天气本就转冷了些,男人穿了件厚厚的外,类似于棉衣的那种。

    我低声问叶星:“那个就是顾晨风?”

    叶星点点头:“对,就是他,他本来不叫顾晨风的,叫顾欣荣,隐姓埋名来了这里,我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他的。”

    随着我们步伐的接近,顾欣荣好像觉了,微微回过头,见了我和叶星,瞬时脸色大便:“你又来做什么?”

    这话显然是对叶星说的,因为在此之前我并未见过顾欣荣。问完之后,他又疑惑的看着我。

    我走上前去,对他道:“你好。”

    他微眯着双眼,提高了警惕:“你又是谁?”

    叶星本就自带几分冷漠的面容,更为冷漠:“顾老先生,她叫李雨桐,李云威夫妇留下的遗孤。”

    顾欣荣的子猛的一震,提着桶,连鱼竿也不要,慌忙的就要走。虽说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从前到底也是警察,手也还算矫健,三步两步的就跑远了。

    我和叶星赶紧追了上去,我今天穿的是运动鞋,也是怕不方便。我和叶星一路追着到了他们家门外,顾欣荣一进门就将门死死的关上。

    叶星皱着眉头站在那儿道:“我之前也问过他许多次了,他死活不愿意说,我原想着带你来动之以,晓之以理的,没想到这个老头嘴那么紧。”

    “李小姐……”一个熟悉的男声忽如其来,吓了我一条,我一看,宋鸣!宋鸣今天穿了一休闲服,迎面而来。

    宋鸣怎么会来这儿?我点点头道:“宋总好。”

    宋鸣笑得依旧是那么温和:“又不是在公司里,不必客气,李小姐怎么会来这里云水镇?”

    我指了指叶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周末嘛,和朋友一起来玩儿。”

    “怎么没和家齐一起来?”宋鸣真是个多管闲事的,不过我得庆幸,宋鸣不认识叶星,也不知道叶星是做什么的。

    我继续扯谎:“家齐忙着呢,对了,宋总,您来这儿做什么?您也是出来玩儿?”

    本来作为一名员工,问老板这种问题实在是没有礼貌,但为了扯开话题,我就只得没有礼貌一回了。

    宋鸣笑笑道:“我住在这儿,我有空就会过来。”

    额……原来宋鸣还是一孝顺孩子,我继续扯出笑容道:“宋总,我们有事儿,就先走了。”

    “去吧。”宋鸣挥挥手,颇有领导风范。

    我心虚的拉着叶星往反方向走,都说人太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事实的确是如此,我塞牙缝了我。

    我他妈竟然看见周家齐了,他边还有个美女,两个人迎面而来。他妈的,要不要这么巧合?这是在玩儿不期而遇么?他要是知道我还在找叶星查我爸妈的案子,还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呢。

    叶星的反应很敏锐,当时就撒腿跑,我本打算跟着她跑的,结果被天杀的宋鸣拉住了,他看着前面的周家齐和美女,面色有些冷的说:“家齐怎么还这样,你不是说他很忙么?李小姐,你就这么被欺负?”宋鸣言语间透着打抱不平的意思,像是在为周家齐劈腿而替我不平。眼看着周家齐就要过来了,我冲叶星打手势,让她先藏起来。

    这个宋鸣他妈的简直是有病,周家齐可是他同学,他不帮他就算了,还要帮我打抱不平,死拉着我等周家齐他们走过来。

    我不知道周家齐边的美女和他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我一边儿扯开宋鸣的手,一边儿低声道:“宋总,你放开我,你要不放开我,就帮我挡一下,别让周家齐看到我,行么?”

    我看宋鸣也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干脆就求他挡着我。宋鸣的子和他气质很像,他有大侠的风范,他喜欢行侠仗义,尤其我还是他公司的员工,他沉着脸说:“你怕什么?你又没做什么,倒是家齐,你不是说他忙么?你看看他……”

    “我看他是真忙,我就别打扰他了,好么?”眼见着周家齐越走越近,我急忙躲在了宋鸣后。

    “宋鸣,诶,真巧啊。”我躲在宋鸣背后,听到了周家齐的声音。

    宋鸣的带着几许笑意,又有些莫名的冷意:“是啊,巧,家齐你怎么在这儿?”

    “我呀,这不过来办点事儿。”周家齐说:“诶,你女朋友啊?怎么同学会的时候不见带来。”

    宋鸣不知道状况,生生的出卖了我:“不是,公司的员工,你也认识。”

    然后将我拉了出来,于是我和周家齐四目相对……,周家齐脸都黑了:“李!雨!桐!”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