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幸福太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周家齐果断摇摇头,面不改色的说:“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儿?我是个正直的好人!”

    正直!正直个!他要直接说没有,我还信了,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显得他心虚了。我脑袋凑过去,附在他耳边冷森森问道:“真的没有?”

    周家齐露出心虚的笑,坚决的摇头:“没有!绝对没有!我用我的人格担保!”

    “你有人格么?”我私以为他是没有人格的,像他这种不要脸到极致的人渣加败类,他能有人格?他绝对没有!

    周家齐登时一脸幽怨:“有你这么说你男朋友的么?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是有跟他说过……我这不也是为你好么?”

    “好个!我李雨桐是那种靠关系的人么?”我怒了,义正言辞的告诉他我不是个靠关系的人,我他妈是个正直的人。

    周家齐伸手拉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知道你不是个靠关系的人,我也知道你有实力,可的光有那些是不够的,你明白么?”

    瞧瞧这话说得,一股子**味儿,我满脸嘲讽,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了小愤青的味道:“你知道么?就是以为有你这种**到极致的混蛋,这个社会才会如此**不堪,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混账王八蛋,才会有什么小三之类的!”

    “诶……我说你怎么又扯到这儿来了!”周家齐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亏心事,虽然有点儿不高兴的埋怨了一句,却也没有火,尔后搂着我道:“小桐,小桐桐!我怎么会是那种**的人,我肯定不会做那种事儿,你还不知道么?我就喜欢你,别的女人都入不了我的眼,别生气了啊,你看看你,还把自己弄成这样,真是的,以后遇到那种事儿别去瞎招惹……”

    他又开始喋喋不休,而我……总是贪恋他给的这么一点儿温暖,虽然我知道他在哄我。所以,我没有再与他提那件事。然心里还是不太舒服,便冷声问他:“你不走么?”

    周家齐脸皮很厚,他根本不觉他昨晚那事儿有多让人难受,现在一脸若无其事的:“我为什么要走,再说了,你都成这样了,我更不能走。如果你固执的要上班,那这几天我就在你这儿住,也好陪着你,让你去我那儿,你又不愿意去,你说你那么矫做什么?”

    “我矫?我又不是没手没脚,我养得起自己!”我愤愤的说。

    周家齐看了看我的脚,摸着下巴道:“你有脚?”

    我恨恨掐了他一把,却无可辩驳,我他妈的现在只能是说有半条腿,伤在脚心,但凡是触及地面都会疼痛。都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比起脚心疼,却略逊一筹。

    周家齐笑摸着我的脸道:“好了,好了,真是的,明天我让你小胡送你去公司,工作狂!”

    工作狂?我真的是个工作狂么?大约那是在追梦的路上,如今我的,不过是需要工作没,如果可以,我不愿束缚在某一座城市,我想背着画板,走遍天下。听起来很浪漫,却也很孤独,我骨子里是个喜欢浪漫的人,偏偏被现实磨得愈没有了浪漫细胞。

    至少,在被沈寂抛弃以前,我对这个世界还是存在那么一丝幻想的,那个时候,我还在同刘小倩一起看着少女系列的言小说。她渴望遇到一个白马王子,而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一双可以依靠的臂膀。

    辗转多年,到现在我却还在飘着,我曾经以为沈寂可以给我,后来我以为顾泉可以给我。到了周家齐给我温暖的时候,我以为他可以给我,然而到现在,我觉,幸福那么简单,却又那么难。

    周家齐晚上没有走,我的脚也不太方便,做什么都得要他帮忙,就是去上个厕所,也得让他抱着去厕所,然后他在外面等着。

    而我……贪恋的就是这一丝温暖,也怕他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儿,便没有再提及分手的事儿。我想,大约是我没有到一定的份儿上,我并非是好脾气的人。

    夜里十二点,我和周家齐躺在上,他伸手将我搂进怀里,轻声耳语:“小桐,别总是胡思乱想,我是个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

    就因为太清楚他是什么人了,我才不信任他。他把甜言蜜语都和我说尽了,让我渐渐泥足深陷,如今便是原形毕露。

    他说话,我便没有搭理他,睡不着却还是闭了眼。我现在没有什么心同他说话,想分手却又甩不掉,心简直烂透了。

    这一夜,虽有周家齐在,我却还不如一个人睡的那样踏实。第二天顶着重重的黑眼圈去了公司,化了很浓的妆才算是盖住了。

    因为我带伤上阵,没到几个小时就成了办公司的焦点,反正来与不来,都得成为他们议论的对象,我又何必不来呢。

    娘炮亮亮见我脚包得像木乃伊似的,一脸八卦的凑过来,还带着几分关怀的问我:“你的脚怎么回事啊?”

    “昨天摔的。”我敷衍的说,这个死娘炮,一个大男人娘就算了,还那么八卦。

    旁边的眼镜妹也凑了过来,不怀好意的问道:“你不会是让人揍了吧!都说了不是谁都能嫁入豪门的,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眼镜妹大概知道我就是新闻里的李雨桐,再加之昨天早上宋鸣还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怕是让人瞧了去,一个个都以为我是靠关系进来的!他妈的,我好像的确是靠关系进来的!那又怎样,我又不是没有实力。

    所以,我也不打算客气,冷声回敬:“做人啊,是要有自知之明,好好工作才是正道,不要整天在背后议论别人,整天就会做白梦。”

    眼镜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旁边的娘炮给她使了眼色,她也只得恨恨的闭了嘴。

    我知道,在旁人看来,我李雨桐就是个人,是我横在郁明珠和周家齐之间,每个明星,多少都那么一点儿脑残粉,看得出来,我旁边的眼镜妹就是郁明珠的脑残粉,就连桌面都是郁明珠的图片。

    这种脑残粉除却喜欢攻击她认为的自己偶像的敌对手的以外,还特别衷于扒偶像的私生活……

    本来这种脑残粉在网络上是键盘侠的,然而到了现实生活里也就那么回事,典型的欺软怕硬型。他们都认为我是靠关系进来的,他们都认为我是个人绿茶婊,自然也怕我去宋鸣那里,亦或是周家齐那里嚼舌根。在旁人看来,人不就喜欢嚼舌根么?

    他们既都当我是人,我又何必要对他们客气呢。我知道,整个办公室的人,没有几个喜欢我,那又如何,我认真工作就是,到底,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做什么,混迹职场这么多年,有些事我心里也是有数的。反正在公司和同事关系没有处理好,便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如若不是太过火,他们也不会做出些什么事儿来。除却这种鄙视我靠关系进来的,另外还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趋炎附势跑来巴结的,另外一部分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个人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态度。说到底,职场和官场也都差不多,大部分人都是报以明哲保的态度,谁会管你的死活。

    娘炮亮亮便是属于趋炎附势的那一类人,早上还和眼镜妹关系好的很,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却很的对我说:“雨桐啊,你脚不方便,我帮你打饭上来吧!”

    雨桐?我和他很熟么?罢了,食堂在二楼,我这个样子,肯定的是去不了的。我本来是打算叫外卖的,不过娘炮既然开口了,我也不拒绝,他喜欢巴结便让他巴结着,免得人家还认为我矫

    于是我将饭卡递给他:“谢了。”

    娘炮去了十多分钟,便端着两盒饭上来,坐在他的位置上,边吃边与我闲聊:“诶,雨桐,我看新闻里说,你和天齐集团的少东还有顾氏公子……”

    他言又止,看样子是想打听八卦,既然他想打听,我又何不接着他的嘴洗白洗白自己。虽说我不要脸,不过必要的时候,还是得洗白,毕竟在时代这种大公司里并不像那些个小公司那么好混。

    我笑笑:“也就是谈个恋,让人背叛了,跟着劈腿报复罢了,那些娱记为了做到夺人眼目,都喜欢大肆渲染。”

    “你的意思是说……顾氏公子先劈腿的!”八卦亮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要知道顾泉的公众形象是很良好的,太他妈虚伪了。

    当然,我也没有打算把他黑的体无完肤,淡淡的一笔带过:“豪门公子不都是那么回事么?没什么好奇怪的。”

    “那你和天齐集团的少东……”八卦亮还真是衷于八卦,典型的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型。

    我摊摊手:“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没什么好解释的,媒体怎么说怎么说,我早已经习惯了……”

    说到这里,我心里忽然一片凄楚,是啊,早已经习惯了。

    “我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难受啊……”八卦亮很八卦,喜欢巴结,心倒还好,见不得人难受。这点儿,我还算是看得清。

    我低头,苦笑:“没什么,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何必太在意别人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