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尘埃落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当周家齐说出这话的时候,我脑袋里乱成了一团,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是周家齐,他不是别人,他父亲是周朝章,而他,也是出了名儿的花花公子。

    “三个月。”我僵在他怀中良久,才竖起三个手指道:“如果三个月之后,你心里还有我,或许……我们可以继续走下去。”

    都说,的保质期是三个月,过了三个月之后便是磨合期。而周家齐的保质期似乎比常人更短一些,我给他三个月,也给自己三个月,我不敢确定,三个月之后他心里是否还会有我,可我愿意给他三个月,也给自己三个月。

    就因为过去遇到几个人渣而变得畏畏缩缩,拒绝未来,这……不是我李雨桐的风格。我的确是个十分作死的女人,明明知道可能是个坑,偏偏还要往里头跳。周家齐是个坑,如果可以,我会试着将他填满。

    周家齐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大约,他以为我会暴打他一顿,然后让他滚。他抱着我的手臂也僵了一下,片刻之后才结结巴巴道:“李雨桐……你的意思是……”

    “要是没听懂就算了。”我从他怀中挣脱,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竟说出了这样矫的话。

    周家齐呆了两秒,摸着后脑勺笑道:“听懂了听懂了,我怎么会没听懂,我又不是王二丫。”

    我看惯了平常风无比的周家齐,这会儿他做出这种挠后脑勺的羞涩动作,我不光是不习惯,我心里还一阵恶寒,忍不住道:“周……周家齐,你能不能正常点儿,你这样,我很不习惯。”

    “嘿嘿……其实我也不太习惯。”周家齐话语间还在继续羞涩,边说边往里头走。由于他太羞涩,羞涩的都低着头走路,结果砰的撞柱子上了。

    可想而知,这厮被撞之后叫得多么惨绝人寰,立马原形毕露。捂着脑袋对我喊:“李雨桐,你看见没有,我撞到脑袋了。”

    我还没答话,他又窜过来道:“你男朋友撞到了脑袋,你都不用安慰一下的么?快点快点,快过来安慰我一下。”

    周家齐明明撞得很惨烈,照常说我是应该安慰他的,然后帮他上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说那种话,我莫名的就想笑,然后我就笑了。

    周家齐一脸幽怨的看着我:“你还笑,快点帮我上药,大半夜的,哎呦喂,疼死我了……你说你那么快就答应了,害得我这么兴奋,哎呦,真疼啊……”

    周家齐对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很浮夸,浮夸到明明是一件很悲伤的是事儿,到了他嘴里都能变成喜剧。

    我想,和周家齐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开心的,不管是吵闹也好,亦或是像现在这样也好,至少我从来不曾憋屈过。甚至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或者说,在周家齐面前我是放肆的,我不需要伪装什么。

    周家齐说,伪装很累,为他的女朋友,我可以在他面前卸下伪装。是的,我在他面前卸下了伪装,不需要像猫一样温顺,也不需要像刺猬一样随时都防着任何人。

    而周家齐呢,我其实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卸下伪装,他在家里和在外面完全判若两人。那一夜,我和周家齐都没有睡,我们两个人背靠背的聊天,周家齐说,他的双胞胎妹妹周家馨在十四岁那年,和他一起被人绑架,被撕票了,就死在他眼前。

    以前,他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我不以为然,然而今天他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我却觉得心疼,难怪他格会这样分裂,或者说,他这样擅伪装,都是因为过去的经历太过残忍。

    周家齐还说,他妈妈在他和他妹妹八岁那一年自杀了,因为他爸爸找了小三儿,那三儿就是谢雅欣。小三儿还明目张胆着大肚子上门,还陷害他妈妈放火烧她,他爸爸要跟他妈妈离婚,他妈妈接受不了,就割腕自杀了。

    我还记得周家齐当时的神,那么凄凉,他说,他妈妈死在一个寂静的夜里,她死去几个小时之后才被佣人现。

    起初,我以为事就是那样,渣男出轨死原配的故事,到了后来,我才现,事原来不是那样简单的。

    从我和周家齐在一起之后,我的世界似乎也生了微妙的变化,我觉得我已经不那么压抑了,从前和顾泉在一起的时候,我其实还是很压抑的。

    我和周家齐关系算是正式确立了,周家齐也没有再玩儿那些无赖的手段,搞的我整天上新闻,不得已跟他出去吃饭什么的。

    而我,也算是稳定下来了,我搬出了周家齐的别墅。周家齐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周家齐说:“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在傍大款,我自己养得起自己。”

    周家齐露出无奈的神:“好吧,那随你,只是,你要注意安全才是。还有,不要住在沈氏名下的房子里。”

    “为什么?”我困惑不解,再说了,我哪儿知道那栋房子是沈氏名下的。

    周家齐很认真的说:“我觉得沈寂对你图谋不轨。”

    “神经病啊,我还觉得你秘书对你图谋不轨呢!”我甩给他一记白眼:“再说了,我又不是不给房租。”

    周家齐黑着脸说:“就是不行。”

    我冷着脸回:“最近你和郁明珠的绯闻闹的沸沸扬扬的,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和她有什么?我听说你可是她的第一个金主,是你一手把她捧红的。”

    “你……随便你吧,住我那儿有什么不好的。”周家齐妥协了,郁闷的抱怨道,没错,他的确是郁明珠的第一个金主,不过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儿了。说起来,他们这些富家子弟不都是这样么。只要他现在对我好不就行了,只要,他别和郁明珠来个旧复燃什么的,我都没有太大意见。在那个圈子里,绯闻什么的也都不过是娱乐,不过是炒作的手段罢了。

    于是在我和周家齐正式确立关系一周之后,我离开了他的别墅,租房子,找工作。我想,我的生活也需要回到正轨了。偷狗贼那里暂时没有单子可接,上次因为我被打了,单子生生的飞了。我告诉偷狗贼说我是因为被揍了,住院了,所以没法完成稿子。

    偷狗贼他不相信我,他认为我是在欺骗他,他认为我是为了拖稿。我无可辩驳,谁让我平时拖稿理由一大堆,现在我都成了狼来了的主角了。

    所以,我只能出去找工作了。说起来,我还是衰的,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混上个总监。哎,一辈子只有当美术设计的命。

    好在我还有工作经验,很快就找到了工作。这家公司是迄今为止,我进入最大的一家,整栋大楼都是他们公司的。叫什么时代游戏公司,除却游戏以外,还得开一些软件之类的。

    听说这家公司最初是由三个大学生创办的,刚开始以做什么顶贴机,什么各种山寨软起家,后来做了,就投资网游,用了短短的几年时间,就走向了国际市场。

    前两天来面试之后,通知我周一上班,于是我今天就来了。当时面试我的是时代游戏公司的总监,听说是三个创始人中的一个。

    我提着包包,大步流星的走进大楼里,心格外舒畅,一个人闷久了,还真得闷出病来,出来上班肯定是会遇到一些人的,也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但是总归是比呆在家里大门不出的强。

    时代的内部设计很有感觉,一看这设计就知道背后的设计师必定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诶,李雨桐,你是李雨桐吧?”我走到电梯里的时候,旁拿着公文包的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忽然盯着我问道。

    我看着这个男人有点儿眼熟,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只能点点头道:“嗯,你是……”

    “我是家齐同学,还记得么?”男人脸上挂着笑,对我道。

    我抬眸看了他一眼,尽量的回想,周家齐同学,周家齐同学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个啊!是……我有些不确定的问他:“你是……宋鸣。”

    那天帮我说话的那个男人,好像是叫宋鸣吧。他点点头笑道:“看来,李小姐记不太好啊。”

    我笑笑,没有再说话,说起来,人家当时还帮我解围,我竟然记不得他的名字,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

    “李小姐在这里工作?”宋鸣又问道,丫这不废话吗?我不是来这里工作难不成我还来这里玩儿啊,就是找人也找不到这地儿来啊。

    我继续点头,宋鸣又继续问:“李小姐是今天来的吧,以前我都没见过你。”

    “嗯,今天刚刚来,六楼,插画师。”我点点头,把他可能会问的问题都答了上来。

    我话刚说完,便已经到了六楼,我再次冲宋鸣笑笑,然后迅的走出了电梯。

    我的办公桌在靠窗的位置,坐在我旁边的是个戴眼镜的女孩儿,坐在我对面的是个八卦的娘炮,我之所以认为此娘炮八卦,是因为我一进门,就听见他娘里娘气的在和其他同事讲着周家齐和郁明珠的八卦。

    “你们知道么?那个影后郁明珠啊,以前可是天齐集团少东的小人,听说啊,周家齐为了她,可是差点儿赔上了半条命呢!”娘炮插着腰道。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