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被炒鱿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搞垮一家企业,导致人家自杀?周家齐说的是真的么?我看他这样沉重的神倒不像是说谎来骗我的。

    他什么时候搞垮过一家企业,不对,他什么时候因为我搞垮过一家企业。这个年代里因为破产自杀的人多了去了,因为周家的缘故而破产自杀的也多,他说的是谁。

    好奇心容易杀死猫,也容易锁住女人的心。我不过就是因为一时好奇,开口问他:“搞垮一家企业?死在你手里的企业好像不止一家吧,再说了,我怎么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因为我去整的谁家破产了?切。”

    我故作轻松,也是不想让他觉得我真的很好奇,虽然我心里是特别想知道。

    周家齐抬眸看着我,眼睛里竟有一些恐惧,就像他提起他妹妹被撕票的时候那样的眼神,那样的目光很少在他眼中出现,此刻也是转瞬而逝,周家齐定了定色,似乎在有意的掩饰他内心的恐惧,故作的满脸镇定:“那是九年前的事,你当然记不得,还记得九年前你在kTV被那个叫陶青的富二代欺负么?”

    “陶青!那个混蛋富二代!”我大惊,猛然想起当时陶青欺负我之后,不久他们家就破产了,后来陶青承受不住,就跳楼自杀了。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多想过,我以为陶青他们家就是正常的破产,根本没想到是有人因为他欺负了我而算计了他们家。

    陶青家当时算是富有的,但是和周家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未曾到盐城之时我就听过周家的名声,亚洲知名富豪周氏,这可不是虚的。为天齐集团的少东,周家就是动动手指,也能导致一些小企业破产。

    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我还是不敢相信,盯着他看了半秒,结结巴巴道:“周家齐,你……是说笑的吧?”

    “我有没有说笑,你心里很清楚不是么?”周家齐的目光很犀利,仿佛将我彻底看穿了一般。

    我摇摇头,立刻否认:“九年前我们根本不认识,你会出手帮我?”

    九年,我又想起了他那天说的了我九年,难道这是真的?

    从前我不相信缘分,可是在遇到周家齐以后我信了,有些事仿佛是命中注定的。

    譬如五岁那年,我把蛋糕拍他脑袋上,譬如九年前我救了被人追杀的他,虽然那个时候我没有看清他的脸,他却看清了我的脸。

    当我说九年前我们根本不认识的时候,他笑:“只是你贵人多忘事罢了,还记得当时有个被捅了两刀的男生么?忽然就冲进女厕所,把你吓坏了吧?”

    “你别告诉我那个被捅了两刀,脸上都沾满血的浑小子就是你啊?”我着实的惊到了,这样狗血的剧竟会生在我上。

    周家齐点点头:“嗯,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脸上没有血之后帅的你都要流鼻血了。”

    我:“…………”

    当时周家齐的脸上都是血,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哪儿知道他是谁啊,我要知道是他一定不会救他,免得他现在就着这事儿像狗皮膏药一样纠缠我。

    然而我九年前会救他也不是因为我有多善良,我是怕那些杀他的人杀了他之后,把我这个目击者也一起杀了。所以我才把他藏厕所里,还好心的帮他叫了救护车。我想都被刀子捅成那样了,估计得在医院躺好久。

    没想到他就躺了一个月,带着伤还搞垮了一家企业。不过我很纳闷儿,他不会就因为我救了他,就给搞垮一家企业吧,而且因为我救了他就喜欢我吧,这太不合逻辑的,小说电视剧里那些救命恩人什么都是经过长期相处次啊走到一起的。

    “然后,你就因为我救过你,就整垮了那家企业?”我很怀疑。

    周家齐摆摆手:“当然不是,是因为……你跟你妈妈长得很像,我当时看着就觉着你眼熟,回家一看照片……像方阿姨。”

    说到这里,他又摆出了一副略微悲伤的神,回忆起往事:“我八岁那年,我妈因为我爸找小三儿,吞安眠药自杀了,才过了没多久,我爸爸就把谢雅欣娶回家。当时我年纪还小,谢雅欣呢,她有事儿没事儿就虐待我,还有我妹妹家馨。后来方阿姨去我家,看见她动手打我,就扇了她一巴掌,不知道跟她说了些什么,她也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我和家馨了。大约是怕谢雅欣再欺负我们,方阿姨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看我们。直到我十三岁那年,她来看了我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看过我们了。最后我还是从保姆的口中得知,周阿姨和李叔叔在来雁城的路上,出车祸死了。”

    听着周家齐说这些话,我的脑海里莫名的又想起了多年前我爸妈死去时的那个夜,鼻子莫名的酸,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周家齐本还想继续说下去,见了我这副神,忽然停了下来,神很愧疚:“雨桐,对不起,我……”

    “没事,你继续说。”我抹去脸上的泪,强装镇定,我想,或许我可以从周家齐这里得知一些我爸妈当年出车祸的线索。

    周家齐伸手想替我擦眼泪,我下意识一躲,他有点儿尴尬,沉默了些许时候,又继续道:“别人都以为方阿姨和李叔叔是来雁城谈生意,却不知道他们是为了来看我和家馨才出车祸的。所以,雨桐,你爸妈会出车祸最大的缘故是因为我和家馨。当时我和家馨吵着要爸爸把方阿姨的女儿带过来,谢雅欣不答应,说家里的孩子本来就很多了。我和家馨那年才十三岁,根本没有能力做什么,直到九年前在那家kTV见到你……”

    我爸妈会出车祸,不是因为去谈生意,而是为了去看周家齐兄妹,我的脑袋轰的炸开,心里说不上来的痛。其实说起来,这件事也不是周家齐的错,从一开始就有人故意设计害我爸妈,就是他们不去看周家齐,可能也会在别的地方出车祸。

    即便我知道事实就是这样,还是有些无力承受,一下子竟说不出话来,心就像是噎住了,周家齐也沉默了,大约是看我的神色不大好看,所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我缄默良久,心才恢复了平静,但却也没了方才的好奇心,甚至不太愿意听下去,李雨桐,你还真懦弱。遇到这种事,就一味的想逃避。

    如果这些话是从叶星嘴里说出来的,我可能不会这样难过,可这话从周家齐嘴里说出来,便让我那么的无力接受。

    他对我做的一切,帮我,甚至威胁苏月大概都是因为愧疚。呵,我这是怎么了,我和他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也无法融入他的世界,何必如此呢。

    我闭了闭眼,心很沉重:“所以,你是因为愧疚才总来纠缠我,周家齐,如果你真的觉得愧疚,就别总来纠缠我,离的我越远越好。”

    周家齐倒也双开的承认了:“没错,最初的确是因为愧疚。可是当我看见你一个人回家,一个人扛米,一个人住进在那个危险的破房子里。还那么的坚强,那时候我想,我是喜欢上这个女孩儿了。后来我因为在外地上大学,所以开学以后就走了,一年后大学毕业了,我爸爸就把我送到国外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就成了顾泉女朋友。”

    周家齐话说到这里,忽然苦笑:“我不过是错过了而已。”

    “周家齐,你以为你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我就会相信么?”我其实真的不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我不敢信了,若是错过了便错过了罢。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回不去了。

    九年了,我变了,他也变了吧,一切都在变。

    周家齐些许无奈,摊摊手道:“你若是不信就算了,反正总有一天你会信的。”他话说得很自信。

    我冷眼扫着他:“现在我不信,所以,周先生,请你把钥匙还给我,然后滚蛋!谢谢。”

    “诺。”他把钥匙扔给我,潇洒的起,满脸轻松:“钥匙还给你了,对我暗恋你九年的事,你难道没有一点感动?”

    “感动个!滚!”我连推带搡的把他弄出了门,砰的把门关上。

    周家齐终于被我撵出去了,我心里却乱腾腾的,我刚刚恢复平静没几天的心又被他搅乱了。他今天跟我火了,可没几分钟也就过了,我说了那种伤人的话,他最后却还是轻松的离开了。

    他说,我是喜欢他的,只是因为太多的伤痛,最后伤痛化作了刺,将我的心层层包裹。可是他呢,他当真是喜欢我的么?当真是了九年?我不敢去相信,也再不敢去

    尔后的几天,我心一直很乱,周家齐也忙,没有时间扰我。到周四的时候,我心稍微平静了些。

    然而这件事刚刚过去,另外的事儿就来了。我被炒鱿鱼了,理由是不检点,毁坏公司名誉。我什么都没干,肯定得问问,上面的总监说是老总让我走的,他也没有办法。还说了一番以我这样的才华埋没在这样的小公司实在是大材小用诸如此类的客话。

    我当然不会相信仅仅是因为所谓的毁坏公司名誉了,怎么着都得去问问。快到老总办公室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熟悉的影从里面走出来,还和公司老总有说有笑的。我忽然明白了我莫名其妙被炒鱿鱼的原因。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