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女人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被蛋糕拍!周家齐是寂寞少年?我对寂寞少年的印象很深刻,那是个西瓜头,周家齐可不是,周家齐说一个大男人的整个刘海做什么?是因为长得太丑才整那玩意儿。

    我打心眼里觉得,如果长得好看弄什么型都好看,长得丑,弄个刘海儿也还是丑。咳咳咳……我没有别的意思,总觉得就是这样的。

    不过周家齐,他不会真的那个西瓜头寂寞少年吧?我犹豫了片刻,抱着惴惴不安的心问他:“你小时候,是不是顶着个西瓜头。”

    周家齐一愣:“你怎么知道?”

    “呃……我猜的……额呵呵呵呵……”这话说的,连我自己都不信。

    我他妈真后悔我多嘴问他,周家齐步步靠近,狐疑道:“不对吧?你当你是算命先生啊,通过去,知未来。”

    他越凑越近,双眼紧紧盯着我,眼神很犀利:“我记得,你今年好像是二十六岁吧。我二十九,那个拍我一脸蛋糕的野丫头,好像也比我差不多小两三岁……额!不会你……”他惊讶的指着我,双眸睁大了。

    “哪有那么狗血啊?周家齐,瞎想什么呢!真是的……你以为拍偶像剧呢。”我没好气的打断了他,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心虚。周家齐这个神经病,如果我说那个拍了西瓜头寂寞少年蛋糕的就是我,他一定会夸张的说我俩有缘分什么的。

    周家齐这厮,他跟我爸妈根本不熟,兴许连我爸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还一口一个李叔叔,方阿姨的。谁知道他会不会拿这事儿近乎啊,我还是什么都别说好了。

    可是,好像我不说,周家齐也现了什么,因为我刚刚的反应已经证明了一切。周家齐靠过来,指着我道:“李雨桐,那时候是你拍了我一脸蛋糕吧!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就是你!”

    “是个啊!叫你平时少看点儿脑残剧你不听,脑袋里整天都装些什么东西呢!”我气急败坏的,极力否认,而且坚持的告诉周家齐他脑残,所以他才会想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本以为这样他就不会乱想了,毕竟我都否认都如此激烈了。谁知道他更是肯定道:“对对,就是你,我记得当时把你拎走的是方阿姨。”

    “喂,周家齐,叫你不要胡说八道,你瞎说什么呢?”我有点儿怒了,丫根本就不知道我妈长什么样吧。

    我真的以为他是不知道的,结果他慢条斯理的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老照片,递给我正儿八经问道:“看吧,这是你妈吧,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眼熟,后来我看了照片才想起来,你是像我妈妈的好姐妹。像方阿姨。”

    照片上是年轻时候的我妈妈,还有另外一名女孩儿,那时候的她们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也就是如今大学生的年纪,两个人都穿着那个年代很流行的长裙,那种很学生风的长裙。

    妈的,他掏出照片之后,我竟然无可辩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指着照片上的另一个女人问他:“这是你妈啊。”

    周家齐点点头:“嗯,漂亮吧。”

    “你肯定长得像你爸。”我本来想跟他保持距离,可不知怎的,却莫名的想靠近。

    周家齐一脸纳闷:“为什么认为我长得像我爸?人家可都说我跟我妈长得比较像。”

    “你看你长得这么丑,能像你妈么?肯定是像你爸了!”我看他纳闷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

    周家齐顿时恍然大悟:“喂,李雨桐,你知道什么是美男子么?像我这样的美男子,是万千少女的梦中人,白马王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得珍惜呢!”

    “还还还白马王子呢!种马王子还差不多!”我上下打量着他,一阵冷嘲讽。

    周家齐皱眉,看着我道:“你……李雨桐,你是个女的,你说话就不能注意点儿么?”

    “我为什么要注意?难道我还要在你面前装出温柔大方的形象,然后企图嫁入豪门,神经病,老娘就是这样,不看滚出去。”我扯了一圈儿,又扯回来了。

    周家齐直接把最后一句忽略了,伸手往我腰上摸,他的手一搂,我子忍不住一抖。妈的,我到底是怎么了,本来他平时这样我暴打他一顿什么的是最好的,可是现在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有些尴尬。一下子脸就红了,两腮就像火烧似的。

    “喂,李雨桐,你怎么了,你该不是害羞了吧?”周家齐将我搂住得更紧,另一只手则伸过来摸我的头,他的手就像带电一样,一触及,我就觉得全绷紧。

    我到底怎么了,我是对周家齐有感觉么?都说男人变心快,其实女人也一样,一个女人一旦缺乏安全感,那便是最容易变心的时候。若是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对她好,那么她就很可能义无反顾的上这个男人,尤其是像我这样……从小缺的,我必须承认,我从小缺

    可是周家齐,他终究不是能与我过一辈子的人,我不能对他动这东西,动可比动子要痛多了。

    眼见着他凑了过来,我立马清醒过来,猛的将他推开,起往浴室去。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周家齐还坐在沙上,见我出来了,抬眸盯着我笑:“李雨桐,我觉得你温柔的时候好的。”

    “温柔个!我要去睡觉了,你睡沙。”我进卧室抱了一场被子出来扔给他道。

    男女共处一室什么的,是最容易出事儿的,尤其是男人,即便是平里看着翩翩君子的,也不一定能恪守君子之礼。更何况是周家齐这种禽兽,当初我喝醉了就把我给拖上,简直是卑鄙无耻,就这种人品。一看就是人渣,谁上他谁倒霉。

    于是我扔了被子就果断回房,还没走到门口,就被周家齐从后面抱住。我心中莫名的紧张,面上却故作镇定:“周家齐,把你的狗爪子拿开,不然老娘废了你。”

    “废了我,废了我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可怎么办?”他的唇在我颈间游走,一只手缓缓拉下我睡衣的肩带。

    我动了动,现我力气根本不及他。虽然说我力气不及他,可是真要揍他,有的是法子。我冷脸对他下最后通牒:“周家齐,你如果不想变太监,就老实点儿。”

    见我冷脸,周家齐才缓缓放开我,慢悠悠的走到沙旁,坐在沙上翘着腿,含笑望着我道:“李雨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愿的跟我在一起的。”

    麻痹的,这厮是怎样?演偶像剧么?演霸道总裁上我?我看他也不像霸道总裁,他像傻总裁。

    “虽然你现在就已经上我了,但是我还是要假装追一下你,免得你的自尊心受挫。”周家齐果然是傻,我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又说了这么一句。

    我回头冷眼扫着他,咬牙切齿道:“睡觉,明天赶紧滚!”

    周家齐只笑,没有再说话。我走进卧室,砰的关上门,顺道的反锁上。今天明明累的不行,我却突然睡不着了,关了灯,望着天花板,我只觉是心乱如麻。

    我竟然……让一个一直对我有所企图的男人在我家过夜,而且还是在他完全有能力对我做什么的时候。李雨桐,你还真是失心疯啊,还是,你当真如周家齐说的那样上他了?

    我上周家齐了么?还是贪恋他给的温暖?我必须坦诚,我不是一个好女人,至少在旁人看来我并不是,而周家齐,他也不是一个好男人。

    不是好男人又如何?他这样的份,要娶的也是家清白的富家千金,莫不然是娱乐圈里有名的模特儿,或者演员。即便她们可能也比我干净不到哪儿去,可她们有名气,有地位,这些便足以给那些个富家子弟挣足了面子。

    而娱乐圈里的演员,她们混迹在娱乐圈多年,能嫁入豪门的都是有手段的,在嫁入豪门之后也懂得如何去经营。

    我呢?我不是不懂,然而,我知道,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只是一个真心实意我的人,一个永远不会背叛的人。这一点还真是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却也难。在这个世界上,哪有永远的事。

    我想着,便昏昏沉沉的睡了去,第二天是周,也用不着上班。本来平时这个时候我该一觉睡到十二点的,今天却很早就醒了,才六点多,我昨天可是临近一点才睡下的。

    我很想闭上眼睛继续睡,但怎么也睡不着,索就起,穿好衣服以后出去洗漱。

    周家齐躺在沙上,卷缩成一团,紧闭着双眼,眉头微微皱着,他平时总是吊儿郎当,嘻嘻哈哈的,睡觉却是这副样子。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

    我看时间还早,就没有惊醒他,洗漱完毕之后,我将堆了一个星期的衣服和换下来的单被什么的一起扔进洗衣机里。然后出门买早餐。

    小区外面有条街道,哪里每天早上都有个大姐卖混沌,价格实惠味道又好,虽然是就是个小车摊儿,但味道的确要比某些大酒店的好多了。

    我记得小时候,我爸告诉我说,最正宗的味道都在苍蝇餐馆儿里。某些商家一旦做大了,也就失去了最初的味道,为了蝇头小利开始作假。

    当然,我说的只是某些,那些做大之后也没有作假的,最后大部分都走向了国际化。

    我时常在想,像周家齐这样的无赖,做起生意来是不是也一样无赖。其实,他不光无赖,还很无影,来去无影。

    我买好早餐回去之时,沙上空的,周家齐的手机也不见了,看来他是走了。我坐在餐桌前,竟有点儿郁闷。

    算了,他走了,我一个人吃两份。吃饱喝足以后,我收拾垃圾,去卫生间里开了洗衣机。然后回到客厅窝在沙上看电视,我总是一个人,出门儿也没有什么事可做,除了窝家里看电视,我还真不知道做什么。

    电视里一大早的就播放着西游记,暑期都结束好久了,这万年神剧还在播。不过我还是颇有兴趣的看了起来,每看一次,总有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铃铃铃……我看的正起劲儿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周家齐,慢腾腾的接通了,有气无力道:“干嘛。”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