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一个人习惯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我觉得周家齐这厮就是不能给他面子的,一给他面子他就无赖了,我走过去,拍了;拍正盯着电视上看的周家齐,恼火道:“喂,周家齐,你能不能自觉点儿,你昨天晚上喝得酩酊大醉的吐得老娘一,今天还不走,还赖在这儿,干嘛,还想让老娘帮你洗衣服么?”

    “哟哟,我就说怎么一个月不见,你就变得客气了,看看看,才没两分钟就原形毕露了吧。”周家齐也立刻变了嘴脸,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好歹我也帮了你那么大的忙,喝酒吐你一怎么了,真是小气。”

    呵呵呵呵,这话说得,我当时就火冒三丈:“周家齐,你搞清楚好么?你那是帮我的忙,明明就是你自己也想设计顾泉好么?还有啊,什么叫吐我一怎么了,我吐你一试试?”

    “吐,来!尽管吐!”周家齐放下遥控,站起来,长开双臂冲我道:“来来来,哥让你吐。”

    “你……”我顿时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我他妈长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无赖的人,这厮比起当年的小混混沈寂,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甩了沈寂几十条街。

    我实在是无奈,直接取一下一把钥匙给他,气呼呼道:“饿了自己出去买东西吃!”

    周家齐笑嘻嘻的接过钥匙,冲我挑眉:“这就对了不是么?”说完之后他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又问道:“我记得昨天晚上是在星光酒吧喝酒,怎么会跑到你家来?”

    “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沈黛让我过去的,谁知道你那么不要脸拽着我的手臂不肯撒手,我就把你带回来了。”我将那些奇怪的部分都省略了,大致的和周家齐说了一遍。

    周家齐手里捏着钥匙,点点头道:“呃……,我昨天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有。”当我如实作答之后,我就后悔了,丫我总不能告诉他说,昨天晚上他对我说什么他了我九年吧。

    周家齐摸着后脑勺凑过来问我:“我昨晚说什么了?”

    “你说你是神经病。”我面不改色道。

    我这话,说出来连我自己也不信,周家齐更是不会相信,他皱眉道:“我有说过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喝得跟死狗似的,你记得个。”我及时的阻止了他回想,没好气道:“我去上班了,自己饿了出去买东西吃,记得把门给我锁了,钥匙给小区门口的保安就行。”

    交代完之后,我就出了门儿,迟到了是要扣工资的,虽然说扣得不多,但是为一名还在试用期的员工,迟到了总归是不好的。我平时是浑球了些,但是对于工作我还是很认真的。

    为了不迟到,我毫无形象,一路狂奔的赶到了公交车站,咳咳咳咳……虽然我是个有存款的人,但是只要不必要的况下,我都会避免搭计程车,我还得为我的房子奋斗呢。

    我们公司处于二环某栋大厦,租了一层楼,说起来其实也不算太小,只是和很多大公司比起稍微逊色。但由于刚刚成立不久,所以技术方面还不太成熟,再加之策划不怎么样,因而老是做一些山寨游戏。

    不过我无所谓,我当初会来这家公司,一来是因为薪资其实还算可以,二来是这公司刚刚成立不久,人手也不是太多,接了一个新项目之后整个公司忙的是天昏地暗的。比起回到那个没有人气的家里,我更新呆在公司里。虽然我不常和同事说话,但总归是有人一起忙碌。

    比如今天,我就得加班了,可能得到十点以后了。办公室里的人渐渐走光了,许是因为换季的缘故,十点多我就觉得有点儿困了。还有一点儿就画完了,这公司里的东西是不能带回家画的,我还是撑着点儿画完了就好了。

    想着,我提笔继续,办公司里除却笔触及数位板时出的刷刷声以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了,今天还真是安静的,

    砰,随着按开关的声音,灯忽然灭了,周围瞬间一片漆黑,本来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事,但是来的太突然了,我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顿时便失声尖叫。

    在我的尖叫中,灯又亮了,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戴着副框架眼镜,高高的个子,我看着眼熟,就是不知道叫什么。他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跟我道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还有人。”

    不知道还有人,我存在感就这么弱么?算了算了,管他的,我还是继续画图吧,我朝他点点头,瞬间恢复平时的神道:“没关系。”

    说完,我坐下继续画图,想来这男生也是公司新招的程序员。程序员其实比我们这些美工更辛苦,反正我看着辛苦。尤其是新进公司的,时常会加班,而大部分人都是喜欢欺负新人了,就是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也是一样。

    就那个戴眼镜的男生,他刚毕业,大概二十三岁。

    才到公司不久,还在实习期,老员工都喜欢指使他做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比如给他们端茶倒水的,这小青年就是因为被欺负而出名儿了,难怪我看着他眼熟,就因为他整天被那帮孙子欺负。

    哎,新人无奈啊。算了,我还是继续画画吧。想着,我盯着电脑,提笔继续。

    “李姐,你这么晚了还加班呢?”我正画着,小青年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

    我不与公司里的同事接触,若非工作需要,也懒得和他们小聚,亦或是闲聊的,于是只淡淡作答:“快完了。”

    “李姐,你家离的公司远么?”小青年又问道。

    我其实特烦这些年轻人……咳咳咳,虽然我也很年轻,但是我有时候的确很烦这些人有事儿没事儿的来搭讪,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虽然说,他可能并没有什么企图。

    我冷幽幽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姐,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回家不太安全。”小青年慌忙解释道。

    我浅笑:“我习惯了,你要是忙完了就先走吧。”

    我的确是习惯了,以前和顾泉在一起的时候,我加班加到半夜两点,也没见他来接我。倒是周家齐,那会儿下大雨,他跑到公司外面等我,然后送我回家,回家之后顾泉就跟我大吵了一架。我也跟顾泉吵,当时我觉得他不来接我,人家怕我淋雨来接我他还跟我吵架。

    说起来,我和顾泉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周家齐照顾我的时候更多。呵,我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想到周家齐了。

    “没事儿,李姐,我等你。”小青年拉了张凳子坐在我边,他一句话也打乱了我的思绪。

    我眼睛也未抬,刷刷的挥动着笔,语气不冷不的:“随意。”

    我觉着我说话的语气很伤人,但是小青年似乎并不觉得,或许说他被伤惯了,所以不介意。我在那儿画图,他就在那儿看,许是看出了我的不耐烦,并没有再开口继续问下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终于画完了,关了电脑收拾包包便起出去。小青年见我起,也忙起,跟着我一起出了公司。出门的时候,看见保安打着电筒走进来,大概是看看还有没人吧,该锁门儿了。

    “李姐,你家离的近么?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走进电梯的时候,小青年十分的说。

    我很不习惯他这种,也不喜欢,所以我很无的泼了他一碰冷水:“你叫晋什么来着?你不需要对我这么,我不是公司其他人,我很讨厌人家这样讨好的嘴脸。”

    “晋希。”小青年的并没有被我冷水泼灭,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道:“李姐,瞧你这话说的,我真没别的意思,我真的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这样不安全……”

    “我一直是一个人……”我冷冰冰的打断了他的话,踏出电梯道:“赶快回家吧,晚了该没车了。”

    话说完,我就快步走在前面,刚刚一出大厦大门,就看见一个熟悉的影,笑嘻嘻冲我喊道:“喂,李雨桐,这里。”

    妈的,周家齐这个神经病,他没事跑来我公司做什么?尤其是现在,以前下大雨什么的他来接我,也会提前打个电话,这会儿突然出现,我还真是被吓了一大跳。

    后面出来的晋希也被吓了一大跳,他正欢腾的走出来喊我:“李……”姐字还没说完,就惊讶的看着周家齐道:“你是周周周……”转而又看了看我,周了半天也内周出个什么来。

    “走吧。”周家齐本来笑嘻嘻的脸忽然变得沉沉,伸手就拉我走。我就这么被他拉着一直走到停车场,周家齐开了车门道:“上车。”

    我坐上车,很是郁闷:“周家齐,你不回家好好待着,跑我公司来做什么?”

    “接你。”他坐上车,冷着脸作答,说完又侧过头来问我:“那个四眼狗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