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歆将孩子哄睡过去之后有些疲惫地端了杯白水打开窗透气,四五点钟,天已经开始透出光亮,她随手抽出一根烟,把玩了一会儿又塞了进去。

    脚下软软绵绵的一小团东西蹭来蹭去,罗歆没管它,果然不一会儿它就恹恹地蹭到墙角去了。

    罗歆不喜欢这只猫,她向来不喜欢太温顺的东西。

    小猫无精打采地蜷缩在地毯的一角,不时地瞥她一眼。

    罗歆有些想笑,背过来倚在窗口,低头端详着那一小团漂亮而瑟缩的东西:“你是不是饿了?”

    她从来没养着它,真难为它还老腻在她周围。

    笑意在她说完之后便僵在了唇角,似乎她每次没精神的时候,他便喜欢这样问。

    他安抚她,向来就像安抚一只猫。

    罗歆心里堵得要命,看着那只猫更加不顺眼,索上了楼。

    上还没愈合的擦伤因为被睡衣磨来磨去而有点疼,她烦躁地拉开衣橱准备找一件薄一些的,翻箱倒柜半天也没找出件合适的,却听见柜子里“砰”地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她碰掉了。她摸索了一番,摸到了自己几年前以为找不到了的那部手机,她有些讶异地拿出来,早就过时了的款式,外表却依旧崭新,她当年是有多不释手,以至于丢了手机之后连号码都换了。

    -

    -

    -

    阮司桀昏昏沉沉地躺在上,觉得全的毛孔都像是在被针穿透,毒瘾连同外伤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朦朦胧胧中他仿佛又感觉到了柔软小的体靠近了他,像她很多次做过的那样,环着他的腰将他抱住,若有似无的体香简直让他忘了疼痛,难以言喻的温暖让他渐渐地平静下来,直到翻腾的痛苦一点点过去。

    理智逐渐恢复,他的周遭空得让他窒息。

    他无力地摸索到头的电话,修长的手指在按键上顿了顿才拨了她的号码。他明知道她现在的号码是多少,却依旧像最初那般按下了以前的,他甚至都没有想要听到她的声音。

    “喂?”罗歆本是心血来潮才用回了以前的手机并且用了以前的号码,谁知还真的有人会打。

    “罗歆……”他头昏脑胀地吐出她的名字,低沉的嗓音微微泛着嘶哑,“时间可不可以回去……我们可不可以回去……”

    罗歆不语。她当然听得出是谁,只是有些诧异,这并不像他的语气……而且,他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你怎么了?”她听得出他的呼吸有些乱。

    “我没事。陪我说说话,然后什么都好了。”阮司桀甚至轻声笑了出来。

    “……你在哪。”罗歆收拾好桌上的材料,有些担心地问。

    “我在家啊。你快回来。”阮司桀的声音有些虚弱无力,罗歆听得也不很清楚。

    “好,你等我。”罗歆感觉不太对,拿了车钥匙便快步进了电梯。

    她匆匆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他并不在,心思一转便开往她以前的别墅。

    别墅外有不少人守着,罗歆被拦在外面。

    “家事。”罗歆挑了挑眉,“阮司桀喊我来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这位大小姐惹不得,横竖都是前妻,他们还是别多管的好。

    罗歆刚走进去便看到游优从楼上走下来,心底顿时一沉。

    “亏你还知道来。”游优着脸,“他好不容易睡着了,你等会儿再上去。”

    “那我走了。”罗歆说着便转

    “站住,”游优带着薄怒低声吼出来,“你就一点都不愧疚?”

    “他怎么了?”罗歆顿住脚步,低声问。

    “托你的福,已经快不行了。”游优面无表地讥诮。

    “什么不行了?”罗歆难以置信地回过头,“他之前还好得很。”

    “你哪只眼睛看得到他好得很?罗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神,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倒下?!”游优斜了斜眉,“啊,不,如果是普通人,估计早就倒下了。”

    “我去看看他。”罗歆不知所云地瞟了她一眼,抬步上楼。

    “别吵醒他,他已经好几天没睡着了。”游优没好气地在后面提醒。

    罗歆没有回头,只是快步走向他的卧室,推开门便看到他脸色苍白的睡容,显得格外虚弱,却依旧格外地美。

    罗歆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低头摆弄着她的手机。手机里堆满了他的短信,时间是他在本的时候,满满的花言巧语,幸亏她那时手机丢了,不然估计早就欢天喜地地把他接回家了。就算她现在看到他那些所谓的忏悔,也会希望是真的,但她实在跌倒太多次了,就算是没脑子,也该长记

    “罗歆……”清冽的声线带着些许沙哑显得格外-感。

    罗歆被打断了思绪,抬起头走到他的边,他似乎没有醒过来,额头上布满了薄薄一层汗,她拿了条毛巾俯下-去想要帮他擦拭一下,还未触碰到他便被猛然捉住了手腕。

    “把你吵醒了?”罗歆对上他墨黑清雅的眉目,里面的柔软让她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罗歆。”阮司桀怔愣地看着她,她的表看上去非常不愿,他下意识地想要把她拉近一些。

    罗歆猝不及防间被他猛然一拉,下一秒便被扑倒在上,欧式风格的大宽敞而柔软,她只感觉到他温柔而强势的吻不停地落在她的脸上,然后他狠狠地吻住她的唇,清凉的气息混合着浅淡的药味,瞬间就让她觉得头晕目眩。

    虚弱是假象吧?居然这么大力气,手腕都被他拧疼了。罗歆闷闷地想着。

    “喂……”罗歆手忙脚乱地按住他解她衣服的手,“别乱来,等你好些了,想怎么样都可以……”

    “嗯?”阮司桀茫然地蹙着眉,眯起狭长深邃的眸子看着她,薄唇微微勾起,一边吻着她一边说,“我现在就很好啊,想怎样都可以?”

    “可是……你看上去很不好……”罗歆被他缠得喘不过气,索环住他的脖子任他为所为。

    “歆歆……你好美……”阮司桀在她柔软光洁的体上不停地辗转吸,近乎贪婪地汲取着她的味道。

    “真的?”罗歆挑了眉笑出来,她当然知道自己很美,但从他口中说出来,简直太有成就感了。

    “嗯……”阮司桀着迷地环着她的细腰,细细地品尝着她前的甜美-人。

    罗歆十分享受地任他摆布,双手滑下扯开他的睡袍,然后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

    “啊!”罗歆惊叫了一声推开他。

    他原本毫无瑕疵的体上布满了蜿蜒的伤痕,已经愈合的伤口结成疤显得格外狰狞,饶是罗歆胆子大也被硬生生地吓了一跳。

    怀中的温暖瞬间变空了,阮司桀蓦地清醒过来,僵硬地转过头去看着一脸恐惧的罗歆,声音瞬间冷无比:“你怎么会在这里?谁让你进来的!”

    罗歆依旧诧异地盯着他布满伤疤的体,难以克制地拧起了眉。

    阮司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移开目光不再看她:“滚出去。”

    罗歆愣愣地站在那里没有动。

    “滚!”阮司桀沉声吼了出来。

    罗歆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推门出去。

    “怎么了?”游优正坐在楼下的沙发上喝茶,听到动静探了探头。

    “他……他的体……”罗歆不知道怎么形容,“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你。”游优翻了个白眼,“你这是什么表。”

    “我……可……”罗歆被噎住,“他什么都没跟我说呀。”

    “你让他跟你说什么?”游优轻哼一声,“怎么,不能取悦到罗大小姐了?那快走,别用这种表伤人!”

    罗歆低了头不语,她快心疼死了,那么多伤,他当时是要有多疼啊。

    “知道他最近一直在吃什么药么?”游优丢了一瓶药过去,“自己看。你知道的,少爷是一个天才,他自幼便拥有超出常人的直觉,比如我们做比较复杂的推演需要写在纸上,而他并不需要,一些假想可以实体化地在他的思维中,比如国际象棋他可以在一分钟内考虑到五十步以后的况。而他现在需要通过药物来控制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他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全都是因为你。”

    “你可以走了。”罗歆踱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神色幽沉,“他不需要一个外人来跟我说他的不幸。”

    游优愣了一下,继而笑了出来:“那好,我把他交给你了,相信你肯定比医生的作用大。”

    罗歆没有说话,尽量地让自己端着水杯的手抖得不那么明显。

    她一直沉默不语地坐着,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她起走向阮司桀的房间。

    门被锁上了,而她轻易地从门楣上方摸索到了钥匙,这到底是她的别墅。

    她走进去,发现阮司桀并没有睡着,只是神色沉晦地敛着眸子。

    “要喝水吗?”罗歆扯了扯唇角,走到他边。

    阮司桀没有应他。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罗歆在沿坐下,顺便试探了一下他的体温。

    他偏过头去,嗓音沙哑而低沉:“从我眼前消失,我不想看到你。”

    “你好像有点发烧。”罗歆触到他滚烫的额头,有些担忧。

    阮司桀猛地挥开她的手臂,狭长而漂亮的眸子像出鞘的利剑一般凌厉:“我说了,我没事。”

    罗歆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不说话。

    “怎么?不相信?”阮司桀清冷地笑了笑,起粗暴地将她抱起来丢在上,薄唇勾起的笑意妖娆而邪肆,“想要吗?嗯?”

    “别……”罗歆拧着眉,拼命地想要护住衣服,“你别胡来,好好休息,我说过,等你体好些了,想怎样随你。”

    “我再说一次,我没事。”阮司桀用力将她的衣服直接撕扯开,“想怎样都随我?”

    “你别这样……”罗歆不敢更加激烈地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他连扯带拉地丢在地上,毫无遮掩地袒现在他怀里,“你……”

    阮司桀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唇,修长的手指贪恋地在她-柔-腻-的皮肤上辗转流连。

    罗歆任他急切而粗暴地碾压过她每一寸的肌肤,妥协地环住他的脖颈温顺地回应他的吻,他的呼吸温而带着她熟悉的清新气息,她一时心动不已,忍不住重重地-咬他柔软的下唇,然后如愿地感觉到他的呼吸又乱了几分。

    “罗歆……”阮司桀嗓音低哑地唤她,紧紧地环着她纤细的腰,试图让她贴得更近一些,“你还想不想要我……罗歆……”

    罗歆邪气地挑了眼角,轻巧地说:“不想。”

    阮司桀原本温柔的动作倏地僵住,下一秒扣在她腰间的手臂像是要将她折断一般收得更紧,他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迅猛地撞-进-她-的--体-中。

    罗歆吃痛地蹙起了眉尖,尽量放松自己去容纳-他的-硕-大,嘴上已经开始讨饶:“会疼……”

    阮司桀冷着脸停顿了几秒,埋在她的体里缓缓地挪动着,直到感觉她的-柔-润-已经足以承受他的掠夺,才用力地贯穿进去。

    她的表迷蒙而沉醉,微微眯着-媚的狐狸眼看着他,甜美而妖-娆的嗓音简直让他疯狂,她是他的罗歆,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试图把她让给别人。

    那么别人是不是也曾看着她这副勾-人的模样而失去理智?他瞬间觉得口闷的像是要窒息了。

    罗歆只觉蓦地一空,他已经抽而退,她不解地柔声问:“怎么了?”

    “怎样都可以,是吗?”阮司桀的嗓音带着类似兴奋的低哑,“那后面也可以,是么?”

    罗歆还未及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便感觉到他温而修长的手指从她后面-探-入-,抵在-入-口-处-缓缓地-轻-抚。

    “这里是第一次吧?”阮司桀勾起薄唇,潋滟的眸子里毫不隐藏地闪着侵略的光芒,“应该没有人碰过吧,给我好不好?”

    罗歆神色古怪地看着他:“不好,我以前让你做,你不是嫌我恶心么?现在不给机会了。”

    阮司桀沉着嗓子轻声笑出来,低下头吻她,手上的动作仍旧没有停:“嗯……我还是觉得恶心,但是我好想要你。”

    “……”他的动作已经很轻柔,罗歆还是疼痛地倏忽扬起脖颈,声音闷闷地说,“最讨厌你一边得了便宜还一边嫌弃,我还没嫌弃你呢!”

    阮司桀的笑意顿时凝固在唇角,他停了动作:“你不喜欢了,是不是?”

    罗歆心底一沉,知道自己不小心又戳到了他的软肋,连忙拥住他低声柔柔地说:“还做不做?”

    “罗歆……”阮司桀暗沉了脸色。

    “本来就是要给你的啊。”罗歆细长的腿蹭着他的腰。

    -

    -

    -

    阮司桀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裂,连带着骨骼都有些酸软,是纵--一下午加一整晚的后果。腰间搭着一只温温软软的手臂,罗歆在他怀里睡得很沉。

    他拧了拧眉心,忍不住又细致地检查了一遍她的体,确定自己没有弄伤任何一个地方才放下心来。

    “干嘛?还想要?”罗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慵懒地趴在枕边像一只餍足的小猫。

    “疼么?”阮司桀柔声问她。

    “舒服的……”罗歆勾住他的颈子,凑在他耳边低声邪恶地说,“关上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好用嘛。”

    “你!”阮司桀的眸子骤然一懔,推开她便下了

    罗歆托着下巴斜躺在上扬着唇角笑得格外放肆,现在的他真的很好欺负啊。

    “好饿啊……”罗歆趴在那里软绵绵地嚷着。

    阮司桀没有搭理她。

    “美人儿,胃痛……”罗歆拉长了甜腻的嗓音。

    阮司桀无可奈何地回到边,神色格外沉:“你自己不会下吃东西么?”

    “人家腰好酸,站不起来了……”罗歆可怜兮兮地抿着唇。

    阮司桀犹豫了几秒,然后弯腰抱她,谁知刚触到她便被她翻压在上。

    “唔,已经不发烧了啊。”罗歆俏皮地在他唇上亲了亲,“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听说北北下手不轻……”

    阮司桀闻言眸光冷地扫过去,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是啊,你家北北真厉害。”

    “吃醋啊?”罗歆嬉皮笑脸地又啄了啄他紧紧抿着的薄唇,“真可。”

    “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阮司桀眼神有些游移不定。

    “嗯……那以后我如果喜欢了别的美男怎么办呢?”罗歆仿佛很为难地勾起他的下巴。

    阮司桀脸色一沉。

    “如果我不小心又跟别的男人好了可要如何是好?”罗歆摇着头。

    阮司桀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我的小宝宝不是你的孩子呢……你会不会对他不好啊?”罗歆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只要是你的孩子,我会对他好。”阮司桀十分笃定地说。

    “啧啧,我还真是谢谢你的宽宏大量。”罗歆冷哼了一声讥诮道。

    阮司桀听出她语气不善,不解地皱起了眉:“不然呢?你要我怎么做?”

    “其实我希望他不是你儿子的,那样肯定更好玩。”罗歆闷闷地小声嘀咕。

    阮司桀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她。

    “干嘛?怀疑我不知道生了哪家的孩子硬要扣到你头上?”罗歆一边笑得格外灿烂一边毫不留地掐他。

    “……我儿子?!”阮司桀一时兴奋地根本顾忌不到被她掐得生疼,欣喜若狂地抱住她,“罗歆,你没有骗我?你不许骗我,真的是我的孩子么?”

    “嗯,我骗你的。”罗歆说得格外认真,“我听说你快死了,所以骗你让你开心开心。”

    “……罗歆,我真想掐死你。”阮司桀口憋了一团火,“这种事你可不可以不要开玩笑。”

    “好了,你听清楚了,我目前还没跟别的男人上过。”罗歆正色道,“也从来没有上过别人。”

    阮司桀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思绪万千竟说不出一句话。

    “所以……你要好好的。”罗歆轻声说。

    “我真的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就之前伤到了肺部,但不是很严重,其他伤我也早好了。放心,你这表怎么好像我活不下去了一样。”阮司桀故意隐瞒了毒瘾的事

    “那以后……以后我们都老了,我不希望你先死,那样一定会好难过。”罗歆俯在他的口幽幽地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阮司桀盯着她半阖的美眸。

    “嗯。”罗歆点点头。

    “罗歆,我好你。”阮司桀埋在她的颈窝深深地嗅着她的气息。

    “嗯。”罗歆继续点头。

    “我不会让你难过。”阮司桀很认真地保证。

    “嗯。”罗歆淡淡地应着。

    作者有话要说:1.这是结局。

    2.没错我烂尾,这也不是我之前想写的结局,写这个结局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交代,以后肯定会改。

    3.醒姑娘近期没空码字了,谢谢一路陪着醒姑娘的所有姑娘,你们都是很重要的人。

    4.至于女主为什么会被……咳咳,是因为醒姑娘被一篇楠竹是小受的文刺激到了,So……为了不荼毒你们的视觉,还是删了过程。0v0啊哈哈哈哈。

    5.醒姑娘感觉自己码字水平依旧没有进步,格外桑感捏,所以烂尾就甭吐槽了吧::>_<:: 。以后有时间,肯定会补上的,你们知道,坑一年又回来填这种事醒姑娘经常办Orz。

    6.然后这个结尾还是很美好的嘛~~~~~~~~~~~~~~~~~~~~~~~~~~~~~~【真的很抱歉醒姑娘只能做到这样了,心有余力不足,所有妹子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