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歆下个月一整个月都不会在家,想到这里阮司桀就有些失神。

    他从来没如此不遗余力地做一件事。

    在他的世界,得失,价值,向来分得很清楚,付出的感(情qíng)一定会在他的掌控之内,他终究是个(性xìng)清凉薄之人,而他现在居然不停地把金钱和感(情qíng)投入到一片根本掀不起波澜的大海里,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甚至没有试图求一个结果,只是很简单地想对她好,把他五年来想做的事(情qíng)全部做一遍。

    他幻想过无数次,他如果能娶到她,一定要给她一个最完美的婚礼,然后去度很长很长的蜜月。

    他会亲手把戒指带在她的无名指上,宣布她是他的妻子。

    他不会再对她给他买的衣服款式嗤之以鼻,她喜欢什么,他就穿什么。

    他不会再挂她的电话,电话第一时间接,短信一定回。

    他很少有讨厌的事(情qíng),从小到大唯一讨厌的事(情qíng)便是下厨,即便曾经父亲很努力地试图去消除他这种排斥,甚至对他说“厨艺不简单,烹小鲜其实也如治大国”,他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但五年内他花了很多时间学习烹饪料理,手指滑过让因为洁癖而不适感强烈的生(肉ròu)时,他想的全是罗歆嘴刁挑食,如果有一天找到她,他连一顿像样的饭都做不出来给她,要怎么办。

    他会很慷慨地(允yǔn)许她命令他做任何事,甚至她以前多次威((逼bī)bī)利(诱yòu)都没有成功的口-交都没问题,那时他对这种事(情qíng)难以忍受的很,倒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他洁癖,怕有心理障碍。五年里他想她想得发疯的时候,竟会想象他若((舔tiǎn)tiǎn)过她那里,品尝她最私-密之处,会是怎样的味道。

    他们之间不会再有别人,他(情qíng)愿被她管着不去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当然也不会(允yǔn)许她再招惹各类公子哥。

    他想过太多太多,可最终都未实现。

    他们没有婚礼,更没有蜜月,他甚至都没见到她为他穿婚纱。

    她不要他的戒指。

    她不再给他买衣服。

    她很少给他打电话,短信基本没有。

    他很努力地为她做过一次饭,尝试了很多次才做到他满意的水准,而她尝了一口便毫不留(情qíng)地习惯(性xìng)开口:“这厨子新来的?做出这种东西是打算喂猪么?让他滚。”他再也说不出话。

    新婚之夜他终于亲到她那里了,很兴奋,兴奋到他的唇都在微微抖着,也很紧张,怕他没有经验会弄疼她,但他还没有真正开始动作,她便推开了他。

    她也好像,再也不会因为别的女人而吃醋了。

    他失望,他冲她发脾气,他故意试图惹她不开心,却发现她连伤心的表(情qíng)都吝啬于给他,她总是不咸不淡地顺从,见他要动真格的了,便敷衍着哄哄。他以前经常嘲笑追她的那些男人蠢,被她手指一勾便一哄而上,就算她脚踩两只船,随口敷衍个理由,居然也毫不怀疑,真心不真心,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来。

    现在他突然明白,有本事跟她扯上些瓜葛的男人哪个不是精英,怎么会真的蠢,不过是心甘(情qíng)愿罢了。

    他早就不再是她的独一无二,她毫不客气地挥霍他的感(情qíng),而他心甘(情qíng)愿。

    感觉越来越不对,他越来越沉默,而她似乎也毫不在意。

    手机震动了起来,有短信。

    阮司桀把思绪转回来,发现是他专门为罗歆准备的那部手机,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深呼吸了一下才迅速抓过手机,点开短信。

    “本小姐今天心(情qíng)好亲自下厨哦,你回来吃饭不?会回来的对吧,不回来有你好看的。”

    阮司桀愣了几乎有一分钟,然后抓起外(套tào)便往外走。

    水珂抱着一大堆文件刚好要去找他,见他大步往外走,愣了愣才在后面喊:“阮先生,有重要的……事(情qíng)……”

    阮司桀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走进了电梯。

    他对着电梯里的镜子仔细地整理自己的衣着,镜子里的男人表(情qíng)清冷,微微上挑的唇角却暴露了他此时欣喜若狂的心(情qíng)。

    短信而已,居然兴奋到像是收到了心仪女生(情qíng)书的少年,阮司桀自己都有些窘迫,又有些难以掩藏的幸福感。

    兴冲冲地打开家门,家里却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她居然还没回来。

    阮司桀无所谓地眯了眯眸子,走去厨房查看她买的食材,很意外地发现还是昨天那些。她……厨艺好,大概就算这些也能做出一顿不错的饭。

    他心(情qíng)很好地拿出来,难得地亲手清洗食材。

    七点钟。

    她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这么晚到家,做好得什么时候了。

    阮司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却不想承认。手机被他捏在手里,他根本不想打开。

    八点钟。

    罗歆开门回到家里,有些诧异地发现他这么早便在家,随口问着:“今天不忙?”

    阮司桀怔怔地看着她,唇边的笑意有些勉强:“不是你……发短信告诉我要回家吃饭么?”

    罗歆也愣了,旋即眸色讥讽地上下打量他:“哟,是哪个姑娘又想拴住你的胃呢?短信没看清,误以为是我了吧?”

    罗歆心里有些淡淡的不太舒服,两步走过去抢过他攥在手心的手机,点开短信一栏反复查看,最近条是她一个月之前发给他的,告诉他二楼浴室的管子坏了让他暂时别用,她瞬间讥诮愈甚:“居然只留我的,心虚吧,怕我查?”

    “本小姐今天心(情qíng)好亲自下厨哦,你回来吃饭不?会回来的对吧,不回来有你好看的。”罗歆把这条短信发给他的时候,是他在巴黎的第一年。

    她特别任(性xìng),告诉他坐飞机也没几个小时,他简直觉得她不可理喻。那天的饭是夏流年做的,她什么都不会做,炒个饭都能炒焦一半,但他就是觉得好吃,因为夏流年本(身shēn)就是公主,平时(娇jiāo)生惯养惯了,肯下厨的心意怎么都弥足珍贵。他从来都没意识到,罗歆本(身shēn)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

    “你坐上飞机了吗?我做饭很快哦,回来晚了会凉。”罗歆发第二条的时候,他就不耐烦地把手机静音扔在了一边。

    过了好久再看,果然有好几条短信堆积着。

    七点十五分。“我做了很多你(爱ài)吃的呢,不回来就后悔吧。”

    八点半。“你真的不回来?”

    九点四十三分。“饭凉了。”

    十点十七分。“你真讨厌。”

    十一点。“好啦,不回来就不回来,你至少回条短信吧。”

    十一点四十五。“回短信回短信回短信,你这个坏蛋,不回我不理你了,哼。”

    十二点零一分。“我十八岁了。”

    他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才猛地想起昨天是她的生(日rì),顺手补了一条给她:“手机刚刚没电了。生(日rì)快乐。”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不快乐。”

    他盯着手机屏幕好久,久到夏流年满脸疑惑地问他:“怎么了,一直盯着手机看?”

    他的手像被烫到一样抖了一下,然后利落地关了机:“没事。”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罗歆神色古怪地看他,把检查完毕的手机还给他,顿了顿又随口加了句:“还没吃饭?我去给你做点儿?”

    “不用了。没胃口。”阮司桀拿着手机,转(身shēn)便上了楼。

    把自己关在房间,他才全(身shēn)冰冷地打开手机,果然没有那条短信。

    他以为他能分清,也能控制,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

    为什么会这样……罗歆明明就在他(身shēn)边啊。

    “叩叩”。

    罗歆的声音传来,语气却平平淡淡像是出于朋友间的关心:“出来吃点东西吧。我随手做了点儿青菜白粥。”

    阮司桀犹豫了几秒,还是忍不住开了门,淡淡地“嗯”了一声,(情qíng)绪有些低落地下楼。

    桌上摆着很简单的饭菜,却香气四溢,还没尝到便让人垂涎三尺。

    将一道本就美味的菜式做到(诱yòu)-人很容易,但将白粥做好,却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阮司桀自己学了之后才知道,烹饪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qíng)。

    他尝了第一口就不由得感叹一声,随口问着:“虽然你(身shēn)边有的是顶级厨师指导,但能学的这么好自己也费了不少劲儿吧。”

    “嗯。”罗歆悠悠然坐到他对面,撑着下颚看他,“但小时候总有用不完的(热rè)(情qíng),所以也没觉得自己费了多少劲儿。”

    阮司桀姿态优雅地舀着粥,闻言不由得笑出来,心(情qíng)也好转了一些:“你到底哪儿来那么多(热rè)(情qíng)?就因为味蕾太挑剔么。”

    “小时候呢,偶然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要想管住男人的心,首先管住他的胃。”罗歆毫不在意地说。

    阮司桀的动作一僵,举着勺子缓缓地抬头看她。

    “结果我每次做饭你都不怎么吃,所以后来就没做给你了。”罗歆继续淡然地说。

    “那……做给谁了?”阮司桀脱口问出,心脏又开始酸酸涩涩地难受。

    罗歆眸子微敛,一点点向后倚在椅背上,并没有回答,而是说:“所以说,无论哪个女人企图拐你,想凭厨艺那肯定是拐不走的。”

    阮司桀一口粥呛在嗓子里:“凭什么都拐不走,罗歆。”

    罗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那(挺tǐng)好。”

    她说好,她说(挺tǐng)好,阮司桀心里忽地一轻,有些怔忪地看着她。

    罗歆起(身shēn):“我去洗澡,你慢慢吃。”

    当晚,两人皆是一夜未眠。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