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

    夜色渐浓,富丽堂皇的会所包间内一片颠倒狼藉,推杯换盏间纵(情qíng)声色。

    阮司桀虽坐在主要的位置,却冷冷清清仿佛并未参与其中,他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下意识地垂眸手机屏幕,他平(日rì)非常忙,怕她找他找不到,专门给她留了一个专用的手机,但她却一次都没打过。是他近太把她当回事儿了,所以她得意忘形了么?一定是这样,她向来都有这种毛病,她一定在等他自己乖乖妥协回家,那今晚就……回去吧。

    沈延北凑巧也在,怀里揽着一名(身shēn)材火辣的妞旁若无人地调笑着,无意间惊讶地发现阮司桀谈完公事难得地逗留在这里,却也并没有玩乐,心中略有些疑惑,扬了扬眉示意怀里的美妞过去陪一陪。

    阮司桀正心(情qíng)低落,一时没注意便被一个女人靠了过来,她(身shēn)上淡雅时尚的香水味儿让他嫌恶地一蹙眉,轻轻抬臂将她礼貌而不着痕迹地挡开,并未发一言却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

    女人一脸无辜地向沈延北。

    沈延北敞开手臂笑着走过去,将美人重拉进怀里,顺势在阮司桀(身shēn)边落座:“莎莎可是我这里的头牌,一般可是不陪客的,比普通明星还高那么几个档次,也入不了您的眼么?”

    “真是……谢谢沈总的好意。”阮司桀不带任何感(情qíng)地说着,抬杯轻呷了一口酒。

    沈延北放肆地抚摸着女人饱满的(胸xiōng)脯,引来一阵(娇jiāo)嗔,他低头堵住女人的朱唇,许久才放开,一双邪气的桃花眼饶有兴味地斜斜地瞄过去,发现阮司桀仍旧一片清冷自若,仿佛觉得没意思一般懒散地松开美人让她先退下:“阮先生的定力还真像传言中的一样好,不沾女人?”

    阮司桀优雅清贵地敛目,沉声笑道:“这不是定力的问题,我有洁癖,太多人碰过的东西,统统不沾。”

    “洁癖?”沈延北意味深长地挑眉,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微微欠(身shēn)致歉,然后踱到一边接手机,一边接一边不耐烦地敷衍,后直接扣上了。

    “女人?”阮司桀见他烦躁地重在他旁边坐下,笑着问。

    沈延北不屑地嗤笑:“给几分甜头就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才十二点,电话都打了七个了。”

    阮司桀没有答话,神色有些暗淡地垂了眸,轻轻地抿进一口酒。

    沈延北见他突然脸色变了,有些尴尬,抬手招呼莎莎:“把我的珍藏拿瓶出来。”

    “不必了,我还有事,”阮司桀说着便起(身shēn),周围有几个人察觉他要走,刚要起(身shēn)便见他摆手,“大家继续。”

    -

    -

    -

    阮司桀几乎带着泄愤的(情qíng)绪推开家门的时候,罗歆正在姿势标准地做着瑜伽,一副毫无杂念的模样,他顿时又(胸xiōng)口一闷。

    听见关门声,罗歆抬眼了他,似乎有些惊讶:“回来了啊。”

    “嗯。”阮司桀(阴yīn)着脸应声。

    “暖暖什么时候接回来啊?”罗歆状似无意地问道。

    阮司桀没说话,走到沙发前将罗歆拦腰抱起来才沉着嗓子说:“暂时不接,省的被她撞见限制级场面。”

    “你一(身shēn)酒气,离我远点。”罗歆推搡着他,却被他不容反抗地放倒在(床chuáng)上。

    阮司桀抵开她纤长的双腿,倾(身shēn)将她压在(身shēn)下:“想我么?”

    罗歆顺从地点了点头:“想。”

    “胡说!”阮司桀猛然攫住她的下巴,板正她的脸对着他,“我已经天没回来了,你一个电话都不知道打给我。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以前……”以前一天不见面,手机里都会塞满你的短信啊。

    “原来你希望我打给你啊?这怪不得我。我顶多是你随便一挥笔换来的女人,能有几斤几两呢……我可不敢得寸进尺,哪能过问阮先生的事儿呀。”罗歆微微地眯着流光溢彩的眸子慢条斯理地说着,笑得格外妖冶。

    “罗歆!”阮司桀绷紧了下颌,她自从结婚以来实在太乖了,乖到他根找不到理由苛责她,她明明是取悦的姿态,无可挑剔,他却心里堵得发慌,死死地瞪了她许久,终还是无奈地陷了陷唇角,放平了语气,似乎有些委屈:“怎么这样说……你是我合法的妻子啊,是我以后唯一的女人,你想怎样,都不过分的。”

    “怎样都不过分?”罗歆讥诮地冷笑出来,伸出食指轻轻勾住他的领口将他拉近了几分,贴着他漂亮的薄唇柔媚地开口,“那你现在又是在质问我什么?”

    “我……”阮司桀蓦地顿住,她呵出的气息温(热rè)而芬芳,他却一阵发凉。他不知道,他只是希望到她在等他,即使表面上跟以前一样傲慢地跟他倔,至少在他妥协回来的时候,流露出哪怕一点点的期盼。

    “我会记得给你打电话的。”罗歆认真地说。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阮司桀终于低吼出来,将她死死地揉进怀里。他在担心什么呢,他……都娶到她了呀。

    “你也明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跟你结婚。”罗歆任他抱着,平静地说。

    阮司桀闻言动作猛然一滞,下一秒便扣过她的后脑勺,凑近她的耳边低语:“罗歆,我能给你,也能全部收回来,你好……”

    “我知道,”罗歆打断他的话,清清楚楚地说,“我好不要让你生气,省的把你这一丁点儿耐心磨光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是么?”

    他的确是想这么说,但从她口里坦然直白地说出来,他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对了。他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干嘛?你这副样子是跟我要(爱ài)么?你以为那种东西像块糖一样,你要,我就有事能掏出来给你?”罗歆凉凉地轻“哼”了一声,攀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低语,“美人儿,你不(爱ài)我的那十几年里,我可是坚持不懈地掏心掏肺,比你这点儿耐心强多了!”

    阮司桀仿佛被羞辱了一般脸色铁青,紧紧地咬着牙,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跟我好好的在一起,就那么难么?”

    “知道让我清醒的是什么吗?”罗歆轻而易举地推开他已然毫无力气的桎梏,“是你((逼bī)bī)我嫁给你。我一切都跟你说清之后,你依旧((逼bī)bī)我嫁给你。”

    罗歆突然扬声大笑起来:“然后我对自己说,别作梦了,你真的不是夏流年。我期待你会像放了她一般放了我简直是痴人说梦!我以为我跟你坦白了,你对我多少有了感(情qíng)了,以你以往的作风,不会为难我的。我想错了,我认了,我活该,可现在我嫁了,事事顺着你,你还不满意,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实在是太多了吗?”

    一片沉默,这是罗歆结婚之后第一次对他发火。

    “好,不想在我(身shēn)边呆着,你就滚啊!”阮司桀终于爆发出来,抖着手指向门:“门在那边,自便。”

    罗歆怔愣几秒,继而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干脆利落地换了衣服摔门就走。

    阮司桀盯着门愣了许久,蓦地起(身shēn)抓起衣服冲出去。

    “她去哪儿了?”阮司桀(阴yīn)森着脸打给他安排在她(身shēn)边的人。

    “罗小姐ral agl三层碰到了熟人,正在一起喝酒。”

    “男的女的?只是喝酒?”罗歆胡闹的(性xìng)子,脾气上来玩什么他都不觉得惊奇。

    “是两位小姐,只是喝酒。”

    阮司桀松了口气,切断电话发动车子。

    -

    -

    -

    包间内,三个人已经各自歪倒在沙发上。

    午夜在这里其实是喧嚣的时刻,只是她们所在的位置离迷乱的地方有一段距离,所以还算清净。

    罗歆慵懒地翘了翘唇角,按住柯思蜜开启第六瓶红酒的手:“蜜蜜,够了够了。”

    a显然醉的厉害,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拉开罗歆的手:“够什么了,我们玩的正high,被你喊过来,还不让我们喝够么?谁不知道你罗大小姐现在有的是钱。”

    “我是无所谓啊,”罗歆拍掉柯思蜜去拿酒杯的手,“她酒量又不行,酒品更差,这么喝下去闹出什么乱子,你不怕容(允yǔn)杀过来?”

    “他才不管我!”柯思蜜打了个嗝,蹭到罗歆怀里,显然脑子早就不清醒了,“他眼里就你一个,他就喜欢你,你说,我怎么才能变成你。”

    a在一边毫不客气地打击她:“就你还想变成歆歆,甭东施效颦了。”

    柯思蜜委屈地嘟着粉嫩的小嘴,搂着罗歆的脖子几乎要哭出来:“她坏,她说我是东施。”

    罗歆抬手揉柯思蜜软软的头发:“乖,我家思蜜是可(爱ài)漂亮的小公主。”

    柯思蜜趴在她肩膀上思量了一会儿,别别扭扭地说:“你是不是就这么揉你女儿啊?”

    a听了这话,也觉得很像那么回事儿,在一旁拍桌狂笑起来:“柯思蜜我觉得她女儿都像你姐!你到现在是不是还是处女啊!”

    “你才是!”柯思蜜愤愤地起来,拿空酒瓶子砸a。

    罗歆她们两个闹得正欢,低声笑笑,拿过柯思蜜刚刚启开的那瓶红酒,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忘嘴里直接倒,酒精透过食道,火辣辣地渗进胃里,带着细微的烧灼感,却畅快不已。

    柯思蜜不知道被问了什么,脸颊通红通红地,凑过来问罗歆:“你家那位,那啥啥给力么?”

    罗歆眼角的笑意飞舞开来:“你猜。”

    a也兴冲冲地凑过来:“阮司桀?听说他不怎么碰女人啊,又漂亮的不像话,好多人怀疑他是gay。”

    “他光折腾我了,哪还有精力还去玩女人。”罗歆轻嗤了一声,一下一下地敲着酒瓶口:“不过话说回来,他不仅脸漂亮,□也很漂亮,而且尺寸超舒服的……”罗歆懒散地笑着,抬起腰做了一个很(情qíng)-色的动作,到底是尤物,普通人做会很猥琐的动作她一做便显得媚态百生格外引人遐想。

    a和柯思蜜同时吞了下口水。

    罗歆觉得好笑:“你们两个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怎么还犯花痴。要不改天我吩咐他伺候你们一回?”

    两个人同时“切”了一声。

    “你能吩咐得动阮司桀?那今儿被赶出来的怎么不是他。”a翻白眼。

    柯思蜜眨了眨眼睛表示认同。

    罗歆酒劲儿也上来了,轻轻把酒瓶子在地上一磕,大言不惭地说:“这是我腻味他了!你们等着……我见着他一定让他好好伺候你们,全方位服务,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亲(身shēn)教出来的技术,包你们满意……”

    包间的门被猛地推开,阮司桀在门外听了半天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俯(身shēn)把瘫软在沙发一角的罗歆抱起来,对已然石化的两位美女清冷地扬唇笑了一下,眸光潋滟似妖却淬着一层冰碴,嗓音低沉而(阴yīn)鸷:“两位需要我的服务?”

    她们跟罗歆是发小,阮司桀多少还是认得的,给足了面子,否则他真想把上去(欲yù)-求不满的两个女人扔出去。

    两人一边花痴一边被吓得把头摇成拨浪鼓。

    阮司桀毫不费力地抱着不老实却头昏脑胀反抗不了他钳制的罗歆,走到门边脚步又顿了顿,再回头时眼神温柔而笃定:“还有,她的确能吩咐得动我。”

    “你来干嘛?你不是很有出息地让我滚吗?”罗歆胡乱蹬着白嫩的小腿,他施着巧劲儿让她踢来踢去踢的都是空气,罗歆恼了:“你把我放下来!”

    阮司桀冷着一张脸将薄唇抿成一条线,仿佛在做很严重的思想斗争。

    “你快把我放下来!”罗歆捶在他肩上。

    “……老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跟你发脾气了,行么?”阮司桀低头在她脖颈处亲昵地蹭蹭,语气低沉无力,“我就是放不掉你,我真的放不了手,除非我死了,但我真的不是想((逼bī)bī)你。”

    罗歆无力地抬眼觑他:“我让你放我下来,不然会吐你一(身shēn)。”

    阮司桀挑眉,(身shēn)子一转将她带入洗手间,顺便给她准备好纸巾,然后说:“吐吧。”

    “我不要在你跟前吐。”罗歆受不了地往外推他。

    阮司桀扣着她的腰站在她(身shēn)后:“矫(情qíng),你又不是没在我跟前吐过。”

    罗歆一撇嘴,虽然她的好形象真的早就在他跟前损光了,也并不代表她愿意反复损,刚想跟他理论,一阵恶心上涌,便低头呕了起来。

    “真是的,上万块的酒都被你吐出来了。”阮司桀仿佛很惋惜,一下下轻顺着她的后背,“你不是向来酒量很好么?”

    罗歆一直呕吐不止,顾不得答话。

    “这个月来了么?”阮司桀摩挲着她单薄得后背,仿佛不经意地问出口。

    罗歆闻言(身shēn)子僵了僵,眼睛因为呕吐而有些泛红,她转过脸来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别妄想了。”

    阮司桀的手逐渐滑向她的小腹,语气忧郁沉闷:“也不一定……明天带你去检查一下吧。当时医生也只不过说是不容易再怀上,主要原因是之前那次药物流产伤了子宫,但你后来不是照样怀了暖暖么?”

    罗歆拿纸巾随便抹了抹嘴角:“你想太多了。我们做那么多次,从来不采取什么措施,要怀早怀上了。”

    “你小时候冻伤了,有轻微的宫寒,我们小时候做了很多次,也不全在安全期,你不也没怀上。”阮司桀依旧不死心。

    “上周我刚来过月经。”罗歆清清楚楚地说,到他蓦地灰败下来的眼神,心底涌出一阵快意,她清冷地扬了扬唇角,“你想要孩子,也不一定非得跟我生吧,你随便勾勾手,就算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身shēn)份,凭这张脸就有数不清的女人乐意跟你生孩子。”

    阮司桀黑着脸直视她的眼睛,语气强硬而带着隐隐的颤抖:“我希望你好好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是唯一能成为我孩子母亲的人。”

    “是,妻子,真不错。可其实这两个字也不过是为了满足你变态的独占(欲yù)而已。”罗歆挑挑手指将被她揉成团的纸巾弹进垃圾桶,“因为这两个字我要呆在你(身shēn)边,顺你的意,好好讨好你,好再给你生儿育女。”

    “罗歆……我知道,你还怨我……”阮司桀眉心微微蹙起,她一定是还在生气,她喜欢欺负人,她不是真的不(情qíng)愿做这些,她……她(爱ài)了他二十年,不是吗?就算她什么都不记得,她依旧会(爱ài)上他,不是吗?

    罗歆无奈地挑着眉他,她早就不怨他了,她难道不是初就说清楚的么。

    阮司桀不容她再多说什么,将她打横抱起便朝车子走,像足了一个好不容易抢到心(爱ài)玩具的小孩。

    作者有话要说:瞬间感动哭了嘤嘤嘤……醒姑娘赶脚人生圆满鸟qq好喜欢君么么哒=v=……榜单任务超额完成orz,醒姑娘去准备论文答辩鸟qq

    qq话说。。好怕会崩坏嘤~求虎摸嘤嘤~有崩坏迹象一定要把伦家拉回来嗷呜⊙▂⊙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