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28第二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歆不知道是怎么去上班的,怎么高负荷下挨过了一整天,又怎么依旧光鲜亮丽地回去庆贺爷爷的八十三岁大笀。

    她只知道自己麻木了,但她不能真的死一次。不过是五年时间,父亲的(身shēn)体状况已经很糟糕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向来端庄优雅的母亲像是老去了十年。

    酒酣意尽的时候,罗老爷子招了招手将罗歆叫进了内室。

    “爷爷……”罗歆微抬着下巴甜甜地叫,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如常。

    罗老爷子近几年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已经近乎是骨瘦如柴,端坐起来却依旧不减当年风范:“丫头啊,工作还顺手吗?”

    “(挺tǐng)好的。”罗歆乖巧地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爷爷您就不用((操cāo)cāo)心了,大家都对我很好的,稍微累点儿我还应付得来。”

    “你也不用哄爷爷开心了。”罗老爷子微微缓了一口气,才接着慈(爱ài)地说道,“爷爷是老了,但还没糊涂。虽然表面上没人表现出来,爷爷还是看得出来,你的叔叔伯伯们都对你很排挤,觉得你没资格呆在罗家……放心,爷爷现在说话是做不了主了,但孙女还是能护的!”

    “爷爷……”罗歆一瞬间便哽咽起来,强忍了一整天的眼泪蓦地就淌了下来。

    “这孩子,哭啥?”罗老爷子眉头一挑,猛地一跺脚,表(情qíng)严厉起来:“咱罗家的女娃没啥事儿好哭!”

    罗歆抿嘴笑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像小时候一样扬起头来不让眼泪滑落:“爷爷,您真的不用((操cāo)cāo)心。我已经不是小丫头了,以前闹出那么多场闹剧是我不懂事,我会承担的后果,所以怎样都是我应该的。”

    罗老爷子幽幽地叹了口气,一时竟倍显老态:“丫头啊,爷爷一直最宝贝你,就是因为你老是摆出这么副傲气强硬的样,难免吃亏……老爷子这辈子都快走到头了,还能看不出来你这孩子心里多憋屈?”

    “爷爷您可别乱说,这辈子还长着呢。”罗歆抬眼定定地望着爷爷皱纹纵横却坚毅的脸,轻声却坚定地说着。

    “爷爷怕是看不了你多久啦。”罗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又缓了口气才接着说,“歆歆啊,别钻牛角尖,还是活着好啊,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有的是好小伙儿抢着疼你,犯不着就吊死在一棵树上。”

    “爷爷,我早就看开了。”罗歆黯然地撇开有些失神的眼睛。

    “看开了?呵!要不是你有个娃挂念着,爷爷看你这回敢真死一回儿!”罗老爷子猛地拍在手边的扶手上,重重地咳了两声。

    罗歆慌了神,连忙倒了杯茶端到爷爷手边,心急地解释:“怎么可能啊爷爷,我都缓过来了。您(身shēn)体不舒服,就别说太多话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罗老爷子轻轻抿了口茶才重重地“哼”了一声:“瞎话!你这叫缓过来?老爷子都恨不得一枪崩了阮家那小子!”

    罗歆眸子一凝,低声嗫嚅道:“爷爷……我知道错了,我就不该……以后不会再跟他有什么纠葛的。”

    罗老爷子脸色有些青白,疲惫万分地挥了挥手:“回去吧,爷爷有些累了。”

    罗歆听话地点了点头,默默地向外走。

    “丫头。”罗老爷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叫她。

    罗歆回头。

    “把你那个娃带给爷爷瞧瞧。”罗老爷子眉间染上笑意。

    罗歆想起阮向暖,扬了唇角漾起一抹温柔的笑:“好,明天我就把她带过来。”

    -

    -

    -

    罗歆家宴时多少喝了些酒,没有开车,又没有带司机的习惯,索(性xìng)独自抱着手臂一步一步地慢慢地朝自己的别墅走。

    路上没几个人,偶尔有清凉的风若有似无地扫过,一片静谧安详。

    罗歆觉得撑着自己活下去的最后一口气都被抽干净了,如果没有阮向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爷爷说的那样撑不下去。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肯轻易屈服的人,但就因为太过执着,一旦凌迟了她坚持了二十几年的东西,整个人就好像只剩下了一个被风干的壳。

    走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的门口停着她熟悉的车子,黑色黝亮的光泽像鬼魅一般慑人。

    “你怎么才回来?”阮司桀甩上车门匆匆还没走到她跟前便开口急切地问出。

    他一路望着她形影单只地走过来,单薄得让他心疼。

    “有事吗?”罗歆略有倦意地揉了揉太阳(穴xué),抬头望向阮司桀挂满了担忧的俊美面容,五官依旧精致漂亮巧夺天工,线条(阴yīn)柔却气势凌厉,表(情qíng)这般温柔的时候足以让任何人心动,只是对于她而言,也不过如此。

    她从小到大(身shēn)边环绕的美男数不胜数,光说路煜然和洛逸泽便不输他,他会与众不同,不过是因为她眼里只容得下他罢了。

    “我……”阮司桀蓦地被她的冷淡哽了一下,顿了顿才继续开口,“你一直没有联系我,我担心你……所以来看看。”

    “谢谢。我很好。”罗歆熟练地按下了大门的密码,蓦地又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关上门转过(身shēn)来倚在门边,“还有事吗?”

    她防御的礀态太过明显,阮司桀的脸色渐渐沉下去。

    “罗歆,你不要((逼bī)bī)我。”阮司桀一步一步朝她走过去,捏住她的下巴温柔而深(情qíng)地凝视,“不要((逼bī)bī)我伤害你。”

    罗歆蹙着眉不耐烦地对上他强势却无助的眼神,沉稳冷静地开口:“我想,你需要治疗。精神科,或者心理医生。”

    “罗歆,”阮司桀渀佛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放软了语气低声在她耳边柔声道,“我想你……你知不知道我会想你。”

    罗歆闻言第一反应便是冷笑,顾忌到此时的他激怒不得,只能努力好声好气地说话:“你不是在想我,你只不过是放不下你充斥着血腥残缺的过去。是的,我能理解,我陪你走了太久的路。你就像一个受伤跛脚的人,而我是你的拐杖,丢了拐杖,你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好好走路,你再也找不到一根刚刚好的拐杖,所以你想把我找回来。但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一个人,我也有自己的路要走。”

    阮司桀像是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他艰难地扯了扯唇角,嗓音干涩而空洞:“连你都是这么想的?连你都否定我对你的感(情qíng)?”

    “你知道我向来没什么耐心,现在我已经到了底线了。不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逼bī)bī)到绝路上,我毕竟(爱ài)了你那么多年,不忍心去厌恶你。”罗歆低着头缓缓推开他微微颤抖的掌心,毫不在意般开口戏谑:“时间不早了,你是回去,还是想再次强-暴我一次再回去?”

    她如此说是在暗示她已经不记恨他之前的行径,而阮司桀却像是着了魔一般将眼神移向她的(胸xiōng)口,那里白晃晃的一片,让他移不开目光。

    罗歆难以置信地瞪着他,突然感觉他真的敢立刻扑上来在这里要了她,连忙像是被烫到一般后退两步:“我伤还没好呢,你可别乱来。”

    阮司桀闻言回过神来,立刻关切地问:“还疼?有更严重吗?你不舒服就休息一天啊。”

    “不严重,我自己的(身shēn)体自己有数,你回去吧。”罗歆别过头去看向别处。

    “罗歆……”阮司桀受不了她的冷淡,抬步走过去便将她强硬地箍进怀里,“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你跟我讲话都不好好讲了。”

    “我没有!”罗歆烦躁地想要挣开他手臂,却被他坚实有力的手臂硬生生地按着,“放开我!”

    阮司桀一动不动,却固执地不想松手。

    罗歆挣扎不动,低头一口咬在他皮肤光洁的手臂上,她是真的被他缠急了,一点都没留(情qíng)面,一下子便满口的鲜血四溢,浓厚的血腥味儿弥漫在她的唇齿间她都没心软。

    “罗歆……”阮司桀依旧纹丝不动,任她发了狠一般地咬着,颤抖的嗓音居然还惨杂着兴奋,渀佛十分享受这样的疼痛,眉眼间氤氲开浓重的柔(情qíng),“继续咬我,罗歆……”

    罗歆再次被他吓住了,僵了(身shēn)子在他怀里不动,他漂亮细腻的手臂被她咬的惨不忍睹,而他渀佛嫌不够一般继续把手臂向她唇边送。

    “你到底要怎样?!”罗歆再次忍无可忍地低吼出来。

    “……”阮司桀被她咬了他却依旧没有解恨的语气刺痛了,痛得他说不出话。

    “说,我满足你,然后我们各不相欠。”罗歆一字一句发泄般恶狠狠地说。

    “想娶你。”阮司桀哑着嗓子在她耳边低语,讨好般细密温柔地吻在她的耳垂上,“我想娶你,罗歆……”

    罗歆的神色瞬间灰败得像是燃尽的纸屑,她曾经做梦都想让他娶了她,但此刻他说出口,她居然只觉得万般无奈。

    手机蓦地响了起来,罗歆愣了愣才按下了接听键,然后(身shēn)子僵在那里再也没动。

    “怎么了?”

    阮司桀凝了凝眉,隐约感觉到是出了大事。

    “我爷爷……不行了。”罗歆捏着手机剧烈地抖动着(身shēn)子,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凉透了一般。

    阮司桀一时怔愣在那里。

    周遭的寂静逐渐绷成一条钢丝,他恐慌地感觉到她随时会崩溃,但他只能徒劳地陪她在凉风中站着,生老病死,他无法阻止。

    “你要娶我是么?”罗歆面无表(情qíng)地幽幽转(身shēn),眼神(阴yīn)狠得似乎将要发狂,不带任何语气,“好。娶得起,我就嫁你。”

    阮司桀眸光倏地一闪,渀若看见了第一缕光线的盲者,几近欣喜若狂。

    唇边晕开的笑充溢着一如既往的不可一世,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在她的(身shēn)上,嗓音柔和温腻得几乎像是在感激:“你要什么?只要你不故意为难我,我大概都给得起。”

    “我要罗家的全部。”罗歆冰冰凉凉地笑了,云淡风轻地说着。

    作者有话要说:=v=这……就嫁了。

    嗯。这真心是婚恋文。!

    到这里能算he了吗!0,0

    好吧开玩笑,继续……

    娶我罗女王回家,找虐去吧~~~~~~~~{{{(>_< )}}}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