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歆一(身shēn)晚礼服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同道的沈延北和何灵珊。

    何灵珊本就是个美胚子,以前疲于工作又缺乏金钱,纵使她再擅长打扮也不过尔尔,如今到了沈延北(身shēn)边,可以说是脱胎换骨,盛装之下丝毫不输场真正的名媛。

    罗歆细长妖媚的眸子一挑,脚步略微顿了顿,最终还是过去打了个招呼,寒暄了几番。

    何灵珊本是神色傲气,像一只急于炫耀的孔雀一般环顾着四周,对上罗歆漫不经心扫过来的目光时猛地一愣,继而有些尴尬地瞥向了别处。

    罗歆不想节外生枝,自然也没有多说话,沈延北她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她还能有资本跟他斗斗嘴,如今罗家跟沈家已然不一个层次上。

    罗歆也是回家几天后才知道罗家内部几年内四分五裂,五年前那场灾难虽使罗家不复往昔,但庞大的家底经过五年的缓和期之后依旧不容小觑,如今罗老爷子(身shēn)体一年不如一年,罗家兄弟几个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已经内部斗得天翻地覆,罗老爷子疼罗歆,怕她最后讨不着好,才借着莫须有的理由直接将一块肥(肉ròu)割给她了,并且是实权。

    向来(娇jiāo)惯受宠的罗歆一下子((操cāo)cāo)劳得厉害,(身shēn)心俱疲,早就对这种浮夸奢侈纵(情qíng)声色的酒会失去了兴趣,亦过了女孩子喜欢争芳斗妍的年纪,所以她只谈公事,也没什么心(情qíng)闲聊。

    罗歆酒量好,但也擎不住被轮着灌,终于得以喘口气的时候,她一个匆匆跑进了后花园。

    “罗小姐真是好酒量,”沈延北似乎也是出来透气,眯着惑的桃花眼打量罗歆,“喝的比还多,却完全没有醉意。”

    “再多喝一点就不行了,这不急着跑出来了么。”罗歆手中酒杯摇晃,映着屋内吊灯的四(射shè)流光宛若琉璃般五光十色,美不胜收。

    沈延北有几分恍惚,骤然发现这个女……似乎跟印象中不太一样。

    他不由自主地起(身shēn)走到她跟前。

    “要喝点冰水么?”沈延北举起自己的杯子,低头端详着罗歆精致迷的小脸。

    罗歆轻轻摇了摇头,不想多做纠缠,刚(欲yù)转(身shēn)却被沈延北拉住了手臂。

    酒意让这个动作瞬间引爆了被她压抑了许久的野(性xìng),她悠悠地转(身shēn)抵住沈延北的(胸xiōng)膛,轻轻一推将他按一旁的石柱上,慵懒地眯起邪媚的狐狸眼,(娇jiāo)柔的声音宛若浸了酒的蜜糖:“沈先生还有没有别的,给喝呢……”

    她略带烫意的手掌隔着衬衫熨帖他的(胸xiōng)膛,柔柔软软的,混着她隐约而(诱yòu)的香气,沈延北居然就这么起了反应。

    “罗歆……”他喃喃地吐出两个字,呼吸愈发急促,拦腰便将她箍进怀里,“本就是罗歆,之前那个样子是装的?演技真好。”

    罗歆若有似无地勾起柔唇,不置可否,纤手逐渐向下滑去,嗓音轻柔撩:“怎么,又想上了?”

    沈延北拧着眉吞了一下口水,心想他玩过的女多了去了,怎么这小丫头稍微一碰就这么难耐呢?

    罗歆见他这副心猿意马的模样,妩媚地扬了扬眉,手指自己的(胸xiōng)口轻轻拨弄着:“要不要叫上容(允yǔn)啊,喔,还有洛逸泽,们几个一个接一个地来,陪们玩尽兴……”

    沈延北脸色一变,心里不自地一揪。

    “怎么?”罗歆抬手干脆利落地拉开背后的拉链,“不是都想上了吗?”

    沈延北的(欲yù)/火莫名其妙被压下去了,(身shēn)体也渐渐冷了下来,有些烦乱地推开她朝屋内走去。

    罗歆对着他有些狼狈的背影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她怎么会看不出来,沈延北虽然从小就喜欢跟她作对,其实也是喜欢她的吧……真好,她罗歆还真是杀遍四方啊。

    罗歆倒退了两步,酒劲儿上来了,她有些口干舌燥,谁料一只微凉的骨骼清晰的手顺着她刚刚拉开的拉链探进了她赤/(裸luǒ)的后背。

    “缺男了是么?”清冷低沉的嗓音带着薄怒依旧好听得不像话。

    罗歆毫不迟疑地一把推开他,转(身shēn)对上那双凌厉幽深的丹凤眼:“跟着?”

    “恰好碰到了而已,本想打个招呼,谁料就看到又勾-引男。”阮司桀唇边带着清淡温和的笑意,他通常不这么笑,他这么笑的时候,通常已经盛怒的边缘。

    “啊,看,没勾-引到,他跑了。”罗歆耸了耸肩,脚步竟然有些踉跄,到底还是喝的有些多了。

    阮司桀轻轻一拉便把她衣衫凌乱的(身shēn)子裹进怀里,她(娇jiāo)柔的散发着香醇酒气的(身shēn)子简直要命,他叹了口气柔声道:“罗歆,看看……现的模样根本就是引犯罪,送回去。”

    “还有事儿呢。”罗歆推他,推不动。

    她清醒的时候都拗不过他,更何况路都走不稳的时候。

    一时急了,她低声对他吼:“就是来找男的也跟没关系,别妨碍。”

    阮司桀脸色(阴yīn)寒得像一块冰,手脚利索地将她抱起(身shēn)来向外走:“缺男还不好解决,满足啊。”

    罗歆的呼吸激烈起伏,又怕招目光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冷笑了一声往恶毒里损他:“不过几天不见,阮先生就改行做鸭了?皮相不错,生意一定很好吧!”

    阮司桀没理她,将她扔进车里把门锁上。

    “罗歆……”他抚摸着她因为微醺泛着酡红的(娇jiāo)媚小脸,柔声叫她,不紧不慢地说,“的一个姑父最近找上,说可以给提供内部消息,让收了罗家剩下的家业,然后跟他七三分,说,该怎么办呢?”

    罗歆猛地睁圆了半阖的眸子,酒顿时醒了大半,起(身shēn)对上他深邃沉稳的眼睛,他一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不疾不徐,渀佛就等她自己乖乖跳进他嘴里。

    “骗。”罗歆抱着希望说道,死盯着他的面部表(情qíng)。

    阮司桀渀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低沉地嗤笑出声,抬手继续抚摸着她柔嫩白-皙的脸颊:“用的着骗?”

    “那……那……”罗歆哽住,她没有立场让他怎样,她只觉得恨不得去撕碎眼前这个男淡然自若的脸。

    “怎样?”阮司桀半躺车内,掐着她柔韧纤细的腰,将她的(身shēn)体扶正,顺势剥了她贴(身shēn)的晚礼服,吻上她(胸xiōng)前(挺tǐng)-翘的圆润,嗓音低哑(性xìng)-感:“说怎样,就怎样,行么?”

    罗歆闻言(身shēn)体遽然一抖,下一秒便推开他,手忙脚乱地用衣服裹住自己:“犯不着非得求。”

    阮司桀被扫了兴致,残留了(情qíng)-(欲yù)的眸子深深地暗下去:“那要去求谁?沈延北?他从小就看着眼馋了,刚刚看他也(挺tǐng)想上的,赶紧脱光了往他(床chuáng)上一躺他绝对乐意帮!”

    罗歆愠怒地回看了他一眼,抖着嘴唇什么都没说就要下车。

    阮司桀被她看得心里一紧,拦住她的腰就把她抱回来按怀里,尽量放低了语气安抚:“罗歆,罗歆,错了,别生气。”

    “没错,错了。”罗歆瘫软着(身shēn)子无力地说,带着极度的不耐烦,“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们罗家真的不行了那也是活该摊上,自己的事自己做决定,不用来问……五年前就不(爱ài)了,再缠着也没什么用的。堂堂阮家少主是真缺女了还是怎么着?要不想去要个什么样的介绍给?纯纯净净的还是妖媚一点儿的,认识的都不少改天带给见见?”

    阮司桀的脸色越发地铁青,(身shēn)体僵硬得像石头一样。她漫不经心的话扫光了他全部的忍耐,他抬手猛地把她甩车后座上:“今天说的话,千万别后悔。”

    “如果一定要继续跟罗家过不去,那们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罗歆直接地迎上他的目光,掷地有声地说。

    “……”

    “……”

    阮司桀骤然发出一连串的冷笑。

    “给几分颜色,还真当自己是个宝了?”阮司桀狠狠地撕扯开她的晚礼服,露出大片莹白如雪的肌肤,他握住那团弹跳而出的饱满大力地揉捏着,扬着眉讥诮冷漠地说着,“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是清楚得很吗?不是一直明白吗?自己也说过,不过是舀来发-泄的工具而已。”

    罗歆全(身shēn)猛地一抖,眼泪瞬间如潮水一样溺过瞳仁,她又傻了一次,枉她自以为聪明大度,自以为可以将一切说清了去。

    她那么真诚地把软弱袒露给他,他现居然毫不留(情qíng)地一刀刺了上去,疼啊,她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疼了。

    心彻底冷了下来,她连挣扎都没力气了,像个木偶一样任他摆布。

    阮司桀发狂一样毫无章法地扯光了她所有衣服,终于又抱到了她柔柔软软的(身shēn)子了,他松了口气,笑着捏起她尖尖的下巴,低柔地她耳边道:“难受了么?哭啊,哭给看。”

    他低头狠狠地吻上她干净无瑕的颈子,低笑着咬了上面,直到有血液渗出,他才温柔地((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罗歆,谁准走的?以为一句不(爱ài)了就撇的清么?已经很耐心地想办法哄了,可怎么还是继续胡闹呢!”

    他动作轻柔地拥着她抖得像筛糠一样的(身shēn)子,带着野兽一样的兴奋探向她最柔弱的一处,那里的干涩让他骤然怒气翻滚:“生病了吗?以前不是被随便一碰,就会湿的么……”

    “这个……疯子!”罗歆难以置信地带着羞耻合拢双腿,咬牙切齿地推开他,“疯了吗!”

    阮司桀黑瞳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俊美的面容上早就没了往(日rì)的清明,他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才知道疯了?告诉罗歆,五年前就彻底疯了。”

    他冷笑一声,毫不怜惜地打开她干涩无比的(身shēn)体,没有经过丝毫润滑便挤了进去。

    罗歆嘶哑地尖叫了一声,(身shēn)体像是被利剑从中间割开一般疼痛,她胡乱地挣扎着,他的粗暴简直就像利齿一样来回搜刮着她最(娇jiāo)嫩的一处。

    “说过要好好对!”罗歆几乎崩溃了,哭着低吼出来,“说过要补偿!阮司桀!”

    (身shēn)上的男像着了魔一般对她的质问毫无反应,只是更加狠厉地侵占她因为疼痛而瑟缩的柔软。

    “说过的……说过……”罗歆的嘶哑尖利渐渐变成了喃喃低语,力气一点点被抽光,她只觉眼前蓦地一黑。

    -

    -

    -

    阮司桀彻底冷静下来的时候已经她温(热rè)的(身shēn)体里达到了许多次-顶-峰,她的(身shēn)下汩汩流淌的血混合着白-浊一片狼藉,看得他触目惊心。

    “罗歆……”他的嗓子干哑无比,声带颤抖着叫她的时候像划砂纸一样粗粝。

    他又心疼又害怕地将她裹怀里,愣了一会儿才想起开车带她回去。

    私医生半夜连滚带爬地匆匆赶去了他的别墅,他却不让检查罗歆(身shēn)下的伤处,像是侵占了领地的野兽一般霸占着她。

    医生不知所措,还不敢多说,只能像砘木桩一样杵那里来也不是,走也不是。

    阮司桀平复了一下(情qíng)绪才面无表(情qíng)地说开口“她下面流血,好像是感染了,发起了烧,三十九度七,开点药吧。”

    医生如逢大赦地写药单子,出于习惯叮嘱了一句:“那位小姐(身shēn)子看上去(挺tǐng)柔弱的,老是做成这样迟早会撑不住。”

    “会不知道吗!”阮司桀墨黑的瞳仁间蓦地掀起一片火焰,起(身shēn)揪起医生的领子,言语冷硬(阴yīn)鸷:“觉得故意虐待她么?”

    “没有……没有……”医生被他这副双眼通红的模样吓得腿软,再不敢多说半句话。

    医生哆嗦着推门出去,阮司桀过了好久才缓过神,低头看怀里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罗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带着恐惧把她死死地抱怀里。

    怎么办,罗歆一定会很生气,他该怎么办……

    “真的不是故意要欺负的,”他抬手仔细地将她因为早就风干的汗液而黏额头的黑发抿一边,语气格外地轻缓而温柔,像哄婴儿一般,“的(身shēn)体如果像以前一样配合,们都会很快乐啊……是不是,罗歆,是不是……”

    他一整晚都惴惴不安地抱着她,喂她吃了消炎药之后又帮她用酒精擦(身shēn)体降温,他不敢松手,他怕一松开她,就再也抱不到了。

    -

    -

    -

    罗歆睁开眼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便是依旧死死抱着她的阮司桀,俊美的眉眼间全是疲惫和焦虑,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吓了一跳,不顾疼痛地就要推开他。

    阮司桀比她此时的力气大得多,牢牢地把她(禁jìn)锢怀里,低头扯出一抹尽量轻柔的笑:“罗歆,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没事了……今天还要工作,能让去洗漱一下吗?”罗歆也尽量缓和了语气,渀佛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阮司桀欣喜地笑,然后松开手:“柜子里全是新的衣服,都是的尺码,随便挑。”

    “嗯。”罗歆忍着痛胡乱洗了一把脸,手都控制不住地打颤,她脚步不停地随便舀了(身shēn)衣服。

    “吃早餐吗?”阮司桀十分关切地问着,大步走进来,看到罗歆连扣子都没解就往(身shēn)上(套tào)衣服,他缓缓地勾起唇角温和地笑了笑,走过去帮她解扣子,感觉到她(身shēn)体明显地一抖,他又笑了起来:“瞧吓的,怕干什么啊……咱们一起长大的,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

    罗歆干瘪地扯了扯唇角顺着他的动作仰头,任他漂亮的手指抚过她领口那一排精致的小扣子。

    “饿吗?”阮司桀渀佛很满意她的穿着,依旧笑着看她。

    罗歆无力地摇了摇头,她怎么可能有胃口,她要赶紧走,赶紧离开这里。

    “不陪吃早餐吗?”阮司桀的眸子一冷。

    罗歆连忙点了点头。

    阮司桀眉头一陷。

    “罗歆,怎么了?”阮司桀怜惜地捧住她愈发显得小巧的脸,嗓音温柔得像是三月的风,“昨天不是故意的,真的,别这样……要不,骂吧,随便骂。”

    罗歆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他的触碰让她全(身shēn)都起了鸡皮疙瘩。

    阮司桀觉得有些好笑地扬了扬浓眉,想了一会儿便撸起袖子,露出皮肤光滑线条优美的小臂,凑到罗歆跟前,笑着柔声道:“来,咬,随便咬,不是喜欢咬吗?”

    罗歆僵着(身shēn)子木讷地看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稳了嗓音说:“现就是有点累了,给点时间休息一下好不好?完了找,们……再好好谈谈。”

    作者有话要说:=,=榜单任务完成啦!!啦啦啦啦啦啦啦~~~~~~~~~{{{(>_<)}}}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