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以熠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小步跑着跟游悠一起进了车。

    游谦臣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对上罗以熠稍稍有些胆怯的眸子时依旧多少有几分的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盛气凌人的女人能够有这般低眉顺眼的姿态。

    当年即便罗歆处于弱势被动的一方,对他说起话来依旧不落下风……

    游谦臣至今仍记得罗歆五年前最后一次见他之时的场景,那时她即将生产,(身shēn)子虚弱得无法起(身shēn),讲起话来声音轻轻淡淡的,却依旧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就连打拼几十年见惯了大场面的游谦臣都不得不承认,罗歆的气势是浑然天成的。

    “游叔,生完孩子我会自己离开,所以你也不用担太多的心。”罗歆当时的姿态平静而安详,带着一种将为人母的柔和,“他若真如你所说,那便不会放了我,所以我需要你帮我……金蝉脱壳。我知道您的手下拥有完美的整容技术,所以我需要另一个我,一个死了的我。”

    游谦臣怎么也没有想到罗歆会那么狠心,抛得下她拼死纠缠了十五年的男人,抛得下她即将出生的孩子,做出那么不留余地的决定,一时被她的提议惊得没了言语。

    罗歆却依旧面带微笑,温和地递给他一张图案诡异的画:“我会消了自己的记忆,保证不会去找他,所以也请您帮助我,让我不被打扰。若是……若是机缘巧合,我们不小心遇到了,便给我看这幅画。”

    若罗歆之前的话只是让游谦臣惊诧,之后的话已经让游谦臣不由自主地暗暗赞叹了,她并没有给自己退路,要断便断的干干净净,不带丝毫优柔寡断。

    当时的游谦臣还会或多或少对罗歆的狂妄无惧产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讥讽,觉得她到底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不知人间疾苦,赤手空拳去这个世界上闯((荡dàng)dàng)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此刻见到她,剩下的只有佩服的(情qíng)绪。她五年来显然过得不好,当然也并不是太糟,但她却轻易地学会了曾经的她根本无法学会的两个字,那便是“退让”,或者说,一种肯低下头来以退为进的姿态。

    “您好……”罗以熠惴惴不安地坐在车上一动不敢动,她的衣服很湿,(身shēn)下的皮制座椅又那么精贵……关键是,眼前这位头发花白却气势雄浑的老男人一直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她,让她分外不自在。

    游谦臣的思绪被她柔弱的嗓音打断,继而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我来,是要给你看一幅画,五年前,是你亲手交给我的。”

    罗以熠蓦地一怔,见他仔仔细细地摊开手中的一张白纸,垂头看去,诡异的图案让她眼花缭乱,继而意识仿佛被抽光了,只剩下沉重而疲惫的睡意。

    -

    -

    -

    罗以熠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宽阔古朴的大(床chuáng)上,陌生的感觉袭来,她蹙着眉揉了揉太阳(穴xué),五年前和五年后的场景轮番充斥她的大脑,让她疲乏不堪。

    “罗小姐,别来无恙。”游谦臣坐在距离(床chuáng)有一段距离的木质圆桌之旁,手法熟练地冲着茶,茶香袅袅,幽馥袭人,一副古色古香的画面。

    罗以熠略带倦意地扬了扬唇,慵懒而(娇jiāo)媚地于(床chuáng)上半倚,微微叹了口气道:“游叔。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

    游谦臣发出沉厚的笑声,摇了摇头略带遗憾一般地开口:“若非你是罗家人,我还真的希望你留在少爷(身shēn)边。少爷自幼处在阮家那种庞大的环境,人(情qíng)淡薄,是故他本(身shēn)也养成了凉薄的(性xìng)子,此时见他像个刚追到老婆的毛头小子一般兴冲冲地筹备婚礼,我就很明白,少爷这回是动了真格了。少爷是被我从小看大的,他的(性xìng)子你也了解,此时你讨了他的欢心,他万事皆顺着你,若你真的让他动了气,那可不是好玩的。”

    罗以熠静默地听着,褐色瞳仁深处((荡dàng)dàng)着诡谲波澜,她起(身shēn)下(床chuáng),懒懒地撩了撩散在肩颈的长发,于游谦臣对面坐下。

    “上好的乌龙,”香气咄咄((逼bī)bī)人,罗以熠眯着眼十分享受地嗅着,淡淡地道,“好茶。”

    游谦臣撇着胡须,一脸惊奇地问道:“罗小姐竟然还懂茶么?”

    罗以熠莞尔一笑,垂眸扫视着桌上摆着的精巧如意状茶壶,配(套tào)的闻杯和饮杯以及梨木雕花托盘,见杯中已然空旷,便毫不客气地端起茶壶,语气淡然随和:“小时候练习剑道,休息的时候常常被(日rì)本来的剑道师傅拉去品茶,他擅长茶道已然闻名遐迩,有意要教授于我,可我那时候贪玩又心浮气躁,所以只学了些皮毛。”

    罗以熠涮了涮茶壶,一边往里面注水一边淡淡地说:“人说茶禅合一,年纪越大越是觉得茶道是一门深不可测的艺术,可惜现在想学却再也没有师傅要教我了……”

    罗以熠解嘲似的苦笑,优雅而流畅地洗杯、落茶、冲茶、刮沫、倒茶、点茶,一气呵成,茶香满溢而出。

    游谦臣略带赞许地微微点头,端起茶杯轻轻地品了一口:“好手艺。”

    “那个师傅曾跟我说,喝茶,一口为喝,二口为饮,三口为品,”罗以熠垂眸凝视着茶杯中暗棕色略带波光的茶水,语气清淡却意味深长,“感(情qíng)这杯茶,我喝过,饮过,也品过,至今记忆中仍旧满是苦涩难忍从未品出其间神韵,或许有的茶本就不适合我,所以再好的茶品久了也失了味道……”

    游谦臣愣了愣,继而扬声大笑:“罗小姐说得妙,看来你于世俗间走一遭,也是不虚此行。”

    罗以熠轻笑起(身shēn),不(欲yù)多言,只平静地说:“游叔不需要多费心,我会处理好跟他之间的这件事。”

    游谦臣轻微地摇着头,重复最初的话:“若你不是罗家人,我真的是很希望……”

    “可我是。”罗以熠神色清明地打断他的话,“能麻烦您的助手送我回去吗?我没有车。”

    游谦臣只有点头一个选择。

    -

    -

    -

    车水马龙的街道依旧若往昔一般繁华,经过五年的间隔,罗以熠重新以“罗歆”的视角审视这座城市,简直像一场大醉初醒。

    左手中指上的戒指醒目而妖冶,她一遍又一遍地抚摸过,她曾经多么想要,想得走火入魔……此刻它安静地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她却只觉万分沉重,真的太重了,压的她心口都在隐隐作痛,这是她用二十年的时间换到的,二十年的(阴yīn)谋,束缚,纠缠,捆绑,不择手段,死缠烂打……她终于成功了,可她也终于发现,强扭的瓜真的不甜,是苦的,苦的她想流泪,即使他真的似乎已经(爱ài)上了她。

    推开门的时候阮向暖便猛地撞进她怀里,拉着哭腔说:“麻麻,你去哪里了,暖暖以为把你弄丢了……”

    (身shēn)子像是猛然被闪电击中一般剧烈地一颤,罗以熠缓缓地蹲□,仔细地端详着阮向暖还带着泪痕的小脸,是她的孩子……她以为永远也见不到的孩子!

    她曾心灰意冷地认为这辈子再也没有资格成为“妈妈”。

    “麻麻?”阮向暖古怪地看着罗以熠不忍移开目光的样子,忽而又反应过来似的傻笑,“暖暖又哭丑了是不?”

    “不丑。”罗以熠张开手臂抱住她幼小却温暖至极的(身shēn)体,有泪水从眼眶中溢出,她紧紧地闭住眼睛,“一点都不丑……”

    “麻麻……到底怎么啦?”阮向暖感觉到罗以熠的(身shēn)体微微抖着,“是不是冷?”

    罗以熠不停地摇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暖暖,先自己去琴房练琴,妈妈……想一个人静一静。”

    跟阮向暖再多呆在一起一秒她都怕自己会失去理智,失去原本条理的头脑,她答应了游谦臣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qíng),她必须清醒。

    “喔。”阮向暖点了点头乖乖地朝琴房走去。

    罗以熠恋恋不舍地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甜甜地笑着在门口回了回头,然后消失在了门中。

    罗以熠蹲在地上良久,腿上的伤因为这个动作而痛的更加厉害,她却不想起(身shēn),抱着肩膀把头埋进臂弯。

    门声骤然响起来,继而是阮司桀似乎松了口气一般却依旧急切的声音:“以熠,你没事吧?暖暖打电话跟我说你突然不见了,把我吓了一跳。”

    罗以熠(身shēn)子一僵,竟然有些不敢回头,只是机械地摇了摇头。

    阮司桀弯了腰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罗以熠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猝不及防地便对上他漾着温柔的墨黑美眸。

    “怎么不开心?”阮司桀感觉有点什么不太对,眼神,表(情qíng),神色,或者其他什么……这种奇怪又异常熟悉的感觉渐渐蔓延开来,让他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罗以熠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眼神细致地描摹过他俊美惑人的五官轮廓,跟五年前一样的漂亮精致……不一样的是他此刻眉眼间足以溺死人的柔(情qíng),她曾经那么那么想要他如此,想得魔怔,想得梦里梦外全是他……

    “干嘛这样看着我?”阮司桀被看的有些不自在,疑惑地扬了扬眉,继而邪邪地勾起了唇角,“我知道了,你想亲我!”

    说着他便俯下/(身shēn)重重地吻在罗以熠因为惊讶而半启的柔唇上,轻轻缓缓地咬着她饱满温软的下唇,眸中溢满亲昵的笑意。

    罗以熠因为他的话而死死地僵在那里,等到他吻下来时,她妖冶飞扬的眸子蓦地睁圆了,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响着她曾经稚嫩的声音,以及从未被他回应过的话……

    “司桀哥哥,我想亲你……”

    “我好想亲你……”

    “能不能让我亲亲你……”

    (胸xiōng)口窒闷难受,一滴泪水不受控制地从她晶亮的眸子上凝成珠,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作者有话要说:1、T-T醒姑娘终于把她恢复记忆了啊啊啊嗷嗷嗷【让我狂欢一下】但罗以熠这个称呼还是没变,因为她的确也跟当年的罗歆不太一样,所以【会看着不习惯或者奇怪吗?】

    2、醒姑娘今天已经码了一万字,榜单任务完成,精疲力竭了,准备考试刷书去了,不会更新::>_<::

    3、关于H,**最近严打有些文都整文锁掉,编编说不可以有任何(肉ròu),醒姑娘码得(肉ròu)渣渣也不能有,So,醒姑娘想码也么有办法顶风作案地码了=口=。其实醒姑娘真心还没开始真的(肉ròu)啊男女主都没**呢次奥【扶额】,醒姑娘最喜欢码的就是H【节((操cāo)cāo)呢】,一码H那叫一个文思如泉涌根本不会卡文啊【摔】!

    不过醒姑娘还是觉得,码H的确娱人娱己很开心,但为了赚钱码成(肉ròu)文就真的有些无趣了,并且(肉ròu)文看多了也没什么好处【正经脸】,所以这个分寸醒姑娘尽量把握,其实醒姑娘本(身shēn)也希望吸引读者的是(情qíng)节而不是H啊什么的【嘤嘤】。

    =v=。

    4、每个看到这里的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因为醒姑娘绝壁是个半吊子写手自己看总觉得有各种缺陷各种表达不到位,所以有意见有建议尽管砸过来,醒姑娘收着!~【握拳】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