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以熠全(身shēn)/湿答答地贴着凉丝丝的精致的红木门,有些难受地扭动了一□子,立刻便感觉到一个惊的火/(热rè)/坚/硬抵她的tun上,她吓了一跳,可怜巴巴地回头看阮司桀:“……可不可以不要。”

    “乖,会让舒服上天的。”阮司桀两只手覆她(胸xiōng)前肆无忌惮地揉着,精健的(胸xiōng)膛紧密地贴着她柔软的背,“好软,好滑,好喜欢……”

    “……”罗以熠耳根瞬间烧成一片,(欲yù)言又止了半天却难以拒绝,任他自己已然半/露的肩上亲亲啃啃。

    “妈妈~”阮向暖听到尖叫声,“扑通扑通”地下了楼,不停地喊着,“妈妈,怎么啦?”

    “没……没事!”罗以熠窘迫地推开(身shēn)后正兴致高昂地啃她的男,把被他揉皱的睡衣收拾了一下。

    阮司桀被推到一边,小小阮绷得又紧又zhang疼得他不停地拧眉,脸色黑得像铁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到口的肥(肉ròu)开门迅速溜走。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罗以熠虽然跟阮向暖亲得不行,但对他依然抗拒得很,虽然她没抵抗,但她不(情qíng)不愿的姿态可是被他一目了然。

    阮司桀闷着脸走进卫生间,心想自己如果继续这么被撩起火又憋下去,指不定哪天小小阮就这么不精神抖擞了,想着便觉得凄凉无比,突然就无比怀念起以前的罗歆,虽然常常把他气的火冒三丈,但好歹把他喂得饱饱的……

    阮司桀微微蹙眉,思绪不(禁jìn)回到两尚年少之时。

    那时的她……真的是,死皮赖脸得狠。

    “美儿,看这(身shēn)内衣好不好看?”

    罗歆扭来扭去地他眼前晃悠着修长纤细的白/腿,穿着的是当季最流行的xing/感内衣,当然,本就让血脉贲张的内衣穿到她凹凸有致的(身shēn)上(诱yòu)/的效果翻倍。

    阮司桀当时真的是被喂太饱了,所以抬眼瞄了一下就低了头:“内衣(挺tǐng)好看。”

    “那呢~穿好不好看。”罗歆显然有些挫败地接着问,像小野猫一样磨蹭着贴近他。

    “还行。”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依旧不为所动。

    ……

    “司桀哥哥,怕黑……抱一抱好不好。”

    罗歆半夜钻进他的被窝把睡得正香的他摇醒,阮司桀睡眼惺忪地皱着眉把她裹进怀里,然后因为太困就抱了一夜什么都没做,第二天罗歆郁闷的一整天没来烦他。

    ……

    “啊~不好意思,不知道洗澡。”

    罗歆裹着浴巾闯进他的浴室,一边说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身shēn)体。

    阮司桀眯了眯眼睛,毫无语气地说:“看够了就出去。”

    “噢……”罗歆眼巴巴地看着他,却继续往前走着,一副小馋猫的表(情qíng),最后索(性xìng)扯下浴巾直接扑他(身shēn)上,“~~~~~”

    阮司桀被她温香软玉的(身shēn)子一拥其实也立刻起了反应,但“骨气”二字让他嫌弃地把她从(身shēn)上扯下来,丢了浴室外面,还不忘把门锁上。

    ……

    -

    -

    -

    阮司桀此时只痛恨自己的记忆力太好,因为他回忆着那些场景,刚刚消下去的yu/火又熊熊燃起将要燎原,他忍不住爆了粗口,终于从亲(身shēn)经历中懂了什么叫做“饱汉不知饿汉饥”。

    一直到睡前,阮司桀都处于一种被小小阮折磨得很狂躁的状态,终于决定早点休息养精蓄锐,结果一躺到(床chuáng)上更是各种香/艳场景纷至沓来,他低咒了一声,然后握住了委屈的小小阮,决定自己安抚一下。

    定力啊自制力啊之类的方面,他向来出类拔萃,更何况他本就不是一个(性xìng)yu旺盛的,所以这种事(情qíng)他是第一次做,生涩得很,小小阮的委屈都一点儿没少。

    就这时候,他敏锐地捕捉到门外传来拖鞋“踢踢踏踏”的走路声,思忖几秒便立即翻(身shēn)从(床chuáng)上下来,果不其然看到了穿着睡衣头发乱蓬蓬打着哈欠的罗以熠,应该是渴了,所以起(床chuáng)喝水。他想都没想就冲过去,迅速地捂住她的嘴,三下五除二把她扛到了(床chuáng)上。

    罗以熠睡意朦胧得吓了一跳,以为遇到绑架犯了,(身shēn)手灵活抬腿就是一踢。阮司桀敏捷地闪开,却依旧被她蹭到了小小阮,“嘶——”地一声弯腰半跪(床chuáng)上。

    罗以熠揉了揉迷蒙的双眼,见状愣了愣:“……没事吧?”

    “说呢?”阮司桀浓眉紧紧地蹙着,薄唇痛苦地抿成一条线,从唇缝间崩出三个字。

    “这可怪不了,谁让偷袭的……”罗以熠弱弱地说。

    “过来。”阮司桀恶狠狠地厉声喝道。

    罗以熠挪了挪(身shēn)子,老老实实地凑过去:“疼啊?”

    “亲亲它。”阮司桀也委屈了。

    罗以熠脸一红,但还是乖乖照做了,隔着他的底裤轻轻地亲了亲软下去的小小阮。

    “嗯……”阮司桀舒服地轻叹一声,抬手撩起她散乱的发丝,“继续……”

    罗以熠双颊滚烫着又亲了两下:“好了吗?”

    阮司桀眯着狭长深邃的丹凤眼欣赏着罗以熠垂首俯他(身shēn)/下捧着小小阮的这一幕,心醉神驰间猛地翻(身shēn)把她压(床chuáng)上:“好了,能好好疼了。”

    罗以熠趴(床chuáng)上的(身shēn)子一顿,闻言连忙低声求饶:“可不可以不这样……”

    “不可以……”他干脆利落地剥掉她的睡衣,抱着滑溜溜的/胴/体不停地揉/弄,“以前很喜欢的。”

    他滞了滞,将她一丝不/挂的(身shēn)子翻过来,嗓音低醇地凑她耳边悠悠地说:“用最喜欢的姿势好不好……”

    “……”罗以熠俏脸红得通透,半天憋出一句话,“对不起,……不记得喜欢……”

    温柔的笑意凝固他俊美的脸上,阮司桀心里蓦然一阵阵地揪着疼,喃喃着明知故问:“是不是咱们小时候那些事,都不记得了……”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啊……

    他的表(情qíng)让罗以熠有些于心不忍,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没关系,会想起来的。”他坚定不移地告诉她,然后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摸上去,轻轻拉开她半拢的双腿,双臂卡她的腿弯上,辗转磨蹭着她的柔软,“以前最喜欢这样了……因为这样可以抱抱得紧一些……”

    他极其悦耳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她渐渐意识模糊,有些燥(热rè)地微微喘息着:“……有些,怕……”

    “怕什么?”他极力克制着自己,不紧不慢地她逐渐蔓延出湿润的温软间徘徊,“会对温柔……绝对不弄疼……”

    “因为每次……亲近都会想起不好的事(情qíng)。”罗以熠半推半就间已经无法抵抗,只能断断续续地说着,“一个很豪华的屋子里,迷迷糊糊地躺(床chuáng)上,然后……”

    阮司桀眸光一暗,继而吻了吻她蹙起的眉心:“就算真的发生过什么,也是过去的了,嗯?现好好的,一样的……迷……不要想了……从此只可能有一个男。”

    “……”罗以熠闭了闭眼睛,又痛苦地睁开,从他怀里挣了挣,“那,那明天吧……”

    阮司桀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她抿着的唇上细细密密地啮噬 :“不行,就现……以熠……快被((逼bī)bī)疯了,做的话,什么都愿答应……”

    “……”

    “……”

    “嗯……”罗以熠闭着眼睛羞涩地点了点头,可下一秒便惊叫出来,“啊!”

    阮司桀深深地/ding/入了她的体/内,舒畅地低声喟叹,伏她耳畔低哑地道:“以熠……们以后永远一起,再也不要分开了。”

    他的动作缓慢而深/入,罗以熠不一会儿便有些头晕目眩,轻微地颤/抖着。

    “好不好?”阮司桀眸子半阖,一遍又一遍地吻着她的颈子,一路蜿蜒到锁骨周遭,((舔tiǎn)tiǎn)/舐她的锁骨下缘。

    她的敏/感/点他简直闭着眼睛都能摸对,阮司桀能清楚地感觉到她不断地泌出温/(热rè)/滑/腻,更加兴奋地开始狠狠冲ci。

    罗以熠有些承受不住强烈的快/慰感,狠狠地咬他的肩上,但却让他更加兴致高涨地侵入她,她咬的越狠,他便越是兴奋。

    她的黑色长发散乱枕上,衬着雪/白的皮肤,妖/媚得不可方物,阮司桀的吻不停地落她的眉眼,鼻尖,唇瓣,把她抵(身shēn)/下恨不得碾碎她。

    罗以熠后悔不迭,他哪里是温柔,简直要把她拆成一根根的骨头,然后再把(肉ròu)一丝不留地啃干净。

    她的双腿被他施着巧劲抬着,这样的姿势让他每一下都/进/入/得很深,很快她就撑不住了,紧紧地咬着牙开始zhan栗。

    阮司桀半垂着眸子凝视她(情qíng)/yu/高/涨的模样,拇指摩挲过她饱满的下唇:“好美……”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