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房间随着关门声而安静下来。

    罗以熠躺在上一动不动,像一条砧板上等待被凌迟的鱼。

    “谢谢你。所以想怎样,请便吧。”罗以熠哑着嗓子说道。

    洛逸泽起走过去,把她从上轻而易举地提起来,拉到水池边便是一阵猛涮,冰冷的水直打在罗以熠细嫩的皮肤上,刀割一般疼。

    “清醒了么?”他的声音很轻,没有任何语气。

    罗以熠挣扎着撑起体,激烈地咳着,双眼通红。

    洛逸泽有些心疼,下意识地张开手想要抱住她,却看她惊慌失措地朝后退了两步。

    “你不要怕。”洛逸泽将手臂尴尬地收回来,双手插兜,“我不会对你怎样。”

    “为什么?”罗以熠因为凉水和激烈的绪而瑟瑟发抖,“为什么帮我?”

    洛逸泽侧开视线,眉眼间有细微的绪流转:“你太像她,我只是不想看到别的男人碰你。”

    “她是谁?”罗以熠恍然。

    洛逸泽看着她怔忪了几秒,然后拿出手机,给她找出一张照片,忧郁而沙哑的声音透着隐忍,唇角划开的却依旧是温柔的笑,语气像是谈论什么值得得意的事:“我们一起长大。”

    罗以熠的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然后瞬间有些晕眩地站立不稳。

    照片上的季节像现在一般是阳光烂漫的初夏,里面的女人一席简约的黑色丝质连衣裙,微风将她浅褐色的卷发吹的略有些凌乱,她邪邪地浅笑着,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

    照片里的女人,脸竟与她一模一样,只有些细微的差别……

    脑海中回放起一个低沉而磁的声音,犹如优雅而冰冷的大提琴。

    “……去把头发的发尾烫卷,染栗色,你指甲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去除掉,要干干净净的,嗯……眉型不太好,修得略细了一些……”

    大概……就是这些差别了吧。

    罗以熠双腿范软,只能向后靠着倚在墙上。她的体滚烫,而瓷砖冰凉,她木讷地抬起头对上洛逸泽探究的目光,嘴唇有些哆嗦:“她现在在哪?”

    “她不在了。”洛逸泽将手机拿在手里,顿了顿又问,“你号码多少?”

    罗以熠愣了许久才僵硬地报出一串数字,抬手抹开紧贴在脸颊上的发丝,她仰起头泪眼模糊地看着洛逸泽:“能送我回去么……我想回家……”

    洛逸泽偏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走吧。”

    罗以熠步履艰难地走出卫生间,目光扫到装着连衣裙的那只纸袋,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在了手里。

    他为了这件衣服训斥过她的,呵,连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比她重要呢……

    原来她不过是一个女人的替而已。

    那么那个男人,跟所有想上她的男人,又有什么区别?

    她死死地揪着左的衣襟,只觉心脏一阵克制的抽痛。

    她环视着宽大而华美的屋子,颓然一哂,蓦地想起何灵珊在车上时打趣她的那句“你以为谁都在打你主意啊?”心中冷涔涔地渗出寒意,若非有何灵珊相伴,她哪儿会独自一人来这种偏远冷僻之地,若非太过信任何灵珊,她又怎么会知道舞会的真实面目却依旧留了下来。

    为什么要这样呢,她们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子的好姐妹啊。

    罗以熠无力地蹲了下来,抱着瑟瑟发抖的子,屋内的冷气有些太足,她全湿答答地,不由自主地打着寒颤。

    这种被背叛的感觉,真的是有些,似曾相识……

    罗以熠觉得视线有些模糊,大片大片的雪白飘进她的视线,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那是二十年前的魁北克城。

    “歆歆,他们喊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喔。”两个比罗歆高一头的女孩子带着一脸和善的笑意说。

    罗歆粉嫩圆润的小脸在雪天里被冻得红彤彤的,煞是可。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说:“我一定是最后被找到的那一个。”

    捉迷藏的游戏是罗歆小时候最喜欢的,那时她坚信一种叫做感应的东西,无论她躲在哪里,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感应到她的存在,找到她。

    罗歆找了好久的藏之处,最终躲进了一个隐蔽的冰窖,百无聊赖地等着被发现。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雪中的静谧被无限放大,积雪愈发厚重,罗歆嘟着嘴,有些心烦意乱地念叨:“小路和小洛真是笨蛋,这么久都找不到。”

    天色逐渐地暗了下来,灰蒙蒙的天好像覆盖着一层雾霭,寒风呼啸而过,发出野兽般的声音。罗歆终于承认她害怕了,准备自己出去,却正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冰窖的门被关上了。

    她愣了两秒便拔腿飞快地跑到门口,稚嫩的声音强作镇定:“是谁在外面!里面有人,快开门!”

    “歆歆啊,你好好在这呆着吧,没人能找到你的。”

    罗歆神色一滞,继而干巴巴地笑出来:“蕊姐姐,不闹了,里面可冷了。”

    “我们先回去了啊。”没有丝毫迟疑的声音。

    “蕊蕊,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另一个声音略显犹豫地响起。

    “慕姐姐,快把我放出去。”罗歆着急地拍着门。

    “你有点儿出息行么?你那么脸贴冷股,路煜然理都没理过你,我保准他现在心急火燎地找这小丫头呢。她霸着路煜然就算了,凭什么洛逸泽也颠跟着她,瞧她那样儿,跟包子似的。”

    “……那她在里面冻死了怎么办?”

    “死了才好,让她活着把我们做的这事儿说出去不成?”

    “那……万一她没死呢?”

    “就说我们没来过,她自己藏在里面没人看见她。”

    “……”

    两人恶毒的言语渐渐变得模糊而遥远,罗歆一个人直地站在门前,双脚已经完全冻僵了。

    她不断地敲着门求救,嗓音一点点变哑,最终被呼啸的风雪掩盖。

    她瘫倒在地上。

    过了好久,久到意识开始涣散,罗歆的唇边诡异地扬起一抹绝望而狠的弧度。

    ——————若是这次能活下去,谁欠了我罗歆分毫,定然要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罗以熠惊慌失措地瞪大了眼睛,记忆蓦地像是被泼了一层墨一般暗了下来,一个冰冷而无比熟悉的声音幽幽响起。

    “你姓罗,名叫罗以熠。五年前在海边游泳时溺水失忆。……”

    -

    -

    -

    山林别墅一隅。

    洛逸泽神色担忧地将一块冰毛巾搭在罗以熠滚烫的额头上,她从那天晕倒之后昏迷了一整天,一直不停地说着胡话。

    他蹙了蹙眉,轻轻地替她擦拭肩颈渗出的汗水,不由自主地又凝视起这张脸,还真的是像啊……他不自地捏住她的下巴,一点点地凑近。

    “啊!”罗以熠惊醒,头脑空白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良久才猛地推开他,退缩到沿,“你是谁!”

    洛逸泽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我是那天救你的那个男人,还记得吗?”

    “哪天?”罗以熠茫然地低头扫视自己,白色丝绸睡衣让她觉得陌生,“我怎么会在这里?”

    “……”洛逸泽微微顿了顿,开口询问:“你全都不记得了?化装舞会的事。”

    “什么舞会?”罗以熠忐忑不安地揪着枕头。

    洛逸泽将掉下来的冰毛巾重新敷在她的额头上,不动声色地低声道:“这里是我家。先好好休息,你还在发烧。”

    -

    -

    -

    阮司桀在第无数次听到听筒中传来“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之后摔上电话,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门铃的响声几乎是瞬间让他来了精神,他飞快地冲到门前拉开屋门。

    阮向暖和苏白站在门外。

    “爸爸,我带苏白阿姨来见妈。”阮向暖兴高采烈地径直冲进屋子,跑了一圈儿没发现罗以熠的影子,有些失落地回头转向阮司桀,“妈妈去哪里了?”

    “妈妈?”苏白饶有兴味地咀嚼着这两个字,一边审视着屋内的摆设一边走了进来,顺便在桌上的果盘里轻巧地拿了个苹果塞进嘴里,“说说怎么回事儿?”

    “她不见了,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阮司桀惶惶然地打电话吩咐着人,薄唇抿的发白,俊眉不耐地拧起,脸色差到极点。

    阮向暖很识趣地闭上嘴没有多问,脸上的表悻悻地,苏白揉了揉她的头,嚼着苹果悠哉游哉地道:“放心,你妈精得很,走不丢。”

    “暖暖,你回家睡觉。”阮司桀沉着脸,说起话来更是强硬十足。

    阮向暖委屈地觑着他,眸中氤氲出雾气来:“妈妈是不是又走了?”

    “我让你回家睡觉!”阮司桀蓦地低吼出来,眸中映出的鸷让苏白都不住停止了咬苹果的动作。

    “行了行了,你跟个孩子发什么脾气。”苏白眉眼一睨,朝门口跟来的保镖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开车,然后将已经开始冒泪花的阮向暖抱在怀里安抚,“暖暖,乖,先回去,苏白阿姨跟你保证睡一觉你妈妈就回来了。”

    阮向暖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地又瞄了瞄神色紧绷的阮司桀,不愿地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苏白目送阮向暖被带出屋子,松了口气,手腕一转把苹果从左手抛到右手,继续咬着剩了一半的苹果,“你搞了个仿货?”

    “罗歆没死。”阮司桀眸色暗沉地点了支烟,袅袅烟雾渐渐模糊了他俊美的轮廓,“但因为溺水失忆了。”

    苏白咬了半口苹果诧异万分地盯着对面躁动不安的男人,半晌才开口:“你确定?”

    “她就算烧成灰我闻闻味儿也能知道是她。”阮司桀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霍地站起,在屋内烦躁不安地踱着步子,“她突然一声不吭地消失肯定有问题,我居然到现在半点儿消息都没有。”

    “喂,你以前不这样儿啊。我印象里,就算真的出了天大的事儿,你也能面不改色地边喝茶边想法子,现在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苏白挑着眉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几乎抓狂跳脚的男人,斜斜地勾了勾唇角低笑两声,“你要是一早就这么紧张她,至于到现在这份儿上么。”

    “苏白你要是纯粹来看好戏的,赶紧滚!”阮司桀森寒的眸色更加幽深了几分,嫌恶地眯起炯炯的双眸,“滚滚滚!”

    “那我滚去睡觉了啊。”苏白的牙齿灵活地在剩下的苹果上咬了一圈,把苹果核朝垃圾桶里一丢,饱足地伸了个懒腰。

    阮司桀脚步顿了顿,然后抓过外就要去开门。

    “站住。”苏白收起吊儿郎当的脸色,“你出去干嘛?”

    “随便找找,说不定就碰上了。”阮司桀的嗓音有些翁哑,吐出的每一个字都郁积着不耐和暴躁,“我上次也是,找了她五年没找到个影儿,随便住了家酒店就碰到她了。”

    “回来。”苏白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的力量,她活着,你却找了五年都找不到她,可能么?”

    “我当然想过,肯定有人在干涉这件事。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完备的假份,她现在叫罗以熠。如果被我查出来是谁在做这件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阮司桀带着些戾回过,对上苏白意味不明的眼光,“怎么?”

    “有个词,叫做‘狡兔三窟’。”苏白细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轻敲在沙发扶手上,“罗歆给自己造的假份多得是,罗以熠是其中一个。”

    “你说什么?”阮司桀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一个令他的更加愤懑的念头。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伤你的心,但有很大的可能,是罗歆自己想离开你的,干涉你的人估计也是她示意的。”苏白缓缓地垂了垂眸子,倚在沙发上向后靠了靠,“意外失忆这种节虽然在电视上经常演,但现实中发生的几率还是很低的。罗歆有溺水的可能,但几率也是很低的。”

    “我想过这些,但她的确什么都不记得……”阮司桀略微阖了阖细长的凤目,语气带着强烈的不确定,“你是说……”

    “我跟罗歆曾经拿人做过一个很可怕的心理学实验,当然,是对方自愿的。”苏白十指交叉,嗓音低柔地娓娓道来,“那是一个被仇恨疯了的女人,她每时每刻都臆想着对前夫的人进行报复,她在家里堆积了无数的刀,有毒的化学药品,枪支,但她又清醒地知道那样不对。她试图让我对她进行心理治疗。当时我跟她谈了很久,没有成功。罗歆只跟她在一间屋子里呆了大约一个小时,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最初那种绝望的神色,因为她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自己是谁,要做什么。罗歆后来跟我说,人都有潜藏的多重人格,将新的人格唤醒,旧的人格隐匿,便可以重生一次。若是那个女人回想起任何从前的事,便会重新回到失忆状态。”

    阮司桀低头摸着鼻梁,脸色有些苍白:“所以呢?”

    “你知道罗歆完全可以是一个顶尖的催眠师,她觉得不开心了想消了自己的记忆,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苏白云淡风轻地说着,“并且除了达到她自己当初设定的先决条件,谁都恢复不了她的记忆。”

    阮司桀闻言沉默片刻,继而沉声低哑地轻笑起来:“抱歉,我没听懂。这种事,简直可笑。”

    “罗歆这次跟你玩大发了。”苏白无奈地摇着头。

    阮司桀唇边的笑意再也挂不住,下一秒便遽然起,长腿一掀将沙发旁边的圆木桌子“砰”地一声踹倒:“她敢!”

    “这方法不是百分之百成功的,她肯定是忘不了你,离不开你,迫不得已才对自己做这种事。换句话说,不是她敢不敢,而是你她的。”苏白用指尖摩挲着自己的唇,“我劝你别找她了,路是她自己选的,是好是坏都得她自己走,子无论怎样都要慢慢熬,你再去招惹她,就违背她的初衷了。”

    阮司桀狭长秀美的眸子里闪着如血一般猩红的光,像极了落入陷阱的困兽,他声嘶力竭地爆发出一串低笑:“我不会放过她的!”

    “够了!”苏白迎着他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不要试图用什么乱七八糟的方法让她恢复记忆,错一点你就是害了她。”

    “不就是想不起来么,只要她照样我就够了。”阮司桀呼出一口气,再次将外提起来,穿衣的动作依旧优雅贵气,“她休想一了百了。”

    苏白痛苦地闭了闭眼睛:“阮司桀,她是一个女人,你有没有明白过她只是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你的女人而已。”

    “是吗?我想我该好好教一教,她要如何来,我。”阮司桀说完便推门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