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罗以熠觉得他的温柔深永远只在上。

    不过说来也是,她除了皮相还不错,其他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称道的地方,这个认知让她有点沮丧。

    “不专心。”他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带着些惩戒轻轻咬在她柔软的下唇上,“是因为我没满足你么?”他语毕便猛然进到底。

    “啊……”罗以熠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从小腹蔓延开来,抬眼时便对上他贴得极近的双眸,他淡淡地笑着凝望她,然后捧住她的脸狠狠地吻住她,不断深入着辗转吸

    罗以熠大脑有些不听使换,所以他终于满意地松开她有些泛红的双唇时,她微微喘着回答:“满足……”

    他闻言爆发出一阵低笑,俊美惑人的眉眼弯起来,不怀好意地在她上的敏感处放肆地抚摸揉弄。即使她不记得曾经,体还是这具体,在/的漩涡中起伏得不能自控时拥有同样/惑的神,他罢不能地撩拨着:“是这样比较满足,还是这样?”

    “我喜欢你……”罗以熠有些委屈地嘟着嘴,很努力地让自己神色认真。

    阮司桀笑意更浓:“我知道啊。”顿了顿,他心血来潮地凑到她耳边低声哄:“趴下,乖,我要从后面进去。”

    罗以熠的体有些酸软无力,她勉强撑着自己从上爬起来,有些难为地抬眼瞄他。他此时亦是一丝不/挂,入眼尽是足以令她喷鼻血的肌线条,他俯下/耐心地啄了啄她**辣的脸颊:“快,宝贝,你真美。”

    她立刻拒绝不了,带着些迟疑转过去趴在上。

    她妖娆的轮廓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纤腰翘仿佛都是邀请的姿态,他兴奋得呼吸都在颤抖,不伸手去触碰她已然一片狼藉的腿间。

    她红透了耳根,把头埋进臂弯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不要看……”

    她羞涩的模样可之极,他眸色渐深,倾过去抱住她,温言轻语:“好了,不看。”

    罗以熠转过头看他,却见他猛地沉下子。

    “啊……”罗以熠紧紧地抓着被单。

    他掐着她不盈一握的细腰,一次比一次猛烈地撞进她早就湿透的柔软温腻之中,渍渍的水声让气氛愈发地/靡。

    她整个人细细瘦瘦的,前却有料得很,他一直觉得她发育得这么好是因为他从小便帮她“全方位按摩”。想到这个,他不低了子握住她那双垂成水滴状的白嫩,不断地挤压揉捏着。

    此刻,她小的体完全被他裹在怀里,让他的占有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他不断地在她微微泛着绯红的后背上吸舐,她的体也十分诚实地每一下都烈地回应他。

    以前的罗歆是不喜欢这个姿势的,所以从来都不肯配合,此时他终于有机会得逞,自然酣畅淋漓地尽享受,哪里顾得上她到达极限了几回,直到她最后昏过去他才意犹未尽地抱着她快速地抽撤了几下,让自己在她体内释放出来。

    -

    -

    -

    罗以熠醒来的时候依旧被他紧紧抱着,腿间是大片粘腻湿滑,她稍微动了动便感觉有粘稠的液体流出来,她微微有些脸红地想拉开他横亘在她前的手臂。

    “去哪?”他从睡梦中微微蹙着眉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将手臂收了收把她锁在怀里。

    “去洗个澡……”罗以熠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子,只觉满是汗,“你不觉得吗?”

    “别乱动……”他的眉头拧得更深,薄唇微微开合,“不许洗。”

    罗以熠噤声,因为她感觉到他的/望好像又有抬头的趋势。

    阮司桀不由得苦笑,五年过去,他依旧会对她的触碰轻易产生反应,他已经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因为幼时她对他的那场虐待才对她反应激烈了,他只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到嗅到她的气息便难以自持。

    时至傍晚,窗外橙红色的夕阳将白色的窗帘镶了一圈金边。

    罗以熠曾一次又一次凝视这样的黑暗降临前的时刻,告诉自己有些事如果是必然发生的,就认真地看清楚,然后面对它。

    “在看什么?”阮司桀懒懒地绕着她的柔软的发丝,她的头发是平直的黑色,斜分长长地垂下来,稍稍低头便会遮住她大部分的容貌,他把她带回来的时候觉得她是疏于装扮自己,后来他认为她是故意的。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美貌便是危险的,能藏起来便藏着。

    “晚霞的光……”罗以熠微微敛了美眸,有些出神地喃喃道,“不觉得很奇妙么?你知道它一定会消失,也相信它必然会再度出现,它一直沉默着,只是复一地履行着这样的循环,却没有人怀疑明天的太阳会升起,也没有人因今天的太阳会落下而留恋。”

    他闻言眯了眼睛,绕住她发丝的修长指尖停顿了几秒,然后他勾住她一缕黑发,放在唇边摩挲着,淡淡地开口:“你何必这么拐弯抹角地指桑骂槐呢?”

    “你想多了。”罗以熠转过头看他,依旧纯良无害地笑着,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

    阮司桀浅笑着勾起她的下巴,深邃若潭的眸子里依旧波澜不惊:“起吃饭。”他松开她准备下叫外卖,倒是罗以熠慌了,从背后抱住他的腰:“我喜欢你。”

    阮司桀被她这样一抱顿时子一僵,下一秒便毫不犹豫地拉开她柔软的手臂,转双臂撑在头,把她死死地压在上,吻住她微微张着的小嘴,嗓音低沉而沙哑:“那你我吗?”

    “……”罗以熠有些怔愣,半晌说不出话来。她毕竟认识他还没多久,而且依旧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眸子倏忽一沉,将再次被她无意中撩起的/望陷进她的体:“你喜欢我什么呢罗以熠?有钱?长得好看?还是上能让你/仙//死?”

    “……”罗以熠软着子任他翻来覆去地蹂躏。

    “就这样你就能喜欢?”他用食指和拇指紧紧地扣着她的下巴,“那如果你遇到的是别人呢?”

    他的脾气晴不定,罗以熠不知道自己到底又说错什么话了,任他说什么都闭着嘴不敢再开口。

    他的动作粗鲁而蛮横,甚至带着惩罚的意味,但她依旧快感不断,她有些羞耻地咬住唇。

    “罗以熠,你有没有喜欢过别人?”他几乎要把她的腰拧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突然失控了。只是他太想念曾经的罗歆,想念到与现在的她欢/好都觉得罪恶,好像背叛了她一般。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用罗歆的体随便喜欢别人呢?罗歆是他一个人的啊。

    罗以熠拼命地摇着头,有些害怕地闭上眼睛。

    “看着我。”他抑着嗓音,攀着她的肩吻在她纤长的颈子上,终于平息了/望。

    “我只是……想知道,我对于你来说算什么?”罗以熠全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但她的语气依旧坚定,“如果我在你眼里像你说得那么低无趣庸俗不堪,你到底为了什么还对我做这种事?”

    “你希望是什么?”他低声问。

    罗以熠闪了闪浓密的睫羽:“我希望是你的女人。”

    他有些好笑地问:“难道现在不算是么?”

    罗以熠侧眸看着他,认认真真地说:“只有一个那种。”

    “嗯。”他轻声应着,似有些漫不经心。

    “真的?”罗以熠惊诧地瞪大了眼睛。

    “真。”他有些倦怠地回答,从她上起来,穿上睡衣去打电话叫外卖。

    罗以熠在上发呆了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他在冲澡。

    罗以熠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满脑子都是“他说是唯一的女人”……

    手机震动了两下,是何灵珊的短信,她迅速点开。

    “以熠,我快死了。”

    何灵珊不是那种随便向人诉苦的女人,她会发这种短信,必然是因为郁结到不能承受。罗以熠不知道如何回复,最后还是决定问一问,“你到底怎么了?”她按下发送键。

    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想着大概是外卖到了,她迅速拿过衣服准备穿上,站起来才感觉到下一片湿湿腻腻向下滑。环视了一周也找不到抽纸,她愣着不知如何是好。

    阮司桀清清爽爽地从浴室出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她小脸通红左右为难的景,不由觉得有趣:“你去浴室冲一冲,我去开门。”

    罗以熠如获大赦般地一路小跑进了浴室。

    浴室里的镜子映出她完美的段,以及上他留下的斑斑痕痕,她低了头不去看镜子,打开花洒仔细地将自己冲洗干净,再出去的时候上已经放着干净的内衣和睡衣,她心里一暖,迅速换上走出卧室。

    -

    -

    -

    餐厅。

    雅致的红木餐桌旁,两人相对而坐。

    “只有一个……披萨。”她挑高了细眉,咬着食指关节,一脸沮丧地看着对面优雅地拿着一小块披萨细细咀嚼的阮司桀。

    “怎么……你还想吃几个?”他停住咀嚼的动作,眼神在她的脸上迂回了几个圈,然后面不改色地讥讽她,“你吃的比我都多么,罗小姐。”

    “不不不,够了够了。”罗以熠学他的动作捏起一小块披萨,小口小口地嚼着。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阮司桀放下咬了一半的披萨,顺着她敞开的睡衣领口意味明显地向下看去。

    “……”罗以熠原本十分好的胃口瞬间消失无踪,她僵硬地抬头对上他的眼睛。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阮司桀缓缓地勾了勾唇角,“你之前太瘦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罗以熠放心地继续咬着披萨,一脸满足愉悦的表,眼睛微微闪着光,“我有哪里你不喜欢,你告诉我,我尽量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阮司桀差点因为她的话而噎住,其实她什么样儿都无所谓,她什么样子在他眼里都不过是罗歆而已,不过……他回想着五年前罗歆的模样:“去把头发的发尾烫卷,染栗色,你指甲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去除掉,要干干净净的,嗯……眉型不太好,修得略细了一些。其他的,以后不要穿除了白色以外的内衣。”他看着她努力想要一一记住的模样,心思一转便加了一句:“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

    罗以熠闻言眼尾一挑,笑意盈盈:“你是在夸我吗?”

    阮司桀无奈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咔嚓”声,继而是开门和人走动的声音,两人具是一惊,阮司桀首先镇定下来,起替她收了收领口,俯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出去看看,你待着别动。”

    “阮先生。”几个保镖畏畏缩缩地排成一排站在客厅,像是等待枪决的罪犯一样低着头。

    阮司桀一看这架势,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沉了嗓音对着门口:“暖暖。”

    阮向暖把长发梳成马尾扎了起来,一席精致小巧的玫红裙裤,海军风黑红相间的短衫,下巴微微扬着,从门口不急不缓地走进来。

    “嗯,我新改配的定位追踪系统效果还不赖,”她将开锁的工具哐当一声扔在沙发旁的地上,跟在她后的保镖立马惶惶张张地过去帮她捡起来收好,“阮先生近忙着金屋藏,暖暖好奇来参观一下不介意吧?”

    阮向暖很少任,但她生起气来便会连讽带刺地连称呼都改了,叫他“阮先生”。

    阮司桀脸色黑得不行:“回去。”

    “怎么,怕暖暖惹那位小姐不高兴呀?”阮向暖环视了一下,抬腿便要忘屋内走。

    阮司桀伸出手拦住她:“听话。”

    “听什么话!我以为你对妈妈念念不忘才说你可以新娶一个女人的,原来我错了,”阮向暖毫无畏惧地直视他,愤怒得无以复加,“你根本早就背叛她了!”

    阮司桀强行压抑着声音:“先回去,然后我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我如果来早一步,是不是就能把那个女人逮在上了?”阮向暖推不开他的手臂,在原地跺着脚。

    “不是你想的那样。”阮司桀把手按在她的头顶,“可无论是怎样,你都不该一个人闯到这里来,这不礼貌。你可以生气,但不可以丢了风度。”

    阮向暖不吭声,脾气却平息了下来。

    阮司桀松开她,走到桌边替她倒了杯凉开水:“看你满头大汗的,快歇歇。”

    阮向暖闷闷地接过水,沉默不语。

    “那个……你好。”一个柔软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僵硬的气氛。

    罗以熠穿戴整齐走到客厅,笑着跟阮向暖招了招手。

    阮向暖抬起头,手中的杯子“哐当”掉在了地上,水溅湿了她的丝袜她也依旧毫无反应。

    下一秒,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过去死死抱住罗以熠的腰:“妈妈!”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