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莫醒 书名:撕心
    阮司桀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时过正午,明烈的阳光穿过白色窗帘映照进来,让他有些不适地挡了挡眼睛。

    他半撑起子,揉了揉因为宿醉而有些发胀的太阳,垂眸时不经意地看到手臂上浅浅的抓痕,倏地便坐直了。他怔忪几秒,抬手习惯地触摸单,边的位置早就没了温度,哪有罗歆真的存在的迹象,他的心一点点下沉,沉到让他窒息的无底深渊。

    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手机里一堆助理的未接来电,他拨了回去。

    他新任的助理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名叫水珂,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除了因为自幼从美国长大而发音比较奇怪的中文,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无缺。比如现在,她在第一时间接起了阮司桀的电话。

    “阮先生,昨天的谈判对方表示退让,我已经将有关资料准备好发到您的邮箱。”

    “嗯。”阮司桀躺回上,有些意兴阑珊地听着。

    “下午三点半和Mr.Lin约好打高尔夫,但按照您现在的程已经非常紧迫,所以我帮您推掉了。”

    “嗯。”

    “四点的飞机飞往纽约,我已经帮您收拾好物品。”

    “你代我去就可以了。”他清了清嗓子,觉得有些干哑。

    “好的。嗯……醒酒的药我放在了你的西服口袋里。”公式化的声音略微柔和了一些。

    “我看到了。”他拿出杯子给自己倒着水。

    “我安排的酒店住的还习惯么?”

    “还好……”他四指微展旋动着手里的杯子,看水面轻微地晃出涟漪,继而无趣地把杯子归为原位,倚在头单手漫不经心地系着衬衫扣子。

    “昨天喝了那么多,胃还好吧?”

    “我没事,还有其他重要的事么?”阮司桀有些疲惫地微阖双眸,换了一只手听手机。

    “没有了。”

    “嗯。”他结束了通话,心低落地躺回上,却被猛地硌了一下。

    他烦躁地摸索着,然后摸出一张份证,看清上面的字样之时他几乎是一瞬间便从上弹了起来。

    以往他上有什么痕迹,家里的东西上有什么变化,他从来都不敢多想,因为每次他发现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神志不清时弄出来的,便会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期望越高失望越大的道理他最明了,但这次是份证,是他昨晚从她包里掏出来的……证明她的确来过的铁证。

    他紧紧地捏住,丝毫没有在意被卡得生疼的手指,然后下一秒便拿出手机飞快地按下一串号码:“帮我查一下,K市,份证号为XXXXXX的女人在什么地方上班。”

    -

    -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罗以熠无精打采地趴在办公桌上。

    “你怎么了?”何灵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朝她看,“昨天莫名其妙消失了,我还以为你被人劫了呢。”

    罗以熠撇了撇嘴,她站不起来,又不能明目张胆地说是被人强行做了一晚上导致她一整天都双腿酸软,坐着简直像受罪一样。

    “问你话呢,”何灵珊收拾好东西抬手往她肩上就是一拍,“就剩咱们俩了,你快收拾东西。”

    罗以熠俏丽的五官拧成一团,然后咧着嘴扶着腰站了起来。

    何灵珊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她:“你干嘛一副纵过度的模样,老实说,昨晚干了什么好事?”

    她在打趣,罗以熠却着实被说中了心事,脸刷地一下通红,故作镇定地一横眉:“再乱说不理你了。”

    她飞快收拾好,一转目光便对上了刚刚从楼下上来的容敛,顿时脊背一僵。

    容敛长腿一立,在门外站定,眼神毫不客气地打量着她。这次她穿回了正常的衣着,比那初见她还要清美绝伦上几分,他本就躁动的心这下更是痒得不行。

    说来也奇怪,他第一眼看到她就全不舒服,像嗑了药似的按捺不住想蹂躏她那双粉嫩丽的唇,才会当晚就唐突地带她去开房,本以为□好过后他能平静下来,但他一个人在宾馆睡了一晚上,非但没生气,甚至整晚满脑子都是她那张脸,像着了魔似的。

    其实他忙得很,女人也从来不缺自己送上门的,但他今天依旧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等她,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何灵珊嘴长了老大,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看了看罗以熠的模样,又转头看了看门口的容敛,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般飞快地说:“我还有事,先回家了啊。”

    “哎——”罗以熠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何灵珊一溜烟地消失在电梯口,随即有些丧气地垂了头。

    “晚上有时间吗?”容敛的语气显然比第一次客气多了。

    “我没时间,我不会跟你……跟你……那什么的!”罗以熠斩钉截铁地说着,脑子里自动回放昨晚的片段,脸颊又了几分,顿了顿又带不容置疑的坚决凛然开口,“容总,我知道我看上去穷酸,但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

    容敛浓眉微挑,踱步走到她前站定,长指一勾便拉开了罗以熠的领口,见她形状极美的锁骨周遭印满了吻痕,表玩味:“昨晚跟谁在一起?”

    “我……我自然跟我男朋友在一起。”罗以熠后退了一步靠在了桌子上,脱口而出,“你别过来,他会来接我的。”

    “罗小姐别紧张,我虽然意图很明显,但强来这种事还是做不出的。”容敛收了手,站直了子,“他什么时候来,我见见你的……男朋友。”

    罗以熠瞬间张口结舌,昨天那个男人是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她上哪儿找个人来接她。

    容敛仿佛了然了一般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叩叩”。

    突然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要加班吗?”悦耳醇厚的声音扬起。

    二人都是一惊,继而不约而同地转眼看去。

    只见一个材高挑修长的男人背靠着门,慵懒而略带危险气息地微眯着双眼。

    罗以熠看得呆了,有些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容敛思量了几秒,然后缓步走过去朝他抬起手:“初次见面,幸会。”

    阮司桀心本就差到了极点,根本懒得搭理他。

    容敛有些尴尬,继而抑着嗓音接着说:“容敛,地恒房产的现任总裁,你应该听说过。”

    阮司桀这才伸出手象征地跟他握了握:“你好,我姓阮。”

    容敛借机仔细地打量着他,对方第一眼看上去首先会惊叹的是精致得过分的容貌,且他从头到脚的衣着都非常休闲,即使气质属上上成,充其量也就是个玩世不恭的富家公子。而他印象里并没有阮姓的巨头,所以他给阮司桀的定位是中等家庭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儿,这么一想他的底气不知不觉足了许多。

    “你是以熠的男朋友?”他带着些轻浮问道。

    阮司桀低头把玩着手机,心不在焉地开口询问:“地恒房产是吧?”

    “没错。”容敛中气十足地回答。

    “你看她那样儿像是我女人么?”阮司桀点了“发送”键才抬头讥诮地回答。

    本来看到他们在办公室磨磨唧唧就上火,听到他叫的那么亲更是火冒三丈,阮司桀咬牙切齿地接着说,皮笑不笑,“跟你一样,玩玩她而已。她昨晚跟我要五千块,她给你是什么价?”

    罗以熠闻言原本莫名有些雀跃的心瞬间像是被泼了盆冷水,眼眶瞬间一,腿间的酸痛却不留面地提醒着她昨晚的一切的确如他所说。

    容敛脸色也是一黑,继而不知道怎么就有些愤懑:“那好,既然你不是她的男朋友,现在开始她就是我的女人,你可以离开了。”

    “以熠啊,”阮司桀刻意把那两个字说得非常重,薄唇轻轻勾起,“你要跟他在一起吗?”

    罗以熠说不出话,柔唇紧紧地抿着。

    容敛刚要开口,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看屏幕,神色有些凝重,扫了一眼阮司桀才走到一旁接电话。不一会儿他便脸色灰败地匆匆走进来说:“以熠,我有点事,晚点时间我给你打电话。”说完便急急火火地去按电梯。

    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罗以熠吸了吸鼻子,挎好包准备回家。

    “都这副德行了,勾搭男人的本还真是难改!”阮司桀拉住她的头发猛地把她甩在墙上,“什么不上档次的货你都能看上,你缺几个五千块钱,嗯?”

    罗以熠本就腰酸背疼,这一撞更是疼的要命,当下便不顾形象地对着他大哭了起来:“你到底要干什么嘛……”

    她的确是罗歆本人,他不可能认错,但她做的事简直不是简单的“侮辱这具体”能形容的了。

    阮司桀愣愣地看了她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哭,毫无美感地在哭,像个犯错被妈妈骂了的孩子。

    “全都疼,”她哽咽着,抬起袖子抹眼泪,“昨天你明明一分钱都没给我……”

    阮司桀闻言觉得有些好笑,脸色微微缓了缓,敛了怒意:“哪里不舒服?”

    罗以熠低下头没吭声。

    阮司桀有些烦闷地把她的头抬起来:“说话!”

    “我……”罗以熠正对着他俊美的五官,脸红得更甚,“还……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她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夹在唇齿间嗫嚅出来的,但还是被阮司桀捕捉到了。

    “伤着你了?”阮司桀神色终于缓和下来,低声嗤笑出来,语调暧昧而温柔,“回去帮你看看。”

    “流氓!”罗以熠退后了两步,将自己的衣服裹紧,“无赖,这种钱都好意思不给。”

    阮司桀脸上风云变幻了好几种颜色,食指和拇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眼中仿佛有把利尺,毫不客气地丈量着她,如果不是他亲眼见到,他绝对不会相信罗歆会变成这副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撕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