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比武大会

    唐门,武道广场

    这本是一处辽阔的广超现在广场已不辽阔了一夜之间,广场神奇的大变样,被神奇的搭建成一座犹如古罗马角斗场一般的巍峨场所,如今斗场的座位上面,都堆满了人,全是唐门的人

    几乎所有唐门玩家都聚于这里,他们指指点点,兴奋莫名

    斗场中央的擂台仍是空着的,而在擂台南侧的最前排,端端正正的摆着十个位子,端坐着十个唐门玩家

    这十个人,便是唐门十大真传弟子

    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厉害,都已是当今江湖玩家中一等一的高手

    不少粉丝玩家簇拥着想往那边走,趁着人多壮胆,接近自己的偶像,好好端详端详那络的场面,与奥斯卡颁奖典礼时杜比剧院外的场面都有的一拼

    只可惜,这斗场人挤着人,要走半步,都要看人潮有没有要动的意思许多玩家尝试了几次后,就放弃了,纵有几个奋勇挣扎着脱离人群的玩家,走到半途时,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他们越是接近那个圈子,那无形的迎面扑来的煞气,就越是让他们惊心动魄,除了极少数意志极坚,自信可以与核心弟子并肩的玩家之外,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偃旗息鼓

    十大真传弟子也就罢了可他们的后,周围,全是核心弟子,好多,好多的核心弟子!

    观众席上人山人海,一眼看不到尽头可他们所坐的位置,却很有讲究,像岳衡这类核心弟子,也都有一个座位,位于接近竞技场的第二排至第五排,真传弟子之后,呈扇形分布,这是他们的专座,即使他们不来,别人也不可以坐!

    这些人散的斗志,如火如荼,犹如实质,充溢着整座武道广场

    他们的目光,几乎无一例外,都集中在斗场的擂台上

    擂台周边,有三十六面大旗在飞扬,每一面大旗的下方,都笔直的立着一名精悍矫健的黑衣执事

    那是代表唐门三十六房的大旗,自擂台左右横排过去,大风吹来,一齐飞扬,说不尽的气势!

    我要杀入核心前列,我要杀入真传,三十六房的大旗,总有一面是属于我的!

    核心弟子们出了无声的呐喊,所有人都抱着轰轰烈烈的野望,他们全紧绷,呼吸减缓,个个都做好了大展手,全力一拼的准备

    这就是唐门,唯我独尊的唐门,此此景,比武场上,腥风血雨已是免不了的,因为所有的核心弟子心中,似乎都只剩下了一个字,那就是――战!

    除核心弟子,唐门玩家中的各路直系弟子,英雄好汉,甚至于不见经传的人物,也早提前在“登天台”上刻下了标志,他们也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一举成名

    这几天,各路人马陆陆续续拥到唐家堡唐门派系之争向来严重,玩家中多有彼此看不顺眼的,明争暗斗层出不穷,所造成的结果,是在比武大会前几,就已出现了不少野斗决斗生死斗当然,也出现了暗杀最惨烈的一,在唐家堡外的某一个时刻,竟足足出现了三百一十七座无名坟头

    而今能站在这里的,敢站在这里的,已是见过血与火的,真真正正的唐门玩家

    人心思战!

    大家心急如焚,可偏偏却都在等因为时辰未到,主事之人还没出声,万一大声喧哗,被本门长老评个“心浮气躁,不知好歹”,那就等于被提前逐出了比武大赛,不仅落不到任何好处,还要丢人现眼

    于是大家都出奇一致的保持沉默,纵有私下的说辞,也都是低声细语

    唐门玩家顶尖人物圈子并不大,来参加比武的核心弟子中不少都是彼此熟识,也在那里低声议论

    岳衡静静的站着,不言不动,以他出众的感知,自然而然的把这些议论收入耳中,却和在这几听到的那些差不多无非是“那小子也来也来参加比武!”“好机会,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等比试的时候我就挑战他,让他知道哥们儿现在的厉害!”“喏,那边站着的几个,就是这次比武大赛的黑马人物,兄弟你若是碰上了一定要小心!”“靠了,这次比武大赛,好像强手特别的多……”对这些七嘴八舌的议论,岳衡不以为意,武者习武,强弱胜败,就要在比武场上真刀真枪的分出来,才不是嘴上能分析出来的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掠过斗超向对面的主台望去

    相对于玩家们的心燥,主台那边的观众就颇为冷静了,岳衡目力惊人,能够看得很远虽然隔的远,而且主台的重要所在,还有轻纱笼罩,他还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到那边的一些

    唐门比武大赛是唐门为老太太庆寿的大礼大典,但同样也是门中各堂各房正式比试较技的一件大事

    对于唐门的各堂各房而言,在这次比武大赛中看门中的年轻一辈比试,观察自家弟子的强弱,准备在后培养,亦或是补足,这可比什么事都重要的多,所以这主台周边坐着的,尽是唐门中的高手,最次的,也是大执事级的高手,而那些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唐门长老,竟也随处可见

    一瞬间,岳衡在主台周围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武堂的唐看师叔和另一名材与其仿佛,腰系流星锤的黑衣执事,正并肩坐在主台一侧,应是代表武堂来观看的,可看他们所在的位置,却颇为冷僻,想来除了份的缘故之外,还与武堂一向在唐门中不受重视的现状颇有关系

    “靠了,两位师叔很有些落寞呀,嘿嘿,早知道武堂在唐门混的这么惨,咱就是再多要点儿奖励,说不得唐看师叔也是肯跟咱谈的!”岳衡账折睛,心中忽然有些小后悔,然后他蓦地一定,忽而又对上一道锐利无比的眼神

    岳衡的眼睛顿时眯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那道眼神也转而变得柔和,透出一股子善意,然后旋即消失

    “你在干什么?”主台上,一名黑衣长老莫名其妙的向旁边的长老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那人淡淡的笑了笑,道:“一个我主持潜龙堡这么多年,见到过的最各色的小家伙”

    “嗯,天虹长老在唐门的地位不低呢,人都坐在主台旁边了,很靠近唐门的权力核心,”岳衡心里暗自盘算着,他的目光则转向主台的另一侧,那边的一个角落中,居然也有个熟人,正微笑的冲自己点头,岳衡心中一愣,“咦,石头师叔也到了,想不到连他这么不合群的人,也会来看比武大赛,唔,是了,他多半是来看唐猛那小子的”

    思索间,岳衡的耳边突兀的传来一阵温和的话语声:“臭小子,你记住了,这次比武大赛,你要好好的表现,可别弱了你师父,唐森那家伙,还有咱石头师叔的名头!若是拿不到一个好名次,师叔可要收回武功的啊”

    “晕,就那飞蝗石的功夫,还要收回,可别顺带着还来点儿别的惩凡么的,那老子就惨了,”岳衡的脸刷的白了一下,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唐石头师叔内功精深,传音入密练的出神入化,隔着几百米远居然还能准确无误的传到自己的耳中,仿佛耳语一般,当真是让人佩服!石头师叔这一手,可以说是相当的绝,任是岳衡有千般算计,七窍玲珑,隔着大老远的,他也没有这等内力,这等功夫去讨价还价呀!

    正思索间,周围陡然一静,岳衡心中一振,抬目看去,却见主台上轻纱一挑,出现了两个气派非凡的中年执事这二人面容相近,量也差不多一般的高,但一个略有些福,笑眯眯的,另一个材瘦削,冷冰冰的

    “这俩人是……”岳衡心中一愣,在他前头端坐的风铃风大小姐,却轻描淡写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嗯,哼哈二将亮相,这两位是主持武道广场的两位大执事,唐门嫡系中的嫡系,他们二人既然现,那么比武大会,就几乎等于开始了”

    “原来这两人就是哼哈二将!”岳衡恍然唐门尚武成风,武道广场每不知道要接待多少私斗和比试,要应付多少稀奇古怪的琐事,以至于此地虽然极为重要,却没有一个长老愿意坐镇的武道广场毕竟是唐门要地,主持此地的两位大执事,虽然不是长老,但也是门中名头极其响亮的高手,乃是唐老一脉的嫡传弟子,据说武功之高,比一般的长老还强,若非二人年纪未到,功劳不够,早已耀升长老了

    全场的唐门玩家,显然绝大多数都是认识哼哈二将的,大家顿时一静,兴致勃勃的看着二人,眼神无比炙,但奇怪的是,这哼哈二将现之后,却并没有任何言语,两人只是左右一分,十分恭敬的让出一个空位

    “咦,难道还有高手到?”岳衡心中一愣,忽然眼前一花,那空位处,已出现了一位陌生的老者

    那老者材极高极瘦,手脚比常人都长出许多,长得好似一根竹竿似的,涅有些怪异,但他在哼哈二将中间一站,却气度凝重,如渊停岳峙,说不出的沉稳,岳衡一眼看过去,居然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下意识的垂下了头,他瞬间耿直了脖颈,但心中已一片惊骇:“这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气势,让我远远望去,就生出莫能敌的挫败感!此人,绝对是当世之超级高手!”

    想明白之后,岳衡愈的惊骇,只因那老者出的,并不是真实的力量,仅仅是威压的具现,却可以令他难以抗拒,偏生他还能感觉到,这威势并不是针对他一人的,而是针对全场

    一人对全场随着那老者的出超顿时整个会场彻底的安静下来

    这到底是何等的强者?居然能有这样的威压!岳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煞大潜能的力量在经络中被直接激,他硬着脖梗的侧头看看,现其他的核心弟子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就连真传弟子,也都在拼命的动力量抗衡这压力

    嘶……岳衡突然想明白了这比武大赛的另一层用意,比武大赛,固然是选拔才俊的最佳方法,却也是让他们这些年轻的江湖玩家对唐门产生敬畏之心的良机

    江湖玩家年轻气盛,多有目中无人之辈,学了几手功夫就觉得可以横行天下,越是高手,越是桀骜但唐门有唐门的规矩,唐门需要的是忠诚的子弟,却不是像唐白虎那般肆无忌惮,扰乱门规的害虫,这老者乍一出现,就对全场形成了威压,其目的多半是为了在场的年轻高手看到真正无敌存在,知道天有多高,海有多深!

    就在这时,“当当当……”一阵钟声连绵不绝的响起,一口气响了一百零八声,随着钟声,岳衡上的压力突然一松,然后他赫然现,自己丹田中的内劲,竟随着钟声起了细微的涟漪一百零八声钟声过后,岳衡的内力,似乎变得更加的凝炼精纯起来,全窍通畅

    不只是岳衡,竞技场中的其他人也都露出了莫名的喜悦笑容,显然大家各自都有收获,这钟声带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听到者无不得到好处!

    这时,风铃又淡淡的说道:“上一次比武大赛也是如此,一百零八响惊魂钟声之后,所有人都会得到一些好处,这一场比武,真正能脱颖而出的人毕竟有限,如果没有一些甜头,也不会有那么多玩家趋之若鹜”

    岳衡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暗道:“这倒也不失是一个聚拢人气的好法子!”

    这时,在那主台之上,瘦高老者淡然开口,他的声音不算洪亮,但吐字清亢,在会场中回不休:“我乃刑堂大长老,唐步血,这次庆寿演武盛世,由我担任主评判,副评判有武道广场两位大执事担任,具体规则由现在我宣布,本门比武大赛,现在开始!”

    唐步血,原来他就是唐步血!

    这话声还未落,场中已是一片哗然,许多人忍不住站起子,伸长了脖子,使劲儿的向主台来回张望起来

    唐门唐步血,乃是江湖上公认的暗器宗师,武功之高,已出神入化,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只是此人居高位,足不出户,别看他名头响亮,真人却几乎就从未在玩家跟前出现过,想不到这一次比武大赛,唐步血竟然亲临,还担任了主评判!

    难怪哼哈二将表现的那么恭敬!

    难怪此人一出,主台附近的那些唐门宿老和嫡系子弟,都纷纷起相迎!

    想不到这次比武大赛的规格,竟然如此之高,连大长老都惊动了,如果自己卖力表现的话,会不会又有意外的收获呢?

    霎时间,全场玩家的心思,都活络了起来

    ps:明天去西安出差两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