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前辈执念

    眼看岳衡意识迷糊,就要咽气,那唐婆婆却突然“咦”了一声,手中的绸带嗖的收了回去,紧接着,唐婆婆则一缕轻烟似的飘到小昭跟前,直愣愣的盯着小昭的左手,呆立了片刻,她眼中突然湿润,轻轻的呓语道:“红英姐姐的传承令!”

    说话间,唐婆婆的手腕一抖,那些将岳衡和小昭缠住的绸带,在一瞬间忽然松了下来,四方退去,岳衡和小昭脱缚,所不同的是,小昭轻盈落地,而岳衡却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唐婆婆看在传承令的份儿上,暂时饶了岳衡一命,可心里头却记恨着岳衡的不敬举动,还是用了暗劲,狠狠的摔了岳衡一跤。唐婆婆扭头,冷冷的冲岳衡道:“能挡我三招,在后辈弟子中,你也算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了,你师傅是谁?”

    “弟子曾随唐森师傅学过一些功夫!”岳衡心念电转,终于依照唐千虹长老的叮嘱,将师叔的招牌抬了出来,唉,没办法,死师傅不如活师叔好使呀!

    唐婆婆一滞,神sè忽然缓和起来,冷声道:“原来是唐森的弟子,难怪一副臭脾气的样子,也罢,看在你师傅的份上,就不责罚你了。”岳衡闻言苦笑,心里却渐渐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次的危机,算是过去了。

    唐婆婆解决了岳衡,便将注意力彻底放在小昭上,她伸手摘下小昭的斗笠,目光顿时又柔和了一些,轻声道:“嗯,潜龙堂的招子很亮啊,推荐来武堂的这个孩子,倒还真不错,孩子你叫什么?”

    “我……叫小昭!”小昭jing惕的回答,一瞬间的交手,令她不由对唐婆婆,起了防范之心。

    “好名字,人也好,”唐婆婆越看越喜,她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然后伸出手,道:“把令牌给我,我带你去拜师。”

    咦,这么容易?小昭不一愣,连带着岳衡也愣住了,不有些喜出望外。隔代传承并非儿戏,岳衡还以为要带小昭做比较繁琐的随机任务呢,可眼下的形,却说明他有些杞人忧天了。

    唐婆婆却比二人还急,不由分说,携着小昭的手,就往后面走,她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冲岳衡道:“小子!你也过来吧!”

    “是!”岳衡疾步跟上,随着唐婆婆和小昭走向后堂,那后堂很大,却空的没有什么陈设,但东西两壁都挂着一幅画。西壁一幅中是两个少女,一个二十五六岁,着红妆,正在对镜自梳,另一个十四五岁,却是丫环打扮。两个少女都是相貌极美,那年长的女子眉长入鬓,眼角之间隐隐带着一层英气,岳衡向她多望了几眼,心中自然而然生出敬服之念,“嗯,是了,这就是唐红英前辈。”

    他看了一眼那丫环,又偷偷的自侧面看了一眼唐婆婆,心道:“唐婆婆年轻的时候,还漂亮的,人看着也和气,不像刚才那么冷!”

    唐婆婆不知岳衡心里的念头,她指着那年长女子,以及丫环,对小昭道:“这是你的师父,这是我,你快磕头吧,磕完头之后,我就是你的师叔了。”

    小昭看那画面,只见那红妆少女英气勃勃,美艳非常,那知竟是唐门中一等一的高手,她当下不遑多想,只扭头看了岳衡一眼,却正好瞥见岳衡似笑非笑的点头,于是小昭跪下向画像连磕了三个头,站起乖巧的冲唐婆婆叫了声“师叔。”

    “好,这声师叔,可叫的真好,我足足等了二十年!”唐婆婆眉开眼笑,仿佛比小昭还开心几分,岳衡侧头看着,觉得这一刻的唐婆婆,却和画上那憨态可掬,满脸稚气的丫环,有了七分神似,唐婆婆笑完之后,又领着小昭走向东边,指着东壁上悬挂着的一幅画像道:“你想那道人吐一口吐沫!”

    “啊?”小昭一愣,那画像中的道人,材高大,面如冠玉,长得十分英俊,虽着道袍,可潇洒写意,说不出的有神,此人腰悬长剑,负手而立,腰际别着一把玉拂尘,颇有些出尘之意,岳衡心中一动,仔细的观瞧长剑的样式和拂尘上的雕花,若有所思,小昭十分奇怪,问道:“师叔,此人是谁?为什么要唾他?”

    唐婆婆道:“这一位,就是终南派当代掌门漱石子,我这里有个规矩,拜了师傅之后,须得向他唾吐。”

    漱石子?岳衡倒吸一口凉气,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瞧向唐婆婆。这漱石子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终南道教掌门,传说他的先天无极功早已练到了极致,武功之高,简直不可思议,而且那漱石子乐善好施,终南派在江湖上多有善举,是白道武林的一大门派,在北方一带,终南道教的势力极大,几与少林和华山并肩,可以说是执江湖白道之牛耳,是当世第一流的超级大门派。

    可谁也想不到,就在萧瑟的庭院里,却有人要对其掌门画像唾弃,这分明是诅咒。这得要多大的憎恨,才会如此呀!

    岳衡心里头扑通扑通乱跳,隐隐猜到答案,小昭则不假思索,冲着漱石子的画像唾了一口,然后问道:“师叔,咱们与这个漱石子,仇恨很大么?干吗要这么对他?”

    “不错,仇恨很大,不共戴天!”唐婆婆脸上戾气一闪而过,道:“这漱石子,就是当年在江湖上与你师父相遇相知,又始乱终弃之人。他隐瞒份,以游方学子的模样行走江湖,遇到你师父之后,两人无话不谈,遂成知己,可这个家伙,最后却还是为了师门,去当了那个劳什子掌门,却对我家姐姐绝,让我姐姐肝肠寸断,终ri以泪洗面,好好的一个奇女子,竟然郁郁而终!”

    唐婆婆恨恨的说道:“我为了给姐姐报仇,苦练武功,十年内,七次寻上终南派,刺杀漱石子。”

    此话一出,岳衡又是一惊,寻思道:“这唐婆婆七次刺杀漱石子?那终南派是道家数一数二的大派,家大业大,高手如云,就算漱石子心中有愧,有意放水,或者淡薄恩怨,不以为意,她能杀入终南派,那也是了不得的壮举了。”

    果然唐婆婆气鼓鼓的续道:“可是漱石子那贼子,自从当上终南掌门后,武功jing进极快,又练成先天无极,我越练越不及他,越杀……,哼,但这个伪君子,道貌岸然,明明击败了我,却又只是把我驱走了事,还阻止旁人出手。此人当面做一,背后做另一,绝对是当世最坏最恶最狠毒之人!”

    唐婆婆瞟了岳衡一眼,淡淡道:“我屡次失败,可毕竟也给终南派造成很大的麻烦。最后一次刺杀失败后,我遁走江湖,可终南派中,却有抱残守阙,铁骑银瓶四大长老,偷偷下山联手追杀于我,哼,本门高手如云,可偏偏三十六房竞争激烈,也不知有多少长老高手,等着我这一房没落,我在江湖上被这四人追杀了三个多月,负重伤,屡次告急,本门竟无一名高手前来支援!”

    岳衡心中又是一愣,终南派长老,份等同于唐门长老,个个非同小可,一的道家绝学,说不得已是先天高手,唐婆婆能在四大长老的联手追杀之下支持三个月,手好,运气更好。

    只听唐婆婆幽幽道,“结果却是外堂的那个冷面孔唐森仗义出手,唐森在大渡河寒鸦滩畔突然现,截住了四大长老,一场激斗后,唐森回白帝城躺了六个月,终南派那四个长老,却回山闭关整整三年,这才算告一段落。”

    嘶……岳衡眼睛微微发直,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那个古板冷峻的师叔,究竟有多厉害!也直到这一刻,岳衡才明白,为何唐婆婆一听到师叔之名,就对自己另眼看待,敢这里边,还很有些不为人道渊源呢。

    “难怪师兄这么厉害,原来竟是唐森师叔的传承!”小昭冲岳衡一笑,神sè颇为佩服。

    “咳咳,哪里哪里,我只是个记名的弟子,传承,我根本就没排上号呢!”岳衡心中一紧,连忙解释,但他这解释小昭究竟听进去了几分,就只有天才晓得了。

    唐婆婆却道:“你是唐森的弟子,唐森的武功……嗯,你就算是记名的,也算是极其了得了。”这句话顿时又让岳衡脸上一苦,唐婆婆又道:“不管怎么说,婆婆我欠了唐森的人,所以也要还你一个人。”

    “啊?怎么个说法?”岳衡一愣,有些希冀,又有些忐忑,那唐婆婆冷一笑一声,道:“婆婆第七次刺杀失败后,唐老太太出面,喝止了我的行为,并让我足,直到寻到红英姐姐的隔代传人,并传下完整传承,所以我要好好调教小昭,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出江湖,但是你不同,”唐婆婆声音渐转温和,“你将来行走江湖,免不了遇到终南派的弟子,哼,这些假模假式的家伙,你最好看见一个,就给我杀一个,总之,你杀的越多,杀的越强,婆婆就越喜欢!”

    “呃……遵旨!”岳衡苦笑,口是心非。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种行为岂不是跟终南派叫板吗?终南派庞然大物,连唐门也只能跟其平起平坐,让咱岳某人去乱杀其弟子,等于去捅马蜂窝,咱跟漱石子又没有交,真要是打起来,一定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没得商量,这种事,咱怎么会干?

    “嗯,真是好孩子!”唐婆婆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嗯,刚才听见了,你叫唐龙是吧,婆婆回头就放言江湖,说已收了你为记名弟子。唐龙你既是唐森的弟子,又是婆婆的弟子,想来那些终南派的弟子见到你,也会小心几分,事先避让的,总之不会让你造太多杀孽。”

    岳衡老脸一黑,“上当了,这老太婆分明是在说反话!终南派里面,只怕除了漱石子,人人恨她入骨,四大长老更是跟唐森师叔势同水火!这消息传了出去,终南弟子会躲我才怪,他们一起上来宰我还差不多!”

    但岳衡何等样人,他一不反悔,二不诉苦,只大大方方的冲唐婆婆鞠了个躬,道:“婆婆义薄云天,为红英前辈两肋插刀,义无反顾七上终南,并保留了红英前辈一脉武学,实是江湖上真正的奇女子,忠义之士,我唐龙佩服之至,能当您的弟子,我荣幸!”

    “咦,你小子真不错!”唐婆婆颇为意外的盯了岳衡一眼,半晌后,才缓缓道:“英红姐姐的功夫,我是无权教你的。不过我自己,也深通武堂的七门高级武功,六门中级武功,你想学什么,我可以教你一门!”

    “好啊,不过婆婆,这事儿也不急,容我想一想的,再向您请教也不迟。”岳衡得到唐婆婆的承诺,面sè既不惊,也不急,只是按部就班的说道:“弟子即ri就要参加本门的比武大赛,明天还有一场私人约斗,却也没有时间去想别的,等弟子忙完这一阵,自会来寻婆婆指点解惑,也不一定要学什么功夫,只求能解决一些武学上的难题就好。”

    “好,你这孩子,确实好,可成大器!”唐婆婆话中有话的赞了一句,小昭在一旁已看呆了眼,她还从未见过,有面对高级npc,面对高级武功惑,还如此从容不迫,淡然应对的人物呢!

    霎时间,小昭眼睛一亮,仿佛岳衡的形象,在她的心目中,又放大了许多。

    唐婆婆跟岳衡交代完,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小昭上:“你跟我来,我先教你一些筑基的功夫,慢慢打磨,嗯,那比武大赛,到时候你也去试一试。虽说你才入师门,还没有学到什么绝艺,但本门比武,正是磨练心境的大好机会,也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计胜负,只管发挥自己的最好就可以。”

    “明白,师叔!”小昭盈盈下拜,唐婆婆示意岳衡可以离开了,她伸手拉住小昭,就往一旁的练武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能得潜龙堡推荐,过我侄儿的法眼,你应该是不错的,不过还是要试试底子我才放心,真希望能尽快传你武功,我都等不及了呢!”,她突然声音严厉起来,喝道:“ri后你学成武功,行走江湖,一定要切记,江湖上的那些男子,尽是人,你对他好时,他却不会念你的,反而只会伤你的心,让你掉眼泪,如果遇到这样的负心人,一定要立刻杀了,省的伤心一世!”

    说话间,唐婆婆若有若无的瞟了岳衡一眼,似是jing示。

    “靠了,你看我做啥?我脸上又没长花!”岳衡苦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老子一不英俊(装傻),二又没钱(装穷),典型的**丝男,绝对的与美女绝缘!美女要能看上我,母猪都能上树了!唉,婆婆啊婆婆,你们这些老前辈的执念,也太深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