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唐婆婆

    岳衡和执事师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随着密室内铜锣的一声声敲响,二人的神态也越来越轻松,过了不到三十来分钟的样子,小昭脸sè恬静的从密室走出,向执事施了一礼,“师兄,我出来了。

    “嗯,师妹的手还不错,第一次就晋级成功,而且密室三关之中的第一关,还获得了优等成绩,师兄主持过无数次晋级考试,在直系弟子中,能达到师妹这种成绩的,其实也不是很多了,而女子中,更是寥寥无几。”执事师兄诉说着一个事实,语气中居然露出佩服的味道,他从上拿出一个小小的令牌,郑重其事对小昭说道:“师妹,你的天赋很好,按规矩,只要晋升直系,便可得到这枚传承令牌,但是我也有些话要说在前头,你接受此传承,便要专修武堂,同时此传承乃是代师授徒,非师傅本人亲手传授,结果如何,也尚在两说,那么,你可愿接受么?”

    “嗯,师妹愿意!”小昭低着头,柔柔的回答,语气中含着一股子无悔的执拗。这姑娘的内心,可比她的外表要坚强的多,绝不是一个轻言妥协的人。

    “好!如此甚好!”执事师兄喜出望外,他乐呵呵的将令牌交给小昭,嘱托道:“你先持此令牌到武堂报道,嗯,真是择ri不如撞ri,武堂今天的执事师兄,就是个好人选,他见到令牌后,自然会指点你去寻唐红英前辈的那一房。唐龙师弟,你可以领这位小昭师妹去武堂了。”

    “是,师兄!”岳衡点头应承,同时向小昭诚恳的道喜:“师妹,恭喜你了。”小昭才入唐门,就能获传一门传承,虽是隔代传承,也足以令人艳羡了。唐门三十六房,优胜劣汰,每一房的功夫,都要经过门中长老的严格评议,还有实战比拼,方可列入传承。那唐红英前辈虽然逝去,可她留下来的传承,却仍能被列入三十六房之列,可见绝非一般的奇功秘艺可比,她的那个丫鬟,也绝对是一个高手!

    “托师兄的福!”小昭含笑点头,大大方方的将斗笠重新戴上,岳衡反倒是一愣,不由古怪的暗想:“托我的福?我他娘的有什么福气?唉,在唐家堡累死累活折腾了这么久,也没得到什么大便宜,唯一一个能说的出去听风辨位,也是拼命拼来的,可是到现在还没参悟出来!我要是能有小昭这样的运气,有风铃那样的运气,有唐猛那样的运气,那才真是福气呢!”岳衡纯粹就是得了便宜卖乖,他心中所想如果真的传了出去,别人不说,单眼前这位一脸和气的执事师兄,就一定会翻脸出手,代师出气……

    岳衡领着小昭前往武堂,进入武技堂的大院时,眼前的景令岳衡也不一愣。天哪,这还是原来那冷冷清清,门可罗雀的武技堂吗?

    武堂的大门口,居然有一些玩家在进进出出,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来往的玩家就有二十余人,这简直就是破天荒了。武堂的人气向来低迷,可眼下的形,或许比起其他几个堂口还有很大差距,但比起刑堂来,却已差不了多少。

    岳衡一步跨入武技堂的大院,堂中,原本百无聊赖的执事师兄,正被四个玩家围住,他不紧不慢的应付着,忽然隔着大老远发现了岳衡的到来,立刻十分络的打起了招呼:“唐龙师弟,你来了!”

    武堂向来冷清,可自从唐龙来了之后,一连干了几件轰动唐门的“大事”,这才引起了关注,渐渐有了人气。武堂中人,上到大执事,下到普通执事,都是明白事的,他们对于岳衡的态度,自然而然,也与旁人大不相同。

    执事师兄招呼一出,十几个正在武堂中的玩家,刷的一下子安静了,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在岳衡上,仿佛要看清楚这个传说中有些莫名其妙的唐龙,究竟是何方神圣。离岳衡最近的几个玩家,与岳衡目光一对,则忽然不由自主的弯下腰,毕恭毕敬的叫了声“大师兄。”

    “咳咳,大家好,大家该忙什么就忙什么,不用管我。”岳衡笑嘻嘻的摆了摆手,没有任何架子,说老实话,岳衡的相貌平平,一旦不拿架子,当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一点儿也看不出大师兄的范儿。

    多数玩家看了岳衡几眼,也就算了,不过当岳衡领着小昭走向执事师兄时,围在执事旁问东问西的四个玩家,还是不由自主的散到一旁,但他们也不走的太远,而是用十分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岳衡和小昭,似乎也想弄明白二人的关系。

    “师兄好,师弟为本堂新带来一位师妹。”岳衡顺手将小昭介绍给执事,那执事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但当他看到小昭手中亮出的令牌时,却突然的一震,紧接着两眼jing光大冒,忽然一伸手,将那令牌抢了过来,捧在手里头仔仔细细的看了几下,然后,执事的子微微的颤抖起来,可他的脸sè,却越来越jing神,忍不住仰天大笑,道:“好,很好,想不到我竟然能有幸再见到这枚令牌,唐龙师弟,你真是本堂的副将!小昭师妹,你很好!本堂大兴有望了!”

    咦,有况?有大况?那些武堂玩家听见执事的大笑,jing神头立刻都来了,大家神采奕奕的盯着岳衡和小昭,等待下文。

    有那消息灵通的玩家,已经反应过来:“哦,这个蒙面女子,就是那个传说中,令唐白虎神魂颠倒,甚至不惜与风大师姐做对,反出唐门的那个小昭么?啊,她干嘛蒙着脸,这么神秘,难道她真有倾国倾城之貌么?”

    更有那心思机敏的玩家,已在暗中揣测:“为何执事师兄见了那令牌,就十分兴奋,说武堂大兴有望,难道那蒙面女子手中的令牌,竟然是……”几名不知是何来路的玩家,不自向前几步,努力的伸直了脖子,分明是要辨认那令牌的来历。

    哼!执事师兄冷冷一哼,翻腕将令牌掩入掌心,他冷冷的向周围一扫,四周的玩家,立刻如触电般向后退去。

    执事师兄面sè稍晴,又上上下下打量起小昭,他目光灼灼,纵然隔着一层纱,小昭还是觉得面颊发,她忍不住要低头,这时,执事师兄沉声说道,“你们二人,且跟我去内厅说话。”

    说话间,执事师兄已引二人进入内厅,只留下外面一圈呆滞的玩家。究竟是什么况,居然能够让值ri执事居然放下手中的工作跑了?有猫腻啊有猫腻,这里头一定有天大的秘密!

    进入内厅,执事师兄的脸sè立刻变得如沐风,他笑冲小昭道:“这位师妹,你可以将斗笠取下了,师兄也不跟你见外,你将要去见的那我长辈,就是我的姑母,唐红英前辈当年的贴丫鬟。”

    “啊!”小昭惊呼出声,岳衡心里却道,“难怪刚才在潜龙堡,那位师兄说什么择ri不如撞ri,敢早就算到了会有这一出。”

    “啧啧,果然是天生丽质,我见犹怜,这样的天赋,应该如得了我姑母的法眼了。”执事师兄见了小昭的容貌后,十分高兴,又让小昭和岳衡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哈哈一笑,解释道:“你们有所不知,那唐红英前辈,乃是一个大美女,平生自负容貌绝sè,所以她收徒,就算是隔代传人,也要找个足够漂亮,能够颠倒众生的才行,这位小昭姑娘倒也符合条件,我姑母为唐前辈守了一辈子誓言,这一回,总算有解脱的机会了。”

    那执事也不等二人多向,就拉开内厅的一扇门,笑道:“唐龙师弟,我姑母就住在七彩巷的第四个胡同尽头,内堡的路你比较熟,你带这位师妹从武堂后巷绕去吧。嗯,对了,我姑母xing格有些古怪,到了地头之后,你要谨言慎行,不要犯了她老人家的忌讳,”说话间,他顺手取出一本秘籍,塞给岳衡,“这是你带小昭师妹来的奖励。”

    “咦,这是……”岳衡一眼瞥见秘籍上面的字迹,心里头一喜。执事师兄待人不错,随手就赏了一门一阶的终南派回剑法,显然是知道岳衡的规矩,投其所好的。他将秘籍收入怀中,还没来得及道谢,就被执事催促着离开,“我姑母晚上从不开门见客,你们赶紧去,晚了又要等一天。嗯,对了,我姑母久不用xing命,你们称她唐婆婆就行了。”

    若是平时,等一天也就等一天了,可如今岳衡琐事缠,他还真等不起!

    岳衡立刻动,带着小昭在内堡中左穿右绕,过四方街,走水火道,至七彩巷,心里一直数到第四个巷子,这才算喘了口气,“还好,算是赶上了。”

    二人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到胡同尽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jing致的小院,岳衡上前叩了叩院门的铜环,静静等了几秒钟后,又叩了叩门,却无人应答。

    靠了,难道人不在?岳衡愣了愣,下意识的推了一下门,谁知那木门立刻发出“吱呀”一声,轻轻的分开了。院中无人,却支了许多高大的架子,架子上挂满了都是五彩的绸缎,在夕阳的映照下,分外的淡然和萧瑟。

    “咳咳,唐婆婆前辈在家吗?弟子唐龙,与师妹前来拜访。”岳衡犹豫了一下,终于和小昭跨过门槛,进入了小院,他一面恭恭敬敬的请示着,一面大着胆子向院中迈步前进。院中无人,可不知怎的,岳衡的心里头越走越是发毛,仿佛被什么洪水猛兽盯上了一般,他将将走到院子zhong yāng,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冰冷苍劲的女声,“好大的胆子,一个男子敢趁我练功进入我的内宅,莫非将我的令不当回事么?找打!”

    岳衡陡然一惊,正要解释,猛可里,他心头一跳,人条件反shè般的往旁边一跳,头向右斜。电光火石间,岳衡的眼角已经瞥见一道彩光,如毒蛇般的贴着他的头面掠过。岳衡的额头上猛的冒出几滴冷汗,敢这是一条彩sè绸带,忽地无风自动,甩了出来,直扑他的门面。这一下来得无声无息,事先竟没半点朕兆,若不是岳衡为危险的感知极其灵敏,反应惊人,只这一下,就足以让他满脸开花,负重伤。

    咦?那女声传来一声惊呼。说时迟,那时快,绸带落空,忽然一个转弯,岳衡跃向右边,这绸带也跃向右边,凌空疾颤,分点他脸颊、口和腹部三处要害,暗中之人的出手之快,打位之准,绝对是江湖上第一流的好功夫!

    “小心!”小昭脸上变sè,连忙出声提醒,但接下来的一幕,也让她动容了,因为岳衡的子飞跃中,竟快速的作出了几个奇特的扭动动作,那绸带来的快,打的奇,可岳衡也闪的快,避的巧,这一招匪夷所思的追袭,居然又被他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绸带再击不中,忽然凌空倒卷回去,紧接着那女声再次传来,却已带着几分恼怒:“真是不知死活!”

    坏了!岳衡心里咯噔一下,他赶紧高声叫道:“婆婆前辈息怒,在下唐龙,是奉您老人家的侄儿之托,领这位师妹前来拜师学艺的!”

    事关紧急,岳衡的解释也又急又快,几乎是直接嚷出来的,与他平时的淡定从容,颇有不同,实因出手之人,武功太高,出招太诡,兵器又实在怪异,他几乎无法招架,也不敢招架!

    岳衡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抵得过唐门上一辈的老牌高手,更何况那出手之人,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但对方显然已动了火气,岳衡的解释及时且明白,可此刻,却显得无比的苍白,只听得对方一声轻啸,那院中悬垂的五彩绸带,忽然间无风自动,从此面八方扬起,纷纷向岳衡卷来。

    岳衡大惊之下,急忙使个“铁板桥”,子后仰,数条绸带在他脸上方数寸急掠而过。但更多的绸带,却连绵不绝,或贴地,或缠绕,或横扫,如水蛇般的向岳衡的下三路袭至,岳衡脸上变sè,不由得大叫一声,霎时间,他形一片模糊,连翻闪动,突然一个侧翻,又闪出了包围。

    岳衡未曾受伤,这一招却避得极是狼狈,下一刻,岳衡眼中一片骇然,颓然的叹了口气,那些绸带卷不住岳衡,却可以卷中小昭,在小昭的惊呼声中,四条绸带,已牢牢的缠向她,令她根本无法躲避。

    怎么办?凉拌!

    岳衡心气一松,动作也迟疑了一下,可那些绸带却不依不饶,层层围上,霎时间,岳衡满眼五光十sè,四周和头上,竟全是五彩绸带,根本无处可去,岳衡叹了口气,他上一紧,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住,只露出一个头,无比古怪。眨眼间,岳衡就被凌空吊起,与小昭面面相对。

    “臭小子,仗着法不错,就敢来撒野么?”声落处,人影一现,岳衡眼前多了一个白发苍苍的婆婆,这婆婆一头华发,如同银丝一般,皮肤白皙,面容清瘦,双目有神,依稀可见她当年也是一个美人,但此刻,那婆婆却没有丝毫美态,她面sè羞恼,目光冰冷,仿佛看着一件货物似的瞧着岳衡,怒道:“我唐婆婆曾有令,男子进我别院者,斩一足!小子你犯我令,还敢与我动手,你就去死吧。”

    说话间,她手腕一抬,一条绸带灵活的勒住岳衡的颈部,猛然发力。

    “大哥!”在小昭悬泪yu滴的悲呼中,岳衡两眼发黑,呼吸停顿,喉头咯咯作响,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靠了,我的听风辨位!”岳衡悲愤莫名,无语问苍天,“不过就帮个忙,做回雷锋,居然还能惹来杀之祸,老天爷,你他娘的是在玩儿我呢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