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家门口

    (        “师兄威武,师兄牛掰,师兄拜拜!”岳衡嘴上一连串的恭维,脸上却殊无恭敬之意,脚下却一抹油似的向外退去,倏忽之间,就已消失在天牢第二重的入口之处。唐宋冷冷的看着岳衡离去的方向,脸上有一阵红,一阵白,足足愣了好几秒,他才回过神来,“糟糕,上当了!”

    唐宋本就是心机深沉,jing于计算的江湖老手,他稍一寻思,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霎时间,唐宋心头火气,恼怒非常:“不好,我被这小子的糊弄了,他怎就肯定我一定是做随机任务,而不是已经到了40级?搞不好他是装糊涂的!”

    继而唐宋更怒:“这小子据说是个飞刀高手,他哪儿来的五毒神砂?就算有,他为何又这么舍得用?莫非,这小子是故意激我,耗我暗器的?靠了,他跟风铃是一伙儿的,我的独门暗器……”唐宋的心在滴血。

    高手相争,只差一线,绝顶高手之间,更是如此。失去三分之一的独门暗器,唐宋能击败风铃的可能xing就降低了。

    “绝不能饶过这小子!”唐宋的眼中凶光一现。唐宋纵横江湖,地位尊崇,一向只有他藐视别人的份儿,却罕有别人算计他的份儿。可今天,就唐宋却莫名其妙的吃了个哑巴亏,这绝不能够!

    “可惜剑南不是我唐朝的地盘,唐门之中,竟没有几个可用之人!”霎时间,唐宋已在脑中将唐朝在唐门中的势力过了一遍。正如唐宋所念,剑南江湖虽人才济济,却不是唐朝的地盘,有天龙帮的烧火棍在此坐镇,唐朝根本无法在此立足,顶多也就是有一些类似唐宋这样的核心高手在此见缝插针。但这些人就算在门派中混的风生水起,也恪守职业底线,绝不轻犯天龙帮的威严。

    江湖几大龙头帮派之间,其实早已形成默契,大家各有各的地盘,各有各的行业,各赚各的钱,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泾渭分明。

    唐朝家大业大,但根基全在北方,投入唐门的并没有几人。除了唐宋这个真传第二比较瞩目外,还有六名老牌的职业玩家,其中三人专司生活职业,另三人则投暗堂,分别荣登核心弟子,一人排名较高,另两人却只在中游上下浮动。

    “那个唐龙,最近风头极盛,被誉为唐傲之后的又一个后起之秀,他能在几秒钟内击败吴德,纵然是动用了五毒神砂的缘故,但其也已拥有了核心弟子前二十的实力了,嗯,这个人,已不是其他人可以挡得住的了,须得我亲自动手了结!”唐宋的眼中冷芒连闪,显然对亲手杀死岳衡很是动心,“但是,其他三人也不能闲着,他们需要出动,务必探出此人的底细才行。

    唐宋那边咬牙切齿的谋算岳衡,而岳衡本人,则正轻手轻脚的沿着天牢第一重的甬道,向天牢大门行去。岳衡的脸上,也殊无喜sè,反而挂着淡淡的郁闷。

    天牢第二重,既有等级限制这道天堑,兴之所至,还可以临时找囚徒切磋一把,本是岳衡jing挑细选,专用于避世潜修的好去处,可不成想英雄所见略同,撞到了唐宋。岳衡虽然临时起意,狠狠的yin了唐宋一把,可岳某人的一番算计,终究还是泡汤了。

    不过狡兔尚有三窟,更何况岳某人这样的高手。天牢练功计划作废,他立刻启动了备选方案,出刑堂后,直奔内堡的自家别院。

    岳衡为核心弟子,有资格在唐家堡内堡居留,并申请了一处别院。岳衡家的别院,自然没有风铃家的雍容大气,但也不落俗,各种核心弟子所能享受的功用,应有尽有,特别是其中的练功房,方圆足有数丈,足以供岳衡练功所用了。

    唯二美中不足的是,别院虽然不错,却不想天牢第二重那般守卫森严,与世隔绝,连苍蝇也飞不进一只。练功房虽然好,可岳衡却只能自修,并不能像在天牢第二重那般,心有体悟时,可以就地找个npc切磋较量。

    所以还是真传弟子好,真传弟子妙,真传弟子呱呱叫啊!至少人家真传弟子的别院,就配有专门的管家,必要时,既可防外人打扰,又可与屋主切磋论武。仅此一点,就足以让众多核心高手们羡慕嫉妒恨,红眼透顶的了。

    “唉,可惜真传弟子的别院不可外借,主人离开,客人也必须离开,不然的话,凭咱的面子,找风铃借一下她的院子,那该多好!”岳衡心里头嘀咕,脸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岳衡在江湖待的时ri越久,就越是发现,江湖的世界体系极其严密,其实一切均有规则运转,又让人置其中难以察觉。他旧ri所经历的那些虚拟游戏,即便是所谓的超人气大作,或在某一方面上可与江湖比拟,但综合比较,却多多少少存在无法逾越的缺憾。

    “莫非虚拟世界的构建技术有新突破了?可是,咱没听说过这方面的消息呀?”岳衡脑子里胡思乱想,脚下生风,一步不停的向自家的别院走去。

    大概是临近比武大会的缘故,内堡中玩家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特别是几大堂口,以及潜龙堡这样的胜地,已被存心临时抱佛脚的玩家们挤破门槛,若不是直系弟子每ri只能在内堡逗留一段时间,内堡早就人满为患,举步维艰了。

    好在唐门弟子的居住区域,人丁相对稀少了很多。岳衡走在路上,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只知道路上三三两两碰上的那些生面孔,不是唐门的核心弟子,就是核心弟子的知交好友,想必也是借着比武大会之际,一同潜修,或是沟通感的。

    一路上,有人对岳衡不理不睬,有人对岳衡报以微笑。岳衡也不以为意,反正大家都不认识,你不睬我,我不睬你,你冲我笑,我就回你一笑。

    离自家别院还有两条街,远远的已能看见自家院墙一角的时候,岳衡突然一定,他条件反shè向往右侧一转头,只见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往右侧巷子中退去,那人的法极快,显然是jing擅轻功的高手。

    那人退的快,岳衡的反应更快,惊鸿一瞥见,岳衡已看清那人的形,高高瘦瘦,犹如柴干。

    “这人,是唐鹤!”岳衡心中一动,脚一抬,子便鬼魅般的出现在巷口处,再往里看去,却见巷口终点处,乃是一处宅院,院子的大门,正在飞速的关起,“靠了,这附近全是核心弟子!真想不到我跟唐鹤居然离的这么近,都快成邻居了。”

    岳衡的目光在那院门旁的门牌上一扫,印证了自己的猜想,立刻一惊。

    那唐鹤乃是刚柔至极盟的高手,对自己有很深的敌意,可自己一刀秒杀唐刺猬之后,这厮就知道害怕了。唐鹤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刚才他就站在巷口,看到岳衡后,唐鹤自然而然起了规避之心,抢先一步躲开。

    “坏了!”岳衡立刻醒悟过来,自家的别院,与其他核心弟子的别院,处于同一区域。大比将近,核心弟子纷纷呼朋唤友,回巢潜修,自己在这一带,碰上熟人的几率极高。纵观自己在风铃旁的所作所为……似乎自己的熟人中,没有什么朋友,反倒是有敌意的家伙有很多。

    唐鹤算是半个敌人,偏偏这么一个家伙,就住在自家的斜对门!

    岳衡的心里头顿时觉得有些腻味。他jing觉之心大作,下意识的扭头四顾,霎时间将街头巷尾扫了一遍,将其他人的面容和动作,全部收入眼中。

    岳衡的记忆本就好,有过目不忘之能,自从进入江湖之后,随着武学修为的增加,感知的增强,他这一方的本事,似乎也越来越强。

    唐鹤这边院门关闭,可大门之间的那处缝隙里,却明明白白的有人在窥伺。站在对面巷口处站在四人,一名核心,三名直系,目光躲躲闪闪的。岳衡眼尖,立刻认出那名核心,曾和唐冷唐鹤一同出现在武道广场过,虽然他一直站在后面,沉默不语,岳衡还依稀记得,此人肯定是刚柔至极盟的高手!

    自家院子大门旁,有两人正悄然无声的离去,其中一人,不就是唐傲旁的那个唐十九吗?他nǎinǎi的,就是这厮当初在武堂指点自己去刑堂的,这厮不怀好意!另一人岳衡虽然不识,但也记得他的面容,这人也曾在唐傲旁出现过!

    还有一个腿脚更快的,早就躲躲闪闪的绕过了街角,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但这人曾经跟岳衡面对面的见过好几次,所以他跑的快,仍然快不过岳衡的眼睛:“这个不就是唐毒边,那个最饶舌的唐鹦鹉吗?”

    唐十九和唐鹦鹉虽然逃了,可跟着他们来的几个直系弟子,却躲闪不及,他们见岳衡目光扫了过来,都露出哭笑不得的神sè。

    很好!刚柔至极盟、傲气盟、毒手帮全到了!

    岳衡心中苦笑。这些人,若偶然碰上一两个,还算是巧合,但一次碰上一群,就铁定不是巧合了!这些人一定研究过门牌,他们早就知道自己住在这里,所以他们聚在这附近,八成是来监视自己的!

    别院附近,还站有不少人,隐隐分成四股势力,其中一队人岳衡尽管不认得,可也知道他们的来历是什么,从服饰上就能轻易的辨认出来,这些人应该来自器堂,“奇了怪了,器堂为啥有三个人聚在咱家门口附近,我除了认识唐肯之外,我跟器堂的人,好像没什么瓜葛啊?”

    岳衡有些纳闷。

    刚柔至极盟也不知哪儿吃错了药,跟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不对付了,他们监视自己的动向,正常!

    傲气盟的唐傲,在这次比武大会中,说不定会跟自己对上,唐傲的兄弟跑来监视自己的动向,正常!

    毒手帮的人,一向鬼鬼祟祟,好像只要跟风铃沾点儿边儿的事儿,他们都要掺和一下,唐鹦鹉八卦无比,他来到自家门口,正常!

    可是自己跟器堂没有瓜葛啊,岳衡眨了眨眼睛,突然心中一醒:“看我这记xing,唐绝!一定是唐绝!只有唐绝,才能像唐毒差遣药堂弟子那般,随意调动器堂弟子为自己做事!靠了,唐绝,你小子的心眼很窄呀。你跟风铃不对付,没事派人监视我干啥,我跟你又没什么过节,你居然连我也不放心,真没劲!”

    岳衡刹那间分析出这队玩家出现在自家附近的动机。初见唐绝时,岳衡已经发现,唐绝对风铃和自己都抱有敌意。岳衡虽然胡言乱语,麻痹了对方一下,但以此人的狠毒绝辣,睚眦必报的心,干出这种事一点也不稀奇。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三队人。岳衡一眼看出,其中一队中,有一个黑衣玩家,正是那ri在唐家村给自己带路的直系弟子,唐小山,“靠了,四海盟也来凑闹么?”

    还有两队玩家,岳衡不知道他们的来历。不过想来也是相关的各方势力,而且来头不会太小。

    能跟唐门几大顶级帮派站在一起的势力,又怎么会是小势力呢?

    远处,还有一个核心弟子,正满头大汗的往自家宅院的大门口跑,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又是来干什么的。

    “唉,这年头,闲人真他妈的多!不好好练功,跑我家门口来作甚!”岳衡极度无语。他心中感慨,自己其实啥也没干,也就是陪了风铃几天,闯过一次机关道,上过一次擂台,又去了一趟唐家村,居然就有这么多人关心,而且大家还都坦然的,直接到自家门口公然监视,真是…..有趣!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