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刑堂也有任务

    (        进了内堡,风铃自去休息,而岳衡却独自一人,往刑堂走去。岳衡负听风辨位的奇功秘籍,最忌讳争强斗胜,经过唐家村一战之后,他自然又谨慎的许多,是以在参悟此秘术之前,岳衡绝不会再胡乱离堡外出,就算是待在唐家堡中,他也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能放心参悟。

    唐门刑堂,平时玩家稀少,更兼守卫森严,就算有心存不轨之徒,也绝不会傻到在刑堂犯事的,而且岳衡有“天牢巡察使”的称号,可以毫无顾忌的天牢内部随意行走,他进了天牢之后,只需进入天牢第二重,就可以优哉游哉的修炼,参悟秘籍了。江湖上,至今还没听说有玩家突破40级大关,就连风铃风大小姐,也不过在39级,接近40级的程度上徘徊,而刑堂玩家进入天牢第二重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求等级超过40。在刑堂,岳衡既有镇守任务可做,赚取贡献值,又可以一个人安安心心的练功,不虑旁人的打扰,如此优差,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也就是岳衡这个变态,能在35级之前,连战连胜,刷遍天牢第一重,还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击败了镇守boss唐九如,换做别人,可绝对没有机会享受到这般好处的。

    行至兴堂门口,在这里岳衡看到几个黑衣唐门,其中一人,正是经常领岳衡进出天牢的那一位执事,他和三名护卫正在刑堂门口东张西望,见到岳衡到了跟前,那执事忽然舒了口气,转头吩咐了一句,后的护卫点点头,马上向刑堂内跑去,似乎是要去找什么人报讯,那执事这才上前,给岳衡施礼,开口道:“唐龙师弟总算来了,师兄已奉命在此等候多时,总算没有白等。”

    “师兄辛苦了!”岳衡不敢怠慢,毕恭毕敬的还礼,开玩笑,眼前这位师兄,可是实打实的刑堂执事,位高权重,对于一般的唐门弟子,有生杀予夺之大权,决计是不能开罪的。见刑堂执事亲自相应,言语中颇多客气,岳衡不受宠若惊。

    “师弟客气了!”那执事摆摆手,“师弟在天牢镇守,击败唐九如那个怪胎,已是殊荣,又听执法队的师弟们说,师弟还在唐家村大发神威,单枪匹马剿灭了作乱的一伙恶徒首领,所作所为,扬我刑堂之威,实在是令人振奋,可喜可贺。”

    岳衡点点头,心中感慨,自己只不过跟大师姐出去转了一圈,居然惹来这么多事,连刑堂执事都关注了,真是有趣。

    不过唐门执法队隶属刑堂管辖,黑衣执事能得知唐家村之战的一些详,于于理,也正常。

    那黑衣执事继续道:“你跟我来,大师兄指名要见你。”

    “大师兄?”岳衡心中一凛,寻思道:“刑堂大师兄,莫不就是大长老的义子,唐门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唐铁军?”

    江湖传言,唐门大长老唐步血暗器独步天下,但他醉心于暗器之术,一生不娶,为留下传承,大长老于是自唐门嫡系弟子中收了几名义子,传艺传功,其中成就最高的,便是这唐铁军,此人年方二十,便名动唐门,初出江湖,就一连击败好几个成名已久的老魔,轰动江湖,唐铁军年不到三十,就已代义父执掌刑堂ri常事务,主掌刑律批捕,唐门执法,其权位之重,已超过了许多没有实权的唐门长老。

    唐铁军位高权重,说一不二,他出口召唤,岳衡就算是想要拒绝也不能的,更何况大师兄指名叙话,只有好事,没有坏事,岳衡见识广博,脸上不动声sè,施施然的跟着黑衣执事去了。

    行至刑堂后方一处静室前,先前的三名护卫正在门口等待,想来是已经完成了通报的任务,黑衣执事恭敬的站在静室门口,向内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听见静室里传来一声:“进来吧。”

    黑衣执事引着岳衡进入,偌大的静室内,空空如也,连家具都没有,显然并非普通用途的屋子,岳衡低着头,用目光的余角在平铺在地面上的青砖上打了个转儿,突然心中一醒:“是了,这是练功房!”

    “好了,不必拘束,”那声音续道,温和无比,却又蕴含着一股子威严,岳衡抬头,与站在对面的黑衣青年迅速的对视了一眼。

    唐铁军年纪方轻,貌不奇特,但自有令人感到一种开朗、从容、威严的气度,与他的名字,以及江湖上谈虎sè变的名头,大不相同,这就是岳衡对唐铁军的第一印象。二人目光相对,岳衡差一点就垂下头去,他微微的眯了一下眼,心知唐铁军必是内功极其jing深的高手,其目光,已隐隐带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威慑之力,如非自己心志坚毅,自然而然的引发了抗拒之意,唐铁军只这一眼,就会在自己的心灵上留下一点难以磨灭的痕迹。

    这一点痕迹,平时对岳衡不会有任何影响,但若有一天岳衡因某种原因与唐铁军交手的话,唐铁军就可以利用这一点破绽,让岳衡不知不觉的心神失守,迅速崩溃。

    “此人,人不可貌相,不可易与!”岳衡心中一惊,这是他对唐铁军的第二个印象。

    对面,唐铁军见岳衡居然抵御住了自己的无形压迫,也不由一愣,心里头便高看了岳衡几分,他轻轻的咳嗽一声,关切的说道:“唐龙师弟,你现在居天牢巡察使,也算是我刑堂的要紧人物了,以后在江湖上行走时,一定要时刻jing惕,向唐家村那般的突发之事,你还是尽量少参与。”

    “多谢大师兄关心。”岳衡诚心的谢了一句,两人客气的聊了几句,唐铁军就开口问道:“你将唐家村那一战的况,仔细说给我听。”

    “是!”岳衡心中一凛,知道这是进入正题了,他对上刑堂大师兄,不敢隐瞒,便将自己和风铃几人进入唐家村之后,所见所闻,以及对方的一切布置,和自己等人是如何应对的,一一讲明。

    岳衡所述极其详细,但也只字未提自己手臂经脉受伤,独自追踪唐白虎等人,腿功毙敌之事。唐铁军也没多问,只是在听到最后时,冷声道:“我唐门家大业大,弟子众多,总有些心存不满,判师谋逆的不肖弟子,本也不奇怪。”

    然后他又道:“本门门规森严,对付叛逆一向无,近些年来,虽然有些叛师的弟子,但也从来没有敢如此大张旗鼓,公然挑衅本门威严的,近十年来,本门记录的叛师之徒,不过两千六百多人而已,而那唐白虎一人,居然闹出如此动静,在本门腹地聚众谋逆,竟带走了近千人还投靠了唐滚那个魔头,当真是令本门蒙羞!”

    “如果不是你独自追凶,击杀了这群败类的首领,还有风铃之后的散财义举,笼络了人心,等那唐白虎逃之蜀山寨后,非大肆宣扬不可,届时一定会给本门的声誉造成极大的打击,到时候,还不知有多少心存侥幸的骑墙派弟子,会考虑投靠唐滚呢!”唐铁军深深的看了岳衡一眼,道:“好,你做的很好!”

    唐白虎之乱,在唐铁军这等高手眼中,只是一群土鸡瓦狗,不足为虑,但其对唐门声誉造成的无形影响,确实是极其严重的,而唐铁军主掌刑堂一脉,出了此等丑事,他首当其冲,责任最大。

    “谢师兄夸赞!”岳衡称谢,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唐铁军越是将唐白虎等人的行径说的大逆不道,罪不可恕,则他岳衡便越是劳苦功高,等会儿论功行赏,自己只怕会得到不少好处呢。

    不过唐铁军下一句话,又让岳衡有种被人迎面痛击一拳的感觉:“你为刑堂弟子,及时以杀止恶,本也责无旁贷,”唐铁军华说到一半,微笑的看着岳衡:“但是你做的极其出sè,挽回了本堂声誉,又不得不奖,这就令我有些为难了。”

    岳衡微微一滞,他干脆利落的一抱拳,沉声说道:“师兄若有差遣,请尽管吩咐,师弟但可以办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嗯,果然是个有心思的人,”唐铁军的神sè略微严肃起来,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和态度却有了变化,不再是上对下的亲切,而是颇为正式的商量,好像是平辈之间。

    “唐龙,比武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知道这个吗?”唐铁军开口问道。

    来了!岳衡心里一振,点头道:“本门大比乃是盛事,师弟当然知道,并且还报名参加了,”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武堂的唐看师兄,曾为此专门跟小弟谈过,他还要求小弟作为武堂的代表,在大比之时,争取一个好名次!”

    “他倒是下手快!”唐铁军嘟囔了一声,脸上却有了笑容,开口说道:“既然你知道那我也就不必多解释了,你愿意替咱们刑堂参加这比武吗?”

    岳衡心中一喜,面上却愣了愣,反问道:“可师弟已经答应了唐看师兄,这个......”

    唐铁军哈哈一笑,打断了他,悠然说道:“这又有什么关系,你本是武堂专修弟子,又在本堂辅修当差,参加这比武大赛,本来就是代表着两处。”

    晕,本想讨价还价的,结果被这家伙给堵住了。岳衡微微有点儿郁闷,他自己本来就是要参加这个比武,既然唐铁军想让自己代表,他当然不会推辞,但顺手推舟,趁火打劫的心思,却还是有的。

    “既然如此,师弟愿意代刑堂出战!”岳衡十分果断,朗声回答。

    听到岳衡的肯定答复,唐铁军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更盛,他开口说道:“这次你一定要拿个好名次,为咱们刑堂争光,能进入核心前二十,核心前十,本座均有大量贡献奖励,如果能进入真传,我必有重赏!哼,刑堂乃是本门之根本,可投奔的弟子中却始终缺少高手,不无遗憾,至今只有一人名列真传,当真令人扼腕。我看好你的能力,你可要好好努力,省得那暗堂、器堂、药堂和药堂的人整天趾高气扬,到处显摆!”

    唐门六堂,暗堂、器堂、药堂和外堂,高手如云,占据着真传和核心弟子的大多数席位,刑堂虽也有一些玩家,可平庸之辈盛行,高手却少的可怜。

    唐门大比武,事关玩家排名,这样的盛事,高手们自然不会错过,唐铁军想来也是刑堂中能多出几个有名气的高手,也好趁机招揽些有潜力的弟子,而不是那种整天都死气沉沉的躲在天牢里混ri子的劣货。

    “咳咳,师弟必当全力以赴,不过请问师兄,本堂中,究竟是哪位师兄名列真传?”岳衡心中微喜,但又夹杂着几分遗憾,和几分好奇。

    岳衡毕竟只是辅修刑堂,如果不是有个“天牢巡查使”的差事名头,按道理,他根本就不可能撞上这种只有专修弟子才有资格领取的随机任务,但即便撞上了大运,奖励也会大打折扣。

    如果刑堂中没有高手,岳衡兴许还有些盼头,但既然还有一人名列真传弟子,那岳衡就算也夺得真传的席位,他的奖励,依然会被别人分走不少,折扣之后再被狠狠的吃上一口,这块蛋糕可就……

    而且那人的排名越高,岳衡的奖励就越低。

    问起这个,唐铁军却是干咳了几声,才略带惊奇的开口反问:“难道你不知道?”

    “师弟不知!”岳衡淡淡的摇了摇头,他进入唐门之后,基本上都是按本心行事,一门心思的追求武道,根本就心无旁骛,只有在跟风铃一起的时候,才会听风铃偶尔谈起一些门中逸事。

    岳衡所问之事,其实他平时只要稍微关注一下,或者在论坛上逛逛,就会找到答案,可偏偏就是不知道。

    “看来师弟倒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求武的浑金璞玉,”唐铁军似笑非笑的夸了一句,然后道,“本堂培育的那位高手,在门中的名气可不小,他名叫唐宋。”

    “唐宋?原来是他!”岳衡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乖乖的,这个刑堂,敢是卧虎藏龙啊,唐门真传第二,唐朝的长老高手唐宋,竟然是专修刑堂的!刹那间,岳衡眼sè一黯,对于唐铁军口中的奖励,他似乎也不是很期待了。

    有唐宋在,这一杯羹,不管怎么分,反正都会让人疼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