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叛乱 五

    “我勒个去,这唐白虎是个人才,居然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请来不少高手出马!”岳衡头也不回的奔出酒楼,一个穿插纵跳,跃上旁边民居的屋顶,他稍一张望,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唐家村中,杀声阵阵,岳衡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簇拥的人头,至少有几百人在往酒楼这边汇集!这其中,除了落凤盟的玩家,还有夹杂着一些被赏金耀花了眼,临时起意的玩家,若放在平时,这些玩家见到风铃,肯定是毕恭毕敬,要多老实有多老实,可今天看到落凤盟人多势众,他们联想起蜀山寨高悬不下的赏金,和唐白虎的赏格,立刻毫不犹豫的反水,梦想着可以趁机捡漏。

    这类人的心理相当暗:反正在唐门混的不如意,还不如趁机反了算了,先干一票再说,要是能杀掉风铃,那可就赚了。

    临时起意的玩家,占闲散玩家的相对比率并不高,可唐家村是唐门外系弟子的一处集散地,平时上线的人数就不少,今闹可看,上线的人格外多,就这么短短的一个瞬间,被落凤盟收编的外援,就增加了差不多两三个团,以至于落凤盟的规模急速膨胀,人数竟转眼间超过了八百。

    霎时间,唐家村中战火四起,硝烟阵阵,杀红了眼的落凤盟玩家,开始清场,其中不乏有借清场名义滥杀泄愤,大发死人财的龌蹉事,至少有三百多个来不及下线的玩家,成了落凤盟立威的第一批冤死鬼。

    还有二百多个腿脚快的机灵鬼,趁乱逃出唐家村,他们一边惊魂未定的远远观望,一边乱发信鸽,向亲朋好友做第一时间的报道。

    他们心里很明白,唐家村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但是,他们又不太清楚村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能逃出来的,都是在村子周边出没的玩家。

    “不好,得想个办法救人!”岳衡的脸沉下来了。接近酒楼时,岳衡已感觉到阵阵杀机,他本想着将计就计,先混进去杀掉白虎盟领头的高手,瓦解这次危机,谁知酒楼内的况让他大吃一惊,敢白虎盟还联合了其他帮派,要大闹一场!

    岳衡不动声色,立刻利用“献宝”掉了三个首领,但这一次白虎盟引来的外援实在太多了,杀三个首领,根本于事无补,别的不说,单就后面那个紧追不舍的使刀唐门,就绝对是一个高手!

    岳衡的飞刀,杀过唐小宝,杀过唐刺猬,但那个使长刀的唐门玩家,竟抬手一刀,就将他处心积虑的一击给斩落了!

    若放在平时,岳衡一定会领教一下唐妙的刀法,但今天可不行,他周围的敌人实在太多了,多到他数都数不过来。岳衡在屋檐上左奔右突,所到之处,下方尽是落凤盟的玩家,这些玩家轻功夫一般,还跃不上一丈多高的房檐,但是,他们的暗器,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弥补距离上的差距。

    岳衡的每一次起步、每一次停步,都有至少几十枚暗器正在等着他。这些落凤盟的玩家,上带着的暗器格外的足,准头格外的让人无法恭维,在首领的指挥下,他们不要命向上的乱扔暗器,顿时,岳衡尝到了“众矢之的”的滋味,

    谁说低手不能杀死高手,谁说准头差就不能杀人?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就能产生质的飞跃!

    岳衡手忙脚乱,苦不堪言,他的移形换位本是江湖一等一的轻功法,来去如电神鬼莫测,可现在他却不敢乱用,因为他真的害怕自己收脚不及,撞在乱飞的暗器上!这一刻,岳衡只能仗着自己过人的反应和判断力,施展一的小巧功夫,在方寸之间左移右绕,不断的寻找突破点,向风铃等人的方向靠近。

    但是,越往风铃那边去,人就越多,暗器就越密集。

    岳衡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单枪匹马,冒着枪林弹雨慷慨赴死的勇士!如果不是岳衡臂系红绸,让一些落凤盟的玩家产生了错觉,下意识的延缓出手,如果不是岳衡披白犀甲,可以仗着皮甲之坚,硬抗一两下暗器,他根本就难以前行!

    而岳衡的后,唐妙领着三个直系弟子,还在穷追不舍,步步紧迫。

    而岳衡的周围,还在不断的有人大声吆喝,组织进攻,甚至还有人仗着手敏捷,或是跳跃,或是攀爬,打算上房堵截。

    岳衡火了,他火大了。

    就算是三世佛,被人当靶子一样的乱,被人当狗一样的到处乱撵,也会有火气,更何况岳衡不吃素,他不是佛!

    岳衡决定出手,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准确的判断着边每一枚暗器的落点,同时利用形起止之间的间隙,双手一按镖囊,开始反击。

    短短一霎那,岳衡双手连珠,镖囊中的飞刀如水银泄地一般的减少,他一个人一瞬间,居然也能做到刀光如电。

    核心弟子的豹皮镖囊,拥有出手速度加成属,可不是摆设的!

    岳衡的反击,当然不是乱,他是有目标的!

    你嗓门大是吧?我

    第八团的团长,白虎盟直系弟子,唐白虎的心腹将唐染眉正在顿足跺脚,扯脖子大喊,忽然间他眼前刀光一闪!

    唐染眉大吼,他的吼声中带着极怒和绝望,他浑力量迸发,体疯狂的扭动,但没有丝毫的作用,疾飞的飞刀连他的脖子一并贯穿,鲜血飞迸。

    你在组织队伍是吧?我

    第六团的团长,红鲤帮直系弟子唐浅唱,和两个兄弟,正在勒令团队停止击,急速开赴酒楼正前方,配合白虎盟围攻风铃。

    刀光连闪。唐浅唱和他的两个兄弟立刻被成了贯通致命伤,飞刀的势头不仅没有丝毫的衰减。还向着他们后的团员去,此时的第六团,看到自家的团长和两个队长都被死,一片惊哗,也有人吓得心胆俱裂,转要跑。

    你们轻功不错是吧?我

    七名气势汹汹,纵上房的玩家,是附近落凤盟伏兵中是最强的,他们既有居指挥要职的干将,也有手强横的冲锋队长,可看到面前的飞刀来,他们也都是勃然变色,这不是飞刀,这是光是电,这飞刀上的凌厉杀气让他们毛骨悚然!

    飞刀的速度太快了,当他们感觉到杀气的时候,飞刀已经到了跟前,他们躲无可躲!

    七个人哀呼着打着滚,自屋檐落下,砸到了大一片玩家。

    你要爬房子堵我?我

    几名心怀叵测玩家,从不同方向,沿着矮墙一路攀沿上方,准备突然杀出,堵住岳衡的去路,他们刚一伸头,死亡的刀光便如期而至,精准的点在他们的大好头颅上。

    你还追,你还追!我

    雪白的刀光,如电般的来。

    唐妙怒吼一声,挥刀连斩,眨眼间,已不知斩出多少刀,在前布下了一道刀网,几声轻响后,唐妙汗如雨下,他边跟过来的三名直系弟子,只剩下了两名,另一有一人,口已被飞刀狠狠的贯入,正惨叫着向下滚落,眼见是不能救了。

    嘶…..唐妙下意识的停步,大惊失色!

    不只是唐妙大惊,事实上,就在这短短一瞬间,岳衡狂奔而过的地方,几乎所有的玩家都惊了,连带着整个酒楼后侧绕行至北侧的小巷,足足五十米距离,以岳衡为中心沿途三十步以内,全都静了一静。

    静过之后,便是一阵轻轻的乱和不知所措,许多人看向岳衡目光中,已带上了隐隐的恐惧。

    他们不得不乱,他们不得不怕。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岳衡的飞刀,已经杀了四个团长,九个队长,外带一个在附近有些小名气的单帮高手,以及七八个普通玩家。事实上,这一带的落凤盟玩家中,最有权的,最悍勇的,以及最精明的那些个,几乎全都死绝了。就算还有漏网之鱼,这些鱼,也十分自觉的摇一变,从凶猛的大鲨鱼,变成了温顺的小黄花鱼,悄悄的低下头,一声不吭的往后退。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人人懂得,首领死光了,连号称外门弟子第一人的唐妙,都拿此人干瞪眼没办法,他们这些小头目,还充什么大呀!

    唐白虎怀大志,但他手底下的人才太少,就算扯上了红鲤帮和唐妙这一票高手,仍嫌不足,完全无法像真正的职业帮派精英那样上下如一,指挥如臂。落凤盟匆匆而就,看起来人多势众,可是这些人大多是一团散沙,彼此之间不熟悉,配合行动全靠高手带领。

    这样的组合,遇到弱小的对手倒也无妨,一旦遭遇强敌,就会出大纰漏,比如现在,几个团长被杀,几个团的指挥就散乱了,几个队长阵亡,几个队伍就不知所措,一旦冲锋陷阵的高手阵亡,其余的玩家,就锐气尽失。

    刹那间,几乎所有玩家都稍微的犹豫了一下。

    如果说风铃的暗器手法,是全方位立体打击,火力覆盖,那岳衡的暗器手法,就是精准狙击,一枪爆头,两者的威慑力发挥到了极致,都是非常恐怖的。

    “机会!”岳衡眼睛一亮,立刻把握住了落凤盟的致命弱点,他毫不犹豫的,移形换位全力发动,刷的一下子,形犹如鬼魅一般的凭空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小巷的另一头,同时岳衡的手伸进了包袱,沿途不断用飞蝗石乱打。

    不错,这一次,岳衡没用飞刀,而是用了飞蝗石。

    飞刀夺命的效果奇好,但岳衡的飞刀数量却是有限的,破甲飞刀他就那么几枚,白板飞刀刚刚补充了不少,可也得省着点用,沿途的扰乱攻击,用便宜的飞蝗石更好。所谓的扰乱攻击,就是乱,下面越乱,他越好乱中取胜。

    岳衡的飞蝗石是从包袱中取出的,既没有出手速度加成,他的手法也不纯熟,威力比飞刀小的多,但这并不碍事,因为落凤盟的人实在太多了,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岳衡根本不用跟任何人比速度,比准头,他只需掏出飞蝗石,随便乱打就可以了。

    岳衡一路飞奔而过,玩家的惊叫声,也一路不绝于耳,飞蝗石其实就是质地较硬的鹅卵石,打在玩家头脸上,虽不致命,却可以让人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由于岳衡刚才刀刀夺命,余威甚重,许多玩家中石之后,以为自己受了重伤,吓得乱蹦乱跳,大呼小叫,立刻将原本已有些散乱的队伍,冲得更乱了。

    “一群笨蛋!”唐妙在后面跺了跺脚,唐妙何许人也,他立刻看出了岳衡的企图,以及落凤盟的处境,大喊道:“大家别怕,他想去救风铃!拦住他!”

    唐妙是个格古怪的异类,他投入了唐门,可偏偏特别喜好刀法,他对于暗器一向瞧不上眼,一直不屑于报名直系弟子考核,却仗着一手狂斩刀法,在剑南一带击败了不少高手,声名鹊起。但唐妙知道,如果这么发展下去,没有后续的底蕴支持,自己只能称雄一时,却无法称雄一世,他这次断然投奔落凤盟,也是想借机前往蜀山寨,寻求拜入刀法高手门下的机会,继续深造。

    既然想拜入高手门下,那就一定要立功,所以唐妙一直想在此战中搏出位,他第一眼看见岳衡,就感觉来者不善,待见了岳衡杀伐果断的出手,他立刻知道,此人绝非普通的核心弟子可比,而是核心弟子中的佼佼者,甚至有可能是最核心的核心弟子之一,杀了此人,功劳之大,绝不亚于杀死水虎,甚至……不亚于杀死风铃?

    唐妙匪夷所思,但他绝不会许岳衡活着,他绝不会许岳衡得逞!因为一旦让岳衡跟风铃等人汇合,又会出现更多的变数。

    唐妙拔脚直追,下面的落凤盟玩家,也渐渐反应过来,开始攒暗器,但失去了首领之后,他们的攻击明显比散乱了许多,霎时间,岳衡便突破了这一片区域,他兜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起点。

    嘶……,一眼扫去,岳衡倒吸一口凉气。

    十一名落凤盟玩家,正呐喊着攻向一个院子,他们翻到墙上,向下玩命的发暗器,然后一个接着一个惨呼着跌落。

    院子大门洞开,门前倒卧这二十来具尚未消失的尸体,可见就在刚才这十几个呼吸的工夫,战况有多么激烈。

    大门虽然敞开,却没有人敢正面大门,他们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但是,有整整一个团的落凤盟玩家,静悄悄的守在院子大门两侧,一动不动!这左右共四十名玩家,一看表和潜伏的动作,便知是落凤盟最精悍的一组人。

    酒楼前到院子,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其实一共还有接近二百人,他们围成一圈,拱卫着七八个貌似首领的人物,如临大敌般的盯着院子,一瞬不瞬。

    岳衡心里顿时一急,看眼前的形势,分明就是落凤盟将风铃堵在了院子里,然后不断派手下扰,消耗风铃的暗器,而他们真正的精锐,却在院外蓄势待发,就等着把握战机,长驱直入呢。

    风铃跟岳衡这个抠门鬼不同,她平时携带的暗器数量就很多,但落凤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算眼前这二百多人拼光了,落凤盟至少还可以召来三四百个炮灰!

    不好!风铃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