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巴陵水虎

    鬼雄这边咬牙切齿,横眉竖眼,岳衡和风铃两位高人,却带着唐猛梅开二度,轻轻松松的搞定了鄱阳毒龙帮排至大渡河口的水匪精英,过青神峡,转道直赴岷江。

    岷江,古称汶江和都江,位于剑南道中部,发源于岷山弓杠岭和郎架岭,全长735公里,流域面积14万平方公里,是蜀地重要河流之一,贯穿成都平原,中华五千年才出一个的大诗仙李白同志,就曾沿岷江入长江,过三峡,走出巴蜀天地,以沿途所见所闻,留下千古名句:濯锦清江万里流,云帆龙舸下扬州。

    不过在江湖中的岷江,却非文人客流连之所,而是真真正正的穷山恶水,凶匪悍怪的聚集之地!

    有猛将兄这个熟人领路,岳衡和风铃信步于岷江江畔,一路走来,沿途尽是山石悬崖、树木荆棘,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正道,只能慢慢趟路,而且无需他们主动挑衅,便有许多野兽猛禽气势汹汹的跑来自寻死路,斩杀了百十来个不开眼的野怪后,岳衡只觉浑暖流一现,竟不知不觉间升了一级,自进入白族领地后,岳衡随队转战千里,如今厚积薄发,倒也算是意外的惊喜。

    不过比起风铃的39级,和唐猛的37级,岳衡的修行,似乎还差得远......

    “咳咳,有志不在级高,等级?那不是咱岳某人的菜!”岳衡悠哉悠哉,他对于等级的高低,基本没有感觉,只是一个劲儿的在琢磨如何融合自己的剑法,不过为免惊世骇俗,吓到刚刚找回点儿小自信的猛将兄,岳衡也没有大展手脚,只是借口锻炼短兵武技,随手施展新参悟的三门剑法,小做印证,但时间一久,岳衡就渐渐手痒起来,来到第三处水匪营地之后,便自己引了几个水匪,全力磨练新学的剑技。

    岳某人首先磨练的,是浣花剑派的飞鱼剑法,浣花剑派,建于蜀中成都浣花溪畔,派中高手剑客,观流水游鱼、浮云飞鸟,若有所悟,于是创出飞鱼剑法,此剑法一旦练成,出手之际,便有如飞鱼般的轻盈和敏捷,在江湖上的一阶剑法中,乃是轻盈剑法的代表作之一,飞鱼剑法一十三式,但残本仅余十一式,缺了最关键的两招之后,岳衡施展剑招时,便难以连贯,形也略显迟滞。

    这点儿小事可难不倒岳衡,以岳衡的法,玩死这些水匪只是分分钟的事,琢磨剑招的破绽本来无比艰难,专杀脑细胞,可却偏偏令他更加着迷,精神抖擞,岳某人,呃,或者说岳某变态,一人独剑,与四至六个水匪缠斗在一起,以岳某人的手,水匪数量太少,已试不出飞鱼剑法的精微招式,水匪数量太多,也不利于他推敲招式的变化和衔接,四至六个水匪,数量刚刚好。

    “嗯,这‘飞鱼落空’,一招刺出,对方就必须立刻倒纵闪避,否则我剑锋一落,即可直指腹要害,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缺一点呢,如果在出招时留下三分余力,待对手后退时,再突然连环三剑进行追击,是否效果更好?”

    “等一下,鱼跃龙门与飞鱼落空,本是前后两节,可我一跃而起时,若对方疾攻我小腹,那我下一招飞鱼落空,岂不难以施展,攻击立刻中断?所以这两招之间的衔接,必须把握好时机,一点儿也不能出差错!”

    “这一招随波逐流,趋吉避凶,相当奥妙,可施展这一招时,若遭遇敌人的跟踪追击,单凭法闪避,仍嫌薄弱,必须还有其他招式辅佐护,那么这护的招式,又应如何施展呢?”

    岳衡与水匪缠斗,游刃有余,可在他脑子中快速旋转的各种念头,却一浪接着一浪,一波衔着一波,走马灯似的来回切换不停,令他渐渐心无旁骛,出招也达到不暇思索,见招拆招的地步。

    可以这样说,岳衡正在逐步的调整自己的心神和手,进入领悟武学的最佳状态。

    也不知过了多久,岳衡忽然清啸一声,他长剑一展,子一扭一曲,忽的从水匪的包围圈中突出,然后返凌空跃起,一剑落下,刺倒一匪,又剑随走,在几名水匪之间左右周旋,杀的几名水匪惨叫连连,可手中的兵器使足了力量,却根本追不上岳衡如游鱼般滑溜的影。

    霎时间,几名水匪悲摧的倒下,岳衡心满意足收剑,心中若有所悟:“原来飞鱼剑法,并非专修剑术,而是以法来取胜的。”这一刻,岳衡对飞鱼剑法的理解,已不知深刻了几个层次,他的出手,招式连贯,一气呵成,确实已得到了飞鱼剑法的神髓,至于飞鱼剑法残篇中缺失的两招是否已经补全,岳衡却已不在乎了,因为他心中油然而生的奇异感觉已经令他百分之百的认定:这就是飞鱼剑法,他岳某人的飞鱼剑法!

    谁人敢说不是飞鱼剑法,那就来战,剑下见分晓!

    岳衡自信的一笑,转目四顾,接着,他忽然一愣,下意识的反手拔剑,一跃而出,向丈外站着的一名水匪杀去。岳衡一边出招,还一边自省,“惭愧啊,惭愧,刚才咱老人家太过投入,连这水匪何时刷出来的都没留意,幸好没被偷袭,不然岂不是丢人现眼了?咦,水匪,有状况?”岳衡眼睛一亮,那水匪一的紧鱼靠打扮,但那装备油光锃亮,可比一般的水匪要精良多了!

    “刷出来了!”岳衡下意识的招呼了一声不远处的唐猛和风铃,招化飞鱼落空,分心就刺。

    “靠!”那水匪精英果然不凡,一声惊呼,手底下也亮出一对分水刺,上下交叉,只听一声清脆的“叮”声,那精英连退数步,但也及时的封挡住岳衡的一式疾刺。

    “靠!”岳衡也一声惊呼,这任务精英明显比前两个要强悍,难不成是系统专门刷出来难为唐猛的,他脑子里胡思乱想,出手却一招快过一招,眨眼间又刺出五剑,斩出三剑,那精英也不是盖的,猝不及防下,虽被岳衡杀的又连退十几步,浑冷汗淋漓,头晕眼花,可居然仍无损的将岳衡的攻击给挡住了。

    “boss!”岳衡的眼神立刻火辣辣了起来,啧啧,这手,这反应,可不是一般精英可以比拟的,还有这混合着惊讶和愤怒的表,多生动,多拟人化呀,这简直跟真人一模一样,完全的感带入,这绝对是boss!

    岳衡兴奋莫名,下一刻,却被浇了一头冷水,因为水匪boss突然开口,破口大骂:“我靠,你丫没事打我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站这儿看你练了几招么,怎么着还想抠我眼珠子呀!”

    水匪口吐人言,骂骂咧咧,岳衡顿时两眼瞪的滴溜圆,结结巴巴的问道:“这位大哥,您是......野怪......玩家呀?”

    “你才是野怪,你一家都是野怪!”水匪boss愣了愣,突然明白过味来,他不一乐,损道:“哥们儿,您这眼神貌似有点儿问题呀,偶在这儿岷江一带逛了好多天,见到的江湖朋友没有上千,也有八百多了,可一见面拔剑就杀的,你是头一个,就冲这,我水虎佩服你,你牛!”

    “呃,啊,那个抱歉!”岳衡一阵汗颜,心想幸亏对面这哥们儿是个高手,不然刚才一照面被自己给杀了,那岂不是……呃……那好像也只能是白死了,他定了定神,苦笑道:“抱歉,刚才我真是走神想事想晕头了,突然看见你这一水上大盗的装束,唉,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了。”

    “哈,你不觉得这样比较酷吗?(岳衡大汗!)看你及时住手,并且幡然悔悟,我也就不计较什么了!”水匪大汉抹了把冷汗,十分爽利的一挥手,仿佛将所有的不痛快都抛到了云端,同时道:“哥们儿你剑法很厉害呀,基本上跟我算是棋逢对手了(岳衡额头滴汗),怎么样交个朋友吧,某家名叫水虎,巴陵会的!”

    岳衡立时醒悟,敢此人是巴陵会的,难怪打扮的像水盗!

    “唐龙,蜀中唐门。”岳衡尴尬的交换了名帖,这回轮到水虎一愣,问道:“我看你的剑法,还以为你是浣花剑派的高手呢?你是唐门?唐门的也练剑啊?”

    “咳咳,练着玩儿的,本门暗器,不敢荒废!”岳衡口是心非的胡乱拉扯,水虎有些失神,“练着玩儿的,那我是练什么的…….”

    这时,风铃和唐猛已循声接近,那玩家一眼瞥见风铃,立刻乐颠乐颠的跑过去:“嗨,美女,换个名帖呗,我是水虎,巴陵会的!”

    这个家伙,倒是个自来熟,遇到美女,一点儿也不见外!

    “水虎?巴陵会第一高手水虎?”风铃眨了眨眼,突然嫣然一笑,这回轮到岳衡发呆,“尼玛,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第一高手满天飞吗?咱就随便挑了几剑,就挑出了‘第一高手’来,啧啧,不过这家伙的分水刺使的可真不赖,够劲儿!”

    “是啊是啊,你听过我名字呀,太好了!”水虎大喜,他很不屑的“白”了一眼,那眼神分明是说“小样儿,你傻了吧,爷是名人!”他鄙视完岳衡,一边递出名帖,一边谗着脸问道:“这位姑娘是?”

    “风铃,唐门风铃。”风铃又是嫣然一笑,大大方方的与水虎换过名帖。

    “风铃,好名字”水虎煞有介事的重复着,话说到一半,他忽然一愣,失声重复:“风铃,唐门风铃?”水虎的声音中充满了匪夷所思的味道,当对上风铃淡然的,岳衡悠然的,以及唐猛骄傲的眼神后,他脑子里也一阵混乱,“这他妈的是个什么世界,好不容易遇上个养眼的美美,还以为能泡泡,结果却是一支扎手的玫瑰!”

    水虎不由苦笑。

    唐门的真传第一,可比他这个巴陵会的第一高手,要牛太多了,唐门的水,也比他巴陵会的水,要深太多了,唐门的那点儿事儿,他水虎也知道的太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